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红楼梦》中王熙凤的钱欲和权欲

作者: 郭凤明

   摘 要: 凤姐是《红楼梦》中塑造得极为丰富的一个人物形象。作为贾府孙儿辈的一个年轻媳妇,她却集诸多大权于一身。在权利与金钱面前,她永远是一个欲壑难填之人。欲望满足了她,欲望也毁灭了她,最终落得个“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的悲剧结局。
   关键词: 《红楼梦》; 王熙凤; 钱欲; 权欲
  中图分类号: I2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8631(2012)01-0116-01
  
   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当中的地位相当重要,可以说这个形象具有独特性。她有一种支柱作用,一种艺术结构上的、艺术机体意义上的一种聚焦的作用,或者说是一种辐射的作用。凤姐作为贾府的长房长孙媳妇,对权力有着极强的欲望,她靠着娘家显赫的财势,婆家贾母和王夫人的支持,以及自身的才智,登上了贾府管家奶奶的宝座。大权在握,她是如何来维护与运用的呢?
   作为贾府孙儿辈的一个管家奶奶,要想坐稳宝座,必须要有坚实的后盾。对王熙凤而言,娘家财势显赫,颇有地位的王夫人正是其姑母,这一天然后盾与生俱备,不必过忧;可要获得贾府重量级的人物――贾母的支持,没有两下子可不行。在讨好贾母上,凤姐的机智、诙谐、巧嘴、心劲儿无人能比,拍起马屁来,天衣无缝,水到渠成,令贾母心花怒放,爱之不尽。如在黛玉刚进贾府时,凤姐夸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我今儿才算看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嫡亲孙女儿似的”。这一番盛赞,表面上是在夸黛玉漂亮,其实是在夸贾母,真可谓一箭双雕。再如贾母从小鬓角上磕伤,落下了一个坑儿,本来是个缺陷,凤姐却笑说道:
   “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的福寿就不少,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狠凸高些出来了。”未及说完,贾母与众人都笑软了。(第38回)
   凤姐的吹捧恰到好处,化丑为美,信手拈来,毫无晦涩之感。凤姐总会千方百计地逗贾母高兴,处处看着贾母的眼色行事,顺着贾母的心儿来,与贾母玩牌时,为贾母暗递好牌,还假意装输;看贾母喜欢刘姥姥,便主动留下刘姥姥,还为刘姥姥导了一出出喜剧,逗得贾母极为欢心。凤姐的吹捧、逢迎、戏谑,充分得到了贾母的认可。甚至贾母还为她这样年轻的媳妇攒金庆寿,足见贾母对其宠爱有加。获得了贾母的认可和欢心,就获得了贾母的支持,有了这种最高权威的支持,凤姐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此外,对姑母王夫人这一天然靠山,她亦是小心应付,比如,她知道王夫人很看重袭人,便多方照顾,看出贾母、王夫人偏爱宝钗,就倍加铺张地为宝钗过生日,令这位姑母对她也大为满意。
   精明圆滑的处世之道,再加上巧舌如簧的口才,凤姐成功地获得了贾府两位重量级人物的支持,为自己的权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光有靠山没有真本事也不能服众,为了展示一下自己的能耐,凤姐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贾珍的邀请――操办可卿的丧事。这下可让凤姐的才干充分的显露出来了,短时间内就把一个乱糟糟的宁国府整治的秩序井然,同时她还打理着荣国府,一人挑起了两副重担,令“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凤姐的权威也高高地树立起来了。这样上边支持,下边顺服,凤姐的地位也就牢固了。大权在握,按理说凤姐可以高枕无忧了、安安稳稳地歇口气了,但凤姐是个心气极高的人,在权利面前岂能驻足不前,又岂会露半点懈怠之色?她要时刻提防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威胁,时刻提醒着别人不要忘记他的威严。她为所欲为,使用着各种手段,时时刻刻来维护着自己的权威,威重令行。
   当她发现贾琏在外边拈花惹草,竟至“金屋藏娇”,偷偷娶了尤二姐,而且还想生个一男半女时,她感到严重威胁到了她正妻的地位,于是不顾一切的置尤二姐于死地。还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贾瑞,竟然敢以卑犯尊,打起“天鹅”的主意,这分明没把凤姐的权威放在眼里,简直是在藐视凤姐的威严!于是凤姐说到做到,叫这“不知人伦的畜牲”死在了她的手里。别说这些公然向凤姐挑衅的人,凤姐不会放过他们,就连那些对凤姐无半点威胁的人,凤姐也不忘在他们面前展展威风。贾琏偷鸡摸狗,派一个小丫头望风,被凤姐发现后,小丫头就成了出气筒,喝命“拿绳子来,把那眼里没有主子的小蹄子给我打烂了”,而且当即就拔下头上的簪子来戳小丫头的嘴,又扬手一巴掌,顿时小丫头的两腮就紫胀起来。试想想,对下人这样大显主子威严,谁人敢不怕她!如果说打了望风的小丫头是气急败坏,有情可缘,那么在清虚观扬手打那个无意中冒撞了她的小道士,则完全是为了显示她当家奶奶的权威和气势。发展到后来,凤姐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竟到了杀人也不顾惜的地步,足见凤姐权欲之盛。
