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男子单打羽毛球运动员谌龙的技战术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为了提高谌龙在比赛中技战术应用的能力,弥补自身技术短板,通过文献资料、录像观察、数理统计、对比分析等研究方法,对谌龙近两年的6场国际比赛进行了数据采集,并对其各项技战特征进行统计分析、归纳和总结。结果表明:谌龙主要以网前发球为主,挑球、搓放球和推球是其主要接发球技术;在前场技术中,搓放球得分和失分均最多;在中场技战术中,挡球运用次数最多,失分也是最多;在后场技战术中,杀球是其主要进攻手段,高远球技术失分最多。
  关键词:男子;羽毛球;单打;谌龙;技战术分析
  中图分类号:G80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808(2019)03-0082-05
  Abstract:In order to improve Chen long’s ability to apply techniques and tactics in the competition and make up for his own technical shortcomings, through literature, video observation, mathematical statistics, comparative analysis and other methods, the mathematical collection of Chen long in the past six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s in the past two years, and the statistical analysis, induction and summary of its various technical and war characteristics.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Chen long mainly served in front of the net, and picking, rubbing, releasing and pushing were the main receiving techniques. In the technique of the front court, the score and the loss are the most. In the midfield technique and tactics, the use of the ball block the most times, is also the most points; In the technique and tactics of the backfield, killing the ball is its main attacking means, the high ball technique loses the most points.
  Key words:Men; Badminton; Singles; Chen long; Technical and tactical analysis
   19世纪,现代羽毛球诞生于英国,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中期传入中国。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林丹连续获得羽毛球男子单打冠军后,全国人民对羽毛球运动的喜爱达到了顶峰。近年来,凭借着我国在多次世界羽毛球大赛上的优异表现,羽毛球运动成为我国体育运动的优势项目。随着林丹竞技状态的下滑,谌龙于2016年获得巴西里约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实现了我国在奥运会上羽毛球男子单打的三连冠。紧接着在2017年,谌龙获得亚洲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冠军,其凭借着良好的竞技状态,身高臂长的优势,擅长防守反击的打法特点已经成为目前中国羽毛球男单的领军人物。本文选取谌龙参加的6场世界级比赛进行统计分析,对为谌龙在比赛中运用的技战术进行详细分析和总结,剖析其与其他世界高水平羽毛球运动员在技战术方面存在的优点和缺点,对手不同,技战术运用不同,能够更好地总结其技战术运用特征,以期为今后的训练和比赛提供借鉴,弥补自身的不足,提高技战术水平。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中国男子单打羽毛球选手谌龙。
  1.2 研究方法
