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MOOC平台的自主学习模式设计

作者:未知

  摘要:许多慕课平台存在高辍学率、低內化率等问题。为提升MOOC学习效果,通过分析MOOC自主学习特点,针对互动率低、缺乏监督引导等问题,探讨适合网络平台的学习方式,设计基于MOOC学习平台的自主学习模式。模式主要对学习前、学习中以及学习后的自主学习行为进行阐述,帮助学习者塑造良好的MOOC自主学习范式。对利
  MOOC平台开展自主学习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
  关键词:慕课;自主学习;模式设计
  DOI:10.11907/rjdk.192072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中图分类号:G434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7800(2020)006-0269-04
  0 引言
  2012年被称为“慕课元年”。随着大规模网络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的推广,越来越多的学习者选择在线课程,打破了传统的学习方式。中国的慕课研究集中于慕课平台的设计(郭杰,2017)、慕课资源库建设(王鹏,2014)、慕课教学模式设计(金永昌,2017)以及慕课的推广应用(李楠,2017),很少有研究者站在学习者角度谈论慕课的使用价值和方法。关于慕课的自主学习设计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信息化时代呼吁终身学习理念的一个重大课题,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本文站在学习者角度观察有效的慕课学习方式,突破现有研究瓶颈,从更微观的层面对MOOC自主学习模式进行详尽研究,以推动慕课平台可持续发展。
  1MOOC学习内涵与特征
  “慕课”指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鼓励学生交互参与到一种免费的网络资源获取的新型学习方式中,其学习特点有:①慕课学习的开放性。在维基百科中,MOOC是对所有网络用户开放的在线课程。慕课不再是三尺讲台上一位教师面对几十个学生的传统模式,它面对的是数以万计的网络自主学习者,体现了孔子“有教无类”的思想;②慕课学习的系统性。该平台提倡学习过程的全程参与,学习者在这个平台上学习、分享观点、做作业、评估学习进度、参加考试、得到分数、拿到证书,是一个学习的全过程;③慕课学习的交互性。慕课除提供网络学习视频、课件等资源包外,还有与课程内容相关的主题学习论坛、课程作业同伴互评等环节,为课程学习者提供一个交流互动平台;④慕课学习的灵活性。慕课的个性化学习主要体现在学习时间、空间的灵活可控;⑤慕课学习的自主性。慕课学习彻底颠覆了“老师主导,学生服从”的传统教学模式,更加强调学习者的自主学习能力和主观能动性。
  2 基于n00C平台的自主学习问题
  2.1 MOOC自主學习概念
  自主学习也叫自我教育、自我监控学习等。Dinkinson认为自主学习指“学习者负责有关学习的所有决策以及这些决策的实施”,其本质上指个人学习的一种属性,即“个人学习的意愿、能力、自我管理和调控;董奇等认为:自主学习是一种与他主学习相对立的学习方式,是自己控制、统领自己的学习,从本质上来说,自主学习是学习个体在目标的引导下进行自我调控,并自主完成的一系列学习活动。由此可总结为:自主学习是由学习者自行决定的学习。
  网络中的自我学习指学习者依靠学习支持服务系统以个体自主性学习为表现形式,师生通过网络双向通信并获得成长的学习方式。慕课借助网络媒介,将时空分离的师生联系起来,进行学习资源的传送,是一种创新型的网络自主学习。因此,本文将MOOC自主学习的概念总结为:学习者通过网络环境自主选择MOOC课程、制定MOOC学习目标、掌握MOOC学习进度、安排MOOC学习时间空间,并在MOOC指导者帮助下提升知识技能、创新能力、学习效率。
  2.2 自主学习问题
  基于MOOC平台的自主学习有区别于传统学习的新问题。
