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优秀到更优秀

作者:未知

  【关键词】无痕教育;挫折教育;同伴影响
  【中图分类号】G625.1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5-6009(2019)39-0040-04
  【作者简介】郭文红,南京市芳草园小学(南京,210036)教师,高级教师,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江苏年度优秀班主任,南京市优秀班主任,南京市德育学科带头人。
  “乖乖女”受挫
   又到区综合知识竞赛报名的时间了。我们班的报名情况非常火爆,可是每个班只有三个名额,我们只好又进行了几轮初赛,结果,包括田田在内的四名学生的成绩不分上下。没办法,我只好选择相对公平的全班不记名投票来决定参赛人选。
   投票前,田田找到我,伤心地对我说:“郭老师,我肯定会被淘汰的。每次只要是全班投票,我总是会被淘汰。”说完,含在眼眶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滚落下来。看着她的泪水,我觉得很心疼。
   田田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她除了有些胆小内向不太善于与人沟通之外,其他方面几乎无可挑剔。可奇怪的是,她在班上却不怎么受同学的欢迎。接这个班之前我就听说过:每次班级的各种评选,老师心目中的“乖乖女”——田田的得票数总是不高,最后总是需要老师的“特别关照”;她的同桌小高,对田田的态度简直就像对敌人一样,动不动就欺负她一下,而田田被欺负的时候,班上几乎没有人会出来帮忙。接班之初,我本来想干预一下,但发现他们除了一些小打小闹,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且也没见田田主动来诉过苦、告过状。
   今天,田田终于来找我了。我知道她是来请求我“关照”的,这让我十分为难。一来,我并不认为她一定会落选,因为我觉得大多数学生是有自己正确的价值判断的;二来,我知道六年级的学生对于公正的诉求十分强烈,说好的事情,老师就不应该再横加干涉。想到这里,我对田田说:“郭老师只有一票的权利,最终结果还得由同学们投票决定。”听完我的话,田田有些绝望,她脸上的表情让我非常心痛。
   投票的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正如田田所言,她的票数比其他3个人少了一大截。可结果不容我迟疑,我只好公正地宣布:“本轮评比,田田被淘汰。”我宣布这个结果时,班上很多学生露出诧异的表情。而小高则满意地点着头,趾高气扬地四处张望,好像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似的。
   宣布完结果,我话锋一转,说道:“虽然我们选出了三位正式队员,但离正式比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想请预赛的第四到六名做‘陪练’,也就是替补队员,以防万一。”我这么做,固然是给那三个胜出者一定的鞭策,希望他们不要就此放松;但主要还是为了给田田和另外两位失利者以安慰。我隐约觉得,田田在班上的低支持率可能与她的优秀有着某种關联。这次,我之所以没有特别“关照”,就是想让她从云端回到地面,帮她改善一下与同学的关系。
  屋漏又逢连夜雨
   我们班每周的品社课都是由学生学习小组负责的。全班按照座位分,每六人一小组,在组长的带领下,小组分工完成查找资料、完善讲课内容、确定讲课形式等任务。田田所在的六人学习小组的组长就是田田。经历投票落选事件后,一向对田田“心怀不满”的小高突然要“弹劾”组长,理由就是田田在前不久的竞赛中落选,已经没有资格做组长了。
  了解到这个情况,我心里很矛盾。小高“发难”的原因我是知道的,原先小高就在和我沟通的时候表达过对田田的不满。他认为所有老师都向着田田、护着田田,甚至包庇田田,老师们从来都不会批评田田一句,田田似乎永远都是对的;而小高因为是田田的同桌,每次都被老师们拿来对比,这让小高觉得就是因为田田的存在,才事事处处都显得自己那么差劲,那么令人讨厌。除了这个理由,小高还举了一个更切实的例子。不久前的一次语文百词听写,100个生字词的默写,田田获得了全班唯一的满分,而小高只得了可怜的8分。当天放学后,语文老师把田田的试卷作为范卷让小高带回家去抄写一遍。抄写的过程中,小高居然看出了田田满分试卷中的一个错误,这更让小高觉得老师包庇田田,欺负自己。据说,小高后来一个字没有写,而且还又哭又闹地狠狠发泄了一番。这不,他又开始变着法子欺负田田了。
  “无所作为”的班主任
   从这次投票的结果看,除了小高,班级还有讨厌甚至“憎恨”田田的同学存在,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开始回忆开学以来田田的点点滴滴:
   报到的第一天,我对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女生说道:“请你帮我写个座位表,好吗?”她用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怯生生地问了一句:“就是按照现在的座次写座位表吗?”“是的!”答完,我就忙起了起来,等我忙完所有开学琐碎的事情之后,早已经把座位表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就在准备放学时,一个女孩悄悄走过来,递给我两张纸。我接过来一看,心头一震,是两张座位表,字迹工整清爽,我一下子对她产生了好感。我当即对她说:“真是太好啦!谢谢你,可为什么你要写两张呢?”
