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麻仁软胶囊对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的疗效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探讨麻仁软胶囊对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的疗效。方法采用连续取样法,选取2015年5月- 2017年5月在我院住院的精神分裂症伴便秘患者100例,随机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各50例,两组均继续接受原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及常规护理,研究组在此基础上给予麻仁软胶囊治疗便秘,而对照组则给予酚酞片治疗,各组不进行其他药物润肠导泻干预,两组共观察4周,于入组时、用药后第4周进行随访,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估患者焦虑改善情况,便秘患者生活质量量表(PAC-QOL)评估生活质量,观察并记录患者的便秘改善情况以及服药后反应。结果治疗后两组患者均有所缓解,但研究组PAC-QOL和SAS评分显著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自主排便次数显著高于对照组,用药后的不良反应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P<0.05)。结论麻仁软胶囊对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的治疗有效且药物不良反应少,能有效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服药依从性。
  [关键词]麻仁软胶囊;精神分裂症;便秘;生活质量
  [中图分类号] R277.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194-04
  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Sch)是精神病中最严重的疾病。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Sch的终身患病率约为3.8‰ - 8.4‰[1]。表现为多种症状群[2-3]和高经济负担(占总负担1.3%)[4]的重性精神疾患,大多数患者需要长期住院治疗。由于多数抗精神病药物有抗胆碱能副作用,可直接导致肠蠕动减弱,加之药物镇静作用使患者更加懒散少动等情况发生,可间接发生便秘。所以,便秘是抗精神病药物治疗过程中一种常见副反应,发生便秘可能对精神病患者的服药依从性造成影响,给治疗效果和治疗进程带来严重影响,严重的可能发生麻痹性肠梗阻,危及患者的生命健康。研究发现,住院精神病患者大约存在为57.14% - 63.64%便秘发生率[5],目前对Sch伴发便秘的治疗尚无一种长期有效的治疗方法,研究一种更加安全有效的对抗便秘的治疗方法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大量研究表明,麻仁软胶囊对于排便情况和粪质改善效果良好,故本研究在常规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基础上加用麻仁软胶囊治疗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5月- 2017年5月间在我院住院治疗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100例,随机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各50例,对照组有4例患者因不能耐受酚酞片引起的副反应退出本研究,为脱落患者,完成研究96例,年龄18 - 60岁,平均(38.6±3.2)岁,病程2 - 20年。两组患者均符合《国际疾病诊断与分类标准》第十版( ICD-IO)中精神分裂症的临床描述与诊断要点;符合功能性便秘罗马Ⅲ标准判断指标准:(1)超过1/4时间患者发生排便困难;(2)超过1/4时间患者排便呈现出硬便或者颗粒;(3)超过1/4的时间患者存在排便不尽感;(4)超过1/4的时间患者排便中发生肛门直肠梗阻感;(5)超过1/4的时间患者排便过程中需要进行人工辅助;(6)排便次数每周低于3次。包括以上6项指标中的2项以上视为便秘:便秘是持续便秘症状3天及以上的现象,且将器质性疾病排除,拥有2个以上的上述条件为发生稀便。均排除妊娠或哺乳期女性;物质滥用者;严重躯体疾病损害;对麻仁软胶囊、酚酞片禁忌者。且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对比两组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便秘者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将100例精神分裂症伴发便秘患者,随机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各50例,两组均继续接受原精神科药物治疗及常规护理,研究组在此基础上给予麻仁软胶囊(天津市中央药业有限公司,210940031)2粒/次,每天两次,对照组予酚酞片(山西亨瑞达制药有限公司,H14020068)2粒/次,每晚一次。两组连续治疗4周后停用,各组不进行其他润肠导便对症治疗,每天对患者是否出现腹痛、食欲不振、腹胀等症状进行观察。
