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浙江省蔬菜出口现状及检验检疫监管新模式探索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作为浙江省传统出口产品,蔬菜是高风险产品。2018年原检验检疫机构划入海关总署,各项改革正在进行中。杭州海关针对辖区近2年国外通报的情况,开展出口蔬菜风险评估。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本文对现行的监管模式提出探索意见,包括帮扶企业实施标准化生产、帮扶菜农不断引入种植新技术、多部门联合监管形成合力。
  关键词    蔬菜;出口现状;检验检疫监管;建议;浙江省
  中图分类号    F752.6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06-0221-02
  Abstract    As a traditional export product of Zhejiang Province,vegetables are high-risk products.The former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Quality Supervision and Inspection was transferred to the General Administration for Customs in 2018,and reforms are underway. In view of the information reported abroad in the past two years,Hangzhou Customs carried out risk assessment of exported vegetables. On the basis of risk assessment,this paper put forward exploration opinions on the current supervision mode of vegetable export enterprises,including helping enterprises implement standardized production,helping vegetable farmers continuously introduce new cultivation technologies,and forming synergy through joint supervision by multiple departments.
  Key words    vegetable;export situation;inspection and quarantine supervision;suggestion;Zhejiang Province
  食品安全是民生工程、民心工程,是政府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海关系统法定检验目录不断调整的现状下,进出口食品安全监管已成为工作的重中之重[1]。蔬菜是浙江省也是中国传统的出口产品,出口历史悠久、品种多样,但也风险颇高。近年来一直有国外通报,风险点主要为农药残留、微生物污染、食品添加剂超标,国家主要为日本、美国[2-3]。如何开拓新的检验监管模式,降低辖区出口蔬菜通报率是杭州海关的重点工作。
  1    浙江省蔬菜出口概况
  1.1    贸易概况
  2017年,全国共出口蔬菜(含食用菌,下同)74.59万批,952.88万t,133.62亿美元,批次同比减少25.51%,数量与货值同比增长8.70%和2.20%。其中,出口品种以保鲜蔬菜、脱水蔬菜、速冻蔬菜和盐渍蔬菜为主,出口市场涉及约15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排名前5位的是东盟、中国香港、日本、韩国和美国。从单一品种看,大蒜仍然是我国第一大出口蔬菜产品,共计6.07万批、205.80万t、33.78亿美元。洋葱、胡萝卜等也是重要的蔬菜出口品种。
  浙江省作为传统的蔬菜出口省份,2017年杭州海关共出口蔬菜9643批、14.22万t、货值25842万美元,批次同比增长1%,數量与货值分别减少2%和3%,涉及品种为速冻蔬菜、保鲜蔬菜、盐渍蔬菜和脱水蔬菜等。主要出口市场为日本、美国、韩国、欧盟、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日本市场占了半壁江山。
  2017年,浙江蔬菜出口总量与上年同期总量相比基本变化不大。浙江蔬菜企业作为传统的制造企业,在近年来全球经济下滑的总体趋势下,不断求新求变。在原料提价、成品价值不变的情况下,多家出口企业通过开拓高附加值的新产品、更换包装、参加展会等多渠道,在保证质量的同时降低成本,实现逆势增长。更有一些前瞻性企业通过转移原料种植产地,到东北、西南地区收购更低廉、优质的原料以降低成本。
  1.2    出口企业概况
  2018年,浙江辖区共有84家蔬菜出口企业,包括出口速冻蔬菜、保鲜蔬菜、蔬菜类罐头、盐渍蔬菜和脱水蔬菜的企业。企业中有浙江省骨干农业龙头企业、获得浙江蔬菜首家全国“三同”示范企业(“三同”指同线、同标、同质,即相同生产线、相同标准、相同质量工程)的大型出口企业;也有通过有机农产品认证,主打自有品牌“小而精”的深加工出口企业;更有通过行业协会实现机械设备共享、资源取长补短、抱团发展的小型企业。
  1.3    产品质量安全概况
  2017年,全国出口蔬菜因质量安全问题遭到国外通报127批,同比增长76.39%。主要原因:一是农药残留;二是食品添加剂超范围、超限量或未按要求标示;三是微生物污染;四是少数出口蔬菜因品质、标签不合格,证书不符合要求等问题被国外官方通报[4]。   2017年,浙江辖区共有4批蔬菜产品被进口国通报,分别为2批蘑菇被FDA通报检出杀虫剂,1批油菜花被通报检出大肠杆菌,1批冷冻毛豆被通报检出大肠菌群阳性。2018年,浙江辖区仅共有1批蔬菜产品被进口国通报,不合格原因为1批冷冻毛豆被通报检出杀虫剂。2018年,在杭州海关和出口企业的共同努力下,辖区出口蔬菜的产品质量不断提高。
