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食品添加剂及其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宠物食品产品的蓬勃发展,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宠物食品添加剂虽然不能满足基本的蛋白质、能量等营养需要,但是对于维持宠物健康,尤其是在皮毛护理、口腔护理、免疫增强、风味增强及抗氧化特性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本文主要从以上几个机理方面展开描述,同时介绍市面上几类重要的宠物食品添加剂。
  关键词:宠物食品;添加剂;护理;免疫
  中图分类号:S816.7  文献标识号:A  文章编号:1001-4942(2019)08-0155-05
  Abstract With the vigorous development of pet food products, the function of pet food additives have received more attention broadly. Although pet food additives can not meet the basic nutritional needs, such as protein and energy, they play important roles in maintaining pet health, especially in fur care, oral care, immune enhancement, taste enhancement and antioxidant properties and so on. In this paper,we mainly described the above mechanisms of additives and introduced some important kinds of pet additives on market.
  Keywords Pet food; Additive; Nursing; Immunization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世界第三大宠物市场国家。2018年宠物行业的消费规模超过1 708亿元。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居民拥有宠物的数量逐年递增。人们对于犬猫为主的伴侣动物的依赖越来越高[1]。在人们注重饮食营养与健康的同时,宠物的营养健康也越来越受到广泛关注。目前市场上售卖的全价犬猫食品中,既包括动物源成分如鸡肉粉、鸡骨粉、牛肉粉、鱼肉等,也包括植物源成分如小麦、玉米、豆粕等,这些动植物源营养物质的添加满足了宠物对蛋白质、脂肪、能量及矿物质、维生素的需求。与此同时,还添加了一些对宠物健康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食品原料,而这部分添加成分不一定能提供基本的蛋白质、能量等营养需求,但对维护宠物机体健康、促进新陈代谢、提高免疫功能及观赏属性具有重要意义。
   宠物食品添加剂是指在全价宠物食品中添加比例在1%~5%左右,不提供基本蛋白质、能量需要,但是对促进宠物身体健康、维持正常基本新陈代谢和功能具有重要作用的一类食品添加剂。这些添加组分或者通过化学合成的形式,或者从动植物体中分离、提取,有效提高了宠物的消化功能、健康水平及观赏特性。
   根据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作用功效类型,可以将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作用分为皮毛护理、口腔护理、免疫增强、口味增强及抗氧化特性等。值得注意的是,某些食品添加剂的功效并不是专一的,可能对促进宠物整体健康都具有一定的功效。
  1 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作用功效
