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说文解字》门部字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以《说文·门部》正文57个字为研究对象,对该部的编排体例进行了简要的探讨,从六书着手对门部字的字形结构进行了分析,并且根据语义将其分为与门的名称相关的字、与门的动作相关的字、与门的形态相关的字及含有其他义的字,以期考察《说文解字》门部字的基本面貌。
  关键词:《说文解字》;门部;编排体例;字形;字义
  《说文解字》是我国第一部系统完备的字典,许慎在书中确立了六书理论,创立了汉字部首,保存了小篆形体和先秦的诸多词义,对后世字书的编纂工作产生了深远影响。全书共收字9353个,另有重文1163个,是研究文字的重要资料。许慎根据篆文的形体构造,归纳出540个部首,并据此对所收字进行分类归纳。许慎的这一创造,不但解决了九千多字的统摄问题,而且为使用者检索文字提供了便利。门部字位于《说文解字》卷十二上,正文共57个字,另有重文6个,新附字5个。本文拟从编排体例、字形结构及字义类别三个方面对《说文·门部》57个正文进行简要分析。
  一、《说文》门部字的编排体例
  许慎在《说文解字》第十五篇中写道:“其建首也,立一为端。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同条牵属,共理相贯。杂而不越,据形系联。引而申之,以究万原。”[1](P321)段玉裁也在《说文解字注》中说:“凡部之先后,以形之相近为次。凡每部中字之先后,以义之相引为次。”[2](P1)由此可见,许慎是按照“以义相贯”的原则来对各部的字进行编排的。
  《说文·门部》共收正文字57個,另有重文6个,新附字5个。门部字的编排顺序是先对部首字“门”进行解说,然后将以门为部首的字据字义逐个列出,一一进行分析。《说文解字》门部字的排列大体上符合“以义相贯”的原则。如“门”“阊”“闱”“?”“闳”等相连,表示门的名称;“閞”“?”“阖”“闑”“阈”相连,表示门的组成部分;“闢”“?”“阐”“開”“闿”“閜”等相连,表示开门的动作;“闭”“阂”“闇”相连,表示关门的动作;“阗”“闛”相连,表示盛大的样子;“阉”“阍”相连,表示守门人,等。
  周祖谟曾在《〈说文解字〉概论》中将《说文解字》的部内字序归纳为“专名在前,后列其他”、“先列实物名,后列其他方面的词”、“意义相近的字比次在一起”与“好的意义的词在前,不好意义的词在后”四种情况[3](P53)。就《说文解字》门部字而言,整体上符合这四种排列顺序。首先是“专名在前,后列其他”的字序。《说文·门部》先列出门的名称,如“门”“阊”“闱”“?”“闳”等,再列出与门有关的字,如“阇”“阙”“閞”“?”“阖”等。其次是“先列实物名,后列其他方面的词”的字序。如《说文·门部》开头列以门的总称“门”,接着列出表示天门义的“阊”,表示巷门义的“闬”“闾”,表示门扇义的“?”“阖”,再列出含动作义的“闢”“?”“阐”“開”“闿”等,而与门有关的形容词“阗”“闛”则列于该部偏后的位置。至于第三种情况,正是“以义相贯”原则的体现,此处不再赘述。最后是“好的意义的词在前,不好意义的词在后”的字序。在《说文·门部》中,表天门义的“阊”、宫门义的“闱”、庙门义的“?”因含有尊崇之意而被列于该部的开头,表示守门人之意的“阉”“阍”、偷看义的“闚”“闪”、吊唁义的“闵”则因其低贱的身份、丑恶的行为、不吉利的性质而被排于该部较后的位置。
  通过对门部字字义的分析,笔者发现许慎对门部字的编排也有欠妥之处,这主要体现在他并没有将所有意义相近之字归纳到一起。比如同是表示巷门义的“闳”和“闬”“闾”二字之间却相隔了三个字;表示闭门义的“閟”和同是表此义的“闭”“阂”“闇”未放在一起;同表偷看义的“闚”和“闪”也未列在一处等。这可能是由于时代局限造成的。不过,从整体上来看,《说文解字》的编排体例还是科学合理的。
  二、《说文》门部字的字形结构
  《说文解字》以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等六书作为释字的理论基础,其中前四种是造字之法,后两种是用字之法,而能具体体现门部字字形结构的便是造字法。据统计,《说文解字》门部字的正文共有1个象形字、9个会意字和47个形声字,无指事字,其中形声字又包括2个亦声字。
  (一)象形字
  在《说文·门部》中,仅有1个象形字。
