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日文古籍文献价值的开发与利用

作者:未知

   摘 要:高校图书馆拥有很多古旧文献、古籍资料,这些文献如果得到妥善的利用,将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和研究价值。而这类文献中有部分日文原文资料,大部分都是1945年以前旧日文资料,本文以这些旧日文献资料为例,通过对这些珍贵文献资料的来源、出版地、作者和出版背景、文献类型、文献内容进行挖掘、整理、翻译、解析和研究,使其有价值的东西展现出来,旨在为读者提供系统、完整的外文文献检索,以便更好地服务于高校及社会的广大科研工作者,服务于教学与科研。
   关键词:侵华战争;日文历史文献;文献检索
   中图分类号:G25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20)02-0062-04
   日本是我国一衣带水的邻居,中日交往延绵两千多年,从明朝以后,日本就虎视眈眈觊觎中国的富饶国土。自从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国力膨胀,开始派出大量间谍深入到我国东北和内蒙古社会各个层面,收集政治、经济、军事、人文、地理等各方面的情报,出版了名目繁多的日文专著和调查报告、期刊名录等。在我区高校图书馆馆藏旧文献中,有许多这个时期的旧日文资料,统称1945年以前旧日文文献资料。这些旧日文资料不管是本身的经济价值即商品价值还是研究价值都很高。我区的各大高校图书馆中保存有很多这些旧日文资料,但是大多都没有被充分的利用与开发。如果对这些文献的来源、出版地、写作和出版背景、文献类型、文献内容进行解析,为读者提供系统、完整的外文文献检索服务,这将为内蒙古自治区政治、经济、文化的研究提供史料支持。为研究日本的侵华战争,内蒙古1945年以前社会的演变,政治经济的变迁、人文地理的变化等各方面起到重要的史料支持作用。同时这些资料还是日本侵华的有力证据。
   一、出版機构分类
   1945年之前日文文献出版机构包括三大类:日本国各出版机构,伪满洲国、伪蒙疆政府的各类出版机构及日本在中国的情报机关。
   (一)日本国的出版机构
   这些机构有:日本学术振兴会、岩波书店、成文堂、大阪屋、河出书房、生活社、郁文社、吉川弘文馆弘文堂、纪元社、日本公论社、万里阁书房、日本放送协会、改造社、帝国书院、京城帝国大学满蒙文化研究会等。
   (二)伪满洲国、伪蒙疆政府的各类出版机构
   这些机构有:蒙疆新闻社、满蒙文化协会、满洲日日新闻社、满蒙社、满蒙文化协会、奉天商业会议所、大同印书馆、哈尔滨日本商工会议所、东三省馆绅士发行局、蒙疆行政协会、满日文化协会、满蒙学校出版部、东亚交通公社、满洲支社、满洲帝国协和会建国大学分会出版部、南满洲教育会教科书编辑部等。
   (三)日本在中国的情报机关
   包括有:东亚同文会编撰局、世界改造业书刊刊行会、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各调查科、北支那社、北支大观社、拓务省拓北局、满洲事情案内所、东洋协会调查部、北支那经济通信社、调查资料协会、第一次满蒙调查研究团、外务省调查部第三课、日支问题研究会、关东督府民政部、陆军恤兵部宫本武林堂等。
   二、有代表性的出版机构的历史背景及研究价值
   (一)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
   在1945年以前的各种日文文献中具有代表性的是以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各个调查科制作的调查报告,完全暴露了日本军国主义赤裸裸的侵略中国的意图。它是日本政府1906年建立的,表面是披着股份公司的外衣打着“经营满洲”的幌子,而实际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政权为了侵略中国而在东北建立的庞大殖民机构,是日本侵略中国的“老巢”。它自从建立以后就开始疯狂的搜集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情报。在经济上它垄断了我国东北地区工业企业,掠夺我国资源,移民本国人到中国进行耕作,在政治军事上它还从事外交、收买、贿赂、谍报等活动,在它的活动下使东北逐渐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这些满铁资料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收录的有1921年的《滿蒙紹介》、1927年《東部内外蒙古調査報告書(第二班)》、1929年《経済方面より見たる呼論貝爾事情》、1932年《滿蒙史講話.改訂[版]》、1934年《外蒙調査資料》、1935年《外蒙古地誌》、1936年出的《滿蒙民族志》和《滿洲概觀》、1937年《滿洲北東部の地質及地誌》、1939年《韃靼漂流記の研究》等。其中如《滿洲概觀》是一本介绍满洲概况的书籍,本书全部是图集,记录了当时所谓的满洲地域内的大连、旅顺、奉天新京、安东、安奉沿线、奉吉沿线、吉林、山海关等各地铁路沿线的风土人情,人民生产生活的实况,真实的还原了当时的环境、地貌、风土人情,给人以更直观的了解,也反映了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在我东北地区的各种殖民活动,非常具有研究价值,是日本侵华的有力证据。
   (二)兴安局,总称为兴安省
