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心理干预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睡眠质量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探讨正念心理干预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睡眠质量的影响。方法:选取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间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收治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89例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其中观察组46例,对照组43例。对照组给予精神病科常规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给予正念心理干预,4周后,采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及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SQI)评价2组患者的负性情绪及睡眠质量。结果:1)2组各有40例完成研究;2)观察组HAMA、HAMD评分分别为(15.79±2.41)、(18.51±1.84)分,明显低于对照组(17.28±2.76)、(20.69±2.15)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PSQI评分(14.86±3.17)分,明显低于对照组(17.85±3.26)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对正念心理干预有助于缓解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负性情绪,改善睡眠质量。
  关键词 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正念;负性情绪;睡眠质量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mindfulness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on negative emotion and sleep quality of schizophrenic patients in convalescent period.Methods:A total of 89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 admitted to the Fifth People′s Hospital of Zibo from July 2017 to June 2018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46 cases in observation group and 43 cases in control group.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outine psychiatric care,while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ceived mindfulness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After 4 weeks,the negative emotions and sleep quality of the two groups were evaluated by 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and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Results:1)There were 40 cases in each group to complete the study; 2)The HAMA and HAMD scor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15.79±2.41),(18.51±1.84)respectively,which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17.28±2.76),(20.69±2.15),(P<0.05).The PSQI scor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14.86±3.17)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17.85±3.26),(P<0.05).Conclusion:Mindfulness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is helpful to alleviate negative emotions and improve sleep quality of schizophrenic patients in convalescent period.
  Key Words Rehabilitation period; Schizophrenia; Mindfulness; Negative emotion; Sleep quality
  中圖分类号:R338.63文献标识码:Adoi:10.3969/j.issn.2095-7130.2019.04.002
  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症状已经得到有效的控制,认知基本恢复正常,但是因为患者面临即将回归家庭和社会,常因病耻感而出现角色适应困难,加之担心疾病复发,患者常伴有焦虑、抑郁等多种情绪障碍[1]。严重情绪障碍不仅影响患者的前期疗效,还会严重影响其睡眠质量,继而导致病情复发,降低生命质量[2]。基于正念的心理干预是一种以正念训练为基础的行为认知心理疗法,通过引导个体不加批判、开放性地体察并关注当下体验,达到自我认知及自我减压的目的,临床常用于缓解慢性疾病负性情绪及改善神经认知功能[3]。本研究采取前后分组对照的方法,探讨正念心理干预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睡眠质量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间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收治的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89例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其中观察组46例,对照组43例。观察组中男29例,女17例;年龄24~58岁,平均年龄(37.39±8.54)岁;教育年限7~15年,平均年限(10.45±3.17)年。对照组中男27例,女16例;年龄25~57岁,平均年龄(36.38±8.27)岁;教育年限6~15年,平均年限(10.62±3.21)年,2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纳入标准 1)均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ICD-10)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2)均处于康复期,认知力正常;3)阳性与阴性症状量表评分≤60分;4)均采用相同药物治疗方案,且4周内药物治疗方案不再调整;5)评估住院时间≥4周。
  1.3 排除标准 1)住院时间不足4周;2)中途退出者;3)填写量表不符合要求者。
  1.4 干预方法
  1.4.1 对照组给予精神病科常规护理 包括精神分裂症相关知识健康教育、用药指导、娱乐疗法、安全防护及出院指导等。