  1.1 皮毛护理
   对于猫而言,皮肤加被毛的总重量大约占体重的12%;对于犬而言,皮毛生长所消耗的营养素占所有营养素的30%[2]。一方面皮毛的存在可以使宠物免受伤害,另一方面,作为具有重要观赏属性的伴侣动物而言,鲜亮的毛色、健康的皮肤能够提高宠物的观赏性。如山东临清狮猫具有长毛拖地、色白如雪的特点,具有重要的观赏价值[3]。因此在宠物食品中添加促进皮毛健康和生长的物质尤其重要。
   影响皮毛生长的营养素包括蛋白质、脂肪、矿物及维生素等,其中蛋白质及氨基酸是构成皮毛角质蛋白的结构性物质,蛋白质不足直接影响皮毛生长[3, 4]。作为蛋白质的结构单体——氨基酸的结构组成也具有重要意义,其中含硫氨基酸(蛋氨酸 + 胱氨酸)的组成比例直接影响了动物毛纤维的角质蛋白。有文献报道,日粮中添加含硫氨基酸可以有效促进水貂、獭兔及绒毛用羊的皮毛产量[5]。精氨酸、色氨酸等非含硫氨基酸对皮毛的生长和代谢也具有重要作用。在毛皮动物日粮中合理添加这些营养元素能够促进毛纤维生长、增强毛纤维强度、提高被毛密度[6]。
  1.2 口腔护理
  宠物的口腔及牙齿健康经常受到宠物食品、零食或者其他物质的侵害,从而罹患牙龈炎、牙周炎、牙结石等,进而导致口臭、牙龈充血红肿,甚至引发肾脏疾病[7];宠物不良的口气也会影响宠物主人的饲养体验,因此对宠物口腔的护理具有重要意义。犬猫的口腔保健除了需日常定期刷牙和检测之外,在营养层面上对口腔的保健也具有重要意义。
  钙、磷、镁、氟等矿物元素是构成牙齿的重要物质,对于牙齿的钙化和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因此,适量的矿物元素补充剂是保护牙齿的关键。宠物食品中碳水化合物(蔗糖、葡萄糖等)是导致龋齿和口腔疾病的根源,这些糖类会促进口腔细菌微生物的滋长而侵蚀牙齿[8]。木糖醇、山梨糖醇等多元醇糖不能提供口腔微生物利用的碳水化合物来源,从而可以保护口腔健康。木糖醇等功能性糖具有取代葡萄糖、蔗糖、促进宠物牙齿健康、降低血糖和保护肝脏的作用[9, 10]。
  纤维类物质是宠物天然的“牙刷”,宠物咀嚼高纤维物质,包括牧草、蔬菜、水果等可以有效清除附着在牙齿表面的微生物,因此适量的纤维类食品可以作为宠物口腔的护理素[11]。植物中的有效成分也具有保護牙齿的作用,绿茶多酚是目前使用比较广泛的一类提取物,具有抑制微生物生长、保持口气清新的作用[12]。   1.3 免疫增强剂
  免疫营养学及免疫营养疗法是非常有效的宠物临床治疗措施。宠物食品中的某些营养素具有免疫药理的作用,包括精氨酸、谷氨酰胺、n-3多不饱和脂肪酸、核苷酸、益生菌制剂等。
  免疫营养素主要发挥作用的机制可能包括:(1)促进肠道健康和肠道黏膜免疫屏障的构建,维持肠道正常菌群和益生菌,使其有秩序定植于黏膜和皮肤等表面或细胞间形成生物屏障,从而恢复优势菌群平衡[13, 14]。肠道内细菌对病原菌的定植具有阻抗作用,有试验表明,乳酸杆菌表现出了很强的定植阻抗作用,可以将绝大多数的猪霍乱沙门氏菌从定植部位移除[15]。(2)促进免疫器官、免疫细胞的生长。适宜蛋白质和能量能够促进免疫器官、组织的结构发育和功能稳定,适宜的营养水平可促进动物的胸腺、脾脏和淋巴系统的正常发育。(3)促进和增强宠物的免疫力,刺激非特异性免疫和特异性免疫,增强单核巨噬细胞、嗜中性粒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的活力,促进淋巴B细胞产生抗体,从而提高机体免疫力。目前应用于促进免疫器官指数的添加剂种类很多,包括氨基酸及多肽类[16, 17]、中药提取物[18, 19]、益生菌及微生态制剂[20]等,但是更多应用于传统家禽、水产中。与经济动物追求生长性能相比,宠物更注重健康、长寿,免于疾病的困扰,所以免疫增强型宠物食品添加剂具有更广阔的市场。
  1.4 诱食剂
   宠物犬猫采食行为会动用嗅觉、味觉、触觉等多种感知器官同时进行。犬猫对于宠物食品的气味和风味十分敏感,对新的、不熟悉的食物或者食谱容易产生排斥及厌恶,从而使宠物采食量降低。犬偏好甜味的食品,猫偏好酸味的食物[21]。目前在动物饲料或者宠物食品中使用比较广泛的诱食剂有香味素、甜味剂、酸味剂、鲜味剂、辣味剂、咸味剂等。根据其形态可分为粉末状和膏状,粉末状诱食剂一般以动植物脂肪(牛油、猪油、鸡脂、豆油、玉米油等)为原料,通过皂化等处理后,加入固型剂使其形成乳化液,制成粉末状诱食剂,适用于喷涂食品的表面[22]。
