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微信延续健康管理模式在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中的应用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本文通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这种延续健康管理方式,探索其对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方法 根据入选标准,选取2015年8月1日~2017年7月3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沪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治的134例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干预组,每组各67例。两组患者均经综合治疗后出院,对照组患者给予常规出院随访护理,干预组患者在对照组基础上采取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比较两组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应对方式、生活质量评分差异。结果 干预组患者干预后的空腹血糖水平低于本组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组与对照组患者的空腹血糖水平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与对照组患者的餐后2 h血糖水平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自我管理能力方面,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与对照组患者的遵医用药、血糖监测、合理饮食等自我管理水平方面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应对方式方面,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面对评分高于对照组,回避、屈服评分低于对照组(P<0.05)。在生活质量评分方面,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 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采取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可有效控制血糖水平,优化应对方式,提高生活质量。
  [关键词] 2型糖尿病;微信公众平台;延续健康管理;自我管理能力
  [中图分类号] R587.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5(b)-0203-05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continuous health management model via WeChat public platform and WeChat group on the self-management ability and quality of life of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 in community. Methods According to the inclusion criteria, altogether 134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dmitted to Hudong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in Pudong New District of Shanghai City from August 1, 2015 to July 31, 2017 were selected as the study subjects. The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intervention group by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67 cases in each group. All the patients were discharged after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The control group was given routine follow-up nursing after discharge.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dopted continuous health management based on WeChat public platform and WeChat group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scores of self-management ability, coping style and quality of life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The level of fasting blood glucose after mtervention of the intervention group was lower than that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with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P<0.05); and ther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in fasting blood glucose (P<0.05). After 6-month intervention, the level of postprandial 2-hour blood glucose of interven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control group, with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P<0.05). In terms of self-management ability, after 6-month intervention, ther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in self-management levels, such as medication compliance, blood glucose monitoring and reasonable diet (P<0.05). In terms of coping style, after 6-month intervention, the face score of interven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control group, and the scores of avoidance and yield were lower than those of control group (P<0.05). In terms of quality of life score, after 6-month intervention,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 of interven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control group (P<0.05). Conclusion Continuous health management based on WeChat public platform and WeChat group can effectively control blood glucose level, optimize coping style and improve quality of life in community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Key words]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WeChat public platform; Continuous health management; Self-management ability
