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新动向
作者 :  王 钦

  国际金融危机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在全球经济从萧条转向复苏的过程中,将出现一场世界范围的经济竞争格局调整和资产兼并重组。近期,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展开的。用经济发展规律来分析,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即工业化的加速推进阶段,资源和技术是推进这一进程的主要驱动要素。因此,海外并购将是中国企业整合国际和国内“两种资源”的有效方式与必然选择,将是推动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
  
  一、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正在步入快速发展阶段
  
  虽然对过去一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交易金额有多种说法,但是一个基本判断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已经走出萌芽起步阶段,正在步入快速发展阶段。国家商务部的统计表明,在2009年全球对外直接投资(FDI)下降30%的背景下,中国非金融类FDI累计433亿美元,同比增长6.5%,其中并购类投资累计175亿美元,占同期投资总额的40.4%,成为主要的海外投资方式。《2009年中国并购市场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共完成38起海外并购交易,同比增长26.7%;其中披露价格的30起并购事件总金额达到160.99亿美元,同比增长90.1%。普华永道的统计显示,2009年中国海外并购交易达166宗,交易金额335亿美元。根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统计,2009年中国公司的海外并购交易总额达到460亿美元。同时,Dealogic称,2005年中国的海外并购额为96亿美元,而2007年是254亿美元。
  而在2010年的第一季度,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步伐并没有停止,Dealogic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中国海外并购总额11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63%,创造了历史新高。
  纵观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历程,无论是并购数量,还是并购的交易金额,都有了较大幅度增长。同时,我们可以预见中国企业在经历了最初的试探性并购阶段之后,伴随着企业实力的增强、并购经验的丰富,以及良好的并购声誉,将逐步进入快速增长阶段。
  
  二、提升产业链竞争力是当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主要动机
  
  从提升产业链竞争力的角度出发,弥补自身产业链的不足,是当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主要动机。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产业链之间的竞争,是产业链协同优势之间的竞争。
  从海外并购案例上看,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发生在能源资源领域的并购,例如湖南华菱钢铁集团以8.26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公司FMG集团5.35亿股股票的交易,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旗下的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澳大利亚OZ矿业公司部分资产的交易,中海油、中石化共同出资13亿美元收购美国马拉松石油公司旗下的安哥拉32区块油田,中石化以72.4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Addax石油公司;另一类是发生在汽车、工程机械等装备制造领域的并购,例如,吉利收购澳大利亚DSI、沃尔沃,中联重工收购意大利CIFA。这两大类并购归结起来,凸显了中国企业和海外企业在产业链上的优势互补,与产业链竞争力的整体提升。对于资源型企业而言,谁掌握了资源,谁就掌握了定价权,通过海外并购,中国企业弥补了这一产业链短板,并融合了“中国制造”和“中国市场”要素;同样,对于其他行业的企业而言,关键技术是附加值的体现,通过融入海外企业的技术优势,将会进一步释放中国制造和市场优势。
  
  三、“错位与融合”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成功的法宝
  
  从TCL并购施耐德、汤姆逊,到沈阳机床并购德国希斯,再到近日的吉利并购沃尔沃,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一路走来,既有失败的教训,又有成功的喜悦。而成功的一条法宝就是“错位与融合”。
  海外并购是一把双刃剑,一步不慎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直接影响企业的发展。TCL在并购过程中没有进行很好的“技术错位”,遭遇了“技术轨道”变迁的陷阱,在面临电视机显示技术从CRT转向LCD的时候,并购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同时,此项并购的“产品错位”也不够明显。产品的同质化必然会带来海外企业员工直接的反对,因为面对中国制造的优势,外国员工首先考虑的不是被并购后如何发展好企业,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岗位。
  沈阳机床在并购德国希斯时,就很好地处理了“技术错位”和“产品错位”的关系。德国希斯作为一家百年企业,它的大型机床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而沈阳机床则在小型机床上具有较强的优势。基于这种技术和产品上的错位,沈阳机床和德国希斯在研发、设计、制造和市场等环节进行了很好的整合,除了开发各自优势产品和技术,还在大中型机床产业开发上进行了很好的合作。一方面,德国希斯在大型机床方面的技术和产品优势,在中国重工业快速发展的市场上得到了充分释放;另一方面,通过同德国希斯的联合开发和设计,沈阳机床的技术水平和自身声誉得到了提升。
  实际上,吉利并购澳大利亚DSI和沃尔沃,也都充分体现了双方在“技术”和“产品”乃至“市场”上的错位。例如,澳大利亚DSI的技术优势在于高档、大功率的变速箱产品,沃尔沃的产品主要是集中在高级车市场,同时目前主要市场也在海外。这些企业的优势同中国汽车消费市场爆发式增长以及制造能力的优势相结合,必然会产生产业链协同优势,放大企业的竞争优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1+1>2”的效应。实际上,这也是并购双方利益的长期诉求点。
  
  四、“社会责任”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可持续的关键
  
  企业海外并购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活动,通常也是一个社会活动乃至政治活动。因此,积极履行并购客体国的社会责任就具有特殊的社会价值,对于中国企业树立良好的声誉非常关键。而“声誉”通常是并购能否达成的决定性因素。
  一个拥有良好“社会责任”的企业,不仅会得到被并购企业员工乃至工会支持,还会得到所在社区以及被并购企业所在国政府的支持。伴随着海外并购数量和规模的增加,中国企业必然会面临来自各个方面的质疑和责难,而社会责任意识在这时就显得尤为重要和关键。实际上,社会责任意识将是未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战略武器”。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责编/赵哲)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