  2.2.1 MOOC学习者缺乏必要的监督和引导
  传统的学校教育学习者一直在校接受系统、规范的管理。而在MOOC自主学习过程中,只有学习资源和学习论坛等“硬件设施”,缺乏教师的监督和引导,学习者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自我监督、自我指导。面对没有教师和同伴监督的MOOC学习环境,很多MOOC学习者感到无所适从。
  2.2.2 MOOC课程辍学率高、內化率低
  近几年MOOC学习者数量一直呈现快速增长,但是高辍学率和低完成率等问题也日渐突出。徐振国调查发现:某门MOOC课程全部完成的学习者仅占总人数的13.58%,由于各种因素导致辍学的学习者占了86.42%。大多数MOOC课程只能完成信息传送这一阶段,学习者只停留在表面的知识接受层面,没有进行知识内化,少有学习者进行知识迁移与应用。因此,张洁将基于MOOC平台的网络自主学习称为“滋生浅层学习的温床”。与传统课程相比,MOOC的自由选择特性体现出随意性,导致高辍学率与低内化率等问题。
  2.2.3 MOOC学习者缺乏交流与互动
  传统的自主学习过程中,学习者会组建兴趣小组,对难点知识进行探讨和交流,或向任课教师请教。而基于MOOC平台的学习伙伴素不相识,难以进行及时沟通,不同的学习时空使得MOOC,学习者容易产生学习孤独感,缺乏学习群体的组织感。
  2.2.4 MOOC授课教师回复延迟、积极性低下
  学习者在自主学习过程中难免会产生各种疑问,在传统的学习环境中,学习者能够及时与教师沟通解决疑难问题,快速进入下一环节学习。而MOOC课程的授课教师面对的学习群体庞大而复杂,针对学习者留言,教师回复周期长,还有部分教师参与讨论的积极性不高,回复内容质量差,缺乏基本的耐心。
  3 自主学习模式设计
  通过分析MOOC学习特点和MOOC自主学习面临的困境,针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弱、互动率低等突出问题,本文基于MOOC平台设计了自主学习模式,如图l所示。包含学习前、学习中以及学习后3个循序渐进的学习阶段。   3.1 学习活动前
  该学习模式的最大特点在于教师给予学生最大程度的自由学习和自我管理权限,使其成为学习的主人;在学习关键点给予指导和规划,帮助学生顺利走出学习困境。区别于传统的自主学习和课堂教学,该模式提出教师是自主学习过程中的帮助者和引导者。教师主要引导学生领悟MOOC学习技巧和方法,调节心态顺利完成全程学习,并对学习过程和结果进行客观公正的评价。教师开课前依据培养计划和大纲,分析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及现有知识经验水平,确定学习方向,罗列出适合学生自主学习的MOOC参考课程。
  缺乏对课程体系的详细分析和学习过程的具体计划,会导致学习进度跟不上、学习兴趣下降等一系列问题。因此,清晰的学习目标和详细的学习计划是MOOC自主学习成功的关键。学习者要深入了解课程,并结合慕课课程导学微视频和授课大纲分析该课程的课程体系,从而判断其是否符合自身知识经验水平,确定其潜在的显隐性价值,再进行学习选择,确定最终的MOOC学习课程。
  选择学习课程之后,创建学习化团队提升MOOC学习参与度。MOOC的高度自由性与开放性,导致网络学习氛围差等问题,需创建一个学习化的团队组织代替教师进行学习监督管理,创设浓厚的网络学习氛围。学习化团队由个体学习者组成,但团队中的学习者已不再是孤立的个体学习者,而是承担整体学习使命的团队成员,并从团队中获得安全感、归属感和责任感。桑新民教授提出,团队学习是个体学习和协作学习的整合与升华,是一种全新的高效学习形式,对网络自主学习具有促进和优化作用。学习化团队组建过程:学习者组建团队、建立信任关系,进而相互了解形成共同的学习目标,制定团队计划,不断进行反思与总结。MOOC学习者可通過同步或异步通讯工具,找到志趣相投的学习伙伴建立信任关系,确定共同的学习目标,进而形成高效率的学习化团队。
  在组建学习化团队之后,团队成员需根据自身定位与需求制定该课程学习目标和学习计划,并在此基础上确定团队整体学习计划。严格按照计划进行学习,灵活地将个人活动和集体活动相结合,互相监督协助,促进小组个体自主学习能力提升,提高整个团队学习水平。
  3.2 学习活动中
