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语文课里有大文化

作者:未知

   课文《聂将军与日本小姑娘》真切生动地叙述了聂荣臻将军关心照料在战火中受伤的两个日本孤女,并设法送往日军驻地的经过。全文语言朴实、内容感人,但并没有提及感恩的场景,因此课后我安排了这样一个练习:展开想象,说一说40年后美穗子和她的家人专程前来看望聂将军的情景,然后再写下来。
   一个学生说:“美穗子见到聂将军时一下子泪流满面。”我赶紧引导:“是啊,你还能想象她的动作吗?”另一个学生补充:“美穗子见到聂将军时热泪盈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我很满意学生的叙述,“你的叙述让我如临其境,亲眼看到了这感人的一幕”。
   正当我沉浸在想象的天地里对学生的描述进行指导时,一个学生举手纠正了我:“老师,日本人的礼节不是这样的。”我非常诧异。他接着说:“美穗子看到聂将军后,是将自己的额头触在了聂将军的手上,这是我在网上查资料时发现的,课外拓展阅读上也有。”
   听后,我赶紧示意大家翻出拓展阅读查看。原来,日本人与人见面时善行鞠躬礼,初次见面向对方鞠躬90度,而不一定握手,只有见到老朋友时才握手,有时还拥抱。在本课练习册课外阅读中,有关于当时场面的描述:“据聂将军的秘书回忆:当时的场面非常感人,美穗子非常激动,看到聂将军后泣不成声,将自己的额头触在他的手上,这是日本最高的礼节。”
   我赶紧走到这个学生身边,郑重表示我的谢意:“谢谢你,让老师看到了自我的局限。”的确,我从来没考虑到在语文课上也要关注文化的国别差异,只是想当然地以自己的思维方式对学生进行语言文字的指导。
   曾看过中、日、美三國美术教师教育学生画苹果的新闻报道。三国教师各自教学中隐含的课程文化和理念差异非常显著,中国教师很注重预设和控制,强调“教”的过程,关注学习结果,所以学生第一次画苹果就画得很像。反思我的教学,也是按照预设的见面场景在“教”学生想象叙述,才让他们的文字表达结果非常到位,但真实的生活场景被忽视了,局限在文字训练的圈子里而忽视文化差异,让语文教学陷入封闭式困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7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