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一带一路”下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与路径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冷链物流人才是推动农产品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冷链市场的重要因素。基于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模式创新及路径选择的视角,分析了“一带一路”建设对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的要求以及广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育和供应所面临的主要困境,针对人才供应与“一带一路”需求不均衡、不匹配等现状,构建“五合五同四层次”农产品冷链物流进阶人才培养模式,进一步提出更新理念精准培养冷链物流人才、围绕优质资源建立跨文化协同创新与教育互利合作、加快“通用型+专业化”国际高端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实现路径,以期为广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培养高水平、高质量国际化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提供理论借鉴。
  关键词:“一带一路”;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Abstract: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 is an important factor to promote the entry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into the cold chain market of the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route selection and innovation of talent training mode for agricultural products cold chain logistic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requirements of the“the belt and road”construction for the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s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and the main difficulties faced by Guangdong in cultivation and supplying agricultural products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s in the“the belt and road”construction. In view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disequilibrium and mismatch between supply of talents and the demand of“the belt and road”, the paper builds the advanced talents training mod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cold chain logistics with“five fusions, five synergies and four levels”and puts forward the realization path of strengthening the training of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s further: updating the concept, cultivating accurately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s, establishing intercultural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and mutually beneficial cooperation in education around high-quality resources, accelerating the cultivation of international high-end talents with universal and specialized characteristics so that provide a theoretical reference for Guangdong to cultivate high level and high quality international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s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the belt and road”.
  Key words: the belt and road; agricultural products; cold chain logistics; talent training mode
  隨着“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的不断推进,农产品冷链流通的效率、效益和规模日益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数量直接关乎农产品冷链流通效率的高低、流通效益的好坏和流通规模的大小。加强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及实现路径研究,培养大批与“一带一路”建设要求相适应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是深入推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重要支撑和保障[1],是加速推动农产品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冷链市场的重要驱动力。
  1  研究述评与问题提出
  学界对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成果颇多,主要研究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
  1.1  侧重于培养对策路径研究
  费汉华从明确人才培养目标、健全冷链物流课程体系、提升冷链物流教学团队素质、建设冷链物流实习实训条件等方面制定出高职院校培养合格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的关键要素[2]。何晓林等人从营造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社会氛围、开展冷链物流理论与教育理念研究、加强冷链物流师资队伍建设、构建冷链物流教育资源的共享机制等方面提出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对策[3]。邓海燕分析冷链物流人才的特性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途径:一是学校加快冷链物流专业特色建设,实现冷链物流人才批量培养;二是企业或培训机构加大对传统物流向冷链物流转岗人员的培训[4]。   2.2.4  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相对缺乏
  目前,广东省冷链物流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相对短缺。冷链物流人才由普通操作工人和冷链物流技能人才组成,其中普通操作工人占比较大,冷链物流技能人才占比相对较低[16]。此外,广东冷链物流人才供求地域分布不均衡,拥有精湛的冷链技艺,并能运用掌握的技艺解决冷链活动中具体实际问题的冷链物流高技能人才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17]。
  3  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与路径选择
