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关注生活

作者:未知

  【导语】
   生活是什么?生活是一段旅程,在这个过程中谁都希望能够一帆风顺,可是谁也无法真正一帆风顺。于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学会战胜困难,打败挫折,否则,前方再美,你也看不到。
  夜归人
  〔美国〕爱伦·坡
   妇人回想起几小时前的一个插曲:丈夫告诉她那包钱的事的时候,正是站在这个窗台前,双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她丈夫是一个边区的税务员,把一大包税款拿回了家,放在一个饼干箱里,藏到了厨房的地板底下。
   “为什么呢?”
   唉,倒大霉了!小俩口自己的那一点存款,存在老远的一家农村银行里了,现在银行就要倒闭了,他只好赶快去取回他们的钱。然而他不敢随身带着公款跑这么远,所以把它藏在家里了。丈夫千叮万嘱,不让陌生人进入屋子。
   现在,他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天色已昏沉下来,夜幕降临了。大雪和黑暗笼罩着孤寂的木屋。她听到了声音。这不是风声,风吹门窗的声音虽然像有人想偷偷地进来,可是她能分辨得出,她听到的是一阵敲门声。声音很低,但很急促。妇人把脸紧贴在窗户边,只见有一个人靠在门前。原来是个伤兵,经过一番挣扎,她最终让他进屋了。
   深夜里,万籁俱寂,只有炉火劈劈啪啪地低声作响。忽然有一阵非常低的声音,很轻,显然是有人在干什么,鬼鬼祟祟地,比老鼠偷啃东西的声音还要轻。这到底是哪儿来的声音呢?难道是隔壁房里的那个伤兵?想到这,她拿起灯,轻轻地走到狭窄的通道,站着静听。伤兵的呼吸声音不会那样响,准是故意装的。她把门推开,走进后房,俯身去看伤兵,只见他睡得很甜。她走出房间,立刻又听到了那个声音。这次她知道了:有人在撬前门的锁。妇人立刻从工具箱里拿出丈夫的一把折叠式洋刀,然后轻轻摸到那伤兵床边,推醒他。他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你快听!”她低声地说,“有人要偷进屋里来,你来帮我一下!”
   “谁要偷进来呵?”他困倦不堪地说,“这又没有什么东西可偷的。”
   “有的,有很多钱,藏在那厨房地板底下。”
   “那么,你拿我的手枪,我右手伤了,拿不了枪,你把刀给我。”他说。妇人迟疑了片刻。这时,又听到前门被撬的声音。她立刻把刀递给伤兵,自己拿了他的手枪。
   “你来对付头一个进来的人”,他说,“靠近门边站着,门一开就开枪,枪里有六发子弹,一定要打到他倒下来动不了为止。我拿着刀,在你后边,应付第二个进来的人。我们一站好位置就把灯吹灭。”
   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撬锁的声音停止了,传来了扳扭东西的声音,门锁被打掉了,门开了,溜进了一个人来。刹那间,白雪衬托着那人的身影,她看清楚了,立刻一枪打去,那人倒下了,但马上又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妇人再开了一枪,他这才慢慢地倒下。脸碰着墙脚,再也不能动弹了。伤兵俯着身子,咒骂了一声,然后叫道:“原来只有一个人!好枪法呵,太太!”接着,他把尸体翻过身来仰天躺着,这才看到这强盗还蒙着一个面罩。伤兵把面罩揭开,妇人凑近去看。“认识这个人吗?”伤兵问。
   “从没见过!”她说。这时妇人比任何时候都有勇气,盯着死者的脸,看着这个回来抢劫自己的人——她的丈夫。
  (选自《世界微信小说经典美洲卷》,有删改)、
  ●点到为止
   读完爱伦·坡的小说《夜归人》,妇人末一句“从没见过”,让人大为惊讶,面对这个夜归的丈夫,她竟“有意”说从没见过,一句话道尽了她对这个雪夜抢劫者的愤恨与恼怒。
   透过小说情節的表面,看到人物活动下的“有意”与“无意”,爱伦·坡驾驭“有意”“无意”来塑写人物,架构小说,显示了其心理推进、变奏的小说特色。男子以“有意”现世,却死于自己的“无意”防范之中,妇人则以“无意”苟活于世,本能处世,却遭遇了“有意”抢劫,以一时涌现的“有意”来对付男子的长久“有意”,以“无意”处世,却以“有意”作结,完成性格突变,作者以“有意”与“无意”完美演绎了一部心理变奏小说。
  无人喝彩
  吕 斌
   在年终评选先进个人时,陈菊花习惯坐在角落里,她的眼神不是看着大家,而是盯着屋子的某一处,一副深思的样子。大家在争着抢着提名、并且气氛逐渐紧张的时候,她却置身事外,认真地背诵药名、药性和药理:茵陈,性味苦、辛,微寒……
   主持会议的院长忽然喊一句,陈菊花,大家把眼光转向她,身旁的同事捅她,她才回过神来,看着院长,院长说,有人提你当今年的先进个人,你说说你的想法吧!