   “一张是给您带走的,还有一张贴在讲台上让其他新接班的老师看。”轻柔的声音,羞涩又有些紧张的表情。
   这个孩子真是细心啊!做事情一丝不苟,真是太棒啦!“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田田。”声音依旧很低,怕我听不清楚似的,用手朝着座位表上自己的名字指了指。
   田田,我一下子就记住这个认真、细致、踏实、稳重的小姑娘。这是个好孩子,我心里这么想着。
   果不其然,无论是开学初的学习测试,还是每天的作业,或是其他老师的介绍,都一次次验证了我的想法。老师们习惯把田田当作全班甚至全年级的榜样人物,习惯对其他学生说:“你看你写的什么作业,看看人家田田的作业本!”“你们要都能像田田这样,我就省心咯!”“这个问题看来只有田田能回答了。”等等。
   我想,会不会是因为她的表现一直都太优秀了,所以大家才会嫉妒甚至怨恨她呢?如果真是因为这样,那么我利用班主任的“特权”对她“优待关照”,只会让同学更加排斥她。对优秀的学生,老师的偏爱未必是好事。我决定把对田田的爱和疼都放在心里,决不帮助她“巩固”组长位置,也不轻易夸赞褒奖她。目前情况下,我决不能再让学生们感觉到我对田田一丝一毫的偏爱,否则,只会让她更孤单、更委屈。   其实她也是平凡人
   作为教师,我能读懂小高心头的愤恨,这个一心向往当好孩子但总是被比较打击的学生,还有班级里那么多对田田产生了或多或少“嫉恨”的学生,他们也需要我的引导和支持呀。
   田田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已经成了全班同学心目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如果让“仙女下凡”,让大家看到她的普通甚至“笨拙”的一面,这样是不是可以缓解一下她和同学之间的这种不和谐呢?我心里非常疼爱这个孩子,因而也就更加希望她能全面发展。我发现田田比较胆小、性格有些内向,她除了管好自己的事情和老师交代的任务之外,并不太爱操心班级、同学的事情,于是我决定就从这里入手。
   我首先想到了我之前经常在班级开展的即兴演讲和表演活动,因为没有准备,很多学生登台演说或表演的时候,经常是“窘态可掬”“洋相百出”,愣半天讲不出话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很快,我在新的班级宣布了这项活动,按照学号顺序,田田成了第一个上台演讲的人。记得第一次请田田上台的时候,底下霎时就变得安静起来,好像田田马上就能带来特别精彩的演说一样。可大家没想到,她居然傻愣着站在台上,声音低得就像蚊子哼,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我打趣道:“原来你也有这么‘怂’的时候呀!”教室里的安静很快被几声低低的笑声打破,接着笑声越来越多,学生们越来越开心,越来越放松,直到最后的放声大笑……
   依照田田的性格,她是不会主动参与什么活动的,但她却是个愿意听老师话的乖孩子,只要给了一个暗示或者点了她的名字,她都不会拒绝的。就这样,田田在这种“被参与”下,慢慢地也开始有所改变。尽管在某些时候她的表现并不完美,但是同学们似乎倒开始愿意与她亲近了。
   我乘机和田田进行了一次谈心。我告诉她要正确理解同学的苛刻,要把这种苛刻当作自己前进的动力,同时以更宽阔的胸襟来包容一切,更加真诚地对待每一位同学;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学习,要学会沟通,尤其是和不喜欢自己的同学沟通;学会展示,展示你非学业的各种才能;学会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要用自己所长帮助别人。
   田田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听着,用力地点着头,似乎在用心体味着我说的每一个字。
  善良开出的美丽花朵
