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不确定性、资产持有意图不明晰与双重计量模式

作者:未知

  【摘要】  不确定性的经济环境会造成管理者持有资产的意图不明晰,而这可能带来与资产属性的不匹配。文章在分析影响计量基础选择之因素的基础上,指出这种不匹配可能产生计量难题。文章评价了IASB给出的解决方案,认为双重计量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由此而产生的信息冲突问题。
  【关键词】   环境不确定性;持有意图不清晰;双重计量模式
  【中图分类号】  F23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19)06-0012-03
  一、环境不确定性与持有意图不明晰
  目前,企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变得越来越不明确和不明朗。在此背景下,为了应对不确定性的未来,企业持有资产的意图可能不明确或具有多重性。比如,有些上市公司持有大量的理财产品,一方面是为了以后经营使用,另一方面可能是为了防止融资出现困难;再比如,有些上市公司持有过多的与经营业务不重合的商业地产,其目的除了赚取租金和增值,还有可能是为了“保壳”而进行盈余管理。
  资产持有意图不明晰会产生资产计价问题。以理财产品为例,若是为了日常经营使用,其性质等同于现金,对其采用公允价值计量比较合理。若不为日常经营所用,只是定期收取利息,采用摊余成本计量比较能够反映未来获得的现金流。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本文探讨了影响计量基础选择的因素,指出環境不确定性可能会造成的计量冲突,论述了IASB提出的解决方案,最后进行了总结。
  二、影响计量基础选择的因素
  IASB认为最有效率、最有效果获取有用信息的方式(CF2.21A)是:第一,识别对报告主体财务信息使用者有用的经济现象;第二,识别该经济现象最为相关的信息类型;第三,确定该信息是否可以获取,是否能够如实反映经济现象。如果没有问题,这个过程结束即可。否则,就应从具有次优相关性的信息开始,再重复上述过程。从以上表述中可以看出,信息筛选的关键节点在于相关性B。影响信息的相关因素很多,为了突出主题,本文只考虑影响计量基础选择的相关因素,将之分为两类:一类是资产的特征;一类是资产持有意图。下面一一探讨C。
  (一)资产的特征
  1.价值波动性(variability in value)。影响资产价值的因素很多,比如利率、通胀水平、信用水平、技术更新速度等。IASB认为,如果资产价值波动性大:(1)针对金融资产的摊余成本信息可能会不相关。摊余成本将相关利息收入/费用分摊到相应期间。如果金融资产存在价值波动,摊余成本计量会费时费力。(2)通过现行价值而不是历史成本反映的信息可能更相关,具体表现为:更有助于评估企业财务实力强弱;更有助于评估企业的流动性和偿债能力;更有助于评估企业是否需要额外融资,能否融到资;更有助于评估管理层的受托责任。(3)历史成本计量可能不会反映期间生成的收益。价值波动信息不能立即反映,只能等处置时一并反映,这会造成所有收益都是处置时形成的错误认识。同时,持有资产的风险也不能及时表达出来。
  从以上分析可知,资产的价值波动性越大,越应采用现行价值进行计量。这种关系可用表1反映。
  
  2.流动性。流动性的高低也会影响计量基础的选择。FASB指出D:如果资产能够立即变现,即不用费力就可以以可靠且确定性价格出售(比如一些农产品、贵金属和交易型证券),在生产结束(价格波动)时就要确认收入(利得或损失)。这就意味着资产的流动性达到一定程度时,资产应该采用现行价值进行计量。IASB也认为(CF6.56):可独立出售且出售不会导致重大不利经济后果(例如,不会对业务造成重大破坏)的资产,提供的信息最具相关性的计量基础可能就是现行价值。由此可见,流动性越大,越倾向于采用现行价值计量。具体关系表达如表2所示。
  3.资产使用年限。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资产使用年限越长,对其越不应该采用现行价值E计量。资产使用时间越长,其当前的现行价值就越失去意义。因为针对该类资产关注的是长期收益,而非短期获利能力。这种关系表述如表3所示。
  (二)资产持有意图
  企业持有资产的意图,与企业的投资、融资和经营活动密切相关。IASB在进行讨论时,直接将资产与其实现的现金流方式联系起来,具体探讨了以下几种情况:
  1.对于直接产生现金流的资产F,采用现行价值(比如公允价值)计量更相关,因为其提供的信息反映了未来现金流的时点、金额和不确定性,而出售或处置形成的收益信息不具有较大预测价值。
  2.对于联合其他资产共同产生现金流的资产,采用成本计量更相关。当一项经营活动涉及多项资产用以生产和销售产品或服务,基于成本的计量基础可能会提供相关信息。反映资产消耗程度的成本与同一期间赚取的收入相比较,其差额(margins)提供的信息能够帮助预测未来盈利能力,进而评估企业未来现金流状况。
  3.为了获取合同规定的收益而持有的金融资产,采用成本计量会提供相关信息G,因为这样会提供合同收益和合同成本的差额信息,有助于评估未来现金流状况。
  4.对于销售给顾客的存货,其并不能够直接出售变现,因为销售它们需要耗费其他资源,同时也面临找不到顾客的风险,因而,对存货采用成本计量更相关。相反,对于商品中间商,由于不存在找不到顾客风险,交易成本也很小,中间商希望从价格波动中获利,信息使用者也不希望估计未来毛利,此时采用现行价值(即公允价值)更相关。
  如上所述,情况1说明,如果资产能够直接产生现金流,采用现行价值计量更相关;情况2、3、4说明,如果资产间接(联合产生、变现时间长或变现存在风险)产生现金流,采用非现行价值计量更相关。具体关系如表4所示。
  