  1.4.2 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正念心理干预  1)第1周:认识正念。通过文字、材料介绍及观看视频让患者了解什么是正念、正念训练的意义及训练内容。带领患者初步体验正念冥想、正念呼吸、正念饮食、正念步行、全身扫描等正念技术,同时有目的地注意身体感觉、情绪及想法。与患者结合其经历讨论精神分裂症以及正念训练能给精神分裂症患者带来的益处及机制;2)第2周:应用正念。带领患者正念训练过程中,引导患者回顾疾病症状,与患者讨论其对疾病症状的认知及觉察程度,判断患者对疾病症状的接纳程度,告知患者“想法”仅仅是“想”出来的而非事实,帮助患者识别和判断“胡思乱想”。引导患者觉察症状在治疗过程中的动态变化,认识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的重要性及不良反应,告知患者如何认识及应对不良反应。了解患者在精神分裂症自我护理方面的健康需求,邀请资深护理人员、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员向患者分享康复期精神分裂症的护理经验。与患者讨论如何加强疾病自我管理并正确对待心理疾病;3)第3周:预防复发。带领患者进行正念呼吸、身体扫描等训练,引导患者觉察自身的呼吸、躯体并倾诉其想法以及目前所面临的困难。帮助患者识别疾病复发相关诱因及复发先兆,与患者讨论疾病复发信号以及预防复发对策,引导患者倾诉心理压力,缓解负面情绪。指导患者进行小组活动,通过角色扮演,学习现实生活中面对困难时的应对技巧及问题处理方式,通过情景模拟,对患者进行沟通技巧培训,提高社交能力;4)巩固正念。巩固正念训练技能,带领患者进行正念冥想等有规律的正念练习,体验自身对未来的美好希望,挖掘自我照顾的意愿。与患者共同讨论未来方案和计划,解答疑惑,引导患者觉察身边可利用的社会支持资源并学会充分利用,对未来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做好心理准备,并通过实践巩固应对技巧。每周进行正念心理干预3次,30 min/次。对不能正确掌握干预方法者可酌情增加干预次数。
  1.5 观察指标
  1.5.1 负性情绪比较 干预前、干预后(干预4周后),采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汉密尔顿抑郁量表17项(Hamilton Depression Rating Scale 17,HAMD17)分別评估2组患者的焦虑程度及抑郁程度。HAMA评分≥14分,表示个体存在焦虑状态,评分越高代表焦虑程度越严重;HAMD评分≥17分,表示个体存在抑郁状态,评分越高代表抑郁程度越严重。
  1.5.2 睡眠质量比较 干预前、干预后(干预4周后),使用匹兹堡睡眠指数(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量表分别评估2组患者的睡眠质量。PSQI量表包含7个维度,每个维度评分范围0~3分,总评分范围0~21分。总分越低代表睡眠质量越好。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以均值±标准差(±s)表示,多组间计量资料比较采用重复测量方差分析,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比(%)表示,采用χ2检验,非参数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负性情绪比较 剔除中途退出研究及调查量表不合格例数,2组均完成研究40例。干预前,2组HAMA、HAMD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2组HAMA、HAMD评分均较本组干预前明显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HAMA、HAMD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睡眠质量比较 干预前,2组PSQI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2组PSQI评分均较前明显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PSQI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精神分裂症发病机制迄今尚不十分明确,但肯定的是其发生、发展及复发均受患者自身心理状况及家庭、社会等多种因素的影响[4]。处于康复期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其认知已基本恢复正常,但因面临回归社会,患者承受的心理压力较大,除坚持配合药物治疗外,还需要配合有效的心理干预措施以预防病情复发。
  正念强调引导个体注意力集中于当下,并保持开放及接纳的态度,基于正念疗法的心理干预措施已被证实可有效缓解抑郁症、焦虑症等多种精神疾病的负性情绪[5-6]。本研究中,我们尝试对观察组患者实施正念心理干预,通过4周的短期正念训练(认识正念、应用正念、预防复发及巩固正念),结果可见,观察组HAMA、HAMD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充分表明正念心理干预有助于缓解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负性情绪。精神分裂症患者多伴有严重的睡眠障碍,与健康人比较,不仅睡眠效率较低,而且对自身睡眠状况存在明显的知觉错误[7]。本研究中,2组患者干预前PSQI评分均处于较高水平,说明即使是康复期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也仍伴有明显睡眠障碍。临床研究表明,正念疗法改善精神疾病患者的睡眠质量方面具有肯定的临床效果[8]。此外,慢性疾病患者的负性情绪与睡眠障碍呈明显相关性,且相互影响[9]。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PSQI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表明随着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的明显缓解,睡眠质量也随之改善。
  综上所述,正念心理干预有助于缓解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负性情绪,改善睡眠质量,是一种有效的心理干预方法。
  参考文献
  [1]徐松,谢俊鹏,彭李,等.正念心理干预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军人情绪体验和注意控制的影响[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18,40(17):1527-1532.
  [2]农秋葵,戴莲娣.情志护理结合耳穴埋豆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焦虑情绪及睡眠质量的干预效果观察[J].临床医学工程,2016,23(12):1709-1710.
  [3]钟赋真,张运平,吴久玲,等.更年期妇女正念心理干预措施效果评价研究[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5,26(1):38-41.
  [4]孟令霞.人性化护理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社会功能的影响[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7,1(17):221-222.
  [5]张广威,仇剑崟.正念疗法预防抑郁症复发的疗效与机制的研究现状[J].神经疾病与精神卫生,2018,18(2):138-141.
  [6]廖英.文拉法辛联合正念疗法治疗广泛性焦虑症的近远期效果观察[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28):115-116.
  [7]李志佳,陆志新,周晓琴,等.精神分裂症患者睡眠质量及其睡眠主观知觉研究[J].精神医学杂志,2017,30(2):103-106.
  [8]徐晓飞.正念冥想训练对抑郁症患者抑郁状态及睡眠质量的影响[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7,1(16):198-200.
  [9]顾鑫,顾平,刘义晗,等.慢性失眠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及交感神经皮肤反应的相关性[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7,50(9):665-67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642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