  线上课程自主学习与线下团队研讨、教师指导相融合的学习方式是MOOC自主学习的主流趋势。同伴协作能更好地促进知识内化吸收,“以说促思”能最大程度地培养学习者思维能力,教师指导帮助学习者快速掌握MOOC学习技巧和方法。
  3.2.1 线上自主学习
  在MOOC平台上,学习者进行线上自主学习。在学习目标和学习计划导向下,学习者独自完成线上课程任务,包括观看各个章节的视频课程和文本资料,完成作业、参与主题论坛等。另外,在学习课程视频时,绘制章节知识图谱,对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重难点知识进行个性化记录,和其他线上学习者进行交流沟通。
  3.2.2 线下团队学习
  在MOOC平台下,学习化团队进行线下探讨,教师针对其学习疑难点提供指导帮助。在课程每一章节的知识点学完之后,学习化团队成员聚集一起进行学习汇报和交流,最大程度减少学习者面对障碍时的畏难情绪。教师定期聆听学习者自主学习体会,选择典型的学习案例进行分析,以此探讨正确的学习方法和技巧,帮助学习者细化、调整个人及学习团队后期学习任务。学习者对线下探讨内容进行反思整合,促进深度学习。
  线上自主学习与线下团队学习、教师指导有机结合,给自主学习能力低的学习者创造一个良好的网络学习环境,有效扼杀“浅层学习的温床”,促进知识内化和吸收,使慕课学习不再停留在表面的知识获取上。
  3.3 学习活动后
  在学习活动后期,学习者需对所学知识进行迁移与运用,并根据应用情况和课程体验状态进行创造性评价,最后通过评价结果进行分析、反思与整合,从而根据反馈调节整个MOOC学习活动。
  学习评价指学习者根据一定的学习目标,收集学习过程中产生的学习数据和信息,对自己的知识运用能力、学习态度、技能掌握等情况进行判断的过程。模式中提出的创造性评价,应从多元化主体、多样式体验出发,对整个学习过程进行全方位评估,对多个主体给出的评价综合分析,进而考察自身是否达到了课程学习目标。评价过程应将MOOC平台自动生成的课程评价、自己的学习体验与表现评价、学习化团队组员评价、指导教师评价、资源利用评价相结合,形成创造性的评价方式,更客观、公正地评估个体与小组的慕课学习情况。
  4 政策建议
  网络学习忽视了互动需求,传统学习忽视了时空需求,随着MOOC在全世界的“井喷式”增长,在线教育迎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本文基于MOOC平台的自主学习模式建构尚处于理论设计层面,其有效实施还需依靠政策指引。
  4.1 加强MOOC课程质量达标检测力度
  随着MOOC的持续发展,注入MOOC平台的课程爆发式增长。很多机构为了追求热度,纷纷加入联盟、发布在线课程,导致各大MOOC平台课程质量参差不齐。加大对MOOC课程的质量检测力度是教育主管部门工作的方向。
  4.2 提升高校在线课程使用频率
  国家可发布促进高校在线课程使用频率政策,将教师教学与学生自主学习相结合,加大自主学习监管力度。教师应积极参加在线教育技能培训,提升在线教育技能。
  4.3 推动人工智能在在线教育领域的发展
  国家可考虑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解决当前MOOC发展难题。Curtis Bonk教授指出: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可以收集和分析MOOC学习者的学习行为日志,在一定程度上通过监督来给予反馈和辅导,协助MOOC教学者客观有效地评价学生。除此之外,人工智能使学习者可以智能化、快速地组建学习化团队,降低学习中的无助感和孤独感。
  5 结语
  本文站在MOOC自主学习困境视角,结合慕课学习特点,建构了基于MOOC平台的自主学习模式,揭示了团队学习与自我学习相互促进的规律、线上线下相结合学习的优势,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但是该模式尚处于理论层面,未进行实践检验,后续将对该模式进行应用性研究,并不断加以充实完善。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27799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