   油脂类经过高温加热形成挥发性风味有机组分,根据其化學结构可以分为醛类、醇类、酮类、酯类等。不同类型的挥发性物质可以产生不同的风味组合,如脂香味、肉香味、蘑菇味、奶油味等。具体而言,猫对于涂有牛油和鸡油的食物更喜爱,厌恶猪油等饱和脂肪酸过多的风味食物;犬更喜欢油脂较多的、风味较为浓郁的食品。另外一类诱食剂是热反应产物,主要是美拉德反应及其他热聚合等反应的产物,这些带有风味的热反应产物能够带来焦香、肉味等。目前一般以氨基酸、肽类、蛋白质以及还原糖和脂类为原料,在特定条件下加热产生肉类风味。国际上对于适口性及风味偏爱性的研究方法包括双盆对比试验、第一口偏好试验及消费者感官评价试验[23],国内急需建立对于宠物食品的适口性评价体系。
  1.5 抗氧化剂
   宠物犬猫等动物在断奶、运输、更换日粮等环境下容易产生氧化应激,氧化应激可造成动物细胞呼吸过程中线粒体代谢出现电子漏,引发大量的活性氧,这些活性氧会攻击动物正常细胞组织,破坏动物细胞正常功能,从而引发疾病、炎症甚至癌症[24, 25]。大部分抗氧化剂的作用是与自由基结合,使之稳定而终止反应。因此无论是人类食品、宠物食品还是动物饲料,抗氧化剂的存在必不可少。
   目前市面上使用比较广泛的抗氧化剂包括特丁基对苯二酚 (TBHQ)、没食子酸 (PG)、L -抗坏血酸、维生素E、焦磷酸钠、α-硫代巴比妥酸等,也包含药用植物中提取的各类生物活性物质,如多酚类、黄酮类及皂苷类等[26]。这些抗氧化剂的添加能够显著提高动物的抗氧化水平、免疫水平,提高宠物的健康状态,具有广谱性保健品的功效。
   另外,宠物食品在加工、储藏过程中会伴随油脂氧化、蛋白质氧化及酸败等问题,从而降低宠物食品的货架期。如何缓解加工储藏过程的氧化问题也是需要亟待解决的。牛油是宠物食品中常见的油脂,通过添加抗氧化剂的方式可以显著延缓牛油的脂肪氧化,延长食品的货架期。赵巧等[25]研究发现,添加TBHQ对宠物食品中牛油具有良好的抗氧化效果,维生素E在添加量为0.05%时的抗氧化效果与添加量为0.02%的TBHQ相当。鱼肉宠物食品中富含多不饱和脂肪酸,更容易发生脂肪氧化。谢荣辉[24]研究发现 TBHQ是优良的抗氧化剂,高浓度的维生素E是鲨鱼肉罐头的抗氧化剂。冯敏等[26]研究发现,在犬粮中添加复合抗氧化剂组分并加以辐照处理,能够显著降低犬粮的丙二醛含量,提高储藏稳定性。
  2 主要宠物食品添加剂
  2.1 功能性氨基酸
  2.1.1 牛磺酸 在哺乳动物体内,牛磺酸主要由蛋氨酸和半胱氨酸代谢的中间产物半胱亚磺酸合成,在半胱亚磺酸脱羧酶(CSAD)的作用下脱羧成亚牛磺酸。猫由于机体内CSAD活性非常低,体内合成量远远不能够满足生理需要。因此,猫必须从食物中获取足够的牛磺酸[27]。
   牛磺酸能够促进脂肪和脂类物质的消化吸收,也是维持视力的主要物质,主要通过维持视网膜感光细胞内钠、钾和钙离子的浓度平衡发挥作用,同时能加速神经元的增生以及延长,亦有利于细胞在脑内移动及增长神经轴突。另外牛磺酸还具有维持细胞膜电位平衡的作用[28]。Ochota等[29]研究发现日粮添加超氧化物歧化酶(SOD)及牛磺酸可以显著促进猫卵母细胞的成熟,形成更多、质量更好的胚泡,从而提高繁殖性能。
  某些宠物食品中的谷物成分不但不能够提供必要的牛磺酸,可能会阻碍猫体内牛磺酸的吸收。试验证明,在日粮中添加1.5 g/kg 的牛磺酸和260 g/kg全脂米糠能降低宠物猫血浆中和全血的牛磺酸浓度[28];大豆中的抗营养因子会促使牛磺胆酸分泌,使牛磺酸损失。因此对于猫食品的谷物添加成分要慎重。