  门:“闻也。从二户。象形。”
  按:“门”是象形字,甲骨文作、、。从字形上来看,前面两种甲骨字形像两个门扇的形状,后面一种则像在两个门扇上方横了一根木头作为门楣。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甲文)象两扉形。”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或象加键,或象上有楣。”《说文》云“从二户”,饶炯《说文解字部首订》:“户与门皆象形,而说解于户云‘半门曰户’,门云‘从二户’,皆非许君书例,当是校阅旁注而误入正解者。”笔者赞同饶炯的观点。
  (二)会意字
  在《说文·门部》中,有9个会意字,分别为“開”“间”“闲”“闭”“”“闪”“闯” “闢”“關”。
  開:“张也。从门,从幵。”
  按:许慎谓“開,从门,从幵”,误也。“開”是会意字,战国文字作,说文古文作。从字形上来看,两旁是两个门扇,中间横着的是一个门闩,下面是人的两只手,像一个人伸出双手去取门闩,表示开门之意。因此,“開”应是从门,从,从一。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从一,一者,关也。”注:“小篆与古文不异,笔画整齐之耳。非从幵也。”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古文从一从。一者,象门关之形……从者,以两手取去门关,故为开也。小篆变古文之形,许君遂误以为从幵尔。”
  间:“隟也。从门,从月。”
  按:“间”是会意字,金文(西周)作。从字形上来看,上面是一轮月亮,下面是两个门扇,以月光透过门中来会空隙之意。徐锴《说文系传》:“大门当夜闭,闭而见月光,是有间隙也。”《墨子·经说上》:“间谓夹者也。”《庄子·养生主》:“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   闲:“阑也。从门中有木。”
  按:“闲”是会意字,金文作,像在两个门扇下面放了一根木头作为障碍物,会门栅栏之意。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今俗犹多以木为栊槛,形制甚小,施于门限上,所以隔别内外,防小儿、家畜之任意出入,盖即阑之遗意。闲从门中有木而训为阑,谓此也。”《周礼·夏官·虎贲氏》:“舍则守王闲。”郑玄注:“闲,梐枑。”贾公彦疏:“闲与梐枑皆禁卫之物。”由此可见,“闲”表示门栅栏。
  闭:“阖门也。从门;才,所以歫门也。”
  按:“闭”是会意字,金文作、,像在两个门扇的中间加了一个类似门闩的东西,以表关门之意。《说文》云“才,所以歫门也”,段玉裁注:“从门而又象撑歫门之形,非才字也。才不成字,云‘所以歫门’,依许全书之例,当云:‘才,象所以歫门之形’乃合。”
  :“登也。从门。,古文下字。”
  按:“”是会意字,小篆作。许慎所言“从门”欠妥。戴侗曰:“徐本从下,唐本从上。”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凡登屋者,则屋门在下矣;登城者则城门在下矣。此篆当依唐本作从门二,二,古文上字。谓在门之上,登高之象也。本书隹部閵,从省声,籀文作,可证。”由此可见,“”应为“”,从门二,以在门之上会登升之意。
  闪:“窥头门中也。从人在门中。”
  按:“闪”是会意字,小篆作。从字形上来看,像一个人伸着头在门中偷看,会窥视意。沈涛《说文古本考》:“闚、闪互训。”《三国志·魏书·梁习传》“(王)思亦能吏,然苛碎无大体”,南朝宋裴松之注引《魏略·苛吏传》:“白日常自于墙壁间窥闪。”
  闯:“马出门貌。从马在门中。读若郴。”
  按:“闯”是会意字,小篆作,由马在门中会意,表示马出门的样子。段玉裁注:“引申为突兀惊人之辞。”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闯之言骋也,谓马出门直驰疾奔也。”
  除去上述例字之外,《说文·门部》还有2个会意字被许慎误归入形声字中。
  闢:“开也。从门,辟声。”
  依许慎之意,“闢”是形声字,实则误解。按:“闢”是会意字,金文作。根据字形,上面是两个门扇,下面是人的两只手,像人伸出双手去推门,会打开意。因此,“闢”应是从门,从。《广韵·昔韵》:“闢,开也。”《六书故·工事一》:“闢,开之尽也。”可见“闢”有打开之意。
  關:“以木横持门户也。从门,声。”
