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况味

作者:未知

   说到冬天,我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一片茫茫的雪景。那轻若羽毛、飘若柳絮的细雪纷纷扬扬,潇洒地落下。寒风中免不了混合着香肠的香味、炒货的甜味,以及火锅的辣味等,呼啸之处,充满了冬天的况味。
   虽然雪还未至,风也没有发脾气,但荆门“土特产”——霾,却使街上的行人个个都“全副武装”,颇像圆实的粽子。我也在校服里穿上了羽绒服,脖上系条围巾,戴上口罩和加绒的棉手套,便出了门。一路上伴随着喇叭声的,还有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我正暗自庆幸时,呼出的气吸附在了眼镜片上,一时半会儿消散不掉,倒真像薄雾蒙蒙。在荆门,这霾也就冬天猖狂一时,算是个独特而令人生厌的冬之况味吧。
   然而,还有一个令我一时喜爱一时厌恶的况味。学校旁的小吃一条街是我放学的必经之路,四季常有的烧烤、煎饼、拉面、麻辣燙本就让腹中空空的我馋得走不动路,店家还在店门口架起大铁锅,卖起了炒货。那生栗子、生蚕豆被众店主倒进锅中,用他们的大手掌着大铁铲不断翻炒着。锅里的栗子、蚕豆也卖力地上下蹦跳,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时不时地向外飞去,在加了作料后愈加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在无数次咽下口水后,我终于动心了。可一拍口袋,空空如也,一如我的胃,我只得默默低头,转身走掉,路上还狂吸几口美食的香味进行臆想。唉!
   终于挨到了家,还没上楼,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口舌生津的香味,我冲上楼,迫不及待地敲门,门开后鞋也不换就冲向了餐厅——果然是火锅!我把手放在腿上,安静地坐着,与火锅深情对望……那泛油的五花肉、那白嫩的鱼丸、那皱皱的豆腐泡、那青翠的白菜、那红彤彤的萝卜,还有那点缀的香菜……呵!妈妈的火锅已经不止三鲜,经常被戏称为“杂烩”。热气冉冉升起,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锅,只等汤开后立马动筷……
   冬天不同于其他季节,它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我想,最为热闹的春节之所以在冬天这个寒冷的季节,也是因为这况味吧!
  (湖北荆门市外国语学校)
  点评
  呼啸的寒风、深重的霾、喷香的栗子、香浓的火锅,无一不是冬天的况味。它们依次在小作者笔下登场,共同演绎出深冬时节这人世间浓郁的人间烟火。冬天在作文中有声、有色、有形,仿佛可以看到,可以触摸,十分真切。
  (陈晓英)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287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