  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是广东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撑因素之一,随着广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五通”领域合作不断加强,冷链专业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对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和实现路径的探讨与研究成为广东大中院校、企业和政府机构日益关注的热点。大力培育和锻造农产品冷链“国别通”国际化人才,为“一带一路”建设绿色发展提供坚实的人才支撑。
  3.1  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模式创新
  为培育具有国际化视野并深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与文化的农产品冷链国际化人才,根据“一带一路”建设对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要求,考虑“一带一路”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供需现状,借鉴其他学者提出的人才培育模式[18],构建“一个核心、五合五同四层次”农产品冷链物流进阶人才培养模式。
  “一个核心、五合五同四层次”农产品冷链物流进阶人才培养模式是以能力培养为核心,以政府部门、学校、企业和物流协会各方理念融合、团队融合、技术融合、标准融合、管理融合为基础,以协同建设、协同培育、协同管理、协同创新、协同分享为指导思想,协同开发符合物流行业标准要求的“冷链物流行业知识与技能、冷链物流管理运营能力、冷链物流规划与决策能力、创新创业能力”四层次进阶课程体系的教育模式。
  3.2  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的路径选择
  “一带一路”冷链物流人才的培养,既要充分利用国内资源,也要统筹协调国外优质资源。不断加大广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国际文化教育合作与交流,培养大量共建“一带一路”急需的冷链物流人才。
  3.2.1  更新理念,精准培养冷链物流人才
  根据“一带一路”战略需求制定出以能力发展为核心的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方案,做好顶层设计,精准培养人才。广东应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筑国际化人才培育平台,建立前瞻性冷链物流人才培养体系,培养适应“一带一路”急需的冷链物流各层次人才梯队,补足广东国际化人才短板[13]。
  3.2.2  围绕优质资源建立跨文化协同创新与教育互利合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教育各具特色,资源种类繁多、互补性强、合作机遇巨大。广东地方高校应积极与沿线国家建立联合培养及境外合作办学机制,组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校教育联盟,设立“一带一路”留学基金项目,扩大留学教育资金投入的规模,培养学生跨文化交流与合作的国际视野,拓宽冷链物流国际化人才培养渠道,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多高端人才[19]。
  3.2.3  加快“通用型+专业化”国际高端冷链物流人才培养
  沿线国家语言互通是实现“五通”的前提,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互通这一引擎,是解决语言等通用型人才培养问题的关键。研究冷链物流人才的国际化培养路径,弥补其语言技能、冷链物流行业知识与技能、历史文化视野、实践思维等方面的短板,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大量通晓对方语言、具备国际视野、掌握引领制冷、保温、食品、物流、供应链、标准化、涉外法律、国际贸易、外语等领域专业知识,能够进行跨文化沟通与合作的国际化冷链物流高端人才。
  4  结束语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积极推进,人们对农产品冷链人才培育的认知发生较大变化,不仅关注冷链人才培育的数量规模,更关注冷链人才培育的层次和质量,冷链人才的国际需求日益增多,这些需求可以通过“一个核心、五合五同四层次”进阶人才培养模式实现。但是,广东目前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发展还存在较多困境,其中包括高端复合型人才严重缺失,“外国通”人才较少,创新型人才匮乏,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结构不合理等困境。因此,应加强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的系统研究,推动人才培养模式不断创新和应用,为培养高层次、高素质冷链物流人才服务于“一带一路”高水准建设而努力。
  参考文献:
  [1] 唐静,赵烨.“一带一路”倡议与高校外经贸双创人才培养优化[J].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8,29(1):139-144.
  [2] 费汉华. 高职院校农产品冷链物流人才培养探析[J]. 企业导报,2014(22):72-73.
  [3] 何晓林,彭志成,陆元元. 我国冷链物流人才培养研究[J]. 物流工程与管理,2014,36(5):257-258.
  [4] 邓海燕. 浅析冷链物流人才的特性及培养途径[J]. 物流工程与管理,2015,37(4):147-148.
  [5] 王郁葱. 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冷链物流高技能人才培养探索[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0(5):64-65.
  [6] 吕冬梅. 基于市场需求的冷链物流高技能人才培养分析与研究[J]. 物流技术,2013,32(17):491-493.
  [7] 谭锦荣,王婷. 高校培养现代农产品流通人才的模式研究[J]. 安徽农业科学,2012,40(11):6972-6973,6975.
  [8] 辜丽川,杨露,张友华,等. 高校农产品物流工程创新人才教育培养模式研究[J]. 鸡西大学学报,2014,14(5):19-21.
  [9] 谢虎军. 特色型物流管理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研究——基于湖南省农产品物流视角[J]. 物流科技,2014,37(4):53-54.
  [10] 谢虎军. 高职物流管理专业农产品冷链物流特色人才培养研究——以湖南商务职业技术学院为例[J]. 物流科技,2014,37(11):43-45.
  [11] 谢虎军. 高职农产品物流管理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构建研究[J]. 物流科技,2015,38(5):130-133.
  [12] 刘鲁吉.“一带一路”背景下济南市人才支撑策略研究[J].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8,2(9):147-148.
  [13] 周秀琼.“一带一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及路径选择[J]. 学术论坛,2018,41(3):98-104.
  [14]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等. CCG发布《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EB/OL]. (2017-12-19)[2019-03-12]. http://www.ccg.org.cn/Event/View.aspx?Id=8111.
  [15] 刘方,粱浩,孙翠霞,等.“技术创新、资本创新”双轮驱动在中小企业发展中的应用[C] // 2014年全国用电与节电技术研讨会论文集,2014:191-197.
  [16] 严雪晴,陳晓华. 产业升级视阈下冷链物流高技能人才培养问题与对策——以广东省为例[J]. 物流工程与管理,2015,37(11):270-272.
  [17] 林芳,严雪晴.“一带一路”和产业升级视域下农产品冷链物流高技能人才供需论析——以广东省为例[J]. 中国储运,2016(8):115-117.
  [18] 梁盛,刘澜江,谢雨萍. 酒店管理专业“五融五共三层次”进阶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与实践[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8(25):72-75,87.
  [19] 李荣丽,刘小勇,李奇涵,等. “一带一路”倡议下地方高校机械工程专业“三型”人才培养模式初探[J]. 机械设计,2018,35(S2):309-3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91347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