   1932年3月,由当时的伪国务院在长春(史称新京)设立了兴安局,是当时伪满洲国为蒙古族聚居的游牧地区划定的特殊行政地区。它除管理兴安省内的事务之外,也处理奉天、黑龙江、吉林境内的蒙古族各个旗的事务。兴安局实际上就是日本人操控蒙疆地区的工具。由兴安局出版的文献资料中有代表的是1939年《郭爾羅斯後旗杜爾伯特旗依克明安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1939年《西科後旗札賚特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1940年《興安北省に於ける牧野並放牧慣行調査報告》等。其中《郭爾羅斯後旗杜爾伯特旗依克明安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西科後旗札賚特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对当时郭尔罗斯后旗(今黑龙江省肇州县、肇东市)、杜尔伯特旗(今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大庆市)、依克明安旗(黑龙江省富裕县)、西科后旗(今内蒙古乌兰浩特市东部、黑龙江省泰来县西)、扎赉特旗历史沿革作了介绍,对土地状况做了详细调查、对各旗的税收和其他各种财政收入做了详细调查,对各个旗的实际状况如地势、行政区划、户口都做了详细调查,例如户口中:分为日本人、朝鲜人、汉人、其他,对各类人的人数、职业、性别做了详细的数据调查。并附有当时清光绪年间的署将军奏折,还有调查日志详细说明了调查的过程、方法和参与调查的人员。这对当时这些旗的历史沿革、人口特征、经济状况、地理地貌、社会状况都有一个客观的历史还原,非常有研究价值。    (三)东亚同文会
   东亚同文会成立于1898年,由近卫笃麿(近卫文麿之父)任会长。1901年同文会在上海设立了东亚同文书院,主要招收日本籍学生,大批“中国通”就是在这里培养出来的,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的调查活动,自1901至1945年间,由东亚同文书院派出的学生有五千余人之多,以游学、访问、旅游等名义,先后踏遍除西藏以外的中国所有省区,伺机窥探我国的政治、经济、地理、工商业、社会等多方面情报。成立它的目的就是为日本的侵华战争做好前期准备。在侵华战争中,同文书院的学员多成为随军翻译、间谍等,为日軍搜集和提供情报,直接参与侵华活动。内蒙古师范大学大图书馆收录了东亚同文会编撰局出版的1908年由ポズトネェフ著的《蒙古及蒙古人》。这本书是世界上研究蒙古历史和现状的名著之一,很多学者认为它有些方面可以与《马可波罗行纪》相媲美,ポズトネェフ通过对库伦、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这三地及它们之间的道路进行了详细调查,同时对当时蒙古人民生活状况、人种、政治、经济、军事、历史、文化、宗教等方面,以及中俄关系、蒙汉关系、通商道路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调查。这是中国现在所能收集到的外国人关于归化城、土默特的调查中最为详尽的材料之一。社会上广为流传的都是民国时期从东亚同文会编撰局出版的日文版译出的中文译本,而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保留着它的日文原版,非常有研究价值。
   (四)满洲事情案内所
   满洲事情案内所于1933年设立,当时称为“满洲经济事情案内所”后又改为“满洲事情案内所”,是伪满政府的特设机关。是由伪满政府全额出资,是将搜集的各种情报,进行汇总、分析、整理、发行的机构,出版了大量介绍伪满洲国的书籍和资料,为日本军国主义提供信息支持。有代表性的是1936年自编的《蒙古事情》,是日本侵华罪证之一,书中内容包括:“清朝之外蒙古”“外蒙古独立运动”和“国际情势之蒙古民族将来”“外蒙及满洲国境之于苏联军现状”等内容,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国内政治经济环境等描述极为详尽。还有1939年河村清的《蘇聯外蒙資料集成》等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五)拓務省拓北局
   它是1929(昭和4年)年6月8日设置的。设置了拓务大臣管理海外移民、殖民、海外拓殖事务等,同时也负责对南满洲铁路股份公司和东洋拓殖股份有限公司的业务进行监督。拓務省拓北局实质就是日本帝国主义扩张殖民地、管理掌控殖民地的机构。日本帝国主义妄图对我国进行殖民统治为此做了精心准备,经常性的派出特务对我国山川、河流、土地、民俗、物产等做详细的调查。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收录了1942年山田武彦、関谷陽一编写的《蒙疆拓殖事情調査報告書》就很充分地暴露了其险恶用心。此书在总论中详细地揭示了当时蒙疆地区的自然条件包括位置面积、地势、地形、地质状况、气候和动植物,同时介绍了社会的经济状况,其中包括当时的历史沿革、人口和人口密度、住民构成、住民的经济实力和贸易关系、然后就是农业经济状况,对耕地、农业技术、农业社会经济关系、畜产和林业做了详细介绍,在《西部蒙疆篇》中对西部蒙疆的地域划分、沿革、气候、地势又做了详细介绍,接着对开拓殖民地的各种政策及土地开发的政策加以分析说明。然后就是对主要以阴山山脉南面的地方的农业实态做了详细的调查说明,其中包括对其土壤分析、气候、水、季风、气温分析,对诸社会生产力的分析;对农业生产行程,例如当地的人工灌溉、治水、施肥、征地、农作物种类等等都做了详细的调查。详细程度令人吃惊,基本做到挨家挨户地调查,整年度的气温和降水量的测量并将其对比。本书在序说中就引用陈赓雅在《西北边疆视察记》中引用梁启超说与左宗棠的话,梁启超说:“西北是腹地,距离海岸线很远,外人罕至,土地未开发,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但这里矿脉多,物产丰富,随便一个省都可以自给自足。”道出了西北地区物产丰富、位置重要,通过他们这些详细的调查,揭露了日本海外殖民的险恶用心。