   小高又发狂了,因为有人用“神经病”三个字再一次刺激了他,于是愤怒的他从家里带来了一把锋利的美工刀,对着他心头愤恨的几个成绩优异的同学挥舞着。而被小高威胁的第一个同学就是他的同桌田田。
   晚上,我接到了田田妈妈打来的电话,妈妈说她是背着田田给我打的电话,希望我能帮孩子换个座位,让田田远离伤害。我完全能够明白此刻家长的担忧,所以一口答应了。第二天,我帮田田换了一个同桌,虽然田田对临时换同桌的事情一头雾水,但还是服从了我的安排。可是第三天早上,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田田居然又重新坐回到了原先的位置。走廊上,田田轻轻对我说出了原因:“郭老师,我知道你为什么给我调座位,是我妈妈给你打电话的。”
   “是啊,怎么了?”我纳闷地看着她。
   “郭老师,我不要跟小高调座位!因为他不是真的想伤害我,他只是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田田的话让我一时间有点缓不过来。
   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郭老师,如果我都不和他坐了,那么谁来和他坐呢?那他不是太可怜了吗?”
   那一瞬间,我無比感动。多么善良的孩子呀!如果说一直以来我是因为她的恬静的外表、优异的成绩而对她青睐有加的话,那么这一刻,我是为她的纯真品质而震撼,这是善良开出的美丽花朵!田田的善良和宽容感动并唤醒着更多的心灵,这里面当然也有我们那位特别的小高。当天晚上,小高一个人来到教室打扫卫生,给每一位被他威胁的同学写下道歉信,他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当然,他也在悄悄改变对田田的态度。
  向更优秀迈进
   转眼就到了区综合知识竞赛的时间了,我们又在班里进行了赛前的最后一场模拟测试,参赛者为三位正式队员和三位后备队员。测试的结果又一次出乎大家的意料——从来没有参加过学校集训的替补队员田田居然和三位正式队员“打”成了平手。这下教室里沸腾了,大家一起为田田欢呼起来。我们再次投票选举三名正式参赛队员,投票的结果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这次全班几乎是全票选择了田田!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为什么呢?”结束后,大为吃惊的田田悄声又急切地问着我。她激动得涨红了脸,眼睛里闪烁出快乐的光芒,面对同学的接受和认可,她是从心底里感到了幸福和喜悦。“因为大家亲眼见到了你的付出,明白了你的优秀是靠拼搏的汗水换出来的,而不是老师的包庇啊。”我激动地对她说。
   现在,小高成了学习小组组长田田最好的助手。善良的田田作为组长,在小组排练的小品里安排小高做了一名学识渊博的大科学家,让他尝到了“优秀”的滋味,而她自己则扮演一个经常犯错、不时需要科学家小高帮助和指点的“小迷糊”。多么精巧又富于爱心的设计啊,不露痕迹却又独具匠心,小组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田田那颗善良又智慧的心。
   从优秀到更优秀,是田田的变化。除了那次谈心,我几乎没有对田田进行过“专门的教育”。我所做的,不过就是不动声色地引导、暗示、提醒,甚至抑制,并最大限度地帮助她发挥出自己本来就有的潜质。这里的潜质不仅仅是智力上的,还包括她的善良和宽容。
   我想到了卢梭在其名著《爱弥儿》中的一段话:“什么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就是无所作为的教育:学生看不到教育的发生,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他们的心灵,帮助他们发挥了潜能,这才是天底下最好的教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64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