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风险管理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近年来,中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在国际工程市场上占据越来越重要地位,近三年来人民币汇率波动越加频繁,提高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水平成为当前研究热点。本文通过汇率影响c公司某项目的个案,分析该项目识别的汇率风险和风险应对措施,为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防范提供借鉴,使国际工程企业更健康、持续地发展。
  关键词:国际工程 风险管理 汇率风险 金融衍生工具
  中图分类号:F83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0298(2019)02(b)-076-03
  1 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风险管理研究意义及案例背景
  2017年,我国国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11382.9亿元人民币,据ENR统计数据显示按照营业额排名前十大承包商中有7家中国企业,中国国际工程企业在全球基建市场占有重要地位。一般国际工程项目建设周期为3-5年,因此国际工程项目很有可能由于汇率变动使得工程成本上升,进而项目利润下降。汇率风险已经成为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日常面临的最为重要的风险因素之一,而识别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风险及风险程度、提出汇率风险有效管理控制措施便成为广大对外承包企业所面临的关键问题之一。
  在C公司某项目中C公司是以总承包商的身份负责项目设计、建造、运输、现场培训及质保等工作。项目收款币种为美元,项目工期为17个月,质保期24个月。在初始的预算支出中,除少量材料费、佣金代理费使用美元、欧元支付以外,其余支出均使用人民币支付。C公司某项目属于比较典型的国际工程项目,透过汇率影响C公司某项目的的个案分析,为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防范提供借鉴,使国际工程企业更健康、持续地发展。
  2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的分类和识别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分为汇率交易风险、汇率经济风险和汇率会计风险。
  2.1 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交易风险
  汇率交易风险是指汇率波动之前产生的债权和债务,在进行汇率清算时所面临的风险。
  C公司该项目,合同投标日期为2012年7月13日,合同签订日是2012年10月24日,但是项目开始生效时间为2013年3月6日。从图1可见自投标到合同签订后汇率有波动但是还是比较平稳,呈小幅下跌趋势。合同签订后,对于主要工程支出为人民币而收汇是美元的工程项目来说,以人民币计价的预计总成本基本不变,但是合同收入随着汇率波动,项目面临着汇率交易风险。
  2.2 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经济风险
  汇率经济风险是指未预料到的汇率变动使企业的效益发生变动。
  C公司该项目的合同未约定汇率风险划分给业主,汇率风险全由C公司承担。从图1可见自合同收汇2013年6月收第一笔款起至2014年11月项目执行结束,执行期间汇率一直远低于合同投标、签订时的高汇率,汇率下跌最高达到了3.6%,这意味着由于汇率影响项目利润很可能比预期低了3.6%。被誉为世界上“最会赚钱”的国际承包商法国万喜集团在20152017三年中平均利润率也才6.1%,而中国工程承包企业多数利润率低于2.5%,超出预期的汇率跌幅使C公司该项目面临着很大的汇率经济风险。
  2.3 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会计风险
  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会计风险是指企业按照相关规定,对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处理中,将功能货币转换成记账货币时,因汇率变动而导致账面损失的可能性。此风险发生在不同币种货币相互折算,只是计算上的风险,可能导致总承包商账面上的亏损,实际上现金流价值未亏损。
  3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的管理应对措施
  3.1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的整体管理应对措施
  3.1.1汇率交易风险的整体管理应对措施
  (1)制定规范成本预算汇率使用的制度。
  C公司制定并发布了用于规范国际工程项目成本预算折算汇率的制度,財务部根据制度要求参考金融机构发布的外币兑人民币远期汇率和相关机构对人民币汇率未来趋势分析后,综合确定并发布更新指导汇率,为国际工程项目提供成本预算计价依据,以便合理预测工程成套项目的效益,掌握防范汇率交易风险的主动权。
  (2)设立进行汇率风险预测的岗位。
  C公司具有较高的外汇风险认知意识,财务部设置了专门的岗位进行汇率风险研究,并每半月发布《双周汇率情况分析》,预测美元从,民币汇率趋势,为国际工程项目提供成本预算计价参考,防范汇率交易风险。
  (3)利润考核重视汇率影响。
  C公司在对国际工程项目进行利润考核时加入汇率影响作为调整因子,引导业务部门重视汇率交易风险对国际工程项目的影响。
  3.1.2汇率经济风险的整体管理应对措施
  (1)建立多层级严格的评审制度。
  C公司根据项目金额建立多层级的严格评审制度,不同级别的项目适用不同的评审程序,并针对项目不同内容进行专项评审,比如组织专家团队进行技术评审、商务评审等,预估项目风险及提示风险应对措施,充分利用公司资源帮助项目防范和规避经济风险。
