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动态关系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以1978—2016年资本、人员、教育投入作为内生变量,设定义务教育免费和非义务教育学杂费和高等教育收费2个虚拟变量,研究湖南省教育投入对经济的动态影响。分析表明,义务教育免费未通过显著检验;资本、劳动力、非义务教育阶段收费和教育投入4个变量通过显著检验,且与经济发展正相关。不同层次教育对经济增长意义不同,高中以上教育时对经济增长有意义。教育、资本、劳动力产出弹性系数分别为0.461,0.266和0.122,对湖南省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分别为51.79%、33.83%、1.16%,教育投入对经济的贡献高于资本和劳动力。
  关键词: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GDP;从业人员;固定资本形成总额
  中图分类号:G52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11-0017-04
  自2012年我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实现4%目标后,连续6年超4%。2014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3年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工作总结》和《2014年工作要点》的通知中多次强调,“中部地区要推动创新驱动,着力提升人力资本,加快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为什么如此重视中部地区,作为中部素有人口资源优势的湖南省,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后对经济增长是否能够产生效用,是否需要继续保持教育经费的投入,这些都需要客观分析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二者的相互影响,从而为后期工作提供客观思路。
  一、湖南省经济发展与教育投入的现状分析
  (一)教育经费稳定增长,主要依赖财国家政性教育经费
  湖南省教育经费各来源在总量上持续保持逐年增加,增幅较快的是2项: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11年增长了471%,同期学杂费增长了139%,但是捐赠收入和其他教育经费出现了大幅倒退,降幅达到50%;在经费来源结构上,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从2005年的占比51.61%到2009年上升到71.21%后,近5年一直稳居在75%。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和教育经费事业收入2项合计占到教育经费的95%,可见国家日益成为办教育的主体;但也使得目前教育领域“国进民退”现象严重,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显然成为一句空话。
  (二)湖南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未达4%
  我国政府1993年在《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中提出,到2000年前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应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该指标反映国民财富中有多少用于教育。1998—2016年湖南省该项指标平均值2.8%,仍未达标。
  (三)“中部塌陷”现象仍存在
  教育经费支出主要包括人员经费、公用经费和基本建设经费。不同省之间房价、生活成本、工资地区差存在合理差异。随着物流业的发展,各地区生产资料价格差异极小,因此用于学校基本运营的费用差异应该较小。从2016年各级各类学校生均商品和服务支出看,中部地区的普通高中和普通初中略高于西部地区,普通本科高校、高职高专学校、中等职业学校、普通小学和幼儿园依然是中部地区最低。
  从现状描述中我们必须思考:随着湖南省人口红利消失,第二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如何寻求在资本和劳动力要素投入之外的经济增长动力呢?教育是否对经济增长有推动作用?如何从人口大省进化为人才大省?本文拟从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定量分析中探究一二。
  二、理论综述
  威廉·配第(1676年)在《赋税论》中提到“人力资本”的概念。他提出“劳动是财富之父,自然是财富之母”,被认为是第一次运用人力资本的概念。亚当·斯密(1776)将前者的思想前进了一步,在《国富论》中,他用大量篇幅首次论证了人力资本投资和劳动者技能如何影响个人收入和工作结构的问题,而且把个人后天获得的有用能力看成是资本,把投资与人的劳动都归于资本的范畴。美国经济学 Theodore W.Schultz(1963)出版了“The Economic Value of Education”一书,阐述了“Human  Capital”的概念。Schultz通過观察美国1929—1957年的统计资料,测量得出教育投资的平均收益率为0.1730,教育对国民收入增长贡献为3.3。该研究是学术界首次对教育投入的经济收益定量分析。人力资本理论和新经济增长理论都证实了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着巨大促进作用,教育投入与经济发展存在内在密切联系。方宝(2015)运用SPSS16.0统计软件对中国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与经济发展水平的适应性进行“Pearson相关分析”处理,选用GDP、政府财政收入来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研究发现我国教育经费支出与经济发展水平宏观上基本协调、中观上部分错位的现象。邵建才(2017)基于中部六省数据证明教育投入促进地区经济增长。杨云兰(2016)中对教育收费政策进行了梳理,进行了经验分享。
  三、模型设计及数据来源
  四、实证分析
  (一)资本、劳动力、政策变量和教育投入与湖南省经济发展是否相关
