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让心灵开出坚守之花

作者:未知

  三毛说:“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才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固然,有梦想才有坚强的理由,但若是坚守不住心中的梦想,岂不等同于放逐了自己的心灵;反之,若是坚守住了,心灵便有了栖息的地方。
  还记得汨罗江畔那位头戴花冠、气宇不凡的诗人。“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他坚定的信念;“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是他昂扬的斗志;“虽九死其犹未悔”“伏清白以死直兮”则是他高傲的气节。当郢都陷落的噩耗摧垮了他最后的希望,他选择了人生最后一次坚守——怀抱着大石,吟咏着《离骚》,永远沉入了汨罗江。在此刻,他的坚守已悄然凝结成花,并且永生长存、万世不败。
  后来,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文人名叫嵇康。他临刑前,弹奏了一曲绝响。“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泰玄”,长风吹开他的衣袂,那宽袍博带在风中飞扬,他选择了最优雅的姿态面对死亡。几千年过去,仍有余音绕梁,他长袍飘逸、遗世独立的模样仍使后人神往,只是他不知道,消亡的是他的曲谱,长存的是他的傲骨。
  时间的车轮悠悠荡荡,于是瘦西湖畔、梅花岭上,建了一座祠堂,那个叫史可法的文弱书生,他决定与城共存亡,丢了性命,护了信仰,温热的鲜血溅上朵朵清冷的梅花。残酷的杀戮、如山的尸骨,并不能将民族的精神埋葬。直至今日,那满山的梅花依旧飘着沁人的芳香,他的精神依然在中华大地上熠熠发光。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在千百年后的今天,便有一群平凡无奇,却得以荣获“启功教师奖”的乡村教师们。在那遥远的地方,只有一座校舍、一个人,但这一坚守,便是半生。他们用青春抱守青山,用生命润泽河流;他们远离尘世喧嚣浮躁,在清贫中默默守护乡村的孩子;他们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出生命的宽度,用自己羸弱的双肩扛起了大山的希望。他们忍受着难以言喻的寂寞,呵护的是乡村稚嫩的花朵。
  纵观古今,细细数来,能够坚守得住的人有千千万,然而侵占了自己心灵的土地,放弃坚守的人也有万万千。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有的人高谈阔论却心志不堅,有的人低头做事且兢兢业业,有的人日进斗金仍郁郁寡欢,有的人粗茶淡饭也怡然自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方干净的沃土,生长着纯洁无邪的花苞,唯有坚守,能让它绽放出明媚鲜艳、常开不败的花朵。哪怕天寒地冻,仍恋着阳光;哪怕“零落成泥碾作尘”,依旧“香如故”。
  (编辑:王莹)
   评点:康玉琨
  文章以形象优美的语言、典型的例证和恰当的引证阐释了“坚守”的独具内涵,告诉人们:坚守需要坚定的信念、正确的信仰,需要有傲骨,需要耐得住寂寞,需要有奉献乃至牺牲精神。正反对比的运用使文章更具说服力,首尾呼应又使文章浑然一体。
论文来源:《作文与考试·高中版》 2019年1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6871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