  2    风险评估开展概况
  以前对食品的把关模式是海关总署(原质检总局)制定少量的进出口食品安全监督抽检计划,各地原检验检疫机构根据产品风险程度、企业信用等级,按照报检批次自行对进出口产品进行抽样检验工作[5]。2017年,海关总署对进出口食品监管机制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运用风险管理的手段,利用新系统ECIQ按照比例对进出口食品进行监督抽检的模式管理。各地监管部门根据ECIQ的信息显示,进行现场查验和监督抽检。此举从根本上实现了全国一盘棋的思维模式,避免了各地原检验检疫机构同种产品在检测频次、检测项目中的差异性,利用大数据的优势降低了一线检验员收集各个国家法规要求的困难。
  出口蔬菜主要风险项目:一是化学污染的风险评估,如农药残留、重金属污染;二是微生物污染,如大肠杆菌、大肠菌群、霉菌等;三是其他风险,如转基因、核辐射、过敏原,其中农药残留和微生物污染是海关部门和企业关注的重点。
  3    实行检验检疫监管模式的建议
  3.1    帮扶企业实施标准化生产,有利于降低菜农成本
  近年来,在浙江农业部门主导,各部门的协同努力下,“六统一管理”(统一品种、统一标准、统一购药、统一检测、统一标识、统一销售 )的理念深入人心。菜农们也由单打独斗变为现在的政府合理引导,统一技术生产;从以往一有虫害就使用农药,到目前的以预防为主从各个环节控制虫害。影响蔬菜品质的原因主要有品种、产地环境、用水、用肥、用药技术和冷藏保鲜技术等生产、加工技术。标准化生产是指以农业为对象的标准化活动,即运用“统一、简化、协调、选优”原则,通过制订和实施标准,把农业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纳入标准生产和标准管理的轨道,形成产品质量安全管理长效机制,以提高产品的竞争力。农业标准化是农业现代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是“科技兴农”的载体和基础[6]。标准化生产能降低种植户生产、加工、检测、冷藏和销售的成本,增大产品的利润空间,有效地解决分散的小规模家庭经营与瞬息万变的国际市场的矛盾,从而在国际市场价格竞争中赢得优势。
  该生产模式不仅需要企业自愿,更需要通过政府部门整合散户资源,从而培育蔬菜种植规模化,值得大范围推广。
  3.2    敢于创新,帮扶菜农不断引入种植新技术
  虽然蔬菜种植是中华民族5 000年来存在的传统行业,但传统行业亦需要通过创新技术来提高产品品质,增加产品产能。在蔬菜行业协会的推进下,浙江以龙头企业或蔬菜专业合作社为先行先试的试验点,率先采用新技术进行种植。如果试验点虫害控制良好、生产品质优良,各部门就会大力推广,菜农也会持续使用,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更好地提高生产效率,生产出更优质的蔬菜,值得大范围推广。
  众所周知,农药残留一直是困扰蔬菜出口企业的难题,但是不用农药无法生产出高品质蔬菜,因而生物防治技术逐步成为了新技术、新手段来辅助防控病虫害。2017年杭州地区开始引进昆虫病原线虫防治技术,目前该技术手段因其无毒、无污染,可被用于绿色食品生产中防治害虫,尤其对一些化学药剂难以防治的钻蛀性害虫和土壤害虫有很好的防治效果。其他生物防虫技术还包括花菜的“换季”项目(通过一年内播种不同种类的花菜,一年内都有收成)、飞蛾引诱法项目(在瓶内装入对雄蛾有吸引力的性引诱剂,把瓶子投放到田间地头,从而达到批量灭除雄蛾的作用)等,多种措施合理控制虫害发生,效果显著。
  3.3    改革促发展,多部门联合监管形成合力
  2018年原检验检疫机构划入海关总署,各项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从海關查验放行“三个一”(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到海关推进通关一体化改革使进出口货物整体通关时间不断压缩。机构改革是前进,更是突破,新的机构整合必定会促进出口贸易不断增长。
  蔬菜从种植、生产到运输,涉及多个监管部门,相关职能部门在各司其职的同时,更要建立会商制度,协同作战,围绕风险点位和突出问题,加强工作衔接,建立健全上下联动、部门联动、区域联动机制,形成全程监管合力。
  4    参考文献
  [1]  陈孟裕,高保立,毛唯君,等.风险管理系统在出口蔬菜检验检疫的应用[J].植物检疫,2012,26(1):71-74.
  [2] 孙语慧.我国蔬菜出口遭遇绿色贸易壁垒原因及对策[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8(3):85-87.
  [3] 李淑芬,吴志红,王莉丽,等.蔬菜生产质量安全存在的问题及其监管体系建设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1(15):372-374.
  [4] 孙程鹏.我国蔬菜质量安全监管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分析[J].农业与技术,2015,35(2):161-162.
  [5] 郑丹丹,陈卉卉,钟齐丰,等.出口加工蔬菜农残风险评估及监控措施[J].农产品加工,2015,(7):46-52.
  [6] 邵珊,孙超斌,徐浪涛,等.新形势下宜兴市蔬菜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的思考[J].现代农业科技,2018(4):239-24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357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