《旅游政策法规》混合式教学模式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旅游政策法规》是旅游管理专业的一门专业基础课程,该课程主要是帮助学生提高职业素养、夯实从业基础、锻炼专业能力、规范从业行为。以旅游合同的履行为例探讨基于云课程平台的混合式教学,实现课前、课中、课后线上线下相结合,从教学的准备、教学的实现和学生学习的促进3个方面来阐述如何提升该课程教学质量,以求达到最优教学效果。
  关键词:旅游政策法规  混合式  教学模式
  中图分类号:F59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9)03(c)-0136-02
  《旅游政策与法规》是旅游管理专业的必修主干课程,同时是导游资格證笔试科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课程教学时,由于教学内容理论性过强,仍停留在以教为主的教学模式,缺乏学生的主动参与,导致学生对知识的掌握不牢固。通过学情分析,考证目标下学生对课程的重要性认识清晰,但存在明显的畏难情绪,处在“想学而不会学”的尴尬境地;自主学习意识差、轻理论重实践、依赖手机、需加以引导。针对学生的能力需求和学习风格,秉承“主动建构”的教学理念,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围绕教学目标,通过支架式教学、任务驱动法、案例教学法、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实现教师引导协助学习、学生主动探索学习的转变,从而提高教学效率、提升教学效果、促进模式改革,实现“课堂合作学习、课下自主学习”的现代教学要求。
  1  SPOC混合式教学
  现代信息社会,大学生获取知识的途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慕课、微课、微博、微信等碎片化知识传播越来越受大学生青睐,因此,传统的满堂灌式教学方法亟需改进。以教师讲授为主的传统课堂,往往事倍功半,让师生都倍感疲惫。然而由于《旅游政策法规》课程本身涉及到较多的理论,在授课上还停留在以课堂讲授为主的教学模式。虽然加入了案例分析及生活中场景示范,但和学生的互动不够积极,这样单一的教学模式不利于教学目的的实现,学生大多停留在“理解+记忆”的浅层次学习, 缺乏问题分析和思辨能力,也不利于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
  SPOC(小规模私有在线课程)是指使用在线课程(类似MOOCs)对少数真实在校注册的学生实施的课程教育。和MOOCs相比,其主要特点包括:人数少、在校注册,除了在线视频和习题等,还可以有其他辅助的线上或线下课堂、答疑,实现了课前、课中、课后线上线下相结合。基于SPOC的混合式教学,真正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变革,且改变了MOOCs背景下大规模特性及师生间难以互动的缺点,教师可以根据自己的课程特点及学生的基础水平与认知能力进行教学,进一步探索和研究更有效的课程教学。从教师方面来说,SPOC的混合式教学由于学生人数较少,教师可完全介入学生的学习过程,包括由教师完成作业批改、与学生充分交流答疑和讨论,同时还能针对学生出现的问题适当进行调整。从学生方面来说,SPOC通过周期的线下交流,其实是强制学生在参与线下交流的时间点上有基本一致的进度,使他们在安排自己的时间时会有一定的约束。
  2  研究现状
  “互联网+”背景下,一种综合了传统课堂和在线课堂的优势的混合式课堂被广泛应用于国内外很多高校的教学中。从现有的研究来看,通过CNKI检索“互联网+”“教学改革”“教学模式”等关键词,发现“MOOC”“翻转课堂”教学理念已广泛应用于实践教学中,并据调查显示,95%的学生认为采用翻转课堂和移动学习方式后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学习的积极性,改变了以往的学习方式,学习变得更加主动。
  在旅游管理的专业教学中,也不乏进行教学改革探索的实例,如江阴职业技术学院《旅行社管理》课程借助泛雅网络教学平台,在网络课程建设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实现了“以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线上线下融为一体的教学。通过CNKI以“旅游政策法规”为主题进行检索,共32篇文章,从研究成果来看,主要集中在对高职院校1门课程课程改革的探索。从内容来看,高职《旅游政策法规》课程在讲授时运用理论讲授的方法呈现出弊端,既难学又枯燥,学生提不起学习的兴趣成为普遍反映的问题(周崴、刘友广、苟兴功等)。在教学中把讲授法与学生的讨论与自学结合起来,应该对改善教学效果、提高教学质量有所帮助成为学者的共识(陈慧敏、刘玲玲等)。因此,探索多样化的教学方式,活跃教学气氛,把教学内容和专业特点有机结合,成为课程改革中的重点。从教学方法的选用上,案例教学法得到了普遍运用(李洪涛、阳艳、崔海波、王庭宇、昌意文等),此外还有画图列表、角色代入、相似比较等多方法加深学生对相关知识点的认识(邓志刚等)。教学内容的选用上,明确其作为学生参加全国导游员资格考试的必考科目之一,在教学中具有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以考点来指导教学内容的设置。但是,也发现了《旅游政策法规》作为一门旅游专业基础课程,在运用信息化教学手段过程中存在整合瓶颈,因此,基于现有课程教学内容与方式的分析,运用翻转课堂,为学生法规基础知识的全面提高提供方法与指南。但由于课程性质、学习环境等限制,通过SPOC进行课前、课中、课后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还处于起步阶段并有待探索,这也是教学中需要重点探讨的内容。