   陈菊花非常意外,她刚来这个医院三年,怎么能和在座的老医生、老护士比呢。去年评选时也有人提她,说她工作任劳任怨,对待患者态度和蔼、体贴,服务热情、周到,接触她的人都喜欢她。就像三月的茵陈,给患者带来福音。
   她却说,我还年轻,应该把荣誉让给老医护人员。她这一句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都说:是呀,她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年依旧。
   她的工作场所是药房,每天的工作就是为患者拿药,她要记住每种药的药理,要记住每种药所在的位置,要记住每种药的价格等,在递给患者药时,她总是一副微笑的神态,每个患者见到她,都心情舒畅,赞扬地说她真是三月的茵陈,药到病除。
   她像三月的茵陈一样被人喜爱,心里暖洋洋的。
   陈菊花天天默默地工作,她的微笑招牌一样展现在人们面前,白净的面皮和大大的眼睛,像明亮的窗户一样让患者心里敞亮。
   地球在不知不觉地转动,时间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转眼间,她眼角有了鱼尾纹,头发白了几根,且已经是药房主任。药房里又来了几个年轻人。
   年终的评选先进,她依旧坐在角落里,听大家纷纷提名、争论不休,又有人提到了她。
   主持会议的院长已经是新人,他不知道之前的事,也不知道陈菊花有一个别名叫茵陈,他看看人到中年的陈菊花,征求意见似地对陈菊花说,老陈,咱们医院这几年新进了一批人,从培养新人、鼓励新人的目的出发,先进个人在年轻人里评选,就不考虑你这样的中年人了。    陈菊花点头同意。她向来对这种事礼让三分,不争不抢,何况自己已经过了青春期,荣誉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陈菊花依然故我地在药房里忙忙碌碌,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也渐渐地变老,皱纹爬上了额头,白发更多,动作也变得缓慢了,人们似乎忘记她曾经有过的茵陈称呼。
   又是年终的评选先进,角落里,坐着的是一个老医护人员,头发斑白,满脸皱纹,望着屋子的某一处,再有一年,她就退休了。
   人们在提谁该当选今年的先进个人时,交锋很激烈,虽然都在为別人争,实际是在为自己得到这份荣誉而暗战。整个过程,没人提起角落里的陈菊花,甚至忽略了屋子里还坐着这样一个老医护工作者。
   陈菊花望着窗户外的院子,花坛里的花已经谢了,冬天什么时候来的她都没注意,冷风就呼呼地刮起来了。她习惯性地默念一些药品的药理,或者回顾一些药品的习性,这是她念大学时就养成的习惯,多年不变,冬天来了,春天不会太远,三月的时候,阳气上升、百草发芽,茵陈也会旺盛生长,是采茵陈中药的最佳时间。而到了四月,便成了蒿,药性渐减,多被普通百姓作为食材。而到了五六月只能当柴烧。所以,民间也流传着“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六月当柴烧”的谚语。
   她,陈菊花,已经是五月、六月的茵陈了。
  (选自《小小说大世界》2018年第4期,有删改)
  ●点到为止
   《无人喝彩》是一篇微型小说,虽小却能激起阵阵波澜,让人心伤,让人欣喜,让人沉吟。
   年终评先,造化弄人。小说围绕一个小医院年终评先一事,演绎药剂师陈菊花的人生。她一生如茵陈般服务于人,却无缘评先进,揭露了地方小单位评先评优制度的缺陷,揭示了人为的评先评优制度对优秀人才的戕害。
   人在医界,活如茵陈。陈菊花的一生就如药中茵陈,三月旺盛生长,是最佳采摘时间,到了四月,便成了蒿,药性渐减,可作食材,而到了五六月只能当柴烧。陈菊花的青春年华献给医院药剂工作,中年让位于新进年轻医生,老了就默默退出历史舞台,像茵陈一般生活一季。
   以物映人,两相辉映。行文以主人公识记茵陈药名起,先写她如三月茵陈,给患者带来福音,甚至同事以茵陈称她,后写她习惯性地默念一些药品的药理,或者回顾一些药品的习性,犹记茵陈一节不放。这样写既是以一带十,交代陈菊花以医院为家,以识记药名为常的平常人生,更是艺术地以物映人、象征示人,以茵陈药性映现陈菊花的品性,寓扬于物,以物张力,亦物亦人,交相辉映,给人以不一般的美感享受。
论文来源:《作文周刊·高考版》 2019年1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75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