  D1表示9年义务教育阶段不收费政策虚拟变量,在给定显著性水平5%下P值为0.56,未通过检验,该政策变量与经济增长无关,说明义务教育阶段取消收费后,随着国家近30年来不断增加对义务教育的预算内投入,截止到2017年我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小学学龄前儿童净入学率99.9%,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湖南省也达到了该目标,普通劳动者基本达到初中文化,使得初中这一层级成为劳动者基本文化素质底线,导致该层级教育投入并未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因此,在本文后续研究中,将删除D1指标。
  剔除9年义务教育后,教育投入、资本、劳动力和D2(高中提高收费和大学阶段收费)系数均大于0为正数,对经济增长都有正向促进作用。
  (二)解释变量是否通过显著性检验   教育投入、资本、劳动力和D24个要素,R2=0.9978,模型拟合很好。4个解释变量能解释湖南省经济增长99.78%的动因,F值=3951.144,远大于临界值,说明本文假设模型线性关系成立,变量P值均小于0.05①,给定显著性水平0.05,教育经费投入、资本、劳动力、政策变量D2均通过了显著性检验。
  (三)经济增长和解释变量之间长期均衡的建立
  运用Eviews使用普通最小二乘法对公式(3)进行回归分析,可得到湖南省经济增长与4个解释变量之间的动态回归方程为:
  In(Y)=-5.0124+0.4608×In(E)+0.2660×In(K)+0.1221×In(L)+0.1898×D2②
  回归模型的结果说明,湖南省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资本、劳动力和时间对湖南省经济增长有显著影响,给定F值(3 951.144)远大于其临界值,且P值为0,模型通过F检验,说明4个解释变量与经济发展有显著线性相关关系。
  从动态回归方程系数可以得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资本形成总额和从业人员各变量对经济发展有正向拉动作用,产出弹性系数分别为0.461,0.266和0.122,说明湖南省教育经费投入增加1%,经济发展水平将增长0.461%,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高于劳动力和资本。与2018年作者研究高等教育投入一文相比,要高于高等教育投入0.133的产出系数。
  (四)经济增长和解释变量因果关系检验
  在给定0.05的显著性水平下,除了滞后5期时教育投入不是GDP增长的原因,其余滞后期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与经济发展互为因果关系。说明长期来说,湖南省高中以上教育投入与区域经济发展相互影响、相互制约。
  五、教育投入对湖南省经济发展的贡献率测度
  根据生产函数模型,教育投入平均贡献率=教育投入的平均增长率×教育投入的产出弹性/GDP的平均增长率×100%。
  在对湖南省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上,教育投入高于资本投入、劳动力、从业人员数和技术进步因素,本文中教育投入的贡献率为51.79%。2018年笔者仅研究高等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文中贡献率为16.33%,扩大教育层次后教育对经济的增长贡献率提高了35%,说明我们对教育投入放大范围考虑,把高中及以上教育纳入研究范围更为合理,也说明了高中教育的重要性。
  六、结论及政策建议
  对湖南省教育投入与经济发展协调性、贡献率以及动态影响关系展开理论研究与实证分析表明,不同层次的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的大小、影响途径等是各不相同的,义务教育阶段不收学费政策已经失去作用;高中及以上教育是提高从劳动者素质的必要手段。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才是形成和保持经济主体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由于人才的培养需要通过教育来实现,人的素质提高才能推动技术进步、创新突破。
  目前湖南省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居中,人口基数较大,在教育投入上湖南省历史欠账问题较多,要实现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湖南省对教育投入速度、规模、结构及质量上要提出更高的建设标准,省级政府相应设立配套经费,弥补当前普通高等教育中公用经费的不足,同时通过转移支付手段实现教育资源的配置向弱势地区、弱势学校倾斜。
  根据湖南省产业结构调整对人才需求的变化,积极引导高等学校校积极调整学科建设、专业建设,完善各类紧缺人才培养机制。
  参考文献:
  [1]  邵建才.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以中部六省为例[J].东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6).
  [2]  周艳.高等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动态影响实证研究——以湖南为例[J].金融经济,2018,(9):161-163.
  [3]  王红.教育规划纲要实施以来教育经费投入情况分析[J].教育经济评论,2016,(5):第1卷.
  [4]  刘亚荣,郭丽娟.完善教育投入机制,提高教育保障水平: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调研报告[J].中国高教研究,2014,(9):38-43.
  [5]  隋建利,刘金全,闰超.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恒久不变吗——改革開放以来的路径演化分析[J].教育与经济,2015,(1):3-9.
  [6]  胡耀宗.现代教育财政制度建设的逻辑起点和主要任务[J].清华大学学报,2018,(6):22-24.
  [7]  亚当·斯密.国富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257-258.
  [8]  方宝.中国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与经济发展水平的适应性研究[J].现代教育管理,2015,(4):32-37.
  [9]  张晓峒.Eviews使用指南与案例[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32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