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管理模式在慢性肾脏病患者中的实施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討自我管理模式在慢性肾脏病患者中的实施效果。方法 选取2016年8月~2018年8月我院收治的68例慢性肾脏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试验组和参照组,每组各34例。参照组患者采用常规护理干预,试验组则采取自我管理模式干预。比较两组干预前后的自我管理能力评分、血清肌酐(SCr)及血尿素氮(BUN)水平。结果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各项评分及总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各项评分均高于干预前,试验组的自我管理能力各项评分均高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前,两组患者的SCr、BUN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参照组的SCr、BUN水平均明显高于干预前(P<0.05);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SCr、BUN水平与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干预后的SCr、BUN水平均低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慢性肾脏病患者采用自我管理干预模式能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水平,有助于延缓病情进展,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慢性肾脏病;自我管理模式;护理干预;实施效果
  [中图分类号] R6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5(c)-0223-04
  Implementation effect of self-management model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
  FAN Qi-qian ZHU Wen
  Department of Nephrology, Jingdezhen Second People′s Hospital, Jiangxi Province, Jingdezhen 333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mplementation effect of self-management model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 Methods Sixty-eight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August 2016 to August 2018 were selected as the study subjects, they were divided into experimental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by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34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reference group used routine nursing intervention and the experimental group took self-management mode intervention. Self-management ability scores, serum creatinine (SCr) and blood urea nitrogen (BUN) level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Results Before intervention,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scores and total scores of self-management ability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After intervention, the self-management ability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higher than those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P<0.05). The self-management ability scores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e reference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Before intervention,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levels of SCr and BUN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After intervention, the SCr and BUN levels in the reference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before intervention (P<0.05). After intervention, the SCr and BUN levels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ose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P>0.05). The SCr and BUN level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reference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The use of self-management intervention mod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 can improve the self-management level of patients and help to delay the progression of the disease, which is worthy of clinical application.   [Key words] Chronic kidney disease; Self-management model; Nursing intervention; Implementation effect
