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目的论视角下的旅游景区日文公示语翻译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以湄洲岛景区日文公示语误译为例,分析其误译的原因并根据公示语类型提出翻译策略。其中,湄洲岛妈祖庙中指示性、警告性的公示语,可以采用直接借用的方式,借鉴参考我国新颁布的《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和日本东京都修订的《国内外游客简明观光指示语标准化指南》中的译文。妈祖文化相关的景点介绍指示语的翻译应遵循目的论的原则及翻译策略,摆脱以文本为中心的等值束缚,应该针对其目的灵活采用多种翻译策略和方法,将其中所蕴含的妈祖文化的深厚底蕴准确恰当地传递给目标受众,更好地实现跨文化交流,起到宣传妈祖文化的作用。
  关键词:湄洲岛;日文公示语;对等原则;目的论
  d01:10.16083/j.cnki.1671-1580.2019.06.034
  中图分类号:H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580( 2019) 06-0163-04
  引言
  随着妈祖文化的作用被正式写入“十三五”规划,妈祖文化的影响力正不断提升。湄洲岛是妈祖信俗和妈祖文化的发源地,近年来赴湄洲岛观光朝圣旅游人数实现连年增长。为了满足各国游客的观光需求,湄洲岛景区各旅游景点分别设置了中英日韩四语种公示语,以期为游客提供一个无语言障碍的环境。然而,根据笔者的实地考察,景区内的日文公示语标记不规范、译文出错的现象十分多见,日文译文亟待规范。目前,以妈祖庙以及妈祖文化翻译为研究对象的文献中,只有对妈祖文化宣传资料的英文公示语翻译进行研究的文献,如徐颖(2016)从功能目的理论视角出发探讨妈祖文化宣传资料的翻译策略。关于湄洲岛妈祖庙日文公示语翻译现状和对策的研究依然是空白。本研究以湄洲岛妈祖庙的日文公示语翻译为切人点,分析其误译的原因并根据公示语类型提出翻译策略。
  一、湄洲岛妈祖庙日文公示语概况
  为了摸清湄洲岛妈祖庙日文公示语的翻译现状,笔者进行了实地调研,根据调研的结果,妈祖庙内主要存在三种类型的日文公示语:第一类是指示性的公示语,如餐厅、医务室、售票处等各场所位置的指引牌;第二类是警告性的公示语,如指示游客止步区域、危险区域等;第三类是介绍景点的指示语,如介绍湄洲岛概况、妈祖庙的由来、圣旨门、山门等。其公示语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其一,日文标记不规范。主要指日文公示语字体和标点符号均不符合规范的问题。日语断句一般使用顿号,而非中文表述中的逗号。妈祖庙里日文公示语的断句夹杂使用顿号或逗号,以外还有假名大小写、汉字简繁体、段首空格等问题。这一类问题多是由于公示语标示的制作者缺乏日语基础知识而导致。
  其二,语法错误。例举一二:比如名为“湄洲妈祖庙”的石碑中,就发现多处形容词修辞体言错误、语态错误。另外有一些句子文不达意,所使用的词汇甚至为译者主观臆造的,严重影响语言的可信度。
  其三,文不对题、用词不当等。例如,妈祖庙人口处的导览石碑,将出口一词译为“输出”,令人啼笑皆非。“安仝须知”的日文译文译成“安保が知つて”,可以说是相当严重的错误。
  这些错误的公示语翻译直接影响了旅游体验,对慕名而来朝圣的游客来说更是失去了一次深度学习体验妈祖文化的机会。因此整顿完善日文公示语,净化语言环境,对提升妈祖庙及湄洲岛语言景观的文明程度,塑造良好的国际旅游岛形象,意义重大。
  二、翻译对策探微
  针对如何改善公示语翻译的不规范现象,不少学者提出了不同的学术主张,特别是英语公示语的翻译已经有不少比较成熟的研究成果。但笔者认为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行之有效地解决所有类型的公示语翻译的问题。不同类型的公示语,应因地制宜采取不同的策略。以下就湄洲岛日语公示语的翻译问题进行探讨。
  丁衡祁教授在探讨英语公示语翻译的时候曾提出A-B-C(the“Adapt-Borrow-Create"approach)模式,即“模仿一借用一创新”的模式。这个模式得到学界的广泛认同,笔者认为其同样适用于日语公示语的翻译。其中,“模仿一借用”的模式适用于使用语境相同或者类似的公示语,比如指示性公示语中餐厅、医务室、售票处、出人口以及警告性公示语。然而,这在以往的日语公示语研究中是极为欠缺的。尽管很多研究者指出了公示语翻译的错误,但是其对策往往是根据译者自身的语言积累提供一个参考翻译,缺乏统一的标准,难免发生谬误。