  许慎误把“關”当作形声字解。按:“關”是会意字,金文作、、、。从字形上来看,像是在门的中间插了一个门闩,会门闩之意。小篆作,变为形声字。此处暂列入会意字类。典籍用例如《广韵·删韵》引《声类》:“關,所以闭也。”《左传·襄公二十三年》:“臧纥斩鹿门之關以出,奔邾。”《列子·说符》:“孔子之劲,举国门之關,而不肯以力闻。”这里的“關”,指的都是门闩。
  (三)形声字
  在《说文·门部》中,共有47个形声字,分别为:“阊”“闱”“?”“闳”“闺”“閤”“阘”“闬”“闾”“阎”“阓” “闉”“阇”“阙”“閞”“?”“阖”“闑”“阈”“阆”“?”“阐” “闿”“閜”“闸”“閟”“阁”“”“阏”“”“?”“?”“阑” “阂”“闇”“”“阗”“闛”“阉”“阍”“闚”“”“阅”“阕” “阚”“阔”“闵”。这些形声字又可分为两种:即一般形声字与特殊形声字。
  1.一般形声字。在《说文·门部》中,有45个形声字皆是一般形声字,许慎以“从某,某声”的固定方式对其进行训释。例如:
  阊:“天门也。从门,昌声。”
  按:在門部,以昌为声,“门”为形符,“昌”为声符。
  闱:“宫中之门也。从门,韦声。”
  按:在门部,以韦为声,“门”为形符,“韦”为声符。
  闳:“?门也。从门,厷声。”
  按:在门部,以厷为声,“门”为形符,“厷”为声符。
  其中有1个一般形声字被许慎误归入特殊形声字中。
  阅:“具数于门中也。从门,说省声。”
  许慎训“阅”为省声字。按:“阅”是一般形声字,战国文字作、。在门部,以兑为声,“门”为形符,“兑”为声符。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从门,兑声。”徐锴《说文系传》作“兑声”。
  2.特殊形声字。在《说文·门部》中,主要指的是2个亦声字。
  阍:“常以昏闭门隶也。从门,从昏,昏亦声。”
  按:“阍”是会意兼形声字,也即亦声字,小篆作,以“昏”“门”二字之意组合构成新的词义“黄昏时负责关闭门户的差役”。《玉篇·门部》:“阍,《周礼》注云:‘阍人,司晨昏以启闭者也。刑人,墨者使守门囿御苑也。’”《广韵·魂韵》:“阍,守门人也。”与此同时,“昏”也作声符。
  闺:“特立之户,上圜下方,有似圭。从门,圭声。”
  依许慎之意,“闺”属一般形声字。实则欠妥。按:“闺”是亦声字,属特殊形声字,小篆作。“圭”既是形符,也是声符,意思是上圆下方的瑞玉,而圭形的门就叫做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从门圭,圭亦声。”《左传·襄公十年》:“筚门闺窦之人,而皆陵其上。”《荀子·解蔽》:“俯而出城门,以为小之闺也,酒乱其神也。”
  三、《说文》门部字的字义分类
  《说文解字》门部字的正文共有57个字。依据语义,将其分为四类,即与门的名称相关的字、与门的动作相关的字、与门的形态相关的字以及含有其他义的字。
  (一)与门的名称相关
  这类字指的是与门有关的名称,其中又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门的名称、与门有关的事物的名称以及守门人的名称。
  1.门的名称
  该小类包括门的总称与根据门的种类而产生的相应称呼,总计13个字。   门:“闻也。从二户。象形。凡门之属皆从门。”
  按:同音为训。“门”与“闻”在上古同属明母文部,音同。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闻者,谓外可闻于内,内可闻于外也。”门的总称。
  阊:“天门也。从门,昌声。楚人名门曰阊阖。”
  按:此处以通语来解释方言,楚地人称门为阊阖。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亦曰:“凡训天门者,皆阊阖二字连称,无单言阊者。此篆说解,当云阊阖,天门也。今二徐本误夺二字矣。”指传说中的天门。
  闱:“宫中之门也。从门,韦声。”
  按:许慎在解释字义时广泛地使用了下定义的方法。王宁先生(1988)认为,这种训释方式可以归纳为“义值差+主训词”。主训词的意义需与被训释词相近,而义值差则用以说明二者的不同。此处“门”是主训词,“宫中”是义值差。指宫中的小门。
  ?:“?谓之樀。樀,庙门也。从门,詹声。”
  按:“?”“樀”和“庙门”三个同义词辗转递训。因此,“?”指宗庙的门。
  闳:“?门也。从门,厷声。”
