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斑点追踪成像技术定量评价高血压心脏病患者左心室整体应变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应用三维斑点追踪成像技术(3D-STI)对静息状态下高血压心脏病患者左心室整体应变指标变化进行评价。方法 选取高血压心脏病患者60例作为观察组, 另选正常健康体检者55例作为对照组。利用 PHILIPS IE33 超声诊断仪采集实时左心室全容积运动图像, 比较两组左心房内径(LAD)、 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LVIDd)、左心室收缩末期内径(LVIDs)、舒张末期室间隔厚度(IVSd)、左心室舒张末期后壁厚度(LVPWd)、左心室射血分数(LVEF)、左心室短轴缩短分数(FS)、左心室整体面积收缩期峰值应变值(GAS)及左心室平均面积收缩期峰值应变值(AAS)水平。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LAD、LVIDd、 LVIDs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異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IVSd(11.14±1.68)mm、LVPWd (10.63±1.34)mm均高于对照组的(8.65±1.32)、(8.19±0.97)mm,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LVEF、FS、AAS、GAS均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3D-STI可通过测量心肌应变值, 客观地评价高血压心脏病患者左心室收缩功能, 为高血压心脏病患者临床治疗提供可靠依据。
  【关键词】 三维斑点追踪成像技术;高血压心脏病;左心室;应变;心肌收缩
  高血压是一种缓慢性疾病, 发病数年至十余年后会逐渐转变为高血压心脏病, 高血压心脏病是一组高血压进展的常见综合征[1]。三维斑点追踪成像技术(three-dimensional speckle tracking imaging, 3D-STI)是一种结合了多参数分析和动态立体图像显示等特点的无创便捷和有效的心肌形变评估方法[2]。此技术可以更全面、更直观的对心脏局部和整体功能进行评价, 特别是评估轻微室壁运动异常, 可以尽早的为临床医生提供更多的治疗指导信息。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4月~2017年4月在本院治疗的高血压心脏病患者60例作为观察组, 男37例, 女23例;年龄47~67岁, 平均年龄(55.63±6.52)岁;身高153~178 cm, 平均身高(168.21±7.92)cm;体重43~78 kg, 平均体重(63.78± 8.22)kg。另选取本院正常体检者55例作为对照组, 男35例, 女20例;年龄45~69岁, 平均年龄(53.21±7.69)岁;身高155~182 cm, 平均身高(167.49±8.21)cm;体重42~72 kg, 平均 体重(62.58±9.47)kg。两组的性别、年龄、身高和体重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入选及排除标准 入选标准:①观察组患者均符合《高血压指南》的相关诊断标准;②对本研究知情。排除标准:①患有肺气肿的患者;②身体质量肥胖患者;③心肌过度肥厚的患者;④糖尿病患者。
  1. 3 仪器与方法 采用PHILIPS IE33超声仪设备, 选择X-5探头, 将探头频率设置为1~5 MHz。入选者按要求静息状态左侧卧, 连接体表肢体导联心电图。应用探头置于心尖部。获取标准心尖四腔心切面, 选用最佳优化模式, 显示最佳的心尖四腔图。启动3D-STI 在线分析计算LVEF、左心室纵向收缩期峰值应变值(LS) 、左心室整体纵向收缩期峰值应变值(GLS)、左心室平均纵向收缩期峰值应变值(ALS)、左心室面积收缩期峰值应变值(AS)、GAS及AAS。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LAD、LVIDd、LVIDs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IVSd、LVPWd水平均高于对照组, LVEF、FS、AAS、GAS均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心脏由于心肌纤维的螺旋形构型, 左心室才能进行旋转运动。心肌长轴方向纵向运动及短轴方向径向、圆周及旋转运动构成心脏的复杂运动[3]。3D-STI通过分析连续的左心室三维全容积图像, 完美地解决了跨平面无法追踪这一问题, 可以很好地评估心脏室壁的运动, 较之二维更加准确、直观。研究[4-9]发现3D-STI不仅弥补了二维斑点追踪“跨平面失追踪”的不足, 还可以有效辩别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收缩功能的早期变化, 提供高血压患者早期心肌受损的相关信息。
  本研究应用3D-STI检测, 结果数据显示, 观察组患者的LAD、LVIDd、LVIDs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IVSd(11.14±1.68)mm、LVPWd (10.63±1.34)mm均高于对照组的(8.65±1.32)、(8.19±0.97)mm,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LVEF、FS、AAS、GAS均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可能是长期血压处于较高状态增加了左心室射血的阻力, 增大心脏负荷, 刺激心肌纤维蛋白合成增多;同时, 局部血管心肌缺乏供血, 随着病程的延长, 左心室心肌代偿性重构, 血管纤维化增加, 导致室壁收缩能力降低[10-13]。本研究引用面积应变这一可测量评估心肌功能的新指标, 结果间接表明三维应变可客观地反映心肌形变的能力, 是监测心肌功能的一项有用指标。
  综上所述, 采用3D-STI能全面、准确的评估高血压心脏病患者左心室心肌局部及整体应变特征, 为评价心肌力学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检测手段, 为临床治疗提供可靠的依据。   参考文献
  [1] 梁红. 心脏B超与心电图诊断高血压性心脏病的对比分析. 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 2018(15):83-84.
  [2] 阎振红, 朱芳, 丁明岩, 等. 心脏彩超及心電图对高血压性心脏病的诊断价值分析. 中国医学创新, 2016, 13(11):48-51.
  [3] 李秀娟, 陆永萍. 三维斑点追踪技术的临床应用及研究进展. 中国心血管杂志, 2017, 22(1):65-68
  [4] 王敏, 王志斌. 三维斑点追踪成像评价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扭转动力学. 中国实用医药, 2018, 13(2):3-5.
  [5] 韩勇, 陈田, 董云, 等. 基于三维斑点追踪技术的左心室整体功能指数评价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左心功能. 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 2014, 23(1):1-6.
  [6] 王智芬, 王星, 李帅. 三维斑点追踪技术评价构型正常高血压患者左室心肌收缩功能的变化. 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 2015(10):1203-1205.
  [7] 董金杭, 陈明. 三维斑点追踪成像对高血压患者左心室心肌应变能力的评价. 贵州医科大学学报, 2014, 39(2):210-213.
  [8] 张艳, 赵存瑞, 张璐, 等. 三维超声斑点追踪技术在早期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左心室纵向收缩功能评价中的应用. 山东医药, 2015(19):70-72.
  [9] 陈炫嘉, 王建华, 张敏郁, 等. 三维斑点追踪技术评价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扭转的临床研究. 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 2014, 23(4):289-292.
  [10] 孙鹏飞, 王建华. 三维斑点追踪成像技术评价不同左心室构型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收缩功能. 中国医学影像技术, 2013, 29(11): 1814-1818.
  [11] 于微, 王小丛, 赵丽蓉, 等. 超声三维斑点追踪技术评价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旋转和扭转. 中国超声医学杂志, 2012, 28(6):519-522.
  [12] 李玉曼, 谢明星, 吕清, 等. 三维超声斑点追踪成像技术评价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整体收缩功能的临床研究. 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 2010, 19(10):838-841.
  [13] 李春艳, 朱文晖, 刘稳刚. 三维斑点追踪成像评价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左心室整体收缩功能. 中国医学影像学杂志, 2013(3): 197-200.
  [收稿日期:2019-01-2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67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