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ESP的IT英语听力教学

作者:未知

  摘 要 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以来,专门用途英语教学受到广泛关注,但是现阶段将ESP听力研究与ESP听力教学相结合的研究不多。所以,本文将首先从三方面梳理ESP听力的重要内容,之后将结合ESP听力课程“中级IT英语听力课”,从四个角度来安排教学,期望能为高校的ESP教学提供参考。
  关键词 ESP IT英语听力教学
  中图分类号:G42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400/j.cnki.kjdkx.2019.06.065
  IT English Teaching Based on ESP
  ——Applied in the Course of Mediated IT English
  WANG Xiaohua, LING Yueyao
  (Dalian University of Foreign Languages, Dalian, Liaoning 116044)
  Abstract Since the transformation of ESL teaching, ESP has been paid lots of attention. However, until recently, few researches have focused on the application of ESP research result in the actual ESP listening courses. Therefore, in this article, three significant factors, which play a vital role in ESP listening process, have been reviewed. After that, those have been applied in the ESP listening course of Mediate IT English from four aspects, in the hope of providing a reference.
  Keywords ESP; IT English; listening teaching
  1 背景
  自2004年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如火如荼般地开展后,专门用途英语(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简称ESP)教学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被认为是大学英语改革的方向。迄今为止,关于ESP的研究很多,但是ESP听力方面的研究不多,而且ESP听力研究与ESP听力教学相结合的研究就更寥寥无几。因此,研究ESP在具体的ESP听力课程中的应用是有其现实意义的。
  2 ESP与听力
  ESP听力教学的目标是培养积极倾听者。Brown (1990)认为“积极倾听者”是指“那些可以通过不具体的语言输入而形成合理的演绎同时还能辨别具体信息的倾听者。”[1]积极倾听者需要具有相应的知识来进行认知,而且能够使用听力技巧来促进理解和互动,最后还可以参与元认知过程来提高理解和听力水平(Vandergrift and Goh 2012)。[2]所以,接下来就从以下三个方面探讨ESP听力。
  2.1 认知过程和元认知过程
  成功的听力理解是自上而下的认知过程和自下而上的认知过程相互作用的结果。[2]在自上而下的认知过程中,倾听者使用相应的知识来理解听到的内容并得出相应的推论,而在自下而上的认知过程中,倾听者通过辨别发音来理解听到的内容。在真实的场景中,这两种认知过程经常是交互进行的。同时,Davis and Johnsrude(2007)发现这两种认知过程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倾听者对听到内容的理解。[3]
  除了认知过程,元认知过程也在听力理解中得以实现,这其中包括促进听力理解的策略和解决听力中问题的策略。在元认知过程中,倾听者可以监控自己对听力内容的理解,同时还能监控整个听力能力的发展。Chamot(1995)认为听力策略是有效并且蓄意的行为,它能促进听力理解和听力能力的提升。[4]这些策略可以被用于控制和转化口语输入、管理和规范认知过程、管理情绪、使用資源来帮助理解。
  2.2 三种知识
  倾听者在辨别听力材料的发音和构建其内容时,三种知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语言知识、语用知识、事实和学科知识。语言知识是指语言的发音、句法和词汇。Wolvin和Coakley (2000)认为听力理解基于有效辨别发音,[5]所以,它依赖于倾听者的英语发音知识和运用这些知识来感知辨别单词和意群。句法知识被用来进行言语分析。Meccarty(2000)注意到倾听者的语法知识和其听力理解之间有很强的联系。[6]最后,Bobk(2000)发现词汇知识是影响二语倾听者听力理解的核心因素。[7]ESP听力中,相应学科中的词汇对倾听者来说还是最大的挑战。
