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结合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观察中医复位联合补肾壮骨通络汤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OVCF)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72例OVCF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及对照组各36例。两组给予经皮椎体成形术(PVP)治疗,在其基础上,对照组术后以阿仑膦酸钠片治疗,观察组加以中医复位辅助并于术后口服补肾壮骨通络汤。比较两组临床疗效。结果:术后3d及术后3个月,两组VAS评分较术前均有下降(P<0.05),且观察组疼痛改善程度优于对照组,组间数据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3个月两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均较术前下降(P<0.05),且观察组改善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4.44%,优于对照组的72.24%,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结论:中医复位联合补肾壮骨通络汤辅助PVP治疗OVCF疗效较好,可有效减轻患者术后疼痛程度,促进脊椎功能恢复。
  【关键词】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中医复位;补肾壮骨通络汤;经皮椎体成形术
  【中图分类号】R277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6-0092-03
  骨质疏松是常见骨科疾病之一,以骨骼疼痛、易骨折为主要临床特征,主要是由于患者骨量减少、骨微结构异常所诱发的全身性骨病[1]。骨质疏松的椎体压缩性骨折(Osteoporotic vertebral compression fractures,OVCF)是其常见并发症之一,可对患者生活质量和身心健康产生严重威胁,故及早采取措施有利于缓解疼痛促进恢复。临床治疗多采用手术治疗,经皮椎体成形术(Percutaneous vertebroplasty, PVP)是当前重要手术治疗方式,该术式具有一定疗效,可缓解患者疼痛状况、纠正脊柱畸形等不良情况,但其对重度骨质疏松患者疗效不显著,同时部分患者术后仍残留疼痛,甚至出现其他椎体发生骨折[2]。笔者以中医复位联合补肾壮骨通络汤辅助PVP治疗OVCF,取得一定疗效,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5月至2018年6月收治的OVCF患者72例作为研究。随机分为观察组(36例)及对照组(36例),其中对照组男15例,女21例;年龄54~80岁,平均(69.85±6.90)岁;骨折部位:腰椎16例,胸椎20例;骨质疏松程度:轻度11例,中度20例,重度15例。观察组男17例,女19例;年龄56~82岁,平均(70.13±7.16)岁;骨质疏松程度:轻度9例,中度17例,重度10例;骨折部位:腰椎15例,胸椎21例。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均经影像学检查确诊为椎体压缩性骨折[3];②骨密度检查显示骨质疏松,且T值<-2;③参与者本人及家属均知情同意,本次观察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排除标准:①伴有严重神经、代谢、内分泌系统疾病者;②合并严重心肺、肾功能不全或脑血管病变者,且对手术过程不耐受者;③合并影响骨代谢的疾病,如糖尿病、甲状腺、性腺等。
  1.3 方法 两组均采用PVP治疗,术前行常规准备,在C臂机X射线透视下定位伤椎及椎弓根方向,引穿刺针经椎弓根入路行进至椎体前中1/3处至椎体中部,将注射器中吸入骨水泥接穿刺针,于全程C臂X光机监视下加压注入骨水泥,并密切关注骨水泥弥漫情况,待骨水泥灌注至椎体皮质后缘时停止推注,静候2~3min后骨水泥稍固化后拔出穿刺针。在PVP治疗基础上,对照组术后给以阿仑膦酸钠片(北京万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国药准字H20059029)口服,每次1片,7天1次,连服3个月;在对照组基础上,观察组引入中医复位联合补肾壮骨通络汤治疗,具体如下:①中医复位:患者呈俯卧位,以伤椎为中心,胸部及骨盆部垫枕,腹部悬空,助手牵引肩部及双侧髂前上棘,术者双手压于骨折后突部位,对伤椎前、后纵韧带以及上下椎间盘持续施加牵引力,直至棘突后凸畸形消失。②补肾壮骨通络汤方组成:白芍、熟地、秦艽、川芎、炙黄芪、鹿角胶、菟丝子、鸡血藤、补骨脂、山萸肉、川牛膝各12g,龟板胶 9g。水煎服,每次取汁液200mL,每日1剂,分早晚两次温服,连服3个月。
  1.4 观察指标 ①比较两组临床疗效;②比较两组术前、术后3d、术后3个月的疼痛评分:以视觉模拟评分(VAS)评估,0~10分,分值越高疼痛越明显[4]。③测量并记录两组术前及术后3个月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指标[5]。.