  3  混合式教学设计——以旅游合同的履行为例
  3.1 课前认知
  课前,教师通过云课堂发布任务,使学生提前了解教学重难点和目标;学生登录课程区查看自主学习任务书,根据任务清单明确任务要求。观看视频——国家旅游局暗访云南旅游、九寨沟开门迎客、巴厘岛火山喷发游客滞留,通过旅游热点问题激发学习兴趣;进而观看先导微课,建立初步认知,了解教师布置的讨论任务:从旅行社、旅游者、不可控因素3个方面思考,有哪些情形会影响旅游合同的顺利履行?之后在讨论区留言,建立感性认知,教师查看留言,汇总讨论结果。   3.2 课堂学做
  3.2.1 问题导入
  回顾课前任务,引出共性问题,举例说明学生在讨论留言中谈到的旅游合同不能顺利履行的影响因素,如酒店住宿不达标、临时有事不能参团、自然灾害等;教师课前对云南省旅游委行政处罚进行统计,以柱形图展示“擅自变更行程、委托他社”是旅行社行政处罚的主要方面。两相对比,引出合同变化情形会产生双方责任,提出引出该节课的教学概念,旅游合同变更、转让、解除。
  3.2.2 归纳重点
  体现“教—学—做”的过程,引导学生通过flash连线对概念进行辨析,破解教学重点;能够从订立主体、责任方、履行方式、合同内容4个方面对概念进行总结,学生能绘制图表直观呈现教学重点。
  3.2.3 分析难点
  体现“教—学”的过程,教师通过思维导图梳理教学难点;学生建立知識框架和软件认知,为接下来的案例分析奠定基础(旅行社:不能成团、旅游者不同意转让他社;旅游者:传染病、危险品、犯法;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危及安全、滞留涉及费用)。
  3.2.4 案例演练
  体现“做—教”的过程,重视案例来源和权威解读,根据教学目标选取电子报刊和旅游委发布的案例;通过电子教室教师端分组下发案例任务、案例分析工具模板;学生根据细化案例进行小组讨论,用思维导图完成案例分析;教师点明案例分析要点。
  3.2.5 对比差距
  教师在讨论区发布各地旅游委、电子报刊的维权及处理意见链接,学生通过链接打开网页,找到对应案例,截图发至讨论区,各组对照官方发布,查漏补缺,完成对案例分析思维导图的修改。
  3.2.6 互学互评
  教师通过思维导图总结此节课内容,学生整理汇总作为资料留存;教师对小组案例展示进行评价,小组间互评,查漏补缺;教师表扬优秀同学给予鼓励,学生通过在线课程区提出课堂教学意见。通过良性的双向评价,提升教学效果。
  3.3 课后拓展
  学生登录云课堂观看难点解析微课,完成该节课的作业区答题,并在精品资源课程网站腾讯课堂进一步完成知识强化。
  4  结语
  《旅游政策法规》课程改革的思路: 从职业岗位群特点分析入手,明确职业能力,构建课程内容,组织实施课程教学,实现授课考证相结合,既丰富教学内容,又瞄准教学核心,按考纲要求重置教学内容,分为宣讲国家政策、订立旅游合同、成为合格导游、了解企业经营、做好行程安排、具备维权意识6个项目,建立在线开放课程。从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角色定位、师生互动、课程评价方面制定课程标准,明确学生每个学习环节的任务清单,借助于云课堂平台应用于实践教学,之后根据课堂教学的效果进行反思调整。
  4.1 以课程规律选择教学手段,重视教学效果
  优化资源,借助信息化教学手段启发思考和自主学习,实现课堂延伸。在案例教学法的应用上,注重热点问题、案例选取重视官方解读,体现法规严谨性,并贯穿整个教学过程,重视任务驱动情境内问题处理。课堂任务中图表、思维导图罗列知识点作为资料留存,课前后题库检验知识点掌握的牢固程度备战导考,更适用该门课程教学。
  4.2 以学生认知规律搭建支架,三级提高知识建构能力
  课前基于学生实际知识水平和能力层次创建讨论建立感性认知;课中引导学生通过独立探索和合作学习掌握教学重难点;课后通过归纳总结实现知识内化吸收从而提高学习能力。支架式教学,三级递进实现教学目标。
  “混合课堂模式”把面对面授课、SPOC、微课、微信等手段进行线下和线上结合,将弥补传统课堂教学的短板,各教学过程与实践教学环节会以最优化路径加以实现,有效利用课堂时间,提高人才培养质量。通过教学资源优化,借助信息化手段,引导自主学习意识,提高学习效率,利用案例教学,使学生提前了解职场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强化学生心理素质和职业意识。
  参考文献
  [1] 李萍.基于毕博平台的问题式学习法在旅游管理专业教学中的应用[J].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6(2):130-132.
  [2] 胡皓炅.依托网络平台的混合式教学模式应用分析[J].科技教育,2013(23):179-180.
  [3] 薛云,郑丽.基于SPOC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探索与反思[J].中国电化教育,2016(5):132-137.
  [4] 姚丹丹,段琛.SPOC环境下翻转课堂管理与质量评价探讨[J].新教育时代电子杂志:教师版,2014(23):133-13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7487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