   (六)满蒙文化协会
   于1921年7月成立的满蒙文化协会,又名中日文化协会,满洲文化协会,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文化团体。打着“中日亲善、共荣共存,以开发满蒙文化为使命”的幌子,实际上却从事着搜集情报、歪曲中华文化、扼杀民族自尊、灌输殖民思想的勾当。主要工作就是对中国东北、苏联远东地区、朝鲜的政治、经济、历史、地理、风俗民情等进行调查研究并进行反动宣传。经费主要来自关东厅和满铁。至1943年出版各种资料达千种以上,并设有满洲事情研究会、关东州史谈会、中国社会现象研究会等学术团体。是受日本军国主义指挥和操纵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队伍。它以怀柔手段从侧面进行文化侵略,有力地配合了日军的正面军事进攻。本馆收录的其出版的《満蒙年鑑》《満洲年鑑》,本身不仅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同时对那个时期的社会形态,经济往来,工商历史等都有很好的研究价值。
   三、特殊纪年方法反映了当时的特殊历史时期
   (一)成纪纪年法
   有部分书籍资料使用成纪年来纪年,所谓成纪年就是成吉思汗纪年,实际上就是日本扶植的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使用的纪年。以1206年成吉思汗被推为蒙古大汗为元年。如:《北支·蒙彊年鑑》就是同时用成纪年、中华民国纪年和日本的纪年三种纪年方式来纪年,从这个纪年方式就可以看出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
   (二)康德纪年法
   还有用康德来纪年的书籍资料,所谓康德纪年就是爱新觉罗·溥仪“伪满洲国”的年号,在1934年至1945年间使用过。使用这种纪年方式的如:1938年滿日文化協會出版的秋葉隆著《滿洲民族誌》;1939年滿洲事情案内所出版,河村清著的《蘇聯外蒙資料集成》;1939年由南滿州鐵道株式会社鐵道總局庶務課出版的,園田一龜著《韃靼漂流記の研究》;1940年興安局調査科出版的《興安北省に於ける牧野並放牧慣行調査報告》等,这些书籍均使用了康德纪年,通过研究这些书籍,可以清楚地再现了当时的历史环境和时代背景。
   这些资料提供了很多当时的调查数据和照片,为研究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农业、人口、天文、地理等方面提供了第一手详尽的资料,也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妄图侵略我国所做的精心准备和背后的险恶用心。
   四、开发及利用
   如何做好开发利用呢?首先,要归纳整理这些文献,编制相关专题目录,对这些文献进行编目入库,使文献的线索与脉络更加清晰,便于读者查询利用。其次,将其中较为珍贵的书籍做好影印工作,并将原版做好相关妥善的保护工作,这样既有利于读者的借阅又保护了珍贵资料不受二次损害。第三,有计划有重点的翻译一些有价值的文献。基础开发做的越细致、越到位就越能全方位系统地揭示馆藏文献信息,为读者提供系统、完整的外文文献检索,对于认识保护重要历史资料书籍起到重要作用。第四,开发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所以加大宣传力度,多做这方面的报导,让人们多了解这部分史料的价值所在,重视起其价值和社会效用,最终做到推动各个图书馆的联合行动,进行馆际合作。这些书籍资料往往某一馆只有部分资料,不全面不完整,如果进行馆际合作与兄弟馆对这类资料进行统计整合、分类,进行数据库的共建,联合开发与利用,这就会更全面的发挥它的价值。第五,说得再多但最终这些工作都要靠高校图书馆员去做,这就要求图书馆员要努力提高自身工作素养,不断向学科馆员靠拢。才能让这些旧文献更充分的发挥它的价值,为社会服务,为研究我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发挥其更大的作用,不让它再躺在角落里蒙尘。
  参考文献:
  〔1〕孙君.民元至抗战间的西北私人社会考察现象初探[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1.
  〔2〕孙粤秀.东北地方文献中旧日文资料的价值与开发利用[J].图书馆学刊,1999,(02):23.
  〔3〕张小兰.馆藏旧版日文文献收藏现状[C].第二届中美高校图书馆合作发展论坛,兰州,2013.
  〔4〕云虎东,文宝.内蒙古图书馆馆藏内蒙古方志类日文文献资料概况[J].图书情报,2017,(02):6.
  〔5〕吕悦,叶美霞.日本文化侵略的毒瘤:《中日文化协会》——透析抗日战争时期的日本侵华的“第四条战线”[J].日本侵华史研究,2015,(02):31.
   (责任编辑 徐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13053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