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9年中医术语翻译研究现状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以中国知网(CNKI)为数据源,建立2010-2019年中医术语翻译文献的数据库,采用文献计量法,借助Citespace软件,从发文数量、关键词和发文机构三方面分析近十年中医术语翻译的研究热点、存在问题、采取措施以及未来发展趋势。旨在为进一步的中医翻译研究提供借鉴。
  关键词
  中医术语;翻译;Citespace
  中图分类号: R2-03;H315.9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 . 2020 . 10 . 76
  0 前言
  近些年來,随着我国对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我国的传统中医文化逐渐引起各国医药界的重视,许多国家派遣留学生来华学习中医,与此同时中医翻译的研究也逐渐开展起来,翻译活动表现出明显的广泛性和系统性。(张登峰等2007:52-54)然而目前中医翻译处于什么样的研究状况,是否还存在某些问题,该如何解决,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发展趋势,这些都是目前从事中医翻译研究应提前了解的问题。本文拟通过分析近十年中医术语翻译的研究现状,以期客观公正的评论我国的中医翻译研究状况,促进中医更好发展,为进一步研究中医术语翻译提供有益参考。
  1 研究过程
  1.1 数据来源
  本文选用的文献全部来源于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采用高级检索的方式,以“中医术语翻译”为主题词,时间段设定为2010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共找到326条结果(检索时间为2020年2月9日)。鉴于检索结果的复杂性,为保证数据的分析客观、准确,经三次校对与筛选,我们人工排除了会议摘要、翻译实践报告、书评、访谈实录、中医教材评估、英文文献等不相关结果共36条,最终纳入文献290篇。
  1.2 研究工具
  本研究利用的主要工具为CiteSpace.5.6.R2。它是基于Java平台的文献计量学软件,能够以可视化手段直观地呈现某个研究领域的研究趋势、热点话题、重要学者等信息,由美国德雷塞尔大学终身教授陈超美研发(Chen Chaomei 2006:359-377)。
  1.3 数据处理
  首先将290篇文献以Refworks格式导出,并以“download”开头命名,存为文本文档,放入“Input”文件夹。然后启动 CiteSpace,利用Data中的Import/Export 数据转换功能,将 Text 文本转换为软件可识别的数据格式,转换后的文件存入“Output”文件夹,再将“Output”文件夹的文件复制到“Data”文件夹,作为待分析数据。最后新建一个“Project”文件夹用来储存分析生成项目。
  2 研究结果与分析
  2.1 发文数量分析
  发文量的多少可反映出该学科领域的发展程度,对中医术语翻译研究的文献数量进行分析,可了解近年来该学科领域的发展情况。统计显示2010-2019年中医术语翻译文献发表情况见图1。
  通过图1可看出,近十年中医术语翻译文献的发表量虽然有小幅波动,但总体呈上升趋势,尤其是2012年以来,发文数量明显上升,原因是2012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了《中医药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了未来五年中医药的工作重点,并提出要使中医药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率进一步提高。2015年,中医翻译的发文量又一次出现猛增,并在这一年达到了近十年来发文数量的顶峰,为37篇。在这一年国务院制定了《中医药法(草案)》,提出要从加强中医药服务体系等五个方面促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医翻译的研究与发展。同年,我国科学家屠呦呦因发现青蒿素而成为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本土科学家。这一事件也使得中医药走向了世界,粉碎了国外学者称中医是“伪科学”的攻击,奠定了中医在世界的地位。2016至2018年,中医翻译研究发文数量有些许回落,可能在这一阶段中医研究热点转向了其他领域,2019年开始,发文量又呈上升趋势,预计未来随着我国对外交流的持续推进,中医翻译研究的发文量也会持续上升。
  2.2 关键词分析
  首先在Citespace界面点击New新建项目,导入Project与Data路径,选择数据导入年代为2010至2019年,时间间隔设置为1,在Term Source中选择Title、Abstract、Author Keywords、Keywords Plus,在Term Type中选择Noun Phrases,在Node Type中选择Keywords,最后选用最小生成树算法,为使分析结果显示得更加清晰,我们将阈值参数入口设置为 5,关键词显示条件设置为By Freq,也就是说在2010至2019年发表文献中的关键词出现频率为5次以上才得以显示,这样我们就获得图2可视化知识图谱。
  图2中节点越大证明该术语在近十年出现的频率越高。根据图2信息,剔除中医术语、翻译、术语、中医等出现频率较高、无代表性意义的范畴词后,我们可将近十年中医术语翻译的研究热点总结为三方面:中医术语英译研究、中医术语翻译方法研究和理论指导下的中医翻译研究。
