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过度贪吃也是病

作者:未知

  诊室进来母女俩。
  母女俩长得很像,衣着打扮也相似,都身材修长,着装得体,面容姣好,画着淡妆。是母亲陪女儿来看诊的。
  女儿叫小洁(化名),今年二十七歲。“大夫,我有暴食症。”刚刚坐定,小洁开门见山地说到。
  我点了点头,示意小洁继续往下讲。
  “我比较在意身材,刚开始就是减肥,减到了90斤,是我比较理想的体重,当时很开心,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吃东西不知饥饱了。每次一吃就停不下来,直到吃到肚子胀得不行了。并且,我特别爱吃甜食和高热量的食物,蛋糕、巧克力、饼干、还有……”
  “她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我女儿一年多前一个人在H城市工作,她自小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个工作离我们这么远,我们家长也照顾不到……”坐在一旁的母亲突然打断了小洁的叙述。
  “妈,您让我自己说。”小洁看了母亲一眼,继续描述着她吃的那些食物。有时是五六个面包,有时是三四份盖饭,各种饼干、糖果、巧克力、蛋糕不计其数,上周还一次性吃了十几块月饼。
  “你可以吃下这么多东西,你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呢?”我问。
  “唉,其实已经长胖了很多。这一段时间体重是96斤,昨天又暴食了,今天到了98斤。说起来很惭愧,因为担心发胖,以前每次吃完我都用手抠嗓子.让食物吐出来;我还会喝减肥茶和泻药让自己快一点排出去。我常常会在暴食的第二天不吃东西,可早饭、午饭可以忍过去,但到了下午,我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食物,根本不能做任何事,然后像发了狂一样到小卖部或蛋糕店大采购,有时点好几份外卖……然后我就像个饿狼一样,把这些统统吞下去,有时还没有走回宿舍就吃完了,然后,然后就跑到厕所催吐……其实每次都特别痛苦,觉得自己真是造孽,每次都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但每次过后都有下一次。开始时,可能一周一次,慢慢地就失控了,两三天就暴食一次。”小洁说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妈这两个月过来陪着我,当我想吃时,她能管我,但我会跟妈妈发脾气,我也知道不应该,但我实在是太想吃了……有时我还是会偷偷吃,或者下班了不回家在外面吃很多东西吐完再回去……”
  “后来,我也上网查,了解到暴食催吐对身体影响太大了,就控制着不吐了。然后就觉得自己每天体重都在增加。每天都靠吃泻药。”
  “你现在月经情况怎么样呢?”
  “我月经有一年多没来了,怕吃西药有激素对身体不好,就看中医调理,这个跟暴食症也有关系吗?”
  “是的,按照你的身高165cm,你现在的体重也是偏轻的,会出现内分泌紊乱,月经不调。”
  “原来是这样啊。我现在心率也慢,血压也低,总觉得头晕、心慌,注意力也不能集中……”我为小洁测了测心率,一分钟只有50次。
  “大夫,我女儿就是心理问题吧,我就觉得我女儿工作压力太大了,她从小就内向,不爱说话,也不会跟人相处,从小到大都在我们身边,现在她一个人在这里我们特别不放心,我就想让她辞了这份工作,我带她回家,我们好好照顾她……”母亲边说边抹眼泪。
  “小洁,听了母亲的话,你怎么想的?”我问。
  “我……我……”小洁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我,慢慢低下了头。
  我说:“小洁,小洁妈妈,小洁的这种情况是比较典型的神经性贪食症。现在小洁对食物处于完全的失控状态,它已经对身体健康带来了许多影响,比如停经、心动过缓、便秘、反流性食管炎等等,还可能有一些你们没有注意到的损害,比如牙齿受到胃酸的侵蚀、咬肌和腮腺肥大、胃炎等等;也给生活带来了很多困扰和痛苦、包括心情的低落、烦躁、发脾气,影响了工作和人际交往,因此这是需要治疗的一种疾病……”听我说着,小洁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大夫,我女儿能不能保守治疗,她还小,才二十七岁,她脑子很正常,没有疯,你能不能给她心理疏导疏导?”听说需要治疗,母亲急切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也不想吃药,我怕,我怕药物有依赖性,也怕药物让我脑子变笨……”小洁也有点着急。
  “小洁,小洁妈妈,神经性贪食症是一种精神疾病,是需要治疗的,但是治疗不完全等于药物治疗,小洁需要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相结合。现在小洁对食物失控,提示她已经出现了大脑神经递质分泌不平衡,如果单纯心理治疗,可能前几次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效果,还容易打击治疗的信心。而药物治疗刚好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现在的药物都比较安全,如果吃完药就让人变笨,药物也不会被允许生产出来,是吧?其实,药物就是用来调节紊乱的大脑神经递质的,就像你的月经不调,也需要用药物调整一样。用来治疗神经性贪食症的药物,没有依赖性,按照医生的建议吃药,也不存在依赖性的问题。”
  “如果是那样,我不排斥药物治疗。”小洁说。
  “小洁妈妈,您别着急,其实像小洁这样的年轻女孩子得这个病的人有很多。就像刚才您说的那样,一年前小洁工作生活环境发生变化,工作压力大,可能会诱发这个疾病,小洁说的减肥,也是这个疾病的另一个诱因。我刚才说的,小洁大脑的神经递质发生了变化,也是这种疾病的一个原因,当然还可能有其他我们还没有弄清楚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小洁的性格比较内向、依赖、不善交际,这个性格也是这个疾病的重要影响因素。我注意到刚才您提出要带女儿回老家照顾她,这是小洁的意愿,还是您的想法?您对女儿的关心和爱护大家都能理解,但从长远来看,这样做对小洁未必是好事,小洁不可能一直在家长的保护下生活,总有一天她要独立,在这之前,她需要学会如何照顾好自己。一年前小洁到H城市工作,一定有充足的理由,现在小洁回老家也不一定有利于病情恢复,我建议你们回去好好商量商量再做决定。”
  母亲听我说着,抹着眼泪不住地点头,小洁也静静地望着我,连连点头。
  最后,我给小洁开了处方药物,预约了复诊时间,并推荐了一些心理治疗资源。
  一天的门诊结束后,我脑海中依然浮现出那对母女俩,27岁的女儿看上去像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在母亲看来女儿也只是个小孩子。在很多进食障碍的家庭,父母对子女过度保护,把自己的意愿放在孩子身上,是疾病的一个发病因素。母女之爱,有时是支持,有时也可能是一种牵绊。
  知识链接:
  DSM-5神经性贪食症诊断标准
  ● 反复发作的暴食。暴食症发作以下列2项为特征。
  在一段固定的时间内进食,食物量大于大多数人在相似时间段内和相似场合下的进食量。
  发作时感到无法控制进食。
  ● 反复出现不适当的代偿行为与预防体重增加,如自我引吐,滥用泻药、利尿剂或其他药物,禁食,或过度运动。
  ● 暴食和不适当的代偿行为同时出现,在3个月内平均每周至少1次。
  ● 自我评价过度地受身体的体型和体重影响。
  ● 该障碍并非仅仅出现在神经性厌食的发作期。
  严重程度
  轻度:每周平均有1-3次不适当的代偿行为的发作。
  中度:每周平均有4-7次不适当的代偿行为的发作。
  重度:每周平均有8-13次不适当的代偿行为的发作。
  极重度:每周平均有1-4次或更多不适当的代偿行为的发作。
论文来源:《心理与健康》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27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