  语用知识也影响语言能力,在二语听力理解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倾听者可以运用体裁知识来帮助听力理解和回顾,而如果他们具有话语在特定背景下构成的知识,他们就能预测对话的发展。语用知识在听力理解中的运用还跟倾听者辨别语用信号的能力有关。ESP听力中的语用知识,主要还是跟ESP体裁有关。
  最后一种影响二语听力理解的知识就是事实和学科知识。事实知识可能更多的是跟世界有关的常识性知识,比如世界要闻、历史、政治、文化等。这些知识都影响着倾听者对所听到内容的判断和理解。同时,在ESP听力中,学科知识极其重要。因为倾听者可能需要在具体的场景中,对听到的学科内容进行理解和反馈。
  2.3 听力技巧
  为达到听力理解的目的,倾听者会使用很多听力技巧。Dudley-Evans和St. John(1998)将ESP听力技巧分为两种——“听独白”和“听和说”,而这又分为宏观听力技巧和微观听力技巧。[7]宏观听力技巧是直接与听力能力有关的技巧,而微观听力技巧是指那些辅助和帮助听力理解的间接技巧。在现实中,宏观听力技巧和微观听力技巧是同步被使用的。   关于宏观听力技巧,Vandergrift and Goh(2012)认为在听力中被经常使用的核心宏观听力技巧是听细节(理解和辨别具体信息)、听大意(理解和概括短文)、听要点(理解信息重点)、听并推断(运用听到的信息和所学语言知识来填空)、听并预测(预测接下来的内容)、选择性的听(听特定信息)。这些核心技巧又可以细分为很多技巧,比如听细节可以分为听数字、听名字、听地点等。
  Dudley-Evans和St. John(1998)強调了一些在单向或双向的ESP听力场景中用到的微观听力技巧。考虑到ESP听力场景中的互动性,很明显学习者所使用的微观听力技巧与其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听力技巧相似(Goh 2013),[7]比如辨别转换暗号、使用问题来核实理解和获取更多信息、辨别手势和其它非语言的暗号等。这些微观听力技巧可以帮助使用者在不同的ESP听力场景中进行互动和交流。
  此外,由于不同的ESP听力场景对倾听者的要求不同,还需要引入其它的听力技巧,比如在IT、商务、法律、航空、医学、出版等不同领域中,会有不同的听力场景,因此倾听者就需要其它相应的听力技巧来达到有效沟通的目的。
  3 “中级IT英语听力课”教学
  “中级IT英语听力课”是一门针对大学二年级软件相关专业学生开设的ESP必修课,共68学时。结合上文对ESP听力的梳理,将从以下四个方面安排这门课的课程教学:
  3.1 加强知识储备
  由于在ESP听力过程中,倾听者的语言知识、语用知识、事实和学科知识直接影响了听力理解,所以要帮助学生加强这几方面知识的储备。首先,语言知识,也就是语言的发音、句法和词汇知识。语言知识的扩充得通过课上课下相结合的方式,教师可以在课上发现学生这方面知识的欠缺和问题,纠正其错误,同时给学生提供建议帮助其解决问题,比如发音问题,教师可以推荐语音书,帮助学生制定练习计划,使其问题得到改善。
  其次,语用知识。语用知识,实际上就是关于语言理解和运用的知识,主要是指如何通过语境来理解和使用在特定情景中的特定话语。所以,教师需要查阅并概括跟IT职场有关的听力场景,通过听说读写中的一种或几种方式让学生熟识和掌握这种特定场景下的话语。比如在IT项目开发过程中的构建阶段,就需要制定时间表、进行架构设计、确认界面设计模型等步骤,而教师可以在课前通过发放阅读材料的方式让学生初步熟悉这些内容,然后在课上进行这一IT场景的听力练习,来强化其特定场景的语用知识。
  最后,事实和学科知识。事实知识也就是与世界有关的常识性知识,教师可通过给学生提供建设性的建议来帮助其增加这一知识,比如读书、看新闻等。至于学科知识,除了课上和课下练习中会涉及到的学科知识,ESP教师可以跟专业教师合作,给学生提供参考书目,供其阅读。比如关于人工智能,教师可以建议学生阅读人工智能专家Max Tegmark所著的《Life 3.0:being human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和Google、微软前总裁李开复博士所著《人工智能》这两本书。
  3.2 培养听力技巧
  上文提到两种听力技巧,一是宏观听力技巧,二是微观听力技巧。关于宏观听力技巧,教师可以将六种核心宏观听力技巧进行进一步细分,每次课上重点讲解并是让学生使用一个技巧,同时课后通过练习的方式继续帮助学生巩固这个技巧。比如,这一课程的第16次课需要讲解的听力技巧是Taking Notes in a T-chart,教师可以在课上让学生使用这一听力技巧完成两个难度递增的听力练习,之后利用基于微信的雨课堂让学生观看一个IT有关的TED演讲,然后将一个T型图表补充完整。
