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江苏沿海地区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当江苏沿海地区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江苏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无疑成了热点问题,而金融发展则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选取江苏沿海地区2000-2017年关于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质量的数据,采用因子分析法计算经济增长质量综合得分,通过建立面板数据模型分析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机制。研究发现:江苏沿海地区金融相关率对经济增长质量有正向影响,金融中介效率和金融结构对经济增长质量有负向影响。除金融发展以外的其他因素对经济增长质量也有影响,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作用机制由负变正且逐渐增大。
  关键词:经济增长质量;金融发展;江苏沿海地区;因子分析;面板模型
  中图分类号:F014.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4428(2019)04-0070-03
  一、 引言
  我國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经济增长质量这一概念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用经济增长的数量评价经济发展的局限性,兼顾了经济健康、社会发展、文化进步、生态建设和人民福利的融合。由于金融业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因此现代化国家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与金融的发展存在着密切的关系。马轶群和史安娜(2012)研究结果表明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方式质量以及经济增长过程质量中的稳定性不存在长期稳定关系,而与其中的协调性、可持续性及经济增长质量结果存在长期稳定关系,此外,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协调性贡献有限;杨珂(2016)经研究发现我国各地区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的作用与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只有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金融发展才会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作为江苏省经济腹地的沿海地区,金融与经济的发展整体上始终落后于苏南地区,因此研究江苏沿海地区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可为沿海地区金融与经济增长质量的协调发展提供有价值的理论指导。
  对于金融发展的衡量,国内外专家选取了不同的指标,例如金融规模、金融制度、金融效率、金融功能、金融结构等,本文综合选取金融相关率(FIR)、金融中介效率(FE)和金融结构(FS)来表示金融发展,分别用金融机构存款贷款总额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金融机构存贷比与金融机构存款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来表示。对于经济增长质量的衡量,国内外学者大多是选取多个指标,构建综合评价体系,最后计算出一个综合值,用综合值来表示经济增长质量。
  二、 江苏沿海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综合评价
  (一)构建经济增长质量评价体系
  经济增长质量能更全面地综合反映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朱楠(2014)从经济增长的结构、效率、稳定性及国民经济素质等维度考察经济增长质量;师博和任保平(2018)构建了经济增长基本面(强度、合理化、稳定性和外向性)与社会成果的经济增长质量指标体系;魏敏和李书昊(2018)从经济结构、创新驱动、资源配置、市场机制、稳定性等方面构建经济增长质量评价体系。本文在满足科学性、客观性的基础上,参考大量国内关于经济增长质量的文献,并结合江苏省沿海三市当地的实际情况,从经济增长的效率、稳定性、结构、成果、环保情况和国民素质六大维度综合选取了17个指标(见表1),以此构建经济增长质量评价体系,算出综合值(Y),用综合值来表示经济增长质量。数据均来自历年的《江苏省统计年鉴》《南通市统计年鉴》《连云港市统计年鉴》《盐城市统计年鉴》。
  (二)经济增长质量的评价方法
  因子分法析的基本原理是从研究相关矩阵内部的依赖关系出发,把一些关系复杂的变量归结为少数几个综合变量,用于简化数据和降维的一种多变量统计分析方法。具体步骤是:首先,对原始数据进行一致化处理,采用取倒数的方法将逆指标正向化;其次,进行相关性分析,求出相关系数矩阵及其特征值;再次,建立因子模型,提取公共因子,并确定公共因子的贡献率和累计方差贡献率;最后,计算因子得分。
  (三)经济增长质量的综合评价
  本文对上述17个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前3个因子的累计方差贡献率达到81.77%,对原始指标的解释程度较高,故提取了3个公共因子,并分别取名为:人民生活质量因子(F1)、经济发达程度因子(F2)和经济增长弹性因子(F3)。根据成分得分系数矩阵,利用式(1)计算各因子F1、F2和F3的得分。
  由表2可以看出:在2000—2017年间,南通市、盐城市、连云港市的经济增长质量总体呈上升趋势,说明三个城市在关注经济增长速度的同时不断重视经济增长质量,兼顾人民生活、绿色环保、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
  三、 江苏沿海地区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影响的实证分析
  (一)面板数据的单位根检验
  借鉴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从金融规模、金融效率和金融结构三个方面反映金融的发展情况,进而选取金融相关率(FIR)、金融中介效率(FE)、金融结构(FS)为解释变量,以经济增长质量评价指数为被解释变量,建立面板回归模型,深入探讨江苏沿海地区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效应。为了避免出现伪回归,确保模型的有效性,首先对面板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
  如表3所示,ADF检验下,Y、FIR、FE、FS的P值均大于0.05,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表明序列存在单位根,为不平稳序列;一阶差分的Fisher-ADF检验结果表示四个序列不存在单位根,是平稳序列。上述检验结果表明原序列是一阶单整序列。综上所述,Y、FIR、FE、FS序列均为一阶单整序列,符合协整性检验条件。
  (二)面板数据的协整性检验
  采用pedroni方法进行协整性检验,pedroni以回归残差为基础构造7个统计量进行面板协整检验,包括4个组内统计量和3个组间统计量,面板协整检验的结果见表4。