  2.1.2 精氨酸 精氨酸是含有2个碱性基团即氨基和胍基的氨基酸,在动物机体内有生理功能的是L-精氨酸。精氨酸不仅参与宠物机体内多种营养物质的合成和分解代谢,还作为一种免疫调节剂通过精氨酸酶和一氧化氮两条代谢途径参与体内的免疫调节。精氨酸不是必需氨基酸,但在剧烈的应激条件下(如发生疾病或受伤等)能维持氮平衡以及正常的生理功能[30],在机体内参与组织细胞蛋白质、尿素、肌酸、肌酐、一氧化氮、谷氨酰胺、嘧啶等的合成。犬日粮中蛋白质含量每升高1%,精氨酸的量需增加0.01 g,猫粮中则需升高0.02 g[31]。   研究发现,犬颅脑受枪弹损伤后早期出现脑部微循环障碍,导致脑缺血缺氧,引起神经功能障碍,注射精氨酸后可以使微血管的管径和血流量增加,减轻颅脑损伤引起的脑微循环障碍和病理损害[32]。L-精氨酸预处理能降低脑组织代谢水平,有助于脑保护[33]。因此精氨酸目前更多的是用于手术过程中组织修复,作为宠物食品添加剂可以用于手术后和愈合期的功能性宠物粮的添加成分。
  2.2 植物(中药)提取物
   中药提取物作为一类宠物食品添加剂,由于来源广、成本低,具有防病保健、提高免疫力等功效,且无有害残留、不易产生抗药性,逐渐成为宠物饲料添加剂研究和开发的热点[34]。中药提取物具有提高免疫力、改善肠道菌群、抑菌及提高动物抗氧化水平的功效,可以是单一植物也可以是复合植物提取物成分。
   茶多酚是一类具有抗氧化生物活性的重要物质,在犬粮中添加0.5%的茶多酚能较好地降低高油脂犬粮的氧化程度,对1, 1-二苯基-2-苦肼基(自由基)清除率显著提高[35]。0.5%的茶多酚还可以显著提高犬血清中SOD、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活性和总抗氧化能力,同时显著降低丙二醛含量[36]。颜泽清等[37]将红参、生地黄、天冬、麦冬、茯苓等中草药添加到犬粮中并饲喂老年犬,结果发现可提高老年犬的免疫力。
  2.3 功能性低聚糖
  低聚糖又称寡聚糖,是由2 ~ 10个相同或不同的单糖经脱水缩合由糖苷链连接形成的具有直链或支链的低聚合糖类的总称,主要包括甘露低聚糖、果低聚糖、低聚葡萄糖、低聚乳糖、低聚木糖、异麦芽糖等。功能性低聚糖能够激活特异性和非特异性免疫应答,从而提高动物的免疫能力。
  研究发现,在宠物饲料中添加半乳甘露寡糖可对犬营养消化率和肠道菌群产生影响,随着添加量的增加,干物质及有机物的消化率呈线性增加。添加半乳甘露寡糖还可有效促进大肠内容物的发酵[38]。对成年狗饲喂0.45%的低聚果糖,粪便變形菌减少,葡萄球菌增多[39]。目前,低聚糖的开发与利用已受到许多国家重视,近年来我国一些学者和饲料生产厂家也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和应用[40]。
  2.4 益生菌
   益生菌是一类对机体有益的活性微生物,定植于宿主肠道,可改善肠道微生态平衡[41]。益生菌主要通过竞争繁殖、代谢产物抑制、pH 环境调节、免疫激活等机制抑制病原菌的生长并提高宿主免疫力,从而发挥对胃肠道疾病的防治作用[42]。目前在犬猫等宠物中使用比较广泛的有植物乳杆菌、嗜热链球菌、屎肠球菌、双歧杆菌和枯草芽孢菌等。
   现有的研究表明益生菌对宠物的健康有重要作用。研究发现,有3 种人源菌株——约氏乳杆菌、干酪乳杆菌和乳双歧杆菌能够较好地定殖于犬类肠道[43]。对益生菌缓解炎症反应的能力进行评估,发现嗜酸乳杆菌和约氏乳杆菌能够降低促炎性细胞因子,达到降低炎症的目的[44]。
  3 总结与展望
   随着宠物食品行业的快速兴起,全价商品宠物粮正向规模化、正规化发展,宠物的营养健康保健受到逐渐关注,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作用也日益凸显。食品添加剂今后可能的发展趋势:(1)确立宠物专用食品添加剂生产的操作规范和标准。(2)规范宠物食品添加剂的最佳添加剂量和最大添加剂量。(3)开展宠物食品添加剂的科学研究,明确各种宠物食品添加剂的效果、剂量、生理学效应及对于健康的作用基础。(4)合理利用我国传统原料资源优势与新型添加剂相结合开发宠物食品。
   我国宠物食品研究、宠物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处于空白阶段,有待于广大科研人员广开思路,并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开发出更多、更好、更益于生产的宠物食品添加剂。
  参 考 文 献:
  [1] 韦顺. 宠物: 规模稳定增长医食率先受益[J]. 股市动态分析, 2018(32): 38-39.