  按:双声为训。“闳”在上古属匣母蒸部,“?”在上古属匣母东部,二者同声纽,是双声字。《说文·邑部》:“,里中道也。”“?”为小篆,“”为古文籀文。因此,“闳”指里巷的门。
  闺:“特立之户,上圜下方,有似圭。从门,圭声。”
  按:许慎将这种门的形状特点描绘了出来,给人以形象感。指上圆下方的小门。
  閤:“门旁户也。从门,合声。”
  按:“户”是主训词,“门旁”是义值差。《说文·户部》:“户,护也。半门曰户。”所谓“门旁户”,即指在正门旁的小门。
  阘:“楼上户也。从门,声。”
  按:“户”是主训词,“楼上”是义值差。指楼上的小门。
  闬:“门也。从门,干声。汝南平舆里门曰闬。”
  按:此处以通语来解释方言,汝南郡平舆县人将里门称为闬。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闬,闾也。《左传》《尔雅》释文、《左传》正义、《芜城赋》注、《玉篇》、《广韵》引皆作闾,至《尔雅疏》乃讹为门,今正。”可见,“闬”指的是里巷的门。
  闾:“里门也。从门,吕声。《周礼》:‘五家为比,五比为闾。’闾,侣也,二十五家相群侣也。”
  按:《说文·里部》:“里,居也。”因此,“闾”也指里巷的门。
  阎:“里中门也。从门,臽声。”
  按:“门”是主训词,“里中”是义值差。指里巷中的门。
  阓:“市外门也。从门,贵声。”
  按:“门”是主训词,“市外”是义值差。指的是市场的大门。
  闉:“城内重门也。从门,垔声。《诗》曰:‘出其闉阇。’”
  按:“门”是主训词,“城内重”是义值差。严可均曰:“《诗·出其东门》释文,《文选》谢宣远《集别诗》注、颜延年《始兴郡诗》注、谢希逸《宣贵妃诔》注引作‘城曲重门也’。此作‘城内’,误。”[4](P2906)因此,“闉”指的是城门外用以保护城门的小城的门。
  2.与门有关的事物的名称
  该小类包括门四周的建筑物的名称及门的各组成部分的名称,共计15个字。
  (1)门四周的建筑物的名称
  阇:“闉阇也。从门,者声。”
  按:此处被训释词“阇”占据主训词之位,而“闉”则作为义值差来突出词义的特点。《尔雅·释言》:“阇,台也。”因此,本义指城门上的台。
  阙:“门观也。从门,欮声。”
  按:“觀”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说文·见部》:“观,谛视也。”指的是宫门外两旁的楼台。
  ?:“门响也。从门,郷声。”
  按:“响”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响,疑当作乡。乡者,今之向字。门乡者,谓门所向。”《尔雅·释宫》:“两阶间谓之乡。”因此,“?”指两阶之间。
  《说文·门部》:“闲,阑也;阑,门遮也。”
  按:“闲”“阑”和“门遮”三个同义词辗转递训。因此,“闲”和“阑”都解释为门栅栏。其中“闲”“阑”又以叠韵为训。“闲”在上古属匣母元部,“阑”在上古属来母元部,二者韵部相同,是叠韵字。
  (2)门的各组成部分的名称
  閞:“门欂栌也。从门,弁声。”
  按:“欂栌”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说文·木部》:“欂,壁柱。”“栌,柱上柎也。”意思是门柱上的斗拱。
  《说文·门部》:“?,门扇也。”“阖,门扇也。”
  按:同义相训。许慎用常用词“门扇”去解释同义词“?”和“阖”。指门。
  闑:“门梱也。从门,臬声。”
  按:“梱”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说文·木部》:“梱,门橛也。”指竖立在门中央的短木。
  阈:“门榍也。从门,或声。《论语》曰:‘行不履阈。’”
  按:“榍”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说文·木部》:“榍,限也。”与此同时,许慎又引《论语》以证义。本义指门槛。
  阁:“所以止扉也。从门,各声。”
  按:许慎通过简述功能来表义。指用来固定门扇的长木桩。
  :“开闭门利也。从门,繇声。一曰:缕十纮也。”
  按:许慎通过简述功能来表义。本义指用来开闭门的键。许慎在解释完它的本义后,又用“一曰”进行了补释。段玉裁曰:“纮字有讹,纮者冠卷,非其义,疑当作总。”又用以计算丝缕之数。
  ?:“门声也。从门,曷声。”
  按:“声”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指门的声响。
