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运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的案例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财务报告是外界了解上市公司的主要途径,财务报告的真实性尤为重要。但在实际操作中,上市公司往往会进行特殊目的的盈余管理来粉饰财务报表,以此向外界传递公司经营情况良好的假象。文章以中联重科为例,探究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问题,并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   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上市公司
  【中图分类号】  F27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19)06-0076-02
  一、非经常性损益的涵义及其与盈余管理的关系
  (一)非经常性损益的涵义。我国证監会于1999年首次对非经常性损益进行了界定,将其定义为公司正常经营损益之外的一次性或偶发性损益,之后又于2001年和2007年对这一定义进行了调整和完善。2008年,证监会发布《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解释性公告第1号——非经常性损益》,将非经常性损益界定为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无直接关系,以及虽与正常经营业务相关,但由于其性质特殊和偶发性,影响报表使用人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做出正常判断的各项交易和事项产生的损益。这次修订将非经常性损益通常包括的项目由原来的14条调整增加为21条,更加注重交易事项的界定,要求上市公司对重大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在附注中披露说明。此次修订提高了上市公司的会计信息质量,但采用列举的方式界定非经常性损益,会给上市公司提供一定的选择空间。
  (二)非经常性损益与盈余管理的关系。Thomas(1998)从理论上解释了非经常性损益与盈余管理的关系,根据持续性将盈余分为长期、短期和零持续性盈余。长期会计盈余,是指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能够产生相同的盈余;短期会计盈余,是指盈余发生在当年并且只影响当年的经营利润;零持续性会计盈余,是指既不影响当期营业利润也不影响以后年度的盈余。短期盈余在评估公司当期和未来的营运能力时意义不大,但短期盈余的时间周期短、可操作性强,往往成为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首选,而非经常性损益恰恰是由这些持续性较短的项目构成的,这也是为什么上市公司通常使用非经常性损益来进行盈余管理的原因。张晓彤等(2018)以新都酒店为例,发现上市公司为了避免退市,通常会使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来粉饰公司的利润。孙燕芳、赵囡囡(2018)对2009—2016年间扭亏为盈的T族公司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发现非经常性损益对于T族公司扭亏的贡献程度非常大。
  二、中联重科非经常性损益分析
  (一)案例简介。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重科”)创立于1992年,主要从事高新技术装备的研发制造,是全球产品链最为齐备的工程机械企业之一。公司年报指出,2017年公司通过战略转型、资源整合等,经营业绩实现反转。中联重科2015—2017年的主要会计数据及财务指标如下表所示。
  
  可以看出,中联重科2015—2017年的营业总成本均大于营业总收入,说明公司的日常经营状况不是很理想。2017年中联重科的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16.23%,营业总成本同比增长50.85%,而净利润竟然同比增长242.65%。也就是说,中联重科并没有实现经营性盈利,而是通过其他方式实现了巨额盈利。由上表可知,2015—2017年,中联重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都是负值。在非经常性损益的粉饰下,2015年、2017年中联重科的净利润由负转正,2016年的净利润也由-16.78亿元降低为-9.34亿元。可见,中联重科的净利润并不如财务报表上那样光鲜,而是在非经常性损益的调节下实现了盈利。
  (二)利用非经常性损益的手段分析。
  1.利用资产重组。由年报可知,2015—2017年,中联重科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分别为1.1亿元、6.11亿元和107.57亿元,呈持续增加趋势,其中2017年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同比增长高达1 660.56%。2017年中联重科发布公告称,公司以116亿元作价出售环境产业有限公司80%的股权,获得处置收益94亿元。该环境产业公司2007年1—6月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 376万元,说明该公司为亏损子公司,中联重科通过向关联企业高价转让亏损子公司的股权赚取投资收益,不仅将亏损转移了出去,还为公司带来了巨额收益。中联重科通过对亏损子公司的处置获得了大量的营业外收入,为2017年的净利润做出了巨额贡献。
  2.政府补助收入。2015年中联重科取得了5.56亿元的政府补助。其中与资产相关的补助为3 127.38万元,占比5.6%,与损益相关的补助为5.25亿元,占比94.4%。中联重科将绝大部分的政府补助收入确认为了与损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加之这部分政府补助没有计入递延收益,而是直接计入营业外收入,大大增加了中联重科2015年的净利润。该部分收益占当期非经常性损益的98.68%,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2015年中联重科的净利润将变为负数。