  (2)可签约项目设立原则上最低毛利率要求。
  C公司根据自己的管理经验,在公司制度中规定原则上预算毛利率低于5%的合同不得签约或生效,并特别强调出口卖方信贷业务项目毛利率原则上不低于8%,对毛利率提出较高的要求以防范和规避项目经济风险。
  (3)成本预算中设立不可预见费。
  C公司规定国际工程项目成本预算中设置合同金额的4%作为项目执行中意料之外的费用以防范项目的经济风险。
  3.1.3汇率会计风险的整体管理应对措施
  (1)基于企业整体利益的视角管理现金流。
  C公司同时拥有多个国际工程项目,投融资部每月根据各项目上报的资金使用计划和汇率情况对外汇收入进行结汇,很可能出现项目A的外汇收入在合适的时间弥补项目B的外汇差额,规避汇率风险。   (2)实现资金的有效管理。
  C公司将各国际工程项目资金集中至投融资部统一调配和管理,能够合理调整各币种货币的持有量,有效降低汇率会计风险。
  3.2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的具体管理应对措施
  对于国际工程项目个体而言,汇率风险应对措施主要是在汇率交易风险上。
  3.2.1以质保保函代替保证金
  C公司某项目积极与业主谈判,争取到所有工程款在项目执行期间根据工程截点支付,而质保期则以较低费用的质保保函代替保证金,提前获得外汇收入,获得了汇率风险防范的主动权。
  3.2.2合理安排收入和支出的进度
  从图2可知在项目执行期间,项目收汇后都是比较快的支付出去,资金沉淀较少,收入和支出进度安排比较好。
  3.2.3利用低息借款控制汇率风险
  从图2可知,在2015年7月以前C公司某项目资金余额多数处于负数,这是因为汇率一直处于低于合同签订汇率位置项目部未申请结汇而是申请公司内部低息贷款满足自己的日常支出。在2015年7E以后汇率回升至合同签订时的汇率,该项目资金余额就比较充裕,很少出现向公司借款情况。该项目借助公司内部低息借款控制汇率风险取得较好效果。
  3.2.4优选货币组合
  C公司在初始的预算支出中,除少量材料费、佣金代理费使用美元、欧元支付以外,其余支出均使用人民币支付。在项目执行后,由于美元汇率走低,因此在预算中增加了美元采购材料和支付技术服务费的金额,减少人民币支付的相应金额,降低美元兑换人民币产生的汇率交易风险。
  3.2.5利用金融工具防范汇率交易风险
  C公司某項目在2013年3月6日合同生效后,预计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下跌,因此跟银行签订了远期结售汇合约,跟银行约定在2013年6月19日以6.1560固定汇率交割固定金额美元,事实上在2013年6月19日当日的美元汇率为6.1137,成功防范了汇率交易风险。
  图3显示该项目在项目执行期间进行的远期结售汇虽然有盈利也有亏损,但整体上投资收益增加了项目利润约1 5%,很好的弥补了因美元汇率走低带来的汇率损失。
  4 国际工程项目汇率风险管理存在的问题
  在美元汇率震荡走低过程中,C公司在公司整体层面和项目个体层面都对防范汇率风险方面作了一些调整和改善工作,但总的来说,还是存在很多问题。
  4.1 汇率风险应对整体层面存在的问题
  4.1.1汇率管理金融工具应用主动性不足
  C公司现阶段所做远期结售汇交易均由业务部门发起,资金管理部门缺乏主动性和主导权,对外币资金的锁定量不够。
  4.1.2未设立专门的部门来监控并处理潜在汇率风险
  C公司虽然有专门的岗位进行汇率预测并每半月进行汇率预测发布,但主要针对美元进行监控预测,而C公司实际拥有涉及约25种外币,C公司未对其他重要币种进行监控预测,也没有设立专门的潜在汇率风险处理预案。
  4.1.3未形成专门的汇率风险报告制度
  C公司虽然有重大事项汇报制度,但未要求国际工程项目专门定期就外汇风险进行书面汇报,不利于公司对各币种进行汇率风险防范。
  4.1.4未建立系统立体的汇率风控体系
  C公司财务部、投融资部和工程管理部等部门在各自负责的相关领域均进行汇率风险防范工作,但是C公司未设立相应的风控部门或建立汇率风控沟通机制协同联动各部门工作,未建立系统立体的汇率风控体系。
  4.2 汇率风险应对个体层面存在的问题
  (1)在谈判过程中未对汇率经济风险进行充分预估,在合同条款中未对汇率经济风险进行责任划分。
  C公司该项目的合同未约定汇率风险划分给业主,汇率风险全由C公司承担。在汇率正常波动的情况下,汇率风险并不高,但是该项目恰好遇到了项目执行汇率和投标相比跌幅比较大的情形,未对意料外的汇率风险行充分预估,在合同条款中也未对汇率经济风险进行责任划分,使得项目遭受的汇率损失比较高。
  (2)汇率对冲利用的金融工具过于单一。
  从图3可知在C公司该项目后期远期结售汇的投资收益都是亏损的,原因是自2016年起美元/人民币汇率上升,而C公司该项目过早地签署了远期结售汇合约,虽然预期到汇率会上涨但是上涨幅度仍然超出预估。在多次展期后远期结售汇投资收益仍然亏损,项目部最终选择在即期汇率为6 5695时以6.5113交割,承担了投资损失。这是因为虽然C公司允许国际工程项目使用远期结售汇这一金融衍生工具,但是其他比较复杂风险比较大也比较灵活的金融衍生工具如期权未被允许使用,导致C公司该项目不能选择其他的金融衍生工具对该笔远期结售汇进行对冲,该项目遭受了远期结售汇投资损失。
  5 结语
  本文通过对国际工程项目外汇风险识别及风险管理措施分析,可知国际工程企业已初步认识到汇率风险管理的重要性,从企业整体层面和项目个体层面均使用了许多汇率风险防范措施,但仍存在不少的管理问题。国际工程企业应将汇率风险管理作为企业日常重点工作去抓,重视汇率风险管理和人才培养,熟悉各种规避汇率风险的方法,有效运用金融衍生工具,建立系统立体的汇率风控体系,以提高自身汇率风险管理水平。
  参考文献
  [1]史丹.国际工程项目的汇率风险管理[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2.
  [2]韦治辉.综合运用金融手段规避汇率风险[J].中国金融,2011(6).
  [3]梁欣.国际工程承包业务汇率风险管理的层次目标与措施探析[J].中国总会计师,201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356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