  1.5 疗效判定 参照有关文献拟定[6]。疗效分为三个等级:其中以X射线下患者骨折处愈合,Cobb角度恢复5°及以上者为显效; 以X射线下患者骨折处未完全愈合,Cobb角度恢复1°~5°者为有效; 以X射线下患者骨折处未愈合或畸形愈合,Cobb角度未恢复或有增加趋势者为无效。总有效=(显效+有效)/总例数×100%。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软件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加减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結果
  2.1 两组VAS评分比较 术后3d及术后3个月,两组VAS评分较术前均有下降(P<0.05),且观察组疼痛改善程度优于对照组,组间数据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比较 两组术前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术后3个月两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均较术前下降(P<0.05),且观察组改善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后,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4.44%,优于对照组的72.24%,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见表3。
  3 讨论
   骨质疏松症是多见于老年群体的病症之一,近年來,受老龄化进程加快、生活习性改变、滥用激素等因素影响,其患病率呈显著增高之势。骨质疏松症致病因素较多[7],主要包括高龄、女性绝经等,病发后患者脊柱及腕部等松质骨丰富区域部分骨密度大幅减少,受到外力冲击则易骨折,加之老年人多伴有生理性退化现象,如不及时诊治,致残率极高。目前,临床上针对OVCF患者提出多种治疗手段,其中又以PVP为主要治疗手段。PVP是一种开放性手术,该手术主要通过注射器将骨组织或骨水泥注入患者椎体进行作用,以增强患者伤椎椎体强度及硬度,恢复患者压缩椎体高度,以达到固定椎体、改善患者畸形情况、降低患者疼痛感的作用[8]。但该术式不能完全解决骨微观结构退化,因此给以药物进行抗骨质疏松治疗具有重要意义。
   中医学对于OVCF有着传统推拿的成功经验,中医复位是通过牵引的手法,以发挥活血散瘀,整复错缝,促进血液循环等作用,从而解除骨折附着部位肌肉痉挛,争取满意复位。特别是老年人骨质疏松,容易发生反复骨折,予推拿治疗不仅可使较硬的结缔组织变软,还能够进一步调节肌肉、韧带的力学失衡状态,促进局部血液循环,起到舒筋活络之功效[9]。此外,采用中医药辅以复位手法治疗OVCF,能起到内外兼治之功效。中医认为,OVCF以肾虚为本,血瘀为标,虚实夹杂,互为因果,故治疗以标本兼顾为主要原则[10]。本方中山萸肉、菟丝子入肾经,补肾益精;补骨脂入肾脾经,补肾益精髓;熟地、龟板胶、鹿角胶滋阴益肾填精,共为君药。鸡血藤入肝肾经,可补血活血养血、通络舒筋;秦艽具有祛风除、湿通络利关节之效;川芎活血行气、祛风通络,可助它药药力到达病所为臣药;炙黄芪益气补中;龟板胶、鹿角胶滋腻,易闭门留寇,配合炙黄芪益气健脾;配合川芎补不恋邪;白芍养肝健脾;川牛膝强筋骨,逐瘀通经,引药下行,共为佐使药。全方不仅补益肝肾、强筋骨,且能化瘀通络、活血止痛[11]。
  研究结果表明,观察组给予中医牵引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椎体Cobb角,较对照组术后3月改善效果较为明显。给以阿仑膦酸钠片治疗,可有效抑制破骨细胞介导的骨吸收,增加骨量,缓解疼痛,改善骨代谢平衡[12],加以补肾壮骨通络汤辅助治疗,化瘀通络、活血止痛。本次观察组术后3个月的椎体Cobb角、椎体高度丢失量改善、VAS评分均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中医复位联合补肾壮骨通络汤及阿仑膦酸钠片辅助PVP治疗OVCF疗效较好,可有效缓解患者术后疼痛程度,改善椎体结构,促进功能恢复。
  参考文献
  [1]张智海,刘忠厚,李娜,等.中国人骨质疏松症诊断标准专家共识(2014版)[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4(9):1007-1010.
  [2]石通和,梁蓉,潘铭辉,等.经皮椎体成形术对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患者功能的改善效果[J].广东医学,2015,7(5):731-734.
  [3]印平,马远征,马迅,等.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的治疗指南[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5(6):643-648.
  [4]Snow S,Kirwan J R.Visual analogue scales:a source of error[J].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1988,47(6):526.
  [5]艾克热木江.木合热木, 孙宇庆, 等. 胸腰段脊柱爆裂性骨折植入物前路与后路修复比较:Cobb角丢失、Frankel功能分级改善以及椎体高度丢失的Meta分析[J]. 中国组织工程研究, 2015,8(4):634-641.
  [6]王建航, 孙涛, 姜海萍. 经伤椎置钉并人工骨复合物修复胸腰椎骨折:伤椎高度及Cobb角评价[J]. 中国组织工程研究, 2015, 19(26):4164-4168.
  [7]李健,王飞,刘兴华,等.中医复位结合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疗效观察[J].河北中医,2017,39(8):1243-1246.
  [8]刘志凌,陈仲,彭美红,等.经皮椎体成形术联合体位复位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临床疗效分析[J].海南医学,2016,27(4):629-630.
  [9]秦虎,何斌,王云华,等.手法复位结合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治疗老年新鲜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的研究[J].医学研究生学报,2015,10(4):385-389.
  [10]孔令成,施振宇,姚建亮,等.强骨饮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的临床研究[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6,22(9):1159-1163.
  [11]王鋆泉,周海纯.补肾壮骨汤联合椎体成形术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胸腰椎压缩性骨折的临床观察[J].中医药信息,2016,33(2):102-104.
  [12]唐永亮,张静怡.经皮椎体成形术后结合阿仑膦酸钠治疗在改善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功能障碍中的应用[J].东南国防医药,2017,19(2):145-149.
  (收稿日期:2019-01-10 编辑:杨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922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