  除此以外,教师还需要通过各种方式不断渗透微观听力技巧,在这里也建议教师每次课可以关注至少一个微观听力技巧,如通过说话者的语气判断其态度、辨别活跃气氛的话语、识别转换信号、辨认肢体语言等。教师可以播放一段IT职场实景视频,如解决软件功能设计问题,让同学们运用相应的微观听力技巧,帮助其听力理解。
  3.3 促进听说结合
  语言是用来交流的,所以听与说是不可分割的,仅仅通过单向的听力练习来提高听力水平与单向和双向的同步进行的听力练习相比效果是远远比不上的。所以,教师可以在课上,根据具体的IT场景,在运用听力技巧的同时,采取双人对话、小组讨论等方式进行听说练习。在课后,教师也可以让学生就相关IT话题进行小组合作,最终形成口头报告或简短演讲,最终,不但学生的听力和口语水平可以提高,专业知识也能得到强化。
  下面就以软件上线发布中的搭建客户环境这个场景为例。教师可以在课上播放搭建客户环境相关的音频或视频,以听力练习的形式让同学运用相应的听力技巧来来理解内容,同时熟悉这一场景下的特定话语和专业知识。之后,教师可以将学生分组讨论其中的特定话语和专业相关内容,最终,在课下让学生以小组为单位整合讨论结果,形成口头报告,并且Role-play这个场景下的对话。
  3.4 利用信息技术
  现代信息技术发展迅速,已经被应用于的各个领域,在教育领域,信息技术的使用给教育带来了无限的可能。在“中级IT英语听力课”中,教师可以开发在线课程,让更多的学生受益;也可以使用雨课堂、学习通等移动端软件开发第二课堂;还可以使用已有的MOOC、微课等,对现在的课堂教学进行补充;或者筛选网络上优质的音频和视频资源供学生使用;甚至可以利用虚拟现实技术让学生在虚拟的世界进行IT场景演练;借助增强现实技术实时指导学生;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析学生的二语习得情况,结合ESP特点,为学生提供个性化、专业化和科学性的指导和建议。总之,合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可将教育的作用最大化。
  4 结论
  综上所述,在ESP听力中,倾听者的认知过程和元认知过程都应受到关注。同时,倾听者的语言知识、语用知识、事实和学科知识直接关系到能否正确理解听到的内容。而且,在听力的过程中,很多宏观听力技巧和微观听力技巧都被运用到。所以,在“中级IT英语听力课”的教学中,要从加强知识储备、培养听力技巧、促进听说结合、利用信息技术这四个方面来安排教学,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让学生最大程度地获益。
  参考文献
  [1] Brown,G.(1990).Listening to Spoken English. London:Longman.
  [2] Vandergrift,L.and Goh,C.C.M.(2012).Teaching and Learning Second Language Listening:Metacognition in Action.New York: Routledge.
  [3] Davis,M.and Johnsrude,I.S.(2007).Hearing speech sounds:Top-down influences on the interface between audition and speech perception.Hearing research 229:132-47.
  [4] Chamot,A.U.(1995) Learning strategies and listening comprehension.In D.J.Mendelsohn and J.Rubin(eds.),A Guide for the Teaching of Second Language Listening.13-130.San Diego,CA:Dominie Press.
  [5] Wolvin,A.D.and Coakely,C.G.(2000).Listening educ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stening 14:143-52.
  [6] Meccarty,F.H.(2000)Lexical and grammatical knowledge in reading and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by foreign language learners of Spanish. Applied Language Learning 11:323-48.
  [7] Brian Paltridge,Sue Starfield.专门用途英语手册[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9219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