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忆彭真二三事》引起的回忆
作者 :  ■ 黄青禾

  在《百年潮》1997年第5期上看到于光远的《忆彭真二三事》一文,引起我的一些有关回忆。
  一是关于梁思成的“北京市人大代表”身份问题。至少在1952年以前,北京市的民意组织还不是“人民代表大会”,而是“人民代表会议”。我在1951―1952年时是北京市第四届人民代表会议的高校学生代表,当时也是直接选举产生的。农大一个教授代表是林传光先生,一个学生代表就是我。开分组会时高校代表是一个组,记得同组的包括梁思成先生和林徽因先生,还有周培源、钱伟长等名人。会议讨论的内容我几乎全记不得了,但有一件事情至今仍记忆犹深:在彭真市长的一次讲话中,他建议取消自行车税。他说市政府从自行车上收不到多少税款,但广大市民交税非常麻烦,税务部门也很费劲。回答彭真市长的建议的是顿时全场欢呼,掌声雷动。北京市的人民代表批准了取消自行车税。之后,北京的自行车真的不收税了,直到改革以后的某一年才又恢复征税。我是骑自行车的,每到去交税时就会想起这么一件小事。
  二是参加在畅观楼起草关于知识分子问题会议文件的一点记忆。我是去抄写稿子的。改出一遍后我就赶快誉清,当时一小时大概可以抄出4张400字的稿纸。记得参加讨论草稿的领导人除了彭真外,还有周扬。领导同志一般是晚上工作到半夜,然后同工作人员一起吃宵夜后休息,早上一般9点左右起来。
  参加这次工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同彭真同志的几句对话:“有一天早上,彭真同志还穿着睡衣在室内散步。于光远同志当时把我向他介绍说:“这是我们处里新来的年轻人,农业大学毕业的。”彭真同志说:“大学毕业生一个月拿50来块钱不够用。”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已经在考虑提高大学生的基本工资问题了,却说:“够了,一个月伙食费15元,还可以买点衣服。”他接着说:“知识分子不能光是吃穿,还要买书,要多买一些书看。”1956年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之后,大学毕业生的定级工资提高了一级(从行政22级提到21级),我自己也是受益者。可惜好景不长,1957年后,这项进步又被取消了。
  以上两事都与我个人利益有关,所以记住了。可见个人利益事关重大。同时又深感改革不容易,前进了还会后退。
  (责任编辑:萧 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