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是一片瓦

作者:未知


  夏夜,我和几个朋友相约于郑州的“瓦库5号店”。坐在露天的最顶层,清风拂面,明月当空,红酒入口,香茶在壶,眼里是朋友的笑意,耳里是隐隐的乐声———我不禁惊讶,郑州居然有这样一处地方。
  客人不多,有的清谈,有的下棋,有的打麻将,还有的只是静静地坐着。
  最多的,就是瓦。青瓦、红瓦、灰瓦,大瓦、小瓦,一扇一扇的瓦窗,整面整面的瓦墙,我们所处的顶层则有成片成片的瓦顶……果然,在任何一处角落,你都会看到瓦的身影。它静静地待在那里,温和地沉默着。
  还有专门用来签名和题字的瓦,内容各种各样:上房揭瓦,美丽的瓦,来看瓦吧……忽然想,如果让我写,我写的也许是:我是一片瓦。
  五间青砖灰瓦的房子,曾经是我们家最重要的不动产。它如一件巨大的粗布衣衫,给我们全家以最简陋也最坚实的温暖包裹。平时生活在瓦下,但感觉不到瓦的存在。只有下雨时,我在屋檐下玩耍,伸出双手,任雨在掌心汇聚如歌,偶尔会听到母亲叹息:该揭瓦了。我便知道,房顶某个地方漏雨了。于是,天晴日,父亲便会找来泥瓦匠上房,揭开某个地方的瓦,在瓦下搪上一些泥巴,再把那些瓦盖上去。雨再来时,我们的房子便没有任何破绽可寻。
  我渐渐长大,到了调皮的年龄。有一次,我悄悄顺着院墙爬到房顶,去采摘一棵长得胖胖的瓦松,被母亲发现后自然是一顿狠狠的训斥:小女孩家家的,怎么那么野呢?
  但是感觉真的很好———那是我第一次登上了乡村的高处。
  后来,有意无意地,我开始看房顶,也就是看瓦。
  阳光落在瓦上,被一节节隔断,似乎也有了瓦的节律。也许只能用瓦本身来形容这种奇妙的节律:一瓦一瓦。瓦上的雨,顺着瓦垄淌下来,如细微的溪流,湍急率性。瓦上的霜,如一袭轻柔的纱衣,美固然是美,但天一晴就被太阳收去了,宛如稍纵即逝的梦。雪停留的时间则长得多,因落得高,没人能踩到,因此它以奢侈的晶莹堆积在那里,久久不化。而瓦垄上的冰凌则最诱人。长长短短,粗粗细细,宽宽窄窄,透透亮亮……从它下面走过,我会随手掰下一块噙在嘴里。这也就是我冬天的下午茶了———有天空的味道呢。
  瓦上还有什么呢?梧桐的落叶,晾曬的干菜,对了,还有鸟。鸽子、麻雀、喜鹊、燕子……以及那些我不知道名字的鸟儿。瓦上是它们的广场。它们散步,休息,谈恋爱,窃窃私语。偶尔,它们的目光也会与我遥遥相对,相顾无语。
  瓦上有多少美好的事物呀!
  我在瓦下生活了多年,后来,到了城市。
  乡村是一方巨大的瓦库。我是一片出库的瓦。
  城市的喧嚣和繁华,从不曾让我忘记自己的来处。
  我知道,这座城市里还有许多如我这样的瓦。
  我是一片瓦。
  你呢?(选自《散文选刊》,有删节)
论文来源:《作文通讯·高中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21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