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处女情结”让他备受煎熬

作者:未知

  无法面对女友的性经历
  阿枫恋爱了,女孩是他的初恋,也是他高中时暗恋的对象。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们取得了联系,那时候正值女孩失恋,阿枫陪着女孩走过最失落的时期。由于是异地,阿枫每天都会和女孩煲电话粥,时不时去关注她的动态、回复她的微信。
  两个人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半年后,阿枫在一次交谈中得知女孩跟前任发生过性关系,对于从小就性格内向和观念保守的他而言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阿枫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比较传统的,认为结婚后才可以发生性行为。所以,虽然阿枫也谈过几次恋爱,但是一直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面对女友的情况,阿枫内心非常矛盾:一方面,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很想跟她继续走下去;另一方面,女友有性经历这件事也让他无法消化,很难受。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月,不舒服的情绪仍然没有任何缓解。阿枫也不好意思跟周围人讲,所以,在百般犹豫之下敲开了咨询室的门。
  “处女情结”是心理疾病吗?
  阿枫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然后又低下头看着自己不断揉搓的双手。他吱吱呜呜,好几次要讲话,都没有讲出来。
  我重申了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强调会为他讲的所有内容保守秘密。他又抬头看了我一眼,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困惑:“老师,我感觉自己有‘病’,怎么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我和我现在的女友相处了快一年,感情很好。对于她不是处女这件事我也有些心理准备,当时刚在一起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上个月她跟我说起自己有过性经历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阿枫反复强调,自己并没有责怪女友,而且很珍惜这段感情,很希望能够跟对方一直走下去。阿枫急迫地想知道,自己的表现是不是一种病,该用什么“药”可以解除自己的痛苦。
  我看着阿枫,平和地告诉他:“面对挚爱的女友有过性经历,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的男性都会心里不舒服。都会有委屈、难受。甚至,还会时常想起女友过往的相关经历。这些感受和想法都是很普遍、很正常的,不是因为你有病。所以,自然不需要“药”。”
  听完这番话,阿枫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好像多了一点轻松。我接着说:“如果仅仅是谈一段随意的恋爱,可能你不会有这些困扰。你现在特别痛苦,恰恰说明你越是深爱你的女友,越是想跟她在一起。”
  听到这里,阿枫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一阵强烈的委屈和难过涌上心头。他的眼中含着泪水,在煎熬了一个月之后,终于得到他人的理解和尊重。但是,很快他用力地深呼吸了两次,硬生生把情绪压抑了下去。然后说,自己这些天的确非常的焦虑和委屈。
  阿枫在努力地用理性克制自己的情绪。他的这种表现有复杂的原因,有可能是长期如此的应对方式,就像他非常理性地看待此次事件,用这种方式避免自己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另一种可能是,他觉得我们的关系还不够安全和放松,担心在咨询师面前流泪而尴尬。
  不管怎么样,负面情绪的积压反而让他持续陷入到这些念头之中难以自拔。不过,我并没有强硬地说服他表达感受,而是继续让他讲自己的事情。我们关系的建立,以及他情绪的表达,都需要一个自然的过程。
  探索情绪背后的想法
  阿枫不敢跟女友聊这个话题,知道这个话题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可是我想保护她,也不想太多揭她的伤疤。我想要自己尽快摆脱这种情绪,我自然也会好好与她相处下去。我纠结自己多久能真的释怀,以及目前的我们有什么具体可操作的事去做才能改观情况呢?”
  面对阿枫的疑问,我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因为他又回到理性思考和压抑自我的轨道上了。
  我继续提问,询问他在这件事中的焦虑和委屈感受具体伴随什么想法?
  阿枫想了想,作出了以下的分析:
  一方面是有种不公平感。因为自己没有过性经历,但是自己的女友有,这让自己很受挫、很不舒服。但是又很自责,为什么不能够大方一点接纳对方呢?那么多人都可以接受,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呢?
  另一方面,对两个人关系的稳定性充满担忧。阿枫很想跟女友长相厮守,但是也担心自己一直放不下这个事情,反而影响他们的感情。这让阿枫总是充满不安。
  阿枫坚定地对我说:“我愿意为了她去改变自己,没有她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听到阿枫的自我剖析,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他对女友用情真的很深。同时,也会看到他是一个自我要求非常高的人——体现在情感方面的纯洁与忠诚,希望自己百分之百投入、接纳,没有任何的怀疑、动摇、纠结与不满。具体而言就是要求立刻接纳女友的所有行为,不允许自己有负面想法。这样的要求不但不能降低内心的负面想法,反而是一种强化。
  如何应对负面想法
  为了让阿枫认识到我们情绪和想法的发生和发展规律,我跟他一起做了一个小实验:此刻你什么都可以想,但是绝对不可以想“粉红色的大象”。然后,我询问阿枫脑海中想到了什么,阿枫诧异地回答说是“粉红色大象”。
  我解释说:“明明什么都可以想,为什么偏偏会想到世界上从来没有的生物呢——粉红色大象?这是因为我们大脑的规律,即使否定和压抑某个事情,也在投入注意力,反而是强化它的存在。”
  阿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接着我的话说:“明白了,也就是说,我越告诉自己不去想女友的事情,越是一种强化。”
  我笑着点头回应。接着,我和阿枫讨论如何更好地应对自己的这种负面情绪和感受。我试着使用心理教育,帮助他认识到这些想法和情绪都是作为一个人的正常体验。即使爱一个人,当出现类似的状况也会有些许的动摇,以及隐隐的不满与委屈,甚至会对她有些负面的看法,但是,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表现,作为一个人都会有的表现,你有这些感受不代表你不爱她。
  阿枫的眼神中略微有些释然,一边点头,一边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时间,阿枫转过头对我说:“老师,这个我明白了,也就是先接受自己有这样的表现,有一个慢慢淡化的过程,对吧?”
  我微笑着向阿枫竖起大拇指,表达对他的描述的认可。
  阿枫不好意思地接着问道:“老师,这种情况得持续多久呢?”
  阿枫之前在网上查看了很多相关的内容,发现很多人花了很久时间,甚至结婚后都在痛苦。
  在承认他的这种担忧的基础上,我安慰阿枫,虽然我们都不确定这个时间是多久,但是肯定可以随着时间慢慢淡化。最重要的是,要允许自己有一个慢慢变化的时间和过程。哪怕是身体上有个伤口,也是需要时间一点点疗愈的。
  当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对于这份关系的维系和提升上面,越来越多地看到对方的优点、特质,对于她这个人更多的爱与接纳,性经历的事情可能就会不那么被注意,它的影响就会慢慢减弱。把更多精力放在当下,放在明天的美好上面。
  最后,我跟阿枫介绍了一种“为所当为”的生活与爱情理念。面對女友的过往经历,即使阿枫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完全释怀,并不代表不爱对方。因为,不满、焦虑和爱是可以并存的。带着这些担忧和不满,并不妨碍他在行为上去照顾她、呵护她,也不妨碍去爱她。
  带有“杂质”的爱,反而是生活中真实的常态。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0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