  [2] 熊前, 陈慧平. 影响宠物犬皮毛健康的因素[J]. 中国工作犬业, 2009(3): 47-48.
  [3] 王俊海, 付太银. 极具观赏价值的优质猫种——临清狮猫[J]. 农村百事通, 2008(11): 42-43, 77.
  [4] 孙若芸, 王辉, 陈红, 等. 饲料营养对毛皮动物皮毛质量的影响[J]. 畜禽业, 2012(12): 28-29.
  [5] 贺建华. 皮毛动物营养研究进展[J].国外畜牧科技, 1995(1): 36-40.
  [6] 颜泽清, 高长生. 影响犬皮毛健康的营养因素[J]. 中国工作犬业, 2008(4): 40-41.
  [7] Huxtable R J. Physiological actions of taurine[J]. Physiological Reviews, 1992, 72(1): 101-163.
  [8] Mata F. The choice of diet affects the oral health of the domestic cat[J]. Animals (Basel), 2015, 5(1): 101-109.
  [9] 孙姝, 于闯, 刘丽琼, 等. 宠物犬猫的口腔疾病及洗牙[J]. 吉林畜牧兽医, 2014, 35(3): 60-61.
  [10] Clarke D E, Cameron A. Relationship between diet, dental calculus and periodontal disease in domestic and feral cats in Australia[J]. Aust. Vet. J., 1998, 76(10): 690-693.
  [11] 鲍岳杰, 钱智溢. 在校大学生牙周病患病相关因素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 2016, 32(6): 904-905.   [12] 刘艳玲, 冯希平, 朱敏. 绿茶多酚防龋涂膜对口腔主要致龋菌的抑制作用[J]. 上海口腔医学, 1995(4): 198-200.
  [13] 王文娟, 孙冬岩, 孙笑非. 微生态制剂对动物免疫营养的作用研究[J]. 饲料研究, 2011(1): 66-68.
  [14] 崔勇鹤, 孙少明, 李占武, 等. 肠道上皮细胞在肠道免疫屏障中的维护及炎性肠病发生机制[J]. 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 2019, 27(2): 160-162.
  [15] Candela M, Perna F, Carnevali P, et al. Interaction of probiotic lactobacillus and bifidobacterium strains with human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adhesion properties, competition against enteropathogens and modulation of IL-8 produc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od Microbiology, 2008, 125(3): 286-292.
  [16] 黄思琪, 曲红焱, 黄大鹏,等. L-精氨酸对冷应激仔猪生长性能、免疫功能及肝脏、肾脏中肿瘤坏死因子-α、干扰素-γ基因表达量的影响[J]. 动物营养学报, 2019, 31(1): 131-139.
  [17] 张玲, 郝利平. 欧李仁抗氧化肽的免疫功能及其表征结构的研究[J].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9, 40(1): 48-54.
  [18] 曹婷婷, 吴桃, 马静. 添加黄芪的复方五倍子混合配合饲料对鲫鱼免疫力的影响[J]. 科学养鱼, 2018(12): 26-28.
  [19] 叶清, 李俊年, 杨冬梅, 等. 植物槲皮素对东方田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 兽类学报, 2019, 39(1): 77-83.
  [20] 周琳. 酵母提取物可提高仔猪的生产性能[J]. 猪业科学, 2018, 35(3): 32-33.
  [21] 易建华, 黄鑫, 杨凡, 等. 宠物诱食剂的应用和研究进展[J]. 饲料工业, 2016, 37(2): 61-64.
  [22] 魏尊. 诱食剂在犬食品中的应用[J]. 饲料与畜牧, 2015(11): 53-55.
