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消毒供应室内应用不同清洗方法对医疗器械清洗效果比较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通过实验分析浸泡、添加酶剂、超声波等不同清洗方法对医疗器械的清洗效果,探讨器械清洗质量控制对策。方法:将消毒供应室回收的400件污染器械随机分成四组,A组为清水浸泡组,B组为多酶清洗剂组,C组为清水+超声清洗组和D组为多酶清洗剂+超声清洗组进行实验。比较不同方法清洗后器械的洁净度及残留血的污染情况。结果:4组清洗方法清洁度合格率经χ2检验有统计学意义,χ2=30.39(P<0.01),潜血试验的阳性率比较有统计学意义,χ2=60.73(P<0.01)其中多酶清洗剂十超声清洗效果最佳。结论:单纯用清水人工清洗并不能完全去除污迹,需要添加酶剂或应用超声等方法来保证清洗的效果。应用超声清洗添加含酶清洗剂时,可取得满意效果。
  关键词:消毒供应室,医疗器械,清洗方法,效果分析
  医疗器械的清洗是通过物理和化学方法将器械上的病原微生物、有机物和无机物尽可能地降低到相对安全的水平以下[1]。这是医疗器械重复使用的前提,器械灭菌的质量是影响医院感染的一個重要因素,为了更有效地保证重复使用的医疗器械灭菌效果,彻底清洗器械至关重要[2]。传统的清洗方法是用清水和洗涤剂刷洗器械,这些方法难以完全将残留在器械上的血渍等污染彻底清除;应用多酶清洗剂和超声是目前较好的清洗方法,本文对污染医疗器械的不同清洗方法的效果进行比较,现报道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材料:随机选取400把临床手术室使用后的污染的医疗器械。
  1.2 清洗方法:将400把污染手术器械分类后随机分成4组,每组100把,分别用以下4种方法进行清洗,清洗前保证所有器械关节打开。A组(清水浸泡组):将器械放置在清水中浸泡30分钟后,再用流动水冲洗3分钟;B组(多酶清洗剂清洗组):将器械浸泡在多酶清洗剂中20分钟后,再用流动水冲洗3分钟。C组(清水+超声清洗组):将器械放置在清水中,在超声清洗机内清洗5分钟,然后用流动水冲洗3分钟。D组(多酶清洗剂+超声清洗组):将器械放置在多酶清洗剂中,再放入超声清洗机内清洗5分钟,最后用流动水冲洗3分钟。
  1.3 检测方法:所有器械均由清洗护士负责,清洗后对4组器械进行肉眼观察后,再做隐血实验检测。肉眼观测判定:清洗后的器械表面清洁光亮,电镀完整无腐蚀,轴节功能完好、螺丝无松动,锋利面无损伤;隐血试验方法:用纸片擦拭清洗好的器械,尤其是齿槽、轴节、胶合处等隐蔽部位,然后于试纸背面的呈色窗内滴两滴呈色液,30秒后观察结果,出现紫色者为阳性反应,即为清洗质量不合格;不出现紫色为阴性反应,清洗质量合格。
  1.4 统计学分析:运用SPSS 19.0统计软件对实验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组间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χ2检验。
  2 结果
  不同清洗方法对器械清洗效果的评价结果,详见表1和表2。
  3 讨论
  3.1 清治是保证消毒灭菌效果的关键
  有效的清洗是保证灭菌质量的一个前提条件[3],污染的医疗器械及用品必须达到表面清洁,否则细菌的芽孢可由于蒸汽无法穿透到芽孢表面,而使灭菌失败。清洁方法的选择直接影响清洗的效果。高压灭菌不能去除热源、血污和微粒等,因而无法取代清洁的功能。研究显示,医疗器械在使用后应立即清洗;手工清洗不能完全取消,机械清洗也不能完全取代手工清洗,应有机的结合各种清洗方法来达到最佳的清洗效果。
  3.2 不同清洗方法效果的对比:
  器械的清洗质量直接影响消毒灭菌的效果。医疗器械污染的种类较多,其中血液污染是最常见的污染原因之一,同时也是发生院内感染的高危因素。本文的结果显示使用多酶清洗剂浸泡后再使用超声清洗剂进行清洗可有效提高器械的清洁度,并降低了隐血试验阳性率。超声清洗机可以利用高频超声波通过清洗液机械减震来清洗细小微粒和污垢,属于精密清洗;酶能分解人体分泌物,可以有效快速得清除物体表面附着的血液、病原微生物等,因此在超声清洗中加人酶,能大大提高洗涤效果。另外酶还是蛋白质的专一分解剂。为此建议在进行酶清洗剂添加超声清洗是最佳的组合,建议临床应用含酶清洗剂时应添加超声清洗一起操作,可取得满意效果。手工刷洗同样对清洗效果至关重要,流水冲洗可以把器械上的大部分血液污迹初步冲洗干净,以提高清洗效果,手工刷洗对于细长的管腔和关节部位、缝隙、粗糙的表面、顽固的污渍的清洗至关重要,清洗机的清洗作用对于上述部位效果较为一般,需要配合合适的工具仔细刷洗,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7]。
  本次关于对各种手术器械等的清洗方法及效果进行对比研究。通过研究我们发现清洗方法全程质量管理;科学验证器械清洗方法评价标准对于清洗质量控制过程中的重要性,不正确使用和滥用多酶清洁剂并不能保证有效的清洁质量等,这些问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丁赟,王开秀,韦秀佳,等.两种清洗消毒方法对不同医疗器械的洗涤效果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6):159-160.
  [2]卢李群,陈香.碱性清洗剂应用于消毒供应室医疗器械清洗质量分析[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7,37(9):375-376.
  [3]刘治泉,梁家冰,王爱力.消毒供应中心医疗器械清洗方法实施效果评价[J].中医临床研究,2017,9(21):136-13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039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