  近几年我们国家高度重视公共领域的外语译写规范,开展了广泛的实地调研工作,以规范外文译写工作。2017年1 2月29日,《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GB/T 35 303-2017)国家标准正式发布。《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指出,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譯写应遵循合法性、规范性、服务性、文明性的原则。其中,规范性一条特地指出公共服务信息应尽量使用日本国同类信息的习惯用语。另外,对于场所和机构名称原则上使用日本国对应的名称,如机场等用语。《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对书写要求也做了统一规定,如汉字和假名、标点符号、字体、换行等。制作标牌一般采用日文Gothic字体。这些标准对规范公共服务领域的外文译写标准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制定统一的标准让各地在制作公示语时有章可循,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翻译腔”,尽可能接近源语国家的语言环境,营造一个更加便利的旅游环境。
  妈祖庙中指示性/警告性的公示语基本都属于上述《标准》所列范围,可以采用直接借用的方式。例如,景区人口的导览图中关于妈祖庙中功能设施信息的牌子如停车场、医务室、游客咨询中心等,在《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中均有相应的日文译法示例。例如:投诉电话可以翻译为“クレ一厶对芯”,而非“苦情电话”;安仝须知可以翻译成“注意事项”;游客止步可以翻译成“立ちり禁止”或者“二の先、通れま世ん”或者“二の先、行き止まり”。此外,在妈祖庙人口处介绍湄洲岛的石碑上,提到“岛上有碧海、金沙、绿林、海岩、奇石、庙宇于一体的自然风景名胜30多处”,这句话中提及的名词在译文中仝部都是照搬中文的单词,其实这些名词在规范的附录C中的旅游景区景点名称中都有日文译法示例,同样可以参考。其次,在译写规范的第五点中特别对指示指令信息、限令禁止信息以及警示警告信息作出特别提示,这是日语非母语的学习者在翻译过程中很容易犯的错。   此外,日本把观光立国作为基本国策之一,日本公共场所的用户体验友好度一直都被各国游客广为赞誉。日本东京都为了让外国游客、残障人士及高龄者能够安心地享受城市观光,于2015年2月颁布《国内外游客简明观光指示标准化指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指南对日本文化独有的部分也进行了说明,例如浴衣、和室房间的被褥使用方式等,最大限度为游客扫除语言障碍,以期使游客深入了解日本社会文化。鉴于此,妈祖庙的指示语在目前已有的基础上,可以参考日本的指南进一步充实丰富,为外国游客提供更详绌的导览服务,例如讲解如何上香,如何行跪拜礼等,真正实现语言环境和文化语境的无障碍转换。
  三、景点介绍的公示语翻译——与妈祖文化相关的
  媽祖庙中有很多关于祖庙的建筑及妈祖文化的介绍性文字,这些介绍妈祖庙所独有文化的外语翻译是向外国游客展示和宣传妈祖文化的窗口,因此既是翻译的重点也是难点,可以沿用A-B-C模式中的C(按照丁衡祁教授的说法是“创新”),依照牢牢把握符合外语表达习惯的原则进行翻译。在祁福鼎(2018.3)的研究中统计了以往研究中对公示语日译对策建议,占第一名的是“注重语言文化差异”,这与丁衡祁教授的“符合外语的表达习惯”异曲同工,但对在具体的翻译中应如何实现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下文针对妈祖庙中与妈祖文化相关的指示语日文翻译,择其中一例进行阐释:
  中文标示:圣旨门是祖庙的仪门,清代所建,1989年由台湾大甲镇澜宫董事会捐资重建,是为纪念历代皇帝36次褒封妈祖都在这里颁布“圣旨”而建,故称为“圣旨门”。圣旨门三重檐三开间,正中悬挂“圣旨”竖匾,凌空而建,神圣而威严,故有旧时通过此门时“文官下庙,武官下马”的说法。
  日语标示:圣旨门は祖庙の仪门ごやり、清代け建てちれた。1989年け台湾の大甲镇澜宫董事會によより寄付ご再篥ちれた。ここは雁代皇帝に嫣祖な合计36回“聖旨”な降りて封じされだ埸所ごめつたため。“聖旨门”と名付れられた。聖旨门は三重の庇と三开问ごめる。真ん中に“聖旨”と书がるそ横额が褂けてめり、空な凌いて建てちれた。神聖た威严ごめり、昔れての门な通れげ“文官なら桥な下り,武官なら马な下りる”よの说屯める。