  [23] Di Donfrancesco B, Koppel K, Aldrich C G. Pet and owner acceptance of dry dog foods manufactured with sorghum and sorghum fractions[J]. Journal of Cereal Science, 2018, 83: 42-48.
  [24] 谢荣辉. 抗氧化剂在鱼肉宠物食品中的应用研究[J]. 中国食品添加剂, 2007(5): 117-119, 123.
  [25] 赵巧, 过世东. 不同抗氧化剂在饲用牛油中的效果比较[J]. 中国油脂, 2010, 35(8): 21-24.
  [26] 冯敏, 严建民, 李澧, 等. 辐照和抗氧化剂处理对宠物干粮食品中丙二醛含量的影响[J]. 江苏农业学报, 2013, 29(2): 410-414.
  [27] Messing J M, Sturman J A. Evaluation of taurine status in cats consuming diets containing different amounts of taurine by determination of plasma and whole blood taurine concentration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1993, 4(3): 168-171.
  [28] 吳兴利, 魏秀莲, 李忠荣, 等. 牛磺酸在猫营养中的应用[J]. 中国畜牧杂志, 2006(21): 45-47.
  [29] Ochota M, Pasieka A, Niański W. Superoxide dismutase and taurine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in vitro blastocyst yield from poor-quality feline oocytes[J].Theriogenology, 2016, 85(5): 922-927.
  [30] 赵冰, 毕晟, 孙婷婷, 等. 肠内营养剂分类及在宠物临床上的应用展望[J]. 畜牧兽医科技信息, 2017(1): 4-6.
  [31] 王金全. 宠物犬、猫蛋白质营养研究进展[C] //第16次全国犬业科技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15.
  [32] 王凡, 陈长才, 毛伯镛, 等. L-精氨酸对猫颅脑枪弹损伤早期脑微循环的影响[J]. 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 2004(3): 402-405.
  [33] 高勇, 邹小明, 王武军, 等. 左旋精氨酸对犬深低温停循环脑组织代谢的影响[J]. 南方医科大学学报, 2008(1): 102-104.
  [34] 李艳艳, 杨海峰. 中兽药在宠物临床上的应用[J]. 湖南畜牧兽医, 2018(4): 39-41.
  [35] 程雯丽. 茶多酚在犬粮中的应用与研究[D]. 无锡:江南大学, 2014.   [36] Kapetanovic I M, Crowell J A, Krishnaraj R, et al. Exposure and toxicity of green tea polyphenols in fasted and non-fasted dogs[J]. Toxicology, 2009, 260(1/2/3): 28-36.
  [37] 顏泽清, 娄红军. 保健犬粮对犬免疫力的影响研究[J]. 中国工作犬业, 2015(9): 10-12.
  [38] 李桂伶. 半乳甘露寡糖对犬营养消化率和肠道主要菌群的影响[J]. 饲料广角, 2011(16): 30-32.
  [39] Garcia-Mazcorro J F, Barcenas-Walls J R, Suchodolski J S, et al. Molecular assessment of the fecal microbiota in healthy cats and dogs before and during supplementation with fructo-oligosaccharides (FOS) and inulin using high-throughput 454-pyrosequencing[J]. Peerj., 2017, 5: e3184.
  [40] 王君岩, 黄健. 功能性低聚糖在犬饲料中应用研究进展[J]. 家畜生态学报, 2018, 39(6): 74-78, 96.
  [41] 刘鲜姣. 益生菌制剂治疗犬肠道疾病效果观察[J]. 中国工作犬业, 2017(12): 14-17.
  [42] 施腾鑫, 蒋德意, 郗洪生. 动物微生态制剂在宠物领域的应用现状及研究进展[J]. 微生物学通报, 2014, 41(12): 2510-2515.
  [43] Rinkinen M, Westermarck E, Salminen S, et al. Absence of host specificity for in vitro adhesion of probiotic lactic acid bacteria to intestinal mucus[J]. Veterinary Microbiology, 2003, 97(1/2): 55-61.
  [44] Patrick S S, Maria V N, Kevin F, et al. Method for ex vivo proliferation and differentiation of adult pancreatic islet cells, media useful therefor and uses thereof. WO9716536[P].1997-05-0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01666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