  關:“以木横持门户也。从门,声。”
  按:许慎通过简述功能来释义。意指门横闩。   :“关下牡也。从门,龠声。”
  按:“牡”是主训词,“关下”是义值差。《正字通·牛部》:“牡,门关键。”本义是门直闩。
  3.守门人的名称
  表达该类意义的字只有2个。
  阉:“竖也。宫中奄阍闭门者。从门,奄声。”
  按:此为单训。许慎用“竖”来解释同义词“阉”。王筠《说文句读》:“《周礼·内竖》注云:‘竖,未冠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奄,精气闭藏者。今谓之宦人。”又改“阍”为“昏”,并注:“昏,各本作阍,今正。”本义指黄昏时负责关闭宫门的被阉割的童仆。
  阍:“常以昏闭门隶也。从门,从昏,昏亦声。”
  按:“阍”,小篆字形作,表示门,表示天刚黑的时候,合起来意指黄昏时负责关闭门户的差役。“阍”与“昏”在上古同属晓母文部,同音为训。
  (二)与门的动作相关
  这类字指的是与门有关的动作,根据动作的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两类:开关门的动作和在门中偷看的动作。
  1.开关门
  该小类包括开门与关门两种动作,共计10个字。其中“闸”既可以指开门,又可以指关门。
  闸:“开闭门也。从门,甲声。”
  按:“开闭”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指开门或关门。
  (1)开门
  《说文·门部》:“闢,開也;開,张也。”
  按:“闢”“開”和“张”三个同义词辗转递训。“闢”和“開”都解释为打开。
  《说文·门部》:“闢,開也。”“阐,開也。”“闿,開也。”
  按:许慎用一个词“開”去解释“闢”“阐”“闿”这三个同义词,皆是打开义。与此同时,“闿”和“開”在上古同属溪母微部,同音为训。
  ?:“辟门也。从门,为声。《国语》曰:‘?门而与之言。’”
  按:“辟”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许慎在说解时又引《国语》为证。本义指打开门。
  (2)关门
  《说文·门部》:“閟,闭门也。”“闇,闭门也。”
  按:许慎用常用词“闭门”去解释同义词“閟”和“闇”。本义指关门。同时,“閟”与“闭”在上古同属帮母质部,同音为训。
  闭:“阖门也。从门;才,所以歫门也。”
  按:许慎用字形来训该字。“闭”,小篆作,表示门,像木锁的形状,合在一起表示关门义。
  阂,《说文·门部》:“外闭也。从门,亥声。”
  按:“闭”是主训词,“外”是义值差。意思是从门外关门。
  2.从门中偷看
  表达该小类意义的字较少,只有2个。
  闚,《说文·门部》:“闪也。从门,规声。”
  按:此为单训。许慎用“闪”来解释同义词“闚”。指从门中偷窥。
  闪,《说文·门部》:“窥头门中也。从人在门中。”
  按:“闪”,小篆作,其字形像是一个人把头伸在门中偷看,表窥视义。
  (三)与门的形态相关
  这类字用以指门的某种形态,共计4个。
  阆:“门高也。从门,良声。巴郡有阆中县。”
  按:“高”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意指门高。
  :“门倾也。从门,阿声。”
  按:“倾”是主训词,“门”是义值差。指门倾斜的样子。
  阗:“盛貌。从门,眞声。”
  按:“貌”是主训词,“盛”是义值差。指充满门庭的盛大样子。
  闛:“闛闛,盛貌。从门,堂声。”
  按:“貌”是主训词,“盛”是义值差。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谓盛满于门中之貌也。”指填塞门庭的盛大样子。
  (四)其他
  以下11个字,其意义无法归入上述类别,故将它们列入其他类。
  閜:“大开也。从门,可声。大杯亦为閜。”
  按:“开”是主训词,“大”是义值差。《广韵·马韵》:“閜,大裂。”《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谽呀豁閜,陵别岛。”可见,“閜”并非大开义,而是指大裂。释完本义后,许慎又进行了补释,又有大杯义。
  间:“隟也。从门,从月。”
  按:此处许慎运用了形训的方法。“间”,小篆作,上面像是两个门扇,门扇中间有一轮月亮,以月光透过门中来表示空隙之意。