  1.2.1 文献资料法
  登陆中国知网,以“羽毛球、男单、谌龙”为关键词,检索相关文献,围绕研究内容,收集相关资源,并进行整理和分析。
  1.2.2 录像观察法
  通过观看比赛录像,对谌龙在2016—2018年间所参加的六项国际羽毛球比赛进行反复观看,并对谌龙在比赛时所运用的技战术进行数据统计,加以分析。
  1.2.3 数理统计法
  将谌龙比赛的数据统计输入EXCEL2003软件,对数据加以分析、归纳和总结,并以表格的形式呈现。
  1.2.4 对比分析法
  采取逻辑推理和归纳的方法,结合谌龙在面对不同对手时,运用不同技战术将其在比赛中的各项技战术统计数据进行对比分析,从而全面研究谌龙技战术特征。
  2 结果与分析
  2.1 发球技戰术
  发球不仅是比赛的第1分的第一拍,也是唯一完全由自己掌握的击球方式,同时根据对手的站位可以选择不同的击球方法[1]。从表2中可以看出,谌龙发球以网前球为主,发球落点主要集中在网前1区、2区和5区,占总发球数的95.7%。为了丰富发球的类型,迷惑对手,偶尔会发一些高远球。发球落点在3区、4区和6区,也有一定的分布,但只占总发球数的4.7%。
  为了在比赛中快速掌握进攻主动权,夺取进攻优势,谌龙发球网前区域以1号、2号和5号区为主[2]。由于发球球员离网前距离最近,在发球时,羽毛球在空中飞行速度较快,只要发球者提高发球质量,运用小技术技巧,往往能达到快速得分,因此,网前发球是双方球员技术较量主要区域。通过反复观看比赛录像,谌龙的发球技术含量较高,动作隐蔽,发球类型多变,发球技术动作掌握熟练,落点精准,往往使对手陷入被动局面,给对手造成较大的回球压力,在第三拍回球时落点刁钻,从而使自己快速占领击球的主动权。由于发球位置距离对方后场区域较远,羽毛球飞行速度较慢,给对手反应回球的时间较长,对手能够击出高质量的回球,往往对已方不利,因此,谌龙发后场高远球的次数较少。但在激烈的比赛中,谌龙往往会出其不意,偶尔会发后场高远球,丰富发球战术,造成对方措手不及,回球质量下降,谌龙进攻技术成功率增加[3]。   2.2 接发球技战术
  接发球是羽毛球运动中一项重要的基本技术。接发球质量的好坏往往直接影响一个回合的主动与被动[4]。从表3中可以看出,谌龙的接发球技术主要以挑球、搓放球和推球为主。通过反复观察比赛录像,当对手发出高质量球时,谌龙往往会采用挑球技术进行接发,通过回击弧度相对较低的挑球,在网前和对手周旋,迫使对方采取防守之势,不断调动对方位置,掌握进攻的主动权。在僵持的局面中,利用自已身高和臂长的优势,采取防守反击打法,与对方展开对攻,利用网前搓放球技术,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得分机会。谌龙对接发球中的搓放球技术掌握熟练,利用搓放技术回球时,具有明显的抢网意识,主动地争取网前优势,通过高质量的回球,迫使对手主动起高远球过网,从而使其处于主动位置,获得比赛进攻的主动权,更有利得分[5]。在接发球时,谌龙能够很好地运用推球技术,一方面能够尽可能地调动对手,使对手移动距离变远,被动地回球,谌龙可以在回球质量较差的时候,发起进攻;另一方面,趁对方注意力不集中时,利用出其不意的推球,将球直接送到后场区域,往往有可能造成得分的机会。总体来说,谌龙的接发球技术类型多样,掌握度较高,在网前通过多种接发球技术,占据网前的主动,从而赢得比赛的主动权。
  2.3 前场技战术
  前场区域是指前发球线到球网之间的距离,前场技术根据运动员在场上击球的情况[6]。从表4中可以看出,搓放球是谌龙运用最多的前场技术。通过搓放技术得到42分,为所有前场技术中所得最高分,得分率为39.3%。通过反复观看录像比赛,谌龙网前的进攻或防守都体现着较强的自信心,心里素质过硬,在网前运用搓放网技术得当,具有较强的上网意识,有时会使对方乱了方寸,出现回球失误,或谌龙抓住机会突然反击直接得分。但同时谌龙的搓放技术失分达到51分,失分率为60.7%,是失分数和失分率最高的技术,主要原因是过于与对手在网前纠缠,抢占网前先机,从而使自己产生失误。挑球是谌龙在前场运用第二位的技术,次数为678次,占总次数的38.0%。得到12分,得分率为 11.2%。比赛中谌龙处于防守一方时,往往会采取挑球技术与对方僵持,在多拍回合中,寻找对方的失误,利用高质量的回球,采取防守反击战术得分。但谌龙在比赛中利用挑球技术时,失掉9分,说明他没有跟上对方的击球节奏或者对回击球的落点出现偏差,需要以后加强针对性训练[7]。谌龙运用扑球技术为86次,占总次数的4.8%,得到41分,得分率为 38.3%,仅次于搓放球技术。他身体素质优秀,爆发力强,反应速度快,当对手出现回球失误或回击球质量不高时,其利用积极上网,采取扑球技术,快速得分。但同时失分也达到12分,失分率为 14.3%,主要失分原因是自身對球的位置判断失误,急于得分,从而产生失误。谌龙使用推球技术为85次,占总次数的4.8%。得到9分,失掉7分。为了缓解网前的压力,谌龙在比赛中会运用推球技术,将球推到对手身后半场区域,使对手的活动范围增大,通过回球落点的判断,找机会进攻,从而重新获得比赛的主动。谌龙在对勾球技术中使用次数较少,仅为72次,占总次数的4.0%,得到3分,失掉5分。谌龙在比赛中出现被动时,运用勾球技术主要目的是打乱对方击球节奏,迫使对方出现回球失误。失掉5分,需要谌龙在以后的训练中继续打磨网前技术,减少非受迫失误,提高击球质量。