  对于翻译的标准,奈达主张成功的翻译在于对等,对等分为形式对等与动态对等,“形式对等要求译文贴近原文的结构,这对翻译的准确性和正确性影响极大”,上文中提到的这些词汇采用直译的方法,译文在形式上与原文基本对等,但是翻译的准确性受到很大影响。奈达的“对等效应原则”,目标定义为追求“保持与原语信息之间最自然的对等”要求信息需要根据接受这语言上的需要和文化上的期望进行调整。但是上述译文中源语的“仪门”“圣旨门”“三重檐”“三开间”等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同有的词汇,译者忽略了日标受众的文化差异,采取直译的方法,但日语中没有这些词汇,译文无法达到与原文本相近的功能。其次,诸如“凌空而建”这些表达讲究对仗,译文过于追求与原文本形式上的对等,但是忽略了目标受众思维方式,译文会使得目标受众不知所云。在跨文化翻译中,这一类型的翻译重点不在于保留原来的形式,而重在重现精神实质,表达原作的思想感情和艺术意境,即意义的对应优先于文体上的对应。
  解决这一类翻译难题可以采用功能翻译理论,其中目的论提示了解决问题的方向。目的论首先关注的是译作的目的,这个目的决定了译者需要采取何种翻译方法和策略,才能产生功能上可满足需要的结果。“其基本规则是:1.译文由其日的决定;2.译文在目的语文化和语言中传达信息,该信息与原文化和语言中传达的信息相同。3.译文传达的信息,不可以清晰地译同原文。”目的论的规则是联系起原文与目的语的语言和文化语境,译者既是译文生产过程中的关键参加者,也是跨文化传播的使者;译文在目的语文化中的功能并非一定要等同于原文化中的功能;译文的评价标准,摆脱了以文本为中心的等值的教条主义束缚,翻译行为和信息传递成功与否取决于文内连贯相关的连贯原则,即译文对于译文的接受者来说必须符合他们的当下的处境和认知水平。这与奈达所追求的“对应等效”是异曲同工的。
  前文引用的妈祖庙中“圣旨门”的中文介绍,语言凝练、韵律和谐,蕴含中国传统文化要素。因此在翻译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源语与目标语的文化差异,译语要贴近受众对妈祖文化相关信息的需求,并充分考虑受众的审美需求和接受能力,可以减译一些并无实际意义的华丽词藻。此外,介绍钟鼓楼时,用了“风调雨顺、物阜民丰”两个成语,日语中没有一一对应的成语,可以对其进行解释,能够表达出其意义即可。翻译过程中对类似“圣旨门”“仪门”等蕴含深厚传统文化要素的表达,则可以进行简要解释说明,使受众可以较准确理解原文所提供的信息要点,加深对原语文化语言和习俗的了解,确保文化信息的有效准确传递。再例如前文所提的“仪门”,“仪门”即礼仪之门,在中文中“仪门”并非人人所知,更别提日语了,因此译文采用直译的方法译为“義門”欠妥,笔者认为可以译为“礼義の門(義門と言ら)”,即对原文的文化信息进行补充释义,这样处理不但可以让游客知道仪门的作用,也能了解其在中国文化语境中的表达方式。其他如“圣旨门”“山门”同样可以采用类似的方法处理,以译人语的受众的接受度为导向,将语法、词汇和文化指称加以改动,以求传达原文精神风格,表达自然流畅。
  四、结论
  综上所述,湄洲岛景区内的日文公示语标记不规范、译文出错的现象十分多见,日文译文亟待规范。针对此问题,本文借用丁衡祁教授提出A-B—C模式,认为此类问题应遵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首先,湄洲岛的妈祖庙中指示性/警告性的公示语在《公共服务领域日文译写规范》中基本都能找到对译的参考译文,可以采用直接借用的方式。其次,妈祖庙中介绍妈祖文化的公示语大多讲究对仗,词藻华丽,这一类型的翻译重在表达原作的思想感情和艺术意境。解决这一类翻译难题可以采用功能翻译理论,其中目的论提示了解决问题的方向。目的论认为译文要充分考虑源语与日的语的文化差异,译文在目的语文化中的功能并非一定要等同于原文化中的功能。这摆脱了以文本为中心的等值的束缚,翻译行为和信息传递成功与否取决于文内连贯相关的连贯原则。此类公示语的翻译可以根据目的论的原则,针对其目的采用灵活多样翻译策略和方法,将其中所蕴含的妈祖文化的深厚底蕴准切恰当地传递给目标受众,起到宣扬妈祖文化的作用。
  [参考文献]
  [1]杰里米·芒迪.翻译学导论:理论与实践[M].李德凤,等译.商务印书馆,2007,北京:62-63,112-113.
  [2]祁福鼎.公示语日译研究现状及策略分析[J].日语学习与研究,2018 (03).
  [3]丁衡祁.努力完善城市公示语逐步确定参照性译文[J].中国翻译,2006 (11).
  [4]宫伟.公示语日译策略研究——基于日语及日本文化特色[J].日语学习与研究,2016(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204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