  糖尿病是一种终身性疾病,我国糖尿病患病率从1980年的0.67%飙升至2013年的10.4%[1],其中2型糖尿病常见于中老年人,主要治疗目的为预防和控制,通常接受一段时间临床综合治疗后便可出院[2]。研究显示,我国糖尿病患者出院后,由于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护理干预,造成其血糖水平控制较差,导致治疗效果严重降低[3]。自我管理能力是糖尿病患者血糖保持长期稳定的重要因素[4]。延续护理是一种从医院到家庭的护理模式,主要由医院制定出院计划,于患者出院后进行持续护理、随访指导,既往多通过信函、电话等途径实行,近年来智能手机普及,微信成为一种重要交流平台,可通过图片、文字、语音、多媒体等形式交流、沟通,具有实时性,微信群则可加强同类患者之间的交流与鼓励,有助于保障护理质量[5]。本研究取上海市浦东新区沪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治的134例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探讨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这种延续健康管理方式对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根据入选标准,选取2015年8月1日~2017年7月3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沪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治的134例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患者均确诊为2型糖尿病;患者均经过临床综合治疗后出院;观察组患者均会使用微信;两组患者及家属均知晓本研究情况,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存在认知功能障碍、精神类疾病、无法正常交流者;存在严重心脑血管疾病者。纳入研究的134例糖尿病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干预组,每组各67例。对照组中,女32例,男35例;年龄39~57岁,平均(48.11±8.03)岁;病程2.67~6.85年,平均(4.76±2.09)年;文化水平:初中及以下学历18例,高中37例,大专及以上学历12例。干预组中,女31例,男36例;年龄39~58岁,平均(49.07±8.87)岁;病程2.75~7.31年,平均(5.03±2.28)年;文化水平:初中及以下19例,高中37例,大专及以上学历11例。两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病程、文化水平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及同意(LL2015-002)。
  1.2方法
  对照组患者给予常规出院随访,具体包括如下内容。①出院指导:于患者出院时发放糖尿病患者管理手册,内容主要为糖尿病日常管理知识。②叮嘱其正确用药,定时复诊。③出院随访:进行门诊复诊随访,1次/月。
  干预组患者在对照组基础上,采取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组建2型糖尿病患者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小组,1名护理人员负责10例2型糖尿病患者,指导患者关注微信公众号,加入2型糖尿病患者微信群,讲解如何使用血糖管理软件。糖尿病知识内容如下。①文字宣教:由组内成员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关于糖尿病知识、糖友经验、常见误区、生活常识等内容的文章,至少2篇/周。②视频宣教:由专职教育医护人员录制关于血糖监测方法、高低血糖處理方法、胰岛素注射方法等2型糖尿病知识教育视频,上传至微信公众号。糖尿病患者管理内容如下。①医患互动:患者若存在医疗问题,可通过微信对医生进行实时提问,医生可定时与患者进行糖尿病相关知识互动。②血糖管理:由患者主动上传血糖数据、相关化验结果。③温馨提示:定时提醒患者参加专题讲座、定期复诊等。④微信课堂:定期(每周六或周日)于微信群采取微课堂讲座,并将内容上传至公众号,方便收听。干预措施:①指导、督促患者阅读、收听微信公众号上的糖尿病相关知识内容。②周一至周五晚上(20:00~22:00)安排1名护理人员,在线为患者解疑答惑。③患者上传血糖数据后,由专职护理人员进行分析,若其血糖控制较差,则详细询问原因,采取相关措施指导,若必要,则告知患者就诊。④请自我管理能力较好的患者于微信群讲述相关经验(周末),组织患者之间讨论。⑤门诊随访,每次随防历时1个月,全面评估用药、血糖监测、运动、饮食、心理等情况,根据其实际情况采取针对性指导。若患者存在心理问题,则请相关心理咨询教育护理人员进行专业心理指导。
  1.3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的血糖水平、自我管理能力评分、应对方式评分及生活质量评分。
  ①血糖水平。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的空腹血糖(fasting blood-glucose,FBG)、餐后2 h血糖(2 h postprandial plasma glucose,2 h PBG)。②自我管理能力。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采用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行为(diabetes self-care scale,2-DSCS)量表进行评估,包括遵医用药、血糖监测、合理饮食、适当运动、预防及处理高低血糖等内容,分值越高,则表示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越好。③应对方式。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采用医学应对方式(medical coping modes questionnaire,MCMQ)问卷进行评估,包括面对、逃避、屈服等项目,每项分值越高,则可见其倾向越明显。④生活质量。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采用简明健康状况量表(SF-36)进行评估,选取生理职能、精神健康、社会功能、总体健康4个方面,0~100分,分值越高,可见生活质量越好。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1.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血糖水平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FBG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FBG水平低于本组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对照组患者干预前后的FBG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FB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2 h PBG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组患者干预6个月后的2 h PBG水平低于本组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对照组患者干预前后的2 h PBG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2 h PB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自我管理能力评分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各项自我管理能力(遵医用药、血糖监测、合理饮食、适当运动、预防及处理高低血糖)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和对照组患者的合理饮食评分高于本组干预前,差異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干预6个月后的遵医用药评分、血糖监测评分、适当运动评分、预防及处理高低血糖评分与本组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遵医用药评分、血糖监测评分、合理饮食评分、适当运动评分、预防及处理高血压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2.3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应对方式评分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面对、回避及屈服方面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回避方面评分低于本组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对照组患者干预前后的回避方面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两组患者的面对、屈服方面评分与本组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面对方面评分高于对照组,干预组患者的回避、屈服方面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2.4两组患者干预前、干预6个月后生活质量评分的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生理职能、精神健康、社会功能及总体健康等生活质量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两组患者的生理职能、精神健康、社会功能及总体健康等生活质量评分与本组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生理职能、精神健康、社会功能、总体健康方面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4)。
