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粒种子

作者:未知

  世界上有一粒种子,像核桃那样大,绿色的外皮非常可爱。凡是看见它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听说,要是把它种在土里,就能够钻出碧玉一般的芽来。开的花呢,当然更美丽,并且有浓厚的香气,什么花都比不上它。可是从来没人种过它,自然也就没人见过它美丽的花,闻过花的香气。
  国王听说有这样一粒种子,欢喜得只是笑。他说:“我的园里,什么花都有了。北方冰雪底下开的小白花,我派专使去移了来。南方热带,像盘子那样大的莲花也有人进贡。但是,这些都是世界上平常的花,我弄得到,人家也弄得到,又有什么稀奇?现在好了,有这样一粒种子,只有一粒。等它钻出芽来,开出花来,世界上就没有第二棵。这才显得我最尊贵,最有权力。哈!哈!哈……”
  国王就叫人把这粒种子取来,种在一个白玉盆里。土是御花园里的,筛了又筛,总怕还不够细。浇的水是用金缸盛着的,滤了又滤,总怕还不够干净。每天早晨,国王亲自把这个盆从暖房里搬出来,摆在殿前的台阶上,晚上再亲自搬回去。天气一冷,暖房里还要生上火炉,热烘烘的。
  国王睡梦里也想看盆里钻出碧玉一般的芽来,醒着的时候更不必说了,总是坐在花盆边等着。但是哪里有碧玉一般的芽呢?只有一个白玉的盆,盛着灰黑的泥。
  时间像逃跑一般过去,转眼就是两年。春天,草发芽的时候,国王在盆旁边祝福说:“草都发芽了,你也跟着来吧。”秋天,果子结出来了,国王又在盆旁边祝福说:“第二批芽又出來了,你该跟着来了!”但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于是国王生气了,他说:“这是死的种子,又臭又难看,我要它干吗?”他把种子从泥里挖出来,种子还是从前的样子,像核桃那样大,皮绿油油的。他越看越生气,就使劲往池子里一扔。
  种子从国王的池子里,跟着流水,流到乡间的小河里。渔夫在河里打鱼,一扯网,把种子捞了上来。他觉得这是粒稀奇的种子,就高声叫卖。
  富翁听见了,欢喜得直笑,眼睛眯到一块儿,胖胖的脸活像个打足了气的皮球。他说:“我的屋里,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有了。鸡蛋那么大的金刚钻,核桃那么大的珍珠,都出大价钱买来了。可是,这又算什么呢?有的不止我一个人。现在呢,有这么一粒种子——只有一粒!这要开出花来,不但可以显出我高雅,并且可以把世界上的其他富翁都比下去。哈!哈!哈……”
  富翁把种子买来,种在一个白金缸里。他特意雇了四个有名的花匠,专门管理这粒种子。这四个花匠是从三百多人里挑选出来的,都是非常专业的花匠。他们尽心尽力,轮班在白金缸旁边看着,一分一秒也不断人。他们用上好的土、上好的肥料,按时浇水,按时晒太阳,总之,凡是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富翁想:“这样看护这粒种子,发芽开花一定加倍快。到开花的时候,我就大宴宾客,把那些跟我差不多的富翁都请到,让他们看看我这天地间独一的美丽的奇花,让他们佩服我最阔气、最优越。”他这么想着,越想越着急,过一会儿就到白金缸旁边看看。但是哪里有碧玉一般的芽呢?只有一个白金的缸,盛着灰黑的泥。
  转眼又是两年过去了。春天,快到宴客的时候,富翁在缸边祝福:“我就要请客了,你帮帮忙,快点儿发芽开花吧!”秋天,快到宴客的时候,他又在缸边祝福:“我又要请客了,你帮帮忙,快点发芽开花吧!”但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于是富翁生气了,他说:“这是死的种子,又臭又难看,我要它干吗?”他把种子从泥里挖出来,种子还是从前的样子,像核桃那样大,皮绿油油的。他越看越生气,使劲往墙外一扔。
  种子跳过墙,掉在一个商店门口。商人拾起来,高兴极了,他说:“稀奇的种子掉在我的门口,一定是要发财了。”他就把种子种在商店旁边。他盼着种子快快发芽开花,每天开店的时候去看一回,关店的时候还要去看一回。一年很快过去了,并没看见碧玉一般的芽钻出来。商人生气了,说:“我真是傻子,以为是什么稀奇的种子!原来是死的,又臭又难看。”他就把种子挖出来,往街上一扔。
  种子在街上躺了半天,让清道夫跟脏土一块儿扫在垃圾车里,倒在军营旁边。一个士兵拾起来,很高兴地说:“稀奇的种子让我拾着了,一定是要升官了。”他就把种子种在军营旁边。他盼着种子快发芽开花,下操的时候蹲在旁边看着。别的士兵问他蹲在那里干什么,他瞒着不说。
  一年多过去了,还没见碧玉一般的芽钻出来。士兵生气了,他说:“我真是傻子,以为是什么稀奇的种子!原来是死的,又臭又难看。现在明白了,再也不为这个坏东西耗费精神了。”他就把种子挖出来,用全身的力气,往很远的地方一扔。
  种子飞起来,像坐了飞机,飞呀,飞呀,飞呀,最后掉下来,正是一片碧绿的麦田。
  麦田里有个年轻的农夫,皮肤晒得像酱的颜色,红里透黑,胳膊上的肌肉一块块地凸起来,像雕刻的大力士。他手里拿着一把曲颈锄,正在松动田地里的土。他锄一会儿,抬起头来四处看看,嘴边透出平和的微笑。
  他看见种子掉下来,说:“呀,真是一粒可爱的种子!种上它。”他就用锄刨了一个坑,把种子埋进去。
  他照常工作,该耕就耕,该锄就锄,该浇就浇——当然,种那粒种子的地方也一样,耕、锄、浇,样样都做到了。
  没几天,在埋那粒种子的地方,碧绿的像小指那样粗的嫩芽钻出来了。过了几天,拔干,抽枝,一棵活像碧玉雕成的小树站在田地里了。梢上很快长了花苞,起初只有核桃那样大,长啊,长啊,像橘子了,像苹果了,像柚子了,终于长到西瓜那样大,开花了。花瓣是红色的,数不清有多少层;花蕊是金黄的,数不清有多少根。花瓣上,花蕊里,一种新奇的浓厚的香味散发出来,不管是谁,走近了,香气就沾在身上,永远不散。
  年轻的农夫还是照常工作,在田地里来来往往。从这棵稀奇的花旁边走过的时候,他稍微站一会儿,看看花,看看叶,嘴边透出平和的微笑。
  乡村的人都来看这稀奇的花,回去的时候,脸上都挂着平和的微笑,都沾了满身的香味。
论文来源:《课外生活(小学4-6年级)》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875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