   作为封建时代的一个女性,能够拥有统治大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贾府这样矛盾重重的大环境中,作为贾府孙儿媳妇辈的管家奶奶,倘若没有些权术与手腕是会被众人所吞没的。而凤姐却能够对上或逢迎或回避,对下或镇压或笼络,见风使舵,面面俱到,既获得了权威,又巩固了权威,着实不易,其才智也的确值得人爱慕,但凤姐的权势,并没有使她的才智成为一种“美”的表现,而是随着权势欲的膨胀,她的才智逐渐走向了反面,当她把权势与金钱融为一体之时,她的才智就彻底的被毁灭了。凤姐对权势的追逐永无止境,她的权威膨胀的越来越大,她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她想得到的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她的一只手握住了大权,另一只手则伸向了金钱。
   凤姐在家族中能够傲视群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源于她的经济实力。钱权历来是密不可分的,有了权往往会有钱,而钱多了又会助长权威,二者相辅相成。凤姐深谙此道,权钱在她手中可谓紧密结合,运用自如。凤姐对钱,似乎先天就有一种敏锐性,她虽未读过书,可算起钱来,竟头头是道,分文不差。凤姐算账的情节,在书中共出现过三次,最精彩的一回是凤姐向李纨算账:
   “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足的又添了十两银子,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里的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个上上份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有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大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来陪着他们玩玩儿,能有几年的呢?他们各人出了阁,难道还要你赔不成?”(第45回)
   凤姐半开玩笑半当真地算了这一大篇账,把李纨的收入算的滴水不漏,难怪李纨说她:“真真泥腿光棍,专会打细算盘”,“天下人都叫你算了去”!凤姐对钱的这种欲望,这种敏锐,这种钟爱程度,恐怕无人可比。
   凤姐爱钱,不但会算钱,更会索钱。在凤姐的心目中,只有权钱才是至高无上的,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敛财的机会,甚至无论对谁。丈夫贾琏偷押贾母器物,求凤姐从中周旋,凤姐乘机勒索一二百两,还托辞为尤二姐上坟之用;为贾琏偷娶尤二姐而气急败坏地“大闹宁国府”,折腾得尤氏母子赔罪不及不说,还顺理成章地从中敲诈五百两;克扣月例放债时,贾母、王夫人的她也敢照扣不误。如此种种,既索到了钱,又卖弄了她二奶奶的权威。
   小收小贿也就罢了,到后来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于礼法而不畏,于阴司而不惧,敛财之手都触及了官府、佛门。“弄权铁槛寺”就是很好的例子。老尼求王熙凤办这件事,王熙凤有一句很著名的话,说我是“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听听凤姐的口气是何等的嚣张,为了弄权渔利,连在当时最为人所忌怕的阴司地狱都毫无顾忌了。足见其胆识之壮、权势欲与金钱欲之盛!
   凤姐的确聪明,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她竟然能巧妙地瞒天过海,年复一年地赚着巨额的银子,也就是这些银子,越堆越高,挡住了凤姐的视线,使她看不见前方的路在哪里;也就是这些银子,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使凤姐头晕目眩,忘记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结果只能是白忙活了一场,一金也未得享用,就被银子埋在了下面。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最终只能落得个“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的悲剧结局。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003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