  3讨论
  近年来,由于人们生活方式、饮食结构不断改变,导致糖尿病发生率呈现不断增长趋势,我国糖尿病患者所占比例逐年增加,治疗形式严峻[6]。对于住院糖尿病患者而言,其在医院特定环境下由医生及护士指导、监督正确服药,合理饮食等,遵医行为较好。但糖尿病属于慢性终身性疾病,院外护理与生活占据主导地位。因此,采取合理、有效的院外护理措施具有重要意义。
  研究表明,延续性健康管理应用于2型糖尿病患者中,可减轻医疗负担,一定程度控制血糖水平[7-9]。但传统延续性健康管理模式主要是通过集中进行健康教育、电话随访等形式实施护理干预,存在时效性差等一定局限性,通常患者参与度不高[10]。目前,微信已经成为人们即时交流、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11]。许克玲等[12]研究中针对2型糖尿病患者采取基于微信平台的延续性护理,其血糖、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均得到较好控制,且患者自我管理行为显著加强。本研究结果提示,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FBG、2 h PB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见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可以作为有效控制血糖水平的手段,但研究中干预后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能力无明显提高。本研究干预主要在于本研究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群及时、高效上传2型糖尿病相关疾病知识,还通过图片、文字、语音、视频等形式使患者最大限度获取自我管理方法与技能。同时,在微信群内定时请自我管理较好患者进行经验讲解,有助于加强患者之间讨论、交流,从而获得鼓励,提高自我管理积极性[12]。因此,通过微信群及微信公众号不仅可以促使患者获取知识、能力实行自我管理,还有利于其坚持自我管理[13]。且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血糖水平与其自我管理行为具有密切关系,自我管理能力提升的同时有助于控制血糖水平[14-15]。
  本研究在进行门诊随访时,注重患者心理状态评估,若其存在心理问题,则通过请相关心理咨询教育护理人员对其进行专业心理指导,减轻其逃避、屈服等心理不良情绪,提高正面面对疾病信心。且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6个月后,干预组患者的面对方面评分高于对照组,干预组患者的回避、屈服方面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见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采取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可促使其应对方式发生积极转变,提高生活质量。
  综上所述,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采取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及微信群的延续健康管理,可有效控制血糖水平,优化应对方式,提高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佚名.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年版)[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18,38(4):292-344.
  [2]侯云英,汪小华,李伟,等.Meta分析联合运动与有氧运动对2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及并发症危险因素的影响[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3,29(5):52-55.
  [3]江仁美.延续性护理对糖尿病患者自护能力及血糖的影响[J].国际护理杂志,2014,33(6):1439-1440.   [4]Peyrot M,Bushnell DM,Best JH,et al.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self-management profile for type 2 diabetes (SMP-T2D)[J].Health Qual Life Outcomes,2012,10(5):125.
  [5]Low LL,Vasanwala FF,Ng LB,et al.Effectiveness of a transitional home care program in reducing acute hospital utilization:a quasi-experimental study[J].BMC Health Serv Res,2015,3(14):15-100.
  [6]康烁,王绵,高俊香,等.基于微信平台的延续护理对2型糖尿病患者应对方式及自我管理行为的影响[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7,34(4):16-20.
  [7]孙启芳.延续性护理干预对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的疗效及自我护理能力的影响[J].贵州医药,2017,41(8):889-890.
  [8]张强国,邵黎黎,赵炜煜,等.网络平台延续性管理在老年糖尿病患者中应用效果分析[J].中国现代医生,2015,53(22):126-129.
  [9]王凌颖,胡秀英.延续护理模式对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的影响[J].现代临床医学,2018,44(3):230-232,235.
  [10]程秀丽,刘延迪,李菲.基于微信平台多媒体形式的延续护理在糖尿病患者教育中的应用[J].国际老年医学杂志,2014,35(5):214-216.
  [11]武萍.糖尿病知识微信平台在糖尿病护理延伸服务中的应用价值研究[J].中国当代医药,2018,25(2):194-196.
  [12]许克玲,章爱萍.基于微信平台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对2型糖尿病患者影响的研究[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6,30(12):85-87.
  [13]穆晓云,许立薇,丁艳萍.基于新媒体平台的延续护理对老年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水平的影响[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18,47(4):373-375.
  [14]嵇加佳,刘林,楼青青,等.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行为及血糖控制现状的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4,49(5):617-620.
  [15]Ho K,Newton L,Boothe A,et al.Mobile digital access to a Web-enhanced network (mdawn):assessing the feasibility of mobile health tools for self-management of type-2 diabetes[J].AMIAAnnuSymp Proc,2015,11(5):621-629.
  (收稿日期:2018-05-11 本文編辑:孟庆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4942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