  为了说明问题,我们直接将资产持有意图与计量基础选择联系起来(见表5)。   三、计量基础选择冲突与资产持有意图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单一因素都无法决定计量基础的选择。每一个因素的相对重要性大小,取决于不同的事实和情况(CF,6.44)。计量基础选择冲突产生的适用条件:一是影响因素相对重要程度一样;二是影响因素所相关联的计量基础不同。
  不确定的经济环境创造了这两种条件同时实现的可能。结合前面分析,具体而言,环境不确定性造成了资产持有意图与资产特征不匹配,而这产生计量基础选择两难。为说明这一问题,将表1—表5整合成表6。
  从表6可以看出,环境的不确定性会造成象限2(以*标识)和象限3(以***标识,其问题更突出)存在,这就会导致计量难题。同时,有两点需要澄清:一是本文分析属于静态分析,考察的是某一时点存在的计量问题,冲突问题在将来会得到解决;二是计量基础的选择冲突有很多类型,不局限于历史成本与现行价值之间。按照现行框架,现行价值又细分为公允价值、现行成本、使用价值(履约价值),这些计量基础内部之间也会存在选择冲突,本文不再一一探究。
  四、IASB的解决路径及述评
  2013年,IASB发布了概念框架的讨论稿(DP)。DP(6.75)指出:“资产最终带来现金流的方式常常是不确定的。资产有多种使用方式,这些使用方式也会发生变化。”接下来,IASB提供了两种解决不确定性的方案。
  第一种方案是单一计量模式。IASB给出了两种办法:一是根据资产可能的变现方式来确定计量基础;二是基于资产最能盈利的模式(the most profitable means of contributing)来计价。
  第二种方案是双重计量模式,也是最终定稿的方案,该方案包含两种办法:一是使用一种计量基础列报资产负债表及利润表,在附注中使用另一种计量基础进行增量信息披露;二是采用现行价值计量基础计量资产,并反映到资产负债表中;采用另外一种计量基础确定与资产相关的收入/费用,并反映到利润表中;最后,两种计量基础产生的差额计入到其他综合收益中。
  因为单一计量模式未被采纳,本文着重分析双重计量模式。首先,IASB提出了表内和表外两种办法。究竟选择哪一种办法取决于哪一种办法提供的信息更相关(DP 8.58)。这种解决思路与本文的分析逻辑一致。即相关性是信息选择的关键衡量尺度。其次,针对两张报表分别采用两种计量基础,IASB给出的理由(DP8.55)是:基于不同基础编制的报表反映的信息都有意义,都能理解,且都表述清晰。在接下来的修订过程中,IASB指出:影响资产价值的因素很多,这些因素可以分门别类,分别反映到不同收益中。这种分类的思想也体现新颁布的概念框架的其他地方,不一一举例。从这些证据可以看出,准则制定机构一直试图将不同价值影响因素区分开来,并反映到不同收益中去。这种做法显然增加了信息含量,提升了信息透明度。
  具体来看,双重计量模式要求将一部分影响因素反映到其他综合收益中,这有针对结果不确定性的考量。将这种不确定性反映到其他综合收益而不是反映到损益,可能是认为这会影响对损益信息的判断,使损益信息的价值验证性和预测性功能大大降低H。
  需要指出的是,IASB只是将双重计量模式作为应用其他综合收益的一种情形(其他综合收益作为桥接项目(bridging items)将两张报表连接起来),自身不能成为一体。但无论如何,这一处理方案使得会计模型更有弹性,更能应对外部不确定环境的要求。
  五、总结及研究局限
  会计技术从本质上讲是反映性的,是应社会之需和企业状况的变化而发展的。环境的不确定性造成资产持有意图和资产特征不匹配,这产生了计量难题。IASB在制定概念框架过程中针对结果不确定性问题提出了双重计量模式。该模式对不同影响因素进行了区别对待,能够缓解不匹配带来的计量问题,同时增加了信息含量,提升了信息透明度。
  不可否认,本文的分析模型过于简单,但本文的目的不在于分析本身,而在于指出问题的存在。不确定性是一个复杂的、动态的过程,影响因素众多。本文只是从资产持有意图和资产特征两个维度进行了静态交互探讨,指出了可能存在的计量问题。X
  【主要参考文献】
  [1] IASB.Measurement uncertainty.IASB Meeting[S].2016.
  [2] IASB.Recognition.IASB Meeting[S].2016.
  [3] IASB.Discussion paper:A review of the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financial reporting.IASB Meeting[S].2013.
  [4] IASB.Measurement:factors to consider when selecting a measurement basis.IASB Meeting[S].2016.
  [5] IASB.More than one relevant measurement basis.IASB Meeting[S].2017.
  [6] IASB.Information about financial performance.IASB Meeting[S].2016.
  [7] IASB.Measurement-redrafting the factors to consider in selecting a measurement basis.IASB Meeting[S].2016.
  [8] IASB.Measurement:suggested redraft of parts of chapter 6.IASB Meeting[S].2016.
  [9] IASB.Exposure draft of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financial reporting.IASB Meeting[S].2015.
  [10] Khan S,Bradbury.The volatility of comprehensive income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market risk[J].Accounting & Finance,2015,(7).
  [11] 王艷,谢获宝.披露其他综合收益可以给市盈率带来溢价效应吗[J].会计研究,2018,(4).
  [12] Chatfield.Michael著,文硕等译.会计思想史[M].上海:立信会计出版社,2017.
  [13] 钱逢胜,乔元芳.计量—财务报告概念框架(2018)第6章[J].新会计,2018,(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0252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