  3.减值准备的计提与转回。由于现行会计准则对应收账款减值准备的规定存在一定的不完善之处,上市公司往往会通过减少减值准备的计提或减值准备的转回来调节利润。2016年中联重科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总额为54.14亿元,公司对该应收账款计提了3.73亿元的减值准备,但2017年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总额仅为6.48亿元,并且公司年报中并没有具体披露收回欠款的详细信息。可以推断中联重科通过转回较多的减值准备,形成了公司的巨额收益。
  (三)中联重科盈余管理动机分析。
  1.保市动机。上市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将被退市警告,连续三年亏损将面临强制性退市。因此上市公司为了避免ST,管理层会在经营状况不佳时通过各种手段来进行盈余管理,以向外界传递公司业绩良好的信号。由中联重科的营业总收入和营业总成本指标可以看出,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并没有好转,存在利用非经常性损益将2015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扭亏为盈、同时减少2016年亏损额以避免退市的嫌疑。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三年的净利润均为负值。   2.报酬动机。从中联重科的年报中可以看出,管理层薪酬是依据公司年度主要财务指标以及管理人员业绩完成程度来确定的,以公司业绩为衡量标准,公司经营状况的好坏决定着管理层的薪酬水平。当上市公司营运状况不好时,管理层为了谋取自身利益最大化和职业前景,往往会选择进行盈余管理。
  3.筹资动机。上市公司经营活动的开展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公司通常会选择增发新股來筹集资金。国家对于股票发行的数量有着严格的规定,因此上市公司只能通过提高每股发行价格来筹集更多的资金,而公司业绩则是影响股票价格的关键因素。当上市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时,管理层为了获取足够的营运资金,通常会选择粉饰财务报表,向投资者传递公司经营情况良好的信号,以获取大量资金。
  三、启示与建议
  (一)完善非经常性损益概念的界定。我国目前采用的是定义加列举的方式来界定非经常性损益,这种方式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可能会造成一些符合非经常性损益条件的项目被上市公司故意计入其他项目,为管理者有意进行盈余管理提供机会。此外,财务人员在进行判别时带有一定的主观性,可能会导致判定失误及项目分类错误等。因此,有关部门应进一步细化非经常性损益的概念界定,或将非经常性损益提升到会计准则层面,明确其概念及分类标准,减少上市公司特殊目的的盈余管理。
  (二)加强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披露。目前我国仅要求在财务报表外对非经常性损益项目进行披露,并没有要求在利润表中体现。此外对于如何进行表外披露也没有具体细致的规定,导致现阶段披露形式并不统一。因此,在报表附注或说明书中应当详细披露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具体内容,并规范具体形式。可以将利润表划分为经常性损益项目和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两个部分,并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每股收益等在利润表附注中进行披露。
  (三)提高外部审计质量。会计师事务所作为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出具权威的审计报告,对上市公司起到了重要的监督作用。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会计师事务所纵容上市公司进行特殊目的盈余管理的现象越来越多,这是由于会计师事务所与被审计单位之间存在利益关系。会计师事务所应当保持审计独立性,完善行业监管机制,对执业过程中的行为进行监督。此外,审计人员需要保持独立、公平、公正的执业水准,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强对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人员的监督力度,降低盈余管理行为发生的概率。
  就上市公司而言,通过资产重组、政府补助、减值准备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进行盈余管理,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公司不良的经营状况。上市公司应选择长远之计,提高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优化结构、善于创新、整合资源,从根本上降低亏损,促进公司的持续发展。S
  【主要参考文献】
  [1] Thomas J K.Valuation of Permanent,Components Reported Earnings[J].Journal of Accounting, Auditing & Finance,1998,(3):301-336.
  [2] 张晓彤,孙潇凯,孙海涛.基于非经常性损益的上市公司盈余管理探究——以*ST新都为例[J].商业会计,2018,(16):49-51.
  [3] 孙燕芳,赵囡囡.基于非经常性损益的T族公司扭亏问题探讨[J].财会通讯,2018,(13):14-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025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