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踝针缓解手术后患者疼痛的护理体会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总结腕踝针缓解手术后患者疼痛的临床疗效。方法 方便选择该院于2018年7—9月期间收治手术治疗期间接受腕踝针缓解治疗的患者27例为研究对象,即在患者手术后发生疼痛,VAS评分>3分者,用一次性无菌针灸针只在人体的腕部和踝部各6个针刺点行无痛性皮下针刺,同时对患者行针对性护理方案,观察腕踝针对缓解患者手术后疼痛的效果以及最佳护理途径。 结果27例病例中,4例患者疗效评价为明显缓解,6例患者疗效评价为轻度缓解,1例患者疗效评价为完全缓解,15例患者疗效评价为中度缓解,1例疗效患者疗效评价为未缓解,总有效率96.3%(26例)。结论 在患者手术后的治疗期间,对患者行腕踝针治疗,同时辅以针对性护理方案,可以有效缓解患者术后疼痛,应用价值相对较好,而且该疼痛缓解方法具有操作简单的优势,经济成本较低,易于患者接受,可以作为临床非药物治疗手段的一种有效有段,在临床中大力推广应用。
  [关键词] 腕踝针;手术后;疼痛;护理
  [中图分类号] R24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9)04(a)-0142-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summariz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wrist and ankle acupuncture in relieving pain after operation. Methods Twenty-seven patients who received Wrist-Ankle needle alleviation therapy in our department from July to September 2018 were convenient selected as the study subjects. Those who had pain after operation and whose VAS score was more than 3 points received painless subcutaneous acupuncture at 6 points of wrist and ankle respectively with disposable sterile needle. At the same time, patients were given targeted nursing program and Wrist-Ankle pointing was observed. The effect of relieving pain after operation and the best way of nursing. Results Of the 27 cases, 4 cases had obvious remission, 6 cases had mild remission, 1 case had complete remission, 15 cases had moderate remission, and 1 case had no remission.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was 96.3% (26 cases). Conclusion During the period of treatment after operation, Wrist-Ankle needle therapy combined with targeted nursing program can effectively relieve the postoperative pain of patients, and its application value is relatively good. Moreover, the pain relief method has the advantages of simple operation, low economic cost and easy acceptance by patients. It can be used as an effective non-drug treatment method in clinical practice, and it can be vigorously promoted and applica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Key words] Wrist-ankle needle; Post-operation; Pain; Nursing
  疼痛是人體重要生命体征之一,是患者术后常见症状,其会引发应激反应,并影响治疗效果和术后恢复[1-2]。当前临床针对术后严重疼痛患者主要应用药物镇痛,虽然能够减轻疼痛程度,但会引发低血压、恶心呕吐、呼吸机制等不良反应,难以广泛应用。所以当前临床治疗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寻找更为安全、有效的镇痛方法,腕踝针是在中医学针灸疗法基础上形成的,具体应用中针刺相应穴位并留置,通过散瘀、疏经通络实现止痛的目的。通常采用皮下浅刺法,在踝部、腕部针刺,因起效快、效果好、安全性高得到了临床的广泛认可。因此该文针对腕踝针在护理手术后患者疼痛中的应用问题进行深入的讨论,期望日后对手术后疼痛的护理提供帮助。
