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差点把自己“笑死”

作者:未知

  托马斯·贝多斯(1760~1808)是英国的内科医生,以医治肺结核而闻名。他一直怀着高尚的慈善目的,希望通过普及医学知识来实现大众福利。肺结核在他那个时期被认为是不治之症,他想,如果笑气真是医治肺结核的特效药,不妨一试。于是,贝多斯创建了一家气体医学研究所,来研究笑气等气体在医学上的用途,并任命汉弗莱·戴维(1778~1829)为研究所主任。
  戴维一上任,就发现自己正处在争论的风口。几年前,一位叫塞缪尔·莱瑟姆·米奇尔的美国医生,自己从来没有实验过氧化亚氮,却硬说这种气体有传染性,非常危险。他声称,动物若吸入氧化亚氮,或仅是皮肤、肌肉的接触,哪怕极微小的量,也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上任后,戴维决定亲自来实验氧化亚氮,希望据此查明,呼吸这种“可怕的”气体的安全剂量,以及它对人的脉搏和躯体会产生什么影响。后来,戴维说,笑气将他带进一个他从未去过的空间,强烈的色彩让他眼花缭乱,声响在无限的空间中回旋,并被扩大成阵阵刺耳的嘈杂声。再后来,突然又觉得“与外界事物失去了联系”,进入一个自我封闭的感官领域,词语、意象、意念和“仿佛产生一部小说的感觉”混杂在一起………
  汉弗莱·戴维因为在科学上的伟大成就,地位高至英国皇家学会会长,但人们只知道他是一名化学家,没有注意到他还是一位诗人。
  事实上,戴维从16岁在康沃尔郡彭赞斯偏远的科尼什做学徒时,就开始写诗,直到1829年在日内瓦去世,他没有中断过诗歌创作。莫里斯·欣德尔特别说到,戴维“有一双诗人的眼睛”,“具有一个诗人注视世界的方式”。
  从戴维对笑气所作的实验可以看到,他往往能从形而上的精神范畴去体验实验中的感受。他这种诗人的气质,使他随后的笑气实验颇具浪漫情调。例如,戴维后来改进了他的试验方法,將笑气装入皮囊或密封的袋子里,以便可以随时随地吸入。他特别喜欢选在圆月的夜晚,带一只充满笑气的绿色丝袋和一本笔记簿,漫游到布里斯托尔埃文河畔的克里夫顿峡谷,在星空下呼吸笑气,来捕捉诗的情绪和哲学视野。在从事笑气实验的这段时间里,戴维就写过两首以《呼吸氧化亚氮》为题的8行诗,“每一首都试图用词语来狂热表达由吸入笑气所提升的体验和知觉。”
  近年,报刊上也报道过不少青少年吸入过量笑气出现危险的事件。2015年7月31日的《BBC新闻杂志》在题为《笑气有多危险?》的文章中说到,2007年,一位23岁的男子,大概就是其他媒体提到的某公司总裁丹尼尔·瓦茨,被发现死在家中,身边有大量的氧化亚氮空瓶,近旁还有装笑气的塑料袋。
  可见,笑气固然会带给人浪漫和即时的快乐,但吸入者也不得不直面它潜在的危险。
  (余凤高/文,摘自《看历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838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