  阏:“遮也。从门,於声。”
  按:“阏”“”双声为训。“阏”在上古属影母月部,“”在上古属影母东部,二者同声纽,是双声字。《说文·辵部》:“遮者,遏也。”《说文·手部》:“,抱也。”本义指阻塞。
  :“妄入宫掖也。从门,?声。”
  按:许慎通过阐释内涵来给该字下定义。指擅自出入。
  :“登也。从门。,古文下字。”
  按:许慎从小篆字形入手,由下字在门字之上,表示出登意。
  阅:“具数于门中也。从门,说省声。”
  按:許慎通过阐释内涵来给该字下定义。本义指清点、计算。
  阕:“事已,闭门也。从门,癸声。”
  按:许慎通过阐释该字内涵来释义。桂馥曰:“玄应《一切经音义》七引《说文》:‘事已曰阙。’《索隐》引《说文》:‘阕,事已也。’所引皆无‘闭门’字。”王筠《说文句读》:“闭门二字,后人以字从门增之也。”指事情终止。
  阚:“望也。从门,敢声。”
  按:此为单训,以“望”训释同义词“阚”。意
  指看、望。
  阔:“疏也。从门,声。”
  按:许慎用“疏”来解释同义词“阔”。本义指疏远。
  闵:“吊者在门也。从门,文声。”
  按:许慎通过阐释内涵来给该字下定义。本义指吊唁。
  闯:“马出门貌。从马在门中。”
  按:小篆作。表示门,表示马,合在一起表示马出门的样子。
  本文从编排体例、字形结构及字义类别三个方面对《说文·门部》57个正文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分析,以期窥得其基本面貌。就编排体例而言,《说文解字》门部字的编排基本上遵循了“以义相贯”的原则,但在部内字序的编排上略有欠缺。许慎在排列门部字的顺序时,先列出其专名,然后再将与门有关的动词和形容词逐个列出,这表明在东汉时期,人们已对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的区别有了初步的自觉意识。就字形结构而言,《说文·门部》正文共有1个象形字、9个会意字和47个形声字,无指事字。可见,形声字在门部字中占有较大的比重。而根据《说文解字》所收的字数来看,“在九千三百五十三字中,形声字占百分之八十以上。”[5](P40)由此可见,在东汉时期,形声已经成为一种主要的造字方法。就字义类别而言,《说文·门部》共可分为四大类:与门的名称相关的字、与门的动作相关的字、与门的形态相关的字及含有其他义的字。这反映出东汉时期人们已对门的类别、组构成分、功用等有了较为深入的认识。
  参考文献:
  [1][汉]许慎.说文解字[M].[宋]徐铉校订.北京:中华书局,2013.
  [2][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第2版)[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
  [3]周祖谟.周祖谟文字音韵训诂讲义[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
  [4]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高明.中国古文字学通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6]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M].北京:中华书局,1988.
  [7]汤可敬.说文解字今释[M].长沙:岳麓书社,1997.
  [8]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汉语大字典(第2版)[Z].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10.
  [9]李圃.古文字诂林[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
  [10]周大璞.训诂学要略[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
  [11]王宁.论词义训释[J].辞书研究,198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513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