  为此该院科室对2018年7—9月共对27例手术后疼痛患者进行腕踝针止痛治疗与护理效果,回顾性分析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方便选择在该科室接受治疗的手术后患者27例作为研究对象,对其开展腕踝针治疗,并对其开展护理干预,所有患者均知晓并同意参与该次研究。   男性15例,女性12例,年龄<45岁11例,年龄>45岁16例。其中阑尾炎6例,胆囊炎3例,痔疮2例,肠粘连1例,疝气3例,甲状腺结节8例,肾结石1例,阴茎癌1例,臀部脂肪瘤1例,消化道穿孔1例。
  1.2  目前有很多用于评估疼痛的工具
  该部门采用VAS评估法作为评分工具。1~3分为疼痛轻微、能忍受,睡眠不受影响;4~6分为疼痛并影响睡眠,尚可忍受;7~9分为有较强的疼痛,难以忍受;10分为剧烈疼痛[3]。除了使用这些评估工具,还可以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呼吸模式、局部肌肉紧张、手掌出汗等间接了解疼痛的程度[4]。
  1.3  腕踝针针刺定位及对症部位
  在腕踝针治疗中,手腕的腕横纹上2个横指分为6个区域,由掌面侧的尺骨侧到桡骨侧,最后再回到尺骨侧,划为上1区、上2区、上3区、上4区,上5区,上6区。
  上1区:在掌侧面小鱼际肌近端的尺侧腕部。针对头痛、眼疾、高血压、心脏病、呕吐恶心、面部肿胀、三叉神经痛、支气管炎、鼻疾病、麻醉等。
  上2区:在手腕掌侧面的中央部分。针对前额痛、牙齿疼痛、腮腺炎、哮喘、掌痛、手指麻木、胸痛、胸闷等。
  上3区:在桡动脉外侧。针对胸痛、高血压。
  上4区:掌部拇指侧桡骨边缘。可缓解头痛、胸痛、下颌关节功能障碍、耳鸣、耳聋、耳痛、肩周炎。
  上5区:手腕背面中部。缓解后部疼痛、胰腺炎腹痛、上肢感觉及运动障碍、手腕疼痛、肩周炎、指关节疼痛、肘关节疼痛。
  上6区:小指尺骨一侧。缓解后头痛、脊柱痛等。
  踝关节共有6个针尖点,内、外侧约有3个横指(相当于挂钟、三阴穴)水平位置上。
  从腿的跟腱位置,向前转向,最后再次回到足跟位置,平均分区,依次命名是下1、2、3、4、5和6区。
  区域1:在小腿内缘的跟腱缘。针对中脘周围疼痛、腹部疼痛、白带、痛经、阴道瘙痒、急性肠炎等。
  区域2:胫骨后缘。针对过敏性肠炎、腹痛、肝痛等。
  区域3:胫骨前缘向内水平点。针对膝关节痛。
  区域4:在腓骨前缘和胫骨前缘中间点。针对膝关节疼痛、四头肌酸痛、下肢运动及感觉障碍等。
  区域5:膝盖后缘。针对关节扭伤、关节疼痛等。
  区域6:跟腱外缘面。针对坐骨神经痛、急性腰扭伤、腰肌扭伤、前脚疼痛等。
  1.4  操作方法
  让患者处于卧位体位,操作者使用0.20 mm×25 mm的一次性使用無菌针灸针在疼痛相对应留针区域留针,留置时间一般为1 h,如果疼痛不能缓解,留针时间可延长至24 h甚至更久,以达到更为确切的镇痛效果。
  1.5  疗效评价
  疼痛缓解度,用数值表示,0度:未缓解(疼痛未缓解);1度:轻度缓解(疼痛减轻约1/4);2度:中度缓解(疼痛减轻1/2);3度:明显缓解(轻度减轻3/4以上);4度:完全缓解(疼痛消失)[5]。有效率= (轻度缓解例数+中度缓解例数+明显缓解例数) /总例数×100.00%。
  2  结果
  27例病例中,4例患者疗效评价为明显缓解,6例患者疗效评价为轻度缓解,1例患者疗效评价为完全缓解,15例患者疗效评价为中度缓解,1例疗效患者疗效评价为未缓解,总有效率96.3%。
  3  护理
  3.1  腕踝针护理
  3.1.1  评估  需要安静,舒适,足够的光线和适当的温度和湿度在病房[6]。评估患者四肢的皮肤状况,有无感染、破裂、冻伤等。询问女性患者的生殖史 ,是否有当前怀孕。评估病人是否能有晕针史。
  3.1.2  解释  做好患者的解释工作,告知腕踝针的作用,使他们理解的目的是可利用对皮肤组织刺激促进气血运行,提升脏腑和经络功能水平,实现“通则不痛”的作用[7]。腕踝针能够即刻产生镇痛效应,在对神经组织功能进行调节的基础上,增加局部和消炎物质的释放,患者疼痛能够迅速减轻[8]。在治疗操作中,采取舒适的姿势,密切观察患者的不良反应等。治疗结束后,及时观察并登记疗效记录表。告知患者留针注意事项:①敷料应注意防水,以免脱落。②留置时间为1 h。③如果患者对敷料过敏,应用其他敷料代替[9-10]。
  3.1.3  进行无菌操作,防止感染  如果针在皮下后,出血明显或有其他应激反应,就应该及时处理。
  3.1.4  应严格遵循以下注意事项  ①具体治疗中需进行精确定位,依据疼痛部位确定针刺部位,以平贴方式在针刺进入皮肤后纵向进针。②需保证治疗过程中患者未出现酸麻、肿胀的感染,一旦出现以上情况,则说明腕踝针需退针后重新进针,原进针存在过深或过浅问题。③操作人员可以在进针后用胶布将一次性使用无菌针灸针的尾端固定于皮肤上,以确保不会对患者正常活动产生影响。
  3.2  心理护理
  能够及时了解患者心理状况,以进行针对性疏导,并有效发现患者存在的疼痛反应。通过心理治疗减轻疼痛①分散患者对疼痛减轻的感知,转移患者的注意力到与疾病疼痛无关的其他事情上。当把注意力集中在诸如阅读、听音乐、看有趣的电视或与来访者交谈等活动上时[11]。
  4  体会