  从表4可以看出:除了Panel rho-stat和Group rho-stat接受原假设以外,其他检验均拒绝“不存在协整关系”的原假设。综合考虑,认为4个面板变量存在协整关系,即存在长期的均衡关系。   (三)面板数据模型的选择与建立
  通过Hausman检验来判断选择何种模型,Hausman检验得出P值为0,因此拒绝原假设(随机效应模型),选择固定效应模型。在确定选择固定效应模型之后,尝试建立时点个体固定效应模型,通过Likelihood Ratio似然比检验来判断选择何种模型。检验得出F统计量的P值和卡方统计量的P值均为0,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时点(个体)不显著的原假设,二者均认为既存在时点固定效应又存在个体固定效应,因此选择时点个体固定效应模型。
  (四)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质量影响的实证结果分析
  建立江苏沿海地区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质量的时点个体固定效应模型,结果如表5、表6和图1所示。
  从表5可以看出,金融相关比率的系数为正,这说明江苏沿海地区金融相关比率对江苏沿海地区经济增长质量有正向作用,金融规模的扩大能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金融中介效率和金融结构的系数为负,说明金融中介效率和金融结构对经济增长质量有负向作用。金融中介效率一定时期内不利于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而本文的金融结构则是用金融机构存款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来表示,而江苏沿海地区银行主导型的趋势明显,显然这不利于该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
  个体效应系数是说明除金融发展之外的其他因素对经济发展质量的影响,包括政府政策、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特色产业的发展、创新投入、污染防治等等。从表6可以看出,沿海三市的个体固定效应为7.92、-8.83、0.91,可以看出其他因素对南通和盐城的经济增长质量有促进作用,对连云港的促进作用则不明显。说明经济增长质量很大程度上受外部宏观环境的影响,南通市与上海及苏南地区的跨江合作为其提供了大量发展机会,近几年来盐城也在积极承接长三角地区转移出来的优秀制造业,并逐步实现与上海接轨。而连云港市地处偏远,所受到的辐射带动作用较小,虽处于“一带一路”建设发展规划中,但目前看来其对该地区的影响作用尚未显现。
  从图1可以看出,时点效应系数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江苏沿海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时点系数从2009年的负值变为正值。2009年之前时点系数为负且绝对值整体上呈减小趋势,说明2009年之前其他因素对地区经济增长质量存在负面作用且负面作用在变小。而2009之后时点系数均为正且绝对值逐步变大,说明2009年之后其他因素对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正向作用越来越大。以上分析说明江苏沿海地区外部宏观环境正在逐年改善,且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也由负变正且影响力越来越大。
  四、 结论及建议
  从面板数据模型的运行效果來看,沿海地区金融相关率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有促进作用,体现了金融规模的扩大有利于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因此,沿海地区要加快金融产业的建设,扩大金融规模。江苏沿海三市应依托海洋特色,加快开发海洋信托基金及海洋产业基金等创新产品,以此扩大金融规模,从而提高沿海地区经济增长质量。
  金融中介效率的提高理论上会促进经济的发展,进而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但实际上金融中介效率对经济增长质量影响效果不明显,甚至存在负向作用。结合其他学者的研究,金融中介效率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应存在一个门槛效应,只有高于一定的门槛值时,金融中介效率才会对经济增长质量起正向作用。另外,江苏沿海地区的金融结构对经济增长质量有负向作用,说明沿海地区银行主导型的市场不利于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因此要深化金融市场体制改革,构建多元化金融结构体系。首先,要发展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促进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发展。其次,要实现金融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打破国有金融机构的垄断,加强对中小企业和非公有制企业的扶持力度。
  此外,宏观环境的改善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也同样重要。要推进法律制度建设,加强地区监管,防范风险,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确保沿海地区稳健发展;江苏沿海地区也要根据自身特点制定符合实际的发展计划,与此同时还要加强地区合作;要促产业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和环保产业,加大污染治理力度。
  参考文献:
  [1]魏敏,李书昊.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水平的测度研究[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8(11):3-20.
  [2]师博,任保平.中国省际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测度与分析[J].经济问题,2018(4):1-6
  [3]殷小丽.区域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基于江苏省1978-2016年的时间序列数据[J].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2018(9):57-63.
  [4]范晓霞.区域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实证关系研究——基于东部沿海地区和西部地区[J].科技和产业,2017(5):23-27,32.
  [5]杨珂.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质量——基于我国省际面板数据的研究[J].现代管理科学,2016(7):60-63.
  [6]马轶群,史安娜.金融发展对中国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研究——基于VAR模型的实证分析[J].国际金融研究,2012(11):30-39.
  [7]朱楠.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测度与评价研究[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1):162-168.
论文来源:《市场周刊》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7985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