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为了自己的快乐,把课上好

作者:未知

  我在教室上课,一直上到退休那一天,从没以上课为苦,从没感到厌倦,只是有时会感到疲惫而已。我能发现上课的乐趣,每天检验自己的思维,每节课都可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惊喜。下课铃响,会惊醒一些学生的沉思,有的学生会追着我提问,我有时会用一个反问让他们恍然大悟、载欣载奔……这些乐趣只有我最清楚。如果是无意义的劳役,我也许早就“誓将去汝”,溜之乎也。
  每次听到有人称赞我“坚守课堂”,我会觉得这个人好像没什么见识,至少,他不是“知道”的人。不要以为土地上只有农夫苦痛的呻吟,自由思想也能让一个人愉快地耕作、安静地生活。
  有时,我也会想到教育的意义有限,也会因为漫漫长夜而苦待黎明,但这时反而体会到人生挑战的价值——这件事我不去做,让别人来做,也许还不如我做得好呢!在黑暗中待久了,也可能有另一種结果,即对光明的期待和想象成就了良好的素养,孕育了美好的梦想,锻炼了超乎寻常的意志。航海的人,哪里能指望一帆风顺!
  我说,“中等的收入,朴素的生活,有趣的工作”,是人生的满足。这些,在当今并不难实现;难的是保持追求思想自由的品格。我做不到无私,我也没想过把教师职业当作奉献和牺牲,我的课是自己的思想活动,其间有我的智慧和真诚,体现了我的精神品质,我的课不是拷贝来的僵硬祭品,而是自由的生命吟唱。我花费心血把课上好,是为了自己的荣誉,也因为我能从中享受快乐。如果没有快乐,那只能是“牺牲”了。“牺牲”,多么崇高的一个词,可是,“牺牲”到底是什么?估计很多人不了解“牺牲”的本义,如果他们了解了,也许就未必愿意接受这种赞誉了。那些不顾一切地总是鼓励人们去“牺牲”的人,他们内心没有人的快乐和自由。
  教育是为了人能美好地生活,而不仅是“活着”。在课堂,学生需要看到思想之光,看到讲台前教师的智慧与情感;他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接受“奉献”的:讲台是人与人心灵沟通的桥梁,在中小学十二年的课堂上,他们肯定不愿、也不想每天看到“牺牲”。
  教育教学,要让学生能把学习经历当成生命礼物,存为生命记忆,成为一切美好事物的起始。如果学校教育把学生教到不想、不肯、不敢当教师,那就是教育的破产!可惜的是,几代教师辛辛苦苦地工作,换来的往往正是那样一颗苦果。
  退休时,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适合我的职业,这是一项我有能力掌握的技术,这个工作让我享受思考和发现的乐趣,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教育教学,不但有灵魂的震撼,还是有血有肉的真正的生命活动。
  一名教师,在他有限的职业经历中,大约要上一万多节课,每上一节就会减少一节;在用生命上课,自然会把每一节课当作生命的一部分,珍惜这节课。如果浪费这节课,就是糟蹋了生命——我的,还有学生的。我得尽力,得用心。虽然每上一节课就少去一节,但每上一节,却有可能多积累一分智慧和一分情感。我至今不理解那些把教育教学工作当作“毁灭自己照亮别人”的陈腐观念,那些不能正确认识教师职业价值的人,凭什么可以管教学?
  同时,我也努力让学生了解教师和教育,让他们明白,作为人,要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同时必须有“热爱”的禀赋。当然,不必指望学生都能理解教师和教育。学生未必全都单纯,有些学生的社会经验远远超过他的老师。三十年前,有位毕业生回校访问,看到那些过于精明的学生,叹息道:“其实,学生也要有被老师教的资格。”退休多年,我才方便转述他的话。学生对教师的尊重,不是一束鲜花可以代表的。学生也要不断反思自己对教育的认识。
  直到中年,我才真正体会庖丁解牛之后的那种“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的感觉。每次下课离开教室时的那种愉悦(抑或失落),只有我自己知道,同事都未必能全明白,更不用说外行了。有谁知道我在第35分钟时为什么要说那两句话?有谁知道我在提问前并没有预期学生会有那样的解说?有谁知道我当时只不过是灵机一动?我根据经验,提问后多等待了十几秒,让大部分学生能延续思考;今天那位同学不再蹙眉,今天那位同学眼光炯炯有神……
  我期望在和谐的气氛中上出满意的课,也让学生轻松,虽然每节课都会有遗憾,虽然我经常会感到沮丧。每天我都能看到昨天的不足,每天继续着新的期待。我曾纠结于上不出最满意的课,后来才明白:不可能有最满意的课,因为所有听课人也和我一样,都在向前走。和读书一样,学养是有限的——教师对个人作用要有清醒的认识。在学校,没有全知全能的人,只有富有学习意识、始终在学的教师。让学生看到一个虽然水平有限(或者水平很高)但一直在学习的人,正是有价值的“教”。
  “你的努力是没有尽头的,你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你何必去想那些呢?”我当然明白生有涯而知无涯,但我不会因为看不到某个结果就放弃自己的追求。我选择了适合我的职业,我从自己的劳动中有所收获,而且长久地感受到趣味,夫复何求?
  我估计,如果不是因为“为自己”,我可能不会选择当教师,如果不是“为自己”,我不会一直到退休那天还在教室里上课。
  这个问题已经思考很久,也比较有把握了。现在,我和中青年教师谈业务修养时,总会不由自主地说:“为了自己的快乐,把课上好。”
论文来源:《教育研究与评论(中学教育教学)》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54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