  两组共观察4周,于入组时、给予用药后4周进行随访。
   1.3 评定指标[6]
  研究过程中使用的指标有下列几项:焦虑自评量表( SAS)评估患者焦虑改善情况,便秘患者生活质量量表( PAC-QOL)评估患者生活质量,观察并记录患者的便秘改善情况以及服药后反应。
  1.4 评估标准[7]
  被研究的两组患者在治疗前后,分别发放焦虑自评量表( SAS)对被研究患者的焦虑情况进行分析、了解和便秘患者生活质量量表( PAC-QOL)对被研究者的生活质量进行评估。对两组患者治疗后大便次数及有效率进行比較。
  1.5 统计方法
  采用SPSS17.0分析软件,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X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SAS评分比较
  两组在治疗前SA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t=1.373,P>0.05),两组在治疗后4周评分均较治疗前明显下降(t=37.596,17.869,P均<0.05);但是治疗后研究组评分下降较对照组更显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t=14.618,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PAC-QOL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在治疗前PAC-QOL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321,P>0.05),两组在治疗后4周评分均较治疗前明显下降(t=113.655,63.536,P均<0.05);但是治疗后研究组评分下降较对照组更显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54.339.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治疗后大便改善有效率比较
  两组在治疗后4周,观察大便次数情况,研究组显效36例,有效10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占92.0%,对照组显效21例,有效15例,无效10例,总有效率占78.3%;两组副反应比较:治疗组31例出现一过性稀便,8例轻微至中度阵发性腹痛,13例肠鸣音亢进,4例皮疹;研究组3例一过性稀便,2例轻微至中度陈发性腹痛,0例皮疹,表明两组在治疗精神病患者便秘方面的副作用存在差异,研究组发生副反应例数明显比对照组少。见表3。
  3 讨论
  当改变正常排便形态,减少排便次数,排出的粪便过干过硬,并且排便困难、不畅时,此时判断为便秘。经资料显示便秘在精神科临床较为普遍,是长期住院精神病患者常见的并发症。封闭式管理精神病患者一般是因抗胆碱类药物以及精神类药物引发药源性便秘,张贵芳[8]的调查研究发现,药物副反应占据比例为78.44%,肠蠕动减慢占据比例为7.19%,生活习惯改变占据比例为5.00%,且也因自主神经功能紊乱、饮水量减少以及饮食结构改变等引发便秘。封闭式管理精神病患者的自身活动时间以及活动空间被限制,且长期进行住院治疗,严重影响患者认知活动[9],也有的不能主动诉说便秘情况,进而导致增加便秘发生率。梁菊芳等研究发现[10]在封闭式管理住院精神病患者210例中具有的68.57%便秘发生概率,此外患者需要长时间住院接受治疗,导致降低始动性,减少自主活动,且有些生活懒散,部分患者有不良的饮食习惯和卫生习惯等因素经常引起便秘,且随着患者病程的增加,会严重损伤患者认知功能,且患者不能主动诉说病情,进而不能及时进行处理导致病情加重,比如大便嵌塞诱发痔疮,严重时还会发展至麻痹性肠梗阻,威胁生命[11]。便秘自身并不会影响生命,但若患者患有心脑血管疾病且年龄较大,进而成为严重的危险因素。所以,患者用力排便时,会增加血压以及机体耗氧量,十分容易出现心绞痛、脑出血、心肌梗塞、中风猝死等发生的风险,近年来疾病出现率也在不断提升。便秘不但增加患者的精神痛苦,也增加医护人员工作量,同时也对抗精神病药物使用情况造成影响,所以深入探索其规范化治疗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和社会经济意义。
  麻仁软胶囊对于排便情况和粪质改善效果良好,不仅可以将功能性便秘患者发生的肠道动力障碍改善,也可以软化粪便,进而确保结肠蠕动顺利进行[12-13]。服用麻仁软胶囊是经过临床验证的有效方法之一。是在于张仲景《伤寒论》中基础上的麻子仁丸中依据现代加工工艺形成的成软胶囊,优势比较显著,首先经过提纯麻仁软胶囊的原药材,将有效成分保留,并且加入一定的表面活性剂,确保人体能够吸收迅速,具备起效更快的优势。软胶囊生产技术具备定量标准的规范,能够保持各种药物质量的相对稳定,有利于药物的疗效提升,不但能够将排便间隔缩短,软化便质,缓解腹胀等症状,减轻排便费力,也具有服用方便等优势。在大量研究麻仁软胶囊成分现代药理之后发现:火麻仁能够对肠黏膜刺激,促使增加分泌物,确保肠的蠕动,也能够抑制细胞膜上Na-k-ATP酶,升高肠内渗透压,可维持大量水分基础上增加肠蠕动而泻下;杏仁具备润肠的作用;枳实厚朴中存在的挥发油,促使大肠平滑肌兴奋,可明显恢复被抑制的肠运动;白芍具有增加肠收缩力的作用[14-16],麻仁软胶囊集可充分展现不同中成药的作用,最大限度展现润肠泄热行气通便的作用。
