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症支持护理对晚期卵巢癌患者负性情绪、生存质量及满意度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分析為晚期卵巢癌患者提供对症支持护理服务对其负性情绪、生存质量及满意度的影响。方法:选取63例晚期卵巢癌患者随机分为常规组(31例,常规护理)与观察组(32例,常规组+对症支持护理)。比较护理前后两组负性情绪与生存质量评分、护理满意度。结果:护理前两组汉密顿焦虑量表(HAMA)、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癌症病人生活功能指标(FLIC)评分无明显差异(P>0.05),护理后HAMA、HAMD评分均降低(P<0.05),观察组远低于常规组(P<0.05),FLIC评分均升高(P<0.05),观察组远高于常规组(P<0.05);观察组护理满意度远高于常规组(P<0.05)。结论:为晚期卵巢癌患者提供对症支持护理服务可缓解其负性情绪,提升生存质量与护理满意度。
  【关键词】 对症支持护理;晚期卵巢癌;负性情绪;生存质量;满意度
  卵巢癌为发病率、致死率较高的女性恶性肿瘤。由于卵巢具有复杂的功能与解剖结构,且患癌早期无明显症状,大部分患者在确诊时已发展为中晚期,错过最佳治疗时机[1]。对于晚期卵巢患者而言,通常采用化疗等方式尽量延长生存时间,但副作用较多,严重影响患者心理状态与生存质量,有效的护理十分必要。本次研究将分析为晚期卵巢癌患者提供对症支持护理服务对其负性情绪、生存质量及满意度的影响,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从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本院收治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抽取63例随机分为常规组与观察组。入选患者符合《新编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中晚期卵巢癌诊断标准[2],均为Ⅲ期、Ⅳ期,经病理检查确诊,使用手术与化疗治疗后4~9个月复发,无法再次手术,预计生存期限>6个月,需长期接受化疗,排除精神障碍、非自愿患者。常规组31例,年龄48~76岁,平均(59.8±6.8)岁,Ⅲ期、Ⅳ期分别18例、13例;观察组32例,年龄48~77岁,平均(59.9±6.9)岁,Ⅲ期、Ⅳ期分别19例、13例。两组临床资料无显著差异(P>0.05)。
  1.2 方法
  常规组采用常规护理。充分了解患者病情,结合疾病护理需要与医嘱开展护理,为患者提供常规心理指导、基础生活护理等护理服务。
  观察组另采用对症支持护理:
  1)情绪干预。加强对患者心理状态的关注,评价其状态,提供适当的心理指导服务;指导患者建立积极的人生观,用冷静的态度面对疾病与死亡;将社会支持的作用讲解给家属,叮嘱家属在患者最后的人生中多陪伴、鼓励患者,使其感受到温暖。
  2)化疗干预。选用合适留置针,在粗大且弹性好的血管位置穿刺,减轻反复穿刺给患者带来的痛苦;在使用紫杉醇等化疗药物前行过敏测试;若在化疗中发生药物外渗问题,立刻暂停静脉输液,局部封闭渗液部位。
  3)疼痛干预。使用三阶梯药物止痛、音乐疗法、冥想方式等转移患者对疼痛的注意力,减轻疼痛。
  4)口腔与皮肤干预。密切监察口腔状态,使用0.9%的氯化钠溶液以及漱口液等清洁口腔;由于患者长期卧床容易出现褥疮等问题,增加翻身频率,定期改换体位、更换床品,维持被褥的干燥。
  5)饮食干预。多摄入高热量、清淡、容易消化的食物,并控制每天液体输入量<1L,定期对患者电解质情况进行评估。
  两组均护理30d。
  1.3 研究指标
  1)护理前后两组负性情绪与生存质量评分。负性情绪根据汉密顿焦虑量表(HAMA)、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评价[3],分数均为0~56分,分数越高,患者负性情绪越严重;生存质量根据癌症病人生活功能指标(FLIC)评价,分数为0~253分,分数越高,患者生存质量越好。
  2)护理满意度。将护理满意度调查表发放给患者[4],满分为100分。非常满意:评分在85分及以上;满意:评分在60~84分;不满意:评分低于60分。护理满意度=(非常满意+满意)/总例数×100%。
  1.4 统计学分析
  组间数据统计学差异的检验使用SPSS 20.0软件,分别用(±s)、(%)表示计量资料、计数资料,分别行t、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护理前后两组负性情绪与生存质量评分
  护理前两组HAMA、HAMD、FLIC评分无明显差异(P>0.05),护理后HAMA、HAMD评分均降低(P<0.05),观察组远低于常规组(P<0.05),FLIC评分均升高(P<0.05),观察组远高于常规组(P<0.05)。见表1。
  2.2 护理满意度
  观察组护理满意度远高于常规组(P<0.05)。见表2。
  3 讨论
  现阶段在卵巢癌的临床处理中通常使用手术联合化疗的治疗方式,可暂时控制病情,但预后效果并不理想。晚期卵巢癌患者长期忍受疾病与化疗带来的痛苦,机能衰退、死亡造成的心理压力逐渐增加,显著影响生存质量[5]。在现代医学理念不断更新的背景下,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护理重心也转变为提升患者生存质量、改善其心理状态,常规护理已经很难满足该需求。
  本研究中,护理后观察组HAMA、HAMD评分远低于常规组(P<0.05),FLIC评分远高于常规组(P<0.05),提示对症支持护理可缓解患者负性情绪、提升生存质量;观察组护理满意度远高于常规组(P<0.05),提示该护理可促进护理满意度的提升。对症支持护理加强对疾病症状与护理需要的研究,将改善患者身心状态作为目标,从患者角度采取全方位对症护理措施。超过75%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存在癌因性疼痛,严重降低患者生存质量。疼痛干预可减少疼痛对患者的影响,促进其身心愉悦程度的提升;患者免疫能力降低,加上化疗影响,口腔普遍存在溃疡以及出血等问题,口腔护理可维持口腔健康状态;心理干预使用药物结合非药物的方式将疼痛对患者的影响降至最低;饮食干预可保证患者与疾病斗争中的营养需要,避免营养不良。相较于仅使用常规护理,增用对症支持护理充分体现出现代护理中的针对性、适用性、全面性特征,将患者需要作为护理原则,体现出以人为本的护理理念。
  综上,为晚期卵巢癌患者提供对症支持护理服务可缓解其负性情绪,提升生存质量与护理满意度。
  参考文献:
  [1] 高平.卵巢癌患者患病期间不确定感、生存质量和社会支持状况的研究调查[J].河北医药, 2017,39(05):787-789.
  [2] 中国抗癌协会.新编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0:59-60.
  [3] 何筱衍,李春波,钱洁,等.广泛性焦虑量表在综合性医院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上海精神医学,2010,22(04):200-203.
  [4] 谷波,张骏,成翼娟.住院患者护理满意度量表信度效度测量[J].护理学杂志,2008,23(05):45-47.
  [5] 张海萍,李威威,吴敏.优质护理对卵巢癌患者焦虑及抑郁情绪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6,24(03):470-47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420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