  2.4 中场技战术
  当对手呈现出主动进攻态势时,已方便要化被动为主动,通过运用合理的中场技战术,使已方在瞬间找到主动进攻的机会。从表6中可以得出,谌龙在中场技术中运用最多的是挡球,6场比赛总次数410次,占中场球技术的38.1%。在男子单打比赛中,通过积极地挡球技术,能够调动对手活动范围,使其增加跑动距离消耗体力,削弱对方主动进攻的气势,结合平抽球形成平抽快挡球,加快中场回合拍数的节奏,给对手造成压力,已方趁机获得机会。通过挡球技术得到18分,得分率17.8%,失掉74分,失分率高达58.7%,是中场中失分率最高的技术,这说明谌龙在防守一端时,准备不充分,转换拍的速度较慢,被对手抓住机会较多,需要以后加强训练。排名第二位的是放网前球,次数为251次,占总次数的23.3%。得到 11分,得分率为10.8%。自身得分主要是对方在网前错判断误,出现回球失误。失掉7分,失分率为5.6%,失分在中场所有技术中最少的,其主要原因是放网前球本身是属于过渡性击球,为找到对手防守漏洞而做出的球路转换。已方在放网前球时质量不高,稳定性差,或者自己出现失误,被对手抓住机会,丢掉分数。抽球技术排在第三位,谌龙抽球总数为241次,占总次数的22.4%,是谌龙在中场较为常用的技术,得到23分,仅次于杀球,得分率达到22.8%。在比赛僵持阶段,谌龙往往利用抽球技术,主动出击,使羽毛球的速度飞行变快,加快比赛节奏,给对方带来心理压力,在攻守交替中,找到合适机会得分。在比赛白热化的时候,谌龙往往通过抽球调度对方,但有时追求球的落点位置,对场地范围把握不够好,从而失分。杀球技术是谌龙在中场运用较少的技术,总共为127次,占总次数的11.8%。因为杀球技术需要根据球飞行的位置和高度,消耗球员较多的体能,如果没有必得分的把握,杀球技术很少被运用。利用杀球,谌龙得到45分,得分率为44.69%,是中场得分最高的技术。谌龙自身爆发力强,身体素质出色,杀球球速较快,对手很难防守。但是在杀球过程中,失掉了13分,失分率为10.3%,这说明谌龙在杀球时对球的落点要求极高,使球出界外或者过网,导致失分。挑球是谌龙运用最少的中场技术,只有48次,占总次数的4.4%,这意味着谌龙的技术较为全面,很少通过挑球进行过渡,总是攻防转换中运用各种技术寻找机会得分。通过挑球得到4分,也是在中场得分最少的技术,得分率为4.0%,这是由于对手对已方击球的落点预估不准确,或者球落在边线上,最终对手失分。失掉13分,失分率为10.3%,这是由于谌龙想打适对方的进攻和防守的节奏,在场地内进行大范围的转移球,但由于力量控制不好,对场地宽度和长度预估不足,从而自己出现失误,送给对手得分。总体来说,在中场出现僵持不下的局面时,谌龙能够熟练地运用各种中场击球技术,在攻守转换中寻找进攻机会,但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失误[8]。   2.5 后场技战术
  从表6中可以看出,谌龙依靠杀球为主要进攻手段,压迫对手,利用强大的爆发力直接杀球得分。杀球技术得到78分,为后场技术得分最高,得分率达到60.5%。谌龙趁对手回球质量不高时,准备不充分情况下,出其不意,以点击杀,落点刁钻,使对手难以防守,实现得分。失掉17分,失分率为23.3%。通过反复观看比赛录像,谌龙在杀球中失分主要是杀球出界或者下网,这是由于谌龙在多拍过程中过于强调球的落点,致使杀球出界或者失误。另外,当谌龙体力下降后,对球控制能力有所下降,常常在比赛后半段进行多拍回合后,突然的杀球会出现下网情况,导致失分[9]。
  吊球总次数为362 次,占后场击球总数的 26.2%,吊球在后场使用率最高仅次于杀球,反映出谌龙在没有较好的进攻机会时,希望通过吊球寻找机会突击。得到16分,得分率12.4%。当谌龙与对手多拍相持的情况下,运用吊球技术,组织进攻,利用对手对球落点判断失误而得分。失掉9分,失分率12.3%。当谌龙体力不支或者一直处于防守时,吊球会消耗大量的体力,从而出现注意力不集中,回球失误失分。
  被动吊球位列第三位,总次数为 286 次,占后场击球总数的 20.7%。谌龙有时在比赛中处于被动局面,在使用被动吊球中隐藏防守反击的战术,反击意识强烈。得到6分,得分率4.6%。被动吊球时,会有进攻的意识,对手稍加注意力不集中,便会自身出现失误,从而送分。失分7分,失分率9.6%。为了扭转被动局面,谌龙会使用被动吊球技术。但由于承受上较大的防守压力,在主动进攻时,常常导致失误失分。