  第一,就外译的语种而言,中医术语翻译绝大部分都是中医术语英译的研究。主要分三类:中医英译史研究、译本对比研究和中医部分术语英译研究。英译史研究一般属综述性论文,如周峰、柳江帆对2007-2017年间CNKI收录的中医英译文献进行了回顾与反思(周峰等2018:27-28+38)。译本对比研究通过对比中医典籍的不同外译版本,分析不同译者的翻译风格或总结翻译技巧,如熊展、黄敏从语言、文化、交际三个角度对比分析了《黄帝内经》李照国译本和Maoshing Ni译本中病症术语的翻译特色(熊展等2019:79-83)。中医部分术语英译研究,这类研究通常选取某一类中医术语,分析其翻译特点及翻译方法。如黄莺选取中医传统哲学术语,分析其翻译难点并总结翻译规律(黄莺2010:14-16)。   第二,对中医术语翻译方法和原则的讨论也是近年来中医翻译研究的热点之一。由图2我们可看出,其中“异化”和“归化”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两种翻译方法。此外,还涉及一些其他方法和原则,例如直译法、意译法、音译法、一词多义和词素法(杨迪2015:120-121);准确性、习惯性、简洁性、文化性、针对性原则等(李德俊等2013:120-122)。这其中也涉及对中医术语标准化的讨论。比较典型的研究如蒋海萍、吴钧从包含隐喻的中医术语英译、中医与西医术语表达一致或部分一致的英译、中医术语的音译加注释这三个方面探讨了中医术语标准化的问题。(蒋海萍等2019:5-8)
  第三,部分学者也试图结合语言学、符号学等学科的理论来指导中医翻译实践。如李辰蝶、吴莲英结合概念整合理论,分析了中医术语翻译的策略(李辰蝶等2017:106-108);牛海燕等学者结合生态翻译学理论分析了中医典籍中养生术语的英译(牛海燕等2018:1618-1620)。
  2.3 发文机构分析
  在Node Type中选择Institution,阈值参数入口设置为4,我们得到图3所示图谱。图中节点越大表示该机构发文次数越多,可明显看出,发文量较多的机构都属于中医类院校,可见这类院校对中医翻译的研究关注度较高,部分中医类院校还特别开设外语学院,充分利用学校品牌专业的优势,实行外语加中医的教学模式,培养复合型英语人才。其中南京中医药大学外国语学院发文量最多,该学院还出版了一系列中医外语教材、译著、词典等,拥有雄厚的科研实力。相比之下,语言类院校对于中医术语翻译的关注度有待提高,原因可能是外语专业学生对中医知识掌握较少,翻译存在一定困难。
  3 结论与展望
  本文通过对2010-2019年中医术语翻译文献的分析,发现近十年中医术语翻译主要以中医英译为主,研究重心主要在中医类院校。同时,中医术语翻译研究还存在些许不足:(1)外译语种不均衡。在检索文献时我们发现,英译文献占很大比重,而其他如中医俄译、法译等文献却屈指可数,可能与学小语种的人较少有关。为使我国中医更全面地融入世界,中医术语在其他语种的翻译研究是值得开辟的新领域。(2)研究方向较单一。通过关键词图谱我们可看出,中医术语翻译目前基本上以术语英译、译本对比、翻译方法等研究为主。其他例如中医与文化、中医隐喻术语的翻译等方面研究成果略少。中医术语翻译研究应适当探索新角度和新方法。(3)研究重心不平衡。目前研究主体大多是中医类院校的学者。然而中医术语翻译处在学科交叉领域,不仅需要掌握中医知识,还需要语言学理论的支撑。因此中医术语翻译还需加强各学科之间的紧密交流。
  相信随着中医研究的不断深入,未来中医翻译会涌现更多新思想、新发现。在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对外交流的日益频繁的背景下,我国中医也会传播到世界更多国家,获得更多学者的认可。
  参考文献
  [1]Chen Chaomei. Cite Space II: Detecting and visualizing emerging trends and transient patterns in scientific literature[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06(3).
  [2]黄莺.中医传统哲学术语的英语翻译刍议[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10,33(02):14-16.
  [3]蒋海萍,吴钧.中医术语英译的标准化[J].中国科技翻译,2019,32(01):5-8.
  [4]李辰蝶,吴莲英.概念整合理论下的中医术语翻译——以“鬼门”为例[J].大众科技,2017,19(02):106-108.
  [5]李德俊,毛和荣.试论中医术语英译的基本原则[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03):120-122.
  [6]牛海燕,刘凯,蒋辰雪,张斌.生态翻译学关照下中医典籍中养生术语英译研究[J].环球中医药,2018,11(10):1618-1620.
  [7]熊展,黄敏.《黄帝内经》病症术语翻译对比研究[J].老區建设,2019(20):79-83.
  [8]杨迪.中医术语英译的翻译策略[J].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5,32(05):120-121.
  [9]张登峰,薛俊梅,高娟. 中医翻译:三十年回顾与思考[J].中国科技翻译,2007,20(2) :52-54.
  [10]周锋,柳江帆.中医英译研究回顾与反思[J].文教资料,2018(30):27-28+3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20890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