  目前,临床上绝大多数疾病都采用外科手术的方式展开治疗,但治疗过程中会产生较大创伤,这会因此发生生理及心理应激反应,还会增加患者疼痛感,影响患者的治疗、预后康复效果。传统的止痛方式主要是通过药物治疗,但是部分止痛药物存在一定的不良反应,影响患者治疗的同时,还会引发其他不良事件发生。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众多研究表明,腕踝针在缓解患者术后疼痛效果十分明显,为此在该文中,针对该科室收治的接受手术治疗后疼痛的患者开展腕踝针进行治疗,并开展积极有效的护理服务,以达到缓解患者的内心压力,提高患者康复速率的效果。   腕踝针由第二军医大学张心署教授于上世纪70年代提出并广泛应用。随着该种镇痛方法疗效逐渐得到认可,不少医疗机构骨外科在手术后疼痛患者镇痛中引入针灸这一绿色疗法。当前腕踝针已经在临床诸多疾病治疗中得到应用,并且收获了良好效果。其具有不同于常规针刺疗法的优势,腕踝针治疗选择相對安全针刺位置,止痛迅速,操作方便。其无需辨证治疗,医护人员只需按照患者症状和体征选择恰当的针刺点,虽然针刺位置只局限于手腕和脚踝,但能够使全身疼痛症状得到缓解。腕踝针能够在调节神经和体液的基础上,发挥机体各种自动控制系统的综合效应,提升局部血液循环和营养,减轻病灶部位痉挛,加速吸收炎症和水肿,进而有效缓解疼痛[12]。通过对特定腕部及踝部进行针刺,腕踝针能够通络止痛、活血化瘀,并且不会出现其他副作用,应用价值明显。在该次研究中,对27例手术治疗患者实施腕踝针进行治疗后,仅有1例患者出现疼痛未缓解,26例患者疼痛得到有效缓解,总有效为96.3%。说明腕踝针在改善患者手术后疼痛中效果显著。在刘春亮等人[13]的研究中,显示3组患者术后不同时间点的VAS评分对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A组患者(应用腕踝针治疗)总有效率为96.00%,高于B组的84.0%、C组86.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与该研究结果及结论基本一致。并证实腕踝针在改善术后切口疼痛以及内脏疼痛均有一定效果,实施腕踝针能够明显减少阿片类镇痛药物使用率,可有效提高患者术后生活质量。
  综上所述,本研究在对近些年腕踝针实验研究进行分析研究的基础上,从中医卫气理论出发,探讨在护理手术后患者镇痛中腕踝针的应用效果,发现腕踝针能够有效缓解手术后疼痛,对患者预后康复具有重要意义,值得推荐。但是在实施腕踝针治疗的同时,需要加强腕踝针护理工作,向患者阐明腕踝针相关知识,提高患者的治疗积极性,注意操作过程应严格按照无菌原则,并仔细向患者及其家属加强健康宣教,必要时做好患者的心理护理,进一步提高腕踝针使用效果。
  [参考文献]
  [1]  陈开珠,郑素珠,谢丽琴.体温-疼痛评估单在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的应用[J].护理研究,2014,28(7):811.
  [2]  张军,柴维霞,余优琴.磁珠耳穴贴压对骨折患者术后功能锻炼依从性的影响[J].护理与康复,2013,12(9):892-894.
  [3]  李颖,谢兆林,谭海涛,等.肌间隙入路椎弓根螺钉固定融合术治疗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围术期指标、术后腰痛VAS评分及神经功能恢复的影响[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8,15(6):90-93.
  [4]  朱银梅.个体化健康教育配合早期康复护理在患者断指再植术后护理中应用的效果[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7,2(25):100,102.
  [5]  张建龙.自拟活血祛风汤联合电针疗法治疗急性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疗效及对VAS评分的影响[J].四川中医,2018,36(8):138-141.
  [6]  曹波.脑梗塞恢复期患者的康复护理干预及意义分析[J].当代护士,2017(10下旬刊):113-114.
  [7]  张敏,唐跃琼,屈丽.窄谱中波紫外线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护理体会[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3,30(14):56-57.
  [8]  田静娟, 焦瑞娜, 翟珂珂. 腕踝针在老年髋关节置换术后疼痛护理中的应用[J]. 中医正骨, 2017, 29(9):79-80.
  [9]  李文龙, 李阳阳, 张海龙,等. 腕踝针针刺联合低剂量塞来昔布口服在全髋关节置换术围手术期镇痛的临床观察[J]. 中国中医急症, 2017, 26(1):158-161.
  [10]  孙哲. 腕踝针干预对老年髋关节置换术后镇痛的疗效评价[J]. 系统医学, 2016, 1(11):78-80.
  [11]  黄泽燕, 雷金娣, 钟喨.腕踝针在输尿管结石ESWL术后的应用效果研究[J].亚太传统医药,2017,13(18):129-130.
  [12]  乔文雷.腕踝针疗法原理初探[J].江苏中医,1991(6):27-29.
  [13]  刘春亮, 熊源长, 卢军,等. 腕踝针治疗腹腔镜胆囊术后疼痛疗效观察[J]. 上海针灸杂志, 2016, 35(3):297-300.
  (收稿日期:2019-01-08)
  [作者简介] 吴小丹(1990-),女,广东梅州人,本科,护师,研究方向:外科护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5742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