  谌龙运用高远球技术击球总次数为263 次,占后场击球总数的 19%。谌龙用高远球将对方压到场地的底线,在对方回球质量不高时,可以直接使用杀球发起进攻。得到16分,得分率12.4%。比赛激烈时,高质量的高远球回球,使对手对球落点出现判断失误,从而得分,特别是在比赛后半段,对手消耗体能较多,出现误判较多。失掉28分,失分率38.4%。在对高水平对手过招时,谌龙有时候会处于被动,在高远球的回球是,质量不高,被对手抓住机会,导致失分,或者在攻防转换中,出其不意尝试高远球回球,往往导致出现失误。
  被动抽球是谌龙在后场使用最少的技术,总次数为 105次,占后场击球总数的 7.6%,这说明谌龙自身实力较强,在比赛中常常掌握着主动权。得分13分,得分率10.1%。在比赛被动的情况下,回球时依然保持着较强的进攻意识,趁对方不注意,高质量回球,得分,另外一点就是有些回球压线,具有运气成分。失掉12分,失分率16.4%。失分原因是一方面对手球速太快,力量太足,回球出界或者下网;另一方面,已方准备不充分,来不及反应。总体来说,谌龙利用自身的身高臂长的优势,结合网前细腻的小技術,不断调动对手,等待时机,通过大力杀球得分 [10]。
  3 结论与建议
  3.1 结 论
  (1)谌龙的发球以网前发球为主,发球落点主要集中在网前1 区、2区和5 区。为了迷惑对手,偶发3区、4区和6区。
  (2)谌龙的接发球技术主要以挑球、搓放球和推球为主。吊球、杀球和高远球接发球技术运用较少。
  (3)谌龙在前场技术中使用最多的是搓放球,但由于搓放球要求技术严格,因此,谌龙在此项技术运用中,得分和失分都是最多。在中场球技术中使用最多的是挡球,但其失分也是最高的,杀球是得分最高的技术。在后场技术中使用最多的是杀球,其将杀球作为主要进攻手段,得分最多。在防守中,运用高远球失分最多。
  3.2 建 议
  (1)在发球方面,增加后半场区域发球次数,多种发球技术相结合,提高发球直接得分效率。
  (2)在接发球方面,积极掌握网前主动,提高回球质量,减少失误,努力调动对手,在防守中打出进攻战术,赢得比赛的主动权。
  (3)在前场技战术方面,提高搓放球的质量,减少搓放球的失分。提升网前小球技术,加强对球的落点的判断,注意对网前节奏的把握。在中场技战术方面,提高杀球的得分,减少挡球的失分,加强进攻主动性,在僵持战中,保持耐心,加强回球时力
  量的控制。在后场技战术方面,提升杀球成功率,减少被动吊球和被动抽球次数,在攻防之间,积极保持主动进攻意识,减少非受迫性失误,加强对后场球的落点判断。
  参考文献:
  [1] 程思. 里约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决赛谌龙 VS李宗伟技术运用对比分析[J].辽宁体育科技,2017,39(3):91-94.
  [2] 蔡犁,陈斌.世界优秀羽毛球男单选手前四拍技战术特点分析[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4,40(12):63-67.
  [3] 周宵.浅析中国羽毛球男子单打选手谌龙的技战术特点[J].体育科技文献通报,2014,22(9):51-54.
  [4] 林建成.羽毛球技、战术训练与运用[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9.
  [5] 李昱,王聪.优秀羽毛球女单与男单选手发球、接发球技术特征的比较研究[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15(5):93-96.
  [6] 陈斌.世界优秀羽毛球男单选手区域技术使用情况分析[J].武夷学院学报,2016,35(6):89-92.
  [7] 孙志军,贾洪祥.羽毛球男子单打前场技战术制胜因素分析[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4,30(6):70-71.
  [8] 颜烦国,管颖.世界羽毛球优秀选手李宗伟VS谌龙技战术特征对比研究[J].中国学校体育,2015,2(5):63-70.
  [9] 修千雅,郭洪亮,修崇理.第31届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决赛谌龙和李宗伟技战术统计分析[J].福建体育科技,2017,36(3):23-25.
  [10] 刘海莹.谌龙与世界优秀羽毛球男子单打运动员的技术对比研究[J].山东体育科技,2017,39(3):54-60.
  [11] 孙成福,吕吉旭.视觉表象训练对乒乓球运动技能效果的影响[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7,35(4):87-91.
  [12] 马越斐.乒乓球超级联赛俱乐部运行机制及其经营状况研究[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6,34(5):27-3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753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