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主义
作者 :  许亚青

  你可能终生听到这样一句“箴言”:时间就是金钱!但这绝对不能算是福音。现在正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由于时间都用在了对金钱的无情追逐上,而使他们没有时间去享用那些金钱。于是他们从快速的、工作狂式的生活方式中开始放慢脚步,试图为生活寻求更多的和谐,腾出时间来善待自己的家人和经营他们的情感世界。
  对于有些人而言,创造一种更和谐的生活包括更换工作或生活地点,而对于另外一些人,则意味着把原本的两份收入减半,甚至还有人坚信自己创业是在追逐梦想的同时且是谋生的上上之选。
  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现年34岁的雷蒙德,在波士顿拥有一家私人诊所,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过去他每周都要工作80到100个小时,交的税要比生活开支多。直到有一天他偶尔撞到一本名为《金钱和生活》的杂志,这本刊物被那些提倡简约主义的志愿者们奉为圣经。雷蒙德被说服了。于是雷蒙德把其工作时间砍掉了25%,他离开波士顿来到梅恩,在梅恩医疗中心指导那些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每周只需工作8-10个小时,除此之外,他每周一次在当地的一所免费诊所做志愿者。雷蒙德随之舍弃了其在波士顿的那所价值48.6万美元的府邸,支付了14.5万美元的现金在距离海滩不远的地方购买了一幢平房,离市区骑自行车只需20分钟。他还自己动手做一些修理的活儿,采摘水果和蔬菜以削减生活费用。现在的雷蒙德开一辆11年的老爷车,还打算再开上10年,同时他的健康保险和汽车保险都比在波士顿时便宜了许多。让雷蒙德由衷喜悦的是他现在拥有了自由的时间,他喜欢和邻居聊天并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对于雷蒙德而言:“生活每一天都是美好的,我要尽享其乐!”
  美国心理学家格内在其所著《金钱与个性》一书中谈到,职业生涯的暂时断裂常常是人们得以重新编排生活的唯一时机。许多人不能这样做是因为失业经常被认为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危机而不是一个崭新的机遇。格内相信对变化的恐惧使大多数人退缩,他们往往就这样终生被那些别人希望他们做的事务缠身,而不是在勾勒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42岁的雷克已在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位置上呆了15年,15年里,他大部分的时间在漫天飞,却忽视了妻子与孩子们。两年前,雷克结束了这段职业生涯,在他孩子的学校当了一名法律教师。全家人搬到了一所小一些的房子,这样不仅可以少付1/3的抵押贷款,也在财产税、保险上省了钱。而雷克的妻子,在雷克漫天飞的日子里不得不成了一名家庭主妇,而今她可以回去继续做她的护士工作,而这份收入则可以弥补雷克放弃做合伙人之后的一部分损失。
  “用生命的前一部分拼命工作然后在下半生中好好享受,年轻时一再推迟我们的梦想只为银行里有一大捆钞票后就可以安心退休了。”如今,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美国有家公司推出一种“生活计划”,其实是一种理财方案,但它注重的是客户的目标和梦想,而不只是他们的净资产和财产分配。如果你想一下子就换一个活法,你最好先计算一下此后你会需要多少钱,审视一下哪些费用可以砍掉。每件事都和现金流相关,这是生活的真理。所以你首先要看清楚你的净资产以备不时之需。一旦你计算出你将需要多少钱,你要看到他们是否必须是从工作中得来,或许它可以来自你旧有的投资。譬如,你有20万美元的投资并从中可获取8%的赢利,你就可每年抽取1万美元左右的开支而无须触动你的财务根本。你还可以评估一下你生活中的各种保险是否必需,但有一点必须注意,健康保险对于一个放弃了工作的人可是很重要。
  卡西曾一度在eToys拥有稳固的职位,当eToys的股票在1999年达到每股80美元的颠峰时,这对加利福尼亚的年轻夫妇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至少是在纸上。卡西和他的丈夫好象无须再工作了。但是今年年初,情势逆转,卡西像eToys的大多数人一样遭遇裁员,股票变得一文不值。但就在这时,失业在家的卡西发现了她认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她决定不再工作,如今她醉心于最终能和女儿去远足并在儿子的班上做了一名志愿者。卡西喜欢花很长时间呆在家中,欣喜地注意到两个孩子是多么的平静和快活,他们在放学后可以直接奔回家中并在卡西的帮助下邀请和招待自己的朋友们。
  尽管如今的卡西终于有充裕的时间去做一次长途旅行,但今年却没有可能去那些神奇的景点了。全家人只能转而享受那些消费低的娱乐活动,诸如野营和在本地的游泳池戏水。卡西辞掉了清洁工,孩子们如今定时去当地的图书馆而不再是动辄把书从书店大包小包地搬回家。卡西用计算器仔细列出每月的家庭预算后发现,自从她成了全职主妇后,全家在天然气、衣服和饭馆就餐的花费都明显下降了。
  卡西认为她可以开一家咨询公司,但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她不会再选择全职工作,卡西宁愿搬到一所稍小的房子里:“我可以砍掉大笔开支但仍然会生活得很快乐。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和我的健康。”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