  精神分裂症伴发便秘患者单独应用酚酞片的泻泄效果不显著,无法彻底排便,排气效果比较差,一些患者可能出现不良反应。而麻仁软胶囊具有较强的通便作用,将其应用于精神分裂症伴发便秘患者中,可以改变患者大便性状,增加患者软便的次数,增强患者肠道排便相关功能,加速其排便。本文研究结果呈现,研究组患者治疗后4周的SAS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患者,研究组患者治疗后4周的PAC-QOL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患者,研究組患者治疗后4周的大便改善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患者,研究组患者的副反应明显少于对照组患者。证实麻仁软胶囊应用于精神分裂症伴发便秘患者中的有效性。
  综上所述,大部分Sch患者需长期住院并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伴发便秘的风险远高于正常人,易导致肠道疾病或诱发心脑血管疾病,对患者危害性大,另外也降低了精神病患者的服药依从性和生活质量,加重了精神病患者的经济负担。如上所述,大量研究表明,麻仁软胶囊对于排便情况和粪质改善效果良好,在慢性便秘治疗中,特别是老年患者便秘中的效果十分显著,而且药品价格低廉,易于被患者接受。值得临床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 Newcomer J W.Metabolic considerations in the use ofantipsychotic medications:a review of recent evidence[J].JClin Psychiatry, 2007, 68( suppl):20-27.
  [2] Mohamed S,Rosenheck R,Swartz M,et aI.Relationship ofcongnition and psychopathology to functional impairmentin schizophrenia[J].Am J Psychiatry, 2005, 165(8):978-987.
  [3] Moller HJ.Bipolar disorder and schizophrenia: distinctillnesses or a continuum J Clin[Jl.Psychiarty 2003, 64 suppl6:23-7.
  [4] Xiang YT, Ma X, Cai ZJ, Prevalence and socio-demographic correlates of schizophrenia in Beijing, China.resistance in Schizophr Res, 2008, 102( 1-3):207-7.1.4 Nasrallah J W.Metabolic considerations in the use ofantipsychotics medications:a review of recent evidence[J].J Clin Psychiatry, 2007,( 68 Suppl l):20-27.
  [5]刘惠蓉.精神病病人便秘原因分析及对策[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08,14 (4): 393.
  [6]耿学斯,肖秋平,张志谦.中西医结合经验性疗法对功能性便秘患者心理状态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3,10( 22):107-109.
  [7]刘巧云,张松,曹海超,等.粪菌移植联合聚乙二醇治疗顽固性功能性便秘的疗效观察[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6, 16( 11):2066-2069.
  [8]张贵芳.精神病病人便秘的原因与干预[J].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2009,II( 3): 393
  [9]陈琦,尹竹芳,文艳,等.精神分裂症患者发生便秘的情况分析及护理对策[J].当代医学,2012,18 (13):120-121.
  [10]梁菊芳,凌丽钰,赖爱群,等.对开放式与封闭式管理精神分裂症患者便秘的调查分析[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08,29(7):871-872.
  [11]曹新妹.精神药物所致便秘的调查和护理对策[J].上海精神医学,1991.3( 3): 170-171.
  [12]吴怡,宋风武,张志奇.麻仁软胶囊药理和临床研究进展[J].中草药,2010,41( 9): 1575-1577.
  [13]姚一博,曹永清,何春梅.麻仁软胶囊改善功能性便秘患者肠道动力障碍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2009,4 (6):445-447.
  [14]张世星.精神分裂症患者发生便秘的原因分析及护理[J].基层医学论坛,2017,21( 33):4637-4639.
  [15]张丹.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便秘因素分析及护理对策[J].中国民康医学,2016,28(8):101-103.
  [16]周育鑫.腹部按摩程序化训练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便秘45例[J].浙江中医杂志,2015,50 (1): 4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