  慢性肾脏病(CKD)是指各种原因引发的慢性肾脏结构和功能障碍的疾病[1]。CKD具有发病率高,致残率高的特点,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2]。近年来,我国CKD的发病率呈现逐年升高的趋势,研究统计目前我国CKD发病率已高达10.5%以上[3]。不少研究显示,CKD的发病与病情进展均与患者不合理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4]。CKD病程迁延难愈,因此除了需要药物治疗控制病情,患者还应合理调整生活方式,以改善预后。CKD患者往往由于自我管理能力水平低下,容易反复发病住院,加快肾脏功能损害,影响其生活质量,增加经济负担[5]。自我管理模式是指通过护理干预指导患者调节和约束自身行为,提高患者对疾病自我管理能力,促使其坚持不懈的治疗,从而促进和保持自身健康状态的护理模式。自我管理模式在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的防治中应用广泛,研究证实其能有效缓解病情进展[6]。本研究将自我管理模式应用于CKD患者的护理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8月~2018年8月我院收治的68例CKD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试验组和参照组,每组各34例。参照组中,男20例,女14例;年龄34~68岁,平均(52.5±4.4)岁;病程0.6~9.2年,平均(4.4±0.7)年;疾病分期:Ⅱ期23例,Ⅲ期11例。研究组中,男21例,女13例;年龄35~69岁,平均(52.7±4.6)岁;病程0.8~9.4年,平均(4.6±0.9)年;疾病分期:Ⅱ期24例,Ⅲ期10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已通过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纳入标准:①经临床确诊,疾病分期Ⅱ~Ⅲ期者;②年龄18~70岁者;③患者认知功能正常,无精神方面障碍者;④知情同意且自愿参与者。排除标准:①合并有严重脏器疾病者;②接受過肾移植或者肾脏替代治疗者;③已出现严重并发症者。
  1.2方法
  参照组采用常规护理干预,包括疾病知识的传统健康教育,用药指导,饮食指导及随访等。
  试验组则采取自我管理模式干预。具体实施步骤如下:①成立自我管理干预小组。由科室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责任护士6名以及主治以上医师3名成立自我管理干预小组,并对小组成员进行系统化培训,包括CKD患者的生理心理问题和自我健康管理模式的定义、实施方法以及注意事项等。②加强健康教育,丰富教育形式。每周定期举办一次集体授课,利用视频播放、专题讲座等方式讲解疾病的病因、临床表现、并发症、治疗方法及注意事项等相关知识,并介绍自我管理的目的、方法及其重要性。也可以制作发放健康教育指导手册,介绍CKD自我管理方法和技能。针对年龄较大或者识字不多的患者可采取一对一的个体化健康指导,对患者存在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指导。③治疗干预管理。指导督促患者按时服药,并讲解治疗药物的品种、作用机制、注意事项以及不良反应,让患者学会对药物进行自我管理,坚持正确用药和按时复诊,避免漏服、误服或者擅自停药,造成病情反复或加重,影响治疗效果。并教育患者不可随便乱用药物,以免加重肾脏损伤。另外指导患者定期测量血压,注意观察尿液的形状和躯体症状,及时发现水肿等不良反应,及时复诊。④日常生活干预管理。合理的生活方式也是CKD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强调合理的生活习惯方式在控制病情进展中的重要作用。指导患者积极调整饮食结构,纠正高蛋白饮食、吸烟喝酒等不良嗜好,控制低盐低磷饮食,少吃植物蛋白质,多吃瘦肉牛奶等优质低蛋白,并禁食油炸的高热量食物和刺激性食物。注意饮食卫生,控制体重。并根据患者的资料情况制订适宜长期坚持的运动干预计划,保障每周进行3~5次有氧运动锻炼,并逐渐延长运动时间,提高运动强度,从而增强机体免疫力。另外指导患者规律作息,合理安排作息时间,避免疲劳过度。⑤情绪认知管理。向患者说明情绪状态对疾病治疗的影响,指导患者学会管理自身的负面情绪,通过倾诉、转移注意力等方式纾解压力,缓解负面情绪,放松身心状态,积极配合治疗。⑥随访和出院干预。出院后除了定期电话随访,了解患者的疾病控制情况,为患者提供自我管理咨询支持,并嘱咐患者定期回院复诊。另外定期组织患者及其家属的沟通会,交流分享各自在家的护理经验、面临的困难以及自我管理的心得体会,提高患者的康复信心。两组均干预6个月。
  1.3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比较两组干预前后的自我管理能力评分、血清肌酐(SCr)及血尿素氮(BUN)水平。采用自制的自我管理行为调查问卷调查两组患者干预前后的自我管理水平,问卷包括饮食管理、治疗管理、躯体管理、情绪认知管理4个维度,共计31个条目,采用1~4级评分制,总分124分,分值越高表示自我管理水平越高。经专家评定,其问卷效度CVI值为0.903,Cronbach′s α系数为0.823,信效度良好。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 20.0分析数据,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干预前后自我管理能力评分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饮食管理、治疗管理、躯体管理、情绪认知管理评分及总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的饮食管理、治疗管理、躯体管理、情绪认知管理评分及总分均高于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患者的饮食管理、治疗管理、躯体管理、情绪认知管理评分及总分均高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患者干预前后肾功能指标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SCr、BUN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参照组患者的SCr、BUN水平均明显高于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SCr、BUN水平与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患者干预后的SCr、BUN水平均低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3讨论
  2001年,美国肾脏病基金会将CKD定义为连续3个月以上的肾功能下降。近年来,我国人口老龄化逐渐加剧,CKD的发病率也有所增长[7]。CKD具有患病率高、早期诊断率低、知晓率低的特点。一项全国性的调查研究显示,我国CKD群体的疾病知晓率仅在12%左右[8]。大量研究证实,CKD的发生与患者不合理的生活方式有着密切联系[9-10]。因此CKD临床除了依赖于药物治疗,还需要患者建立合理的饮食习惯和健康的生活方式,做好疾病自我管理,积极配合治疗,从而控制病情进展[11]。慢性病的自我管理模式最早由美国斯坦福大学的Lorig学者提出的,他认为医护人员通过健康教育和健康指导传授给患者疾病自我管理的相关知识和技能,能使患者自己承担一些治疗性或预防性的卫生保健活动,进行疾病的自我管理从而控制疾病[12]。自我管理模式自引进国内以来在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的防治方面均取得了不错的应用效果[13]。本研究将自我管理模式应用于CKD患者的护理中,通过集体授课、健康教育手册以及个体化咨询指导等丰富多样的健康教育形式,强化疾病的健康教育,提高患者对CKD疾病相关知识的认知度,增加患者的自我管理意识。并通过治疗干预管理和生活干预管理,指导患者坚持正确使用药物,准确识别不良反应,时刻关注自身健康,再通过积极调整饮食结构,纠正高蛋白饮食、吸烟喝酒等不良嗜好,每周坚持有氧运动,规律生活作息,形成健康的生活行为,从而减少不良生活习惯对肾功能的损伤。另外指导患者做好情绪认知管理,通过适当的方法缓解负面情绪,积极配合治疗,出院后做好随访并定期组织患者交流会,沟通自我管理的心得体会,从而提高患者的康复信心[14-15]。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两组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各项评分均高于干预前,试验组的自我管理能力各项评分均高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参照组的SCr、BUN水平均明显高于干预前(P<0.05),试验组的SCr、BUN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干预后的SCr、BUN水平均低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与邵蓉蓉等[16-17]的研究结果一致,自我管理模式能促进CKD患者对疾病知识的了解,提高健康自我管理意识和治疗依从性,并纠正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从而有效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水平,延缓病情进展,防止肾功能进一步损伤[18]。本研究的样本量有限,缺乏出院后长期效果的随访,因此具体应用效果还需进一步研究证实。
  综上所述,CKD患者采用自我管理干预模式能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水平,有助于延缓病情进展,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庞建红,汪小华,王菲,等.腹膜透析患者自我管理能力的横断面研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4, 30(14):62-65.
  [2]邱晶,彭粤铭,王丽莹.护理营养指导干预对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及其健康状况影响的研究[J].护士进修雜志,2016,31(16):1478-1480.
  [3]黄丽萍,陈英.延续性护理对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健康状况的影响[J].中国临床护理,2016,8(6):483-485.
  [4]窦丽娜,蒋红樱.慢性肾脏病非透析患者心肌肌钙蛋白升高的应用进展[J].中国当代医药,2017,24(7):19-22.
  [5]钱慧,高雅琨,赵杨,等.自我管理模式在慢性肾脏病患者病情进展中的应用效果[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5,26(30):3673-3675.
  [6]官计,龙霖,张捷,等.慢性肾脏疾病自我管理行为量表应用效果分析[J].护理学报,2014,22(18):21-26.
  [7]雷涛.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自我管理能力的现状调查分析[J].当代护士(上旬刊),2016,31(8):14-16.
  [8]方明华,鲁盈,张莉萍.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及实施效果评价[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7,19(8):718-720.
  [9]徐洋,王海芳.多专业合作型康复护理模式在糖尿病肾病居家腹膜透析患者自我管理能力中的作用[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20(14):201-202.
  [10]时祥音,吕丛.规范化指导对腹膜透析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效能感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2):47-49.
  [11]李丽君.跟踪联动自我管理教育对糖尿病肾病老年患者自我效能的影响[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6,20(8):43-46.
  [12]杨薇.延续性护理对慢性肾衰竭血液透析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6,7(2):212-213.
  [13]方明华,鲁盈,张莉萍.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及实施效果评价[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7,21(8):718-720.
  [14]麦倩婷,林展华,张莹莹.慢性肾病患者自我管理质量的影响因素及护理干预[J].广州医学院学报,2016,44(4):83-85.
  [15]宋欣芫,郝洁,肖莉,等.护理专案改善在提高门诊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能力中的应用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7,52(6):692-697.
  [16]邵蓉蓉.随访管理在慢性肾脏病患者中的应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7,17(4):41-43.
  [17]赵玉丹,李悦,陈爽,等.自我管理护理干预对慢性肾脏病患者自我管理及健康状况的影响[J].中国医药科学,2017,21(12):111-113.
  [18]赵磊,李晶晶,张喜维.自我管理模式在慢性肾脏病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医药导报,2017,14(1):177-180.
  (收稿日期:2019-05-22 本文编辑:刘克明)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4950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