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例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痰培养结果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通过调查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痰液中的感染菌株情况, 分析感染菌株的耐药性, 为临床合理选择药物提供依据。方法 83例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 均进行痰培养, 观察痰培养结果及病原菌分布, 并通过K-B 法进行药敏试验测定主要病原菌耐药率。结果 83例患者中, 痰培养阳性66例(79.5%), 获得病原菌69株, 其中检出革兰阳性菌4株, 所占比例为5.8%;革兰阴性菌45株, 所占比例为65.2%;真菌20株, 所占比例为29.0%。检出病原菌中以革兰阴性菌为主, 包括9株鲍曼不动杆菌、25株肺炎克雷伯菌、11株铜绿假单胞菌。在革兰阴性菌对阿米卡星、庆大霉素、环丙沙星、头孢他啶、头孢唑林、氨曲南耐药率测定中, 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肺炎克雷伯菌均对环丙沙星耐药率最低, 分别为11.1%、18.2%、12.0%。结论 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较易被感染, 其中以革兰阴性菌作为主要病原菌种, 临床中用抗菌药物进行干预时经过合理的干预途径实施药物干预, 可有效提高抗菌药物的合理利用率, 明显降低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为临床医师合理应用抗菌药物提供借鉴。
  【关键词】 血培养分离细菌;分布特征;耐药性
  相关研究表明[1, 2], 慢阻肺急性加重期并不仅仅表现在肺部炎症上, 更表现在全身炎症的发生、控制炎症的发生以及对炎症进行积极的治疗是治疗慢阻肺急性加重期的主要方式, 也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在临床中抗菌药物的应用较为普遍, 尤其对感染性治疗发挥重要作用, 医学领域抗菌药物极大地促进了各类疾病的治疗。但近年来, 随着各种抗菌药物的出现, 其滥用现象越来越明显。滥用广谱抗菌药物及抗菌药物不合理联用等同时增加了耐药菌种并促进其迅速播散, 不仅降低许多抗菌药物疗效且会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对控制及治疗感染性疾病具有较大的挑战性, 为感染患者的健康带来一定的困扰。经调查证实国内抗菌药物在临床中应用频率高, 且滥用抗菌药物的比例大幅增高[3]。因此, 本文对慢阻肺急性加重住院患者进行痰培养分析, 对其菌种分布及耐药性观察, 以期为临床治疗提供一定借鉴。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2月~2018年6月治疗的83 例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其中男 51例, 女32例, 年龄41~67岁。
  1. 2 方法 所有患者均进行痰培养, 进行菌株的分离、鉴定。此外, 通过K-B法进行药敏试验测定主要病原菌耐药率。采用WHONET5.0软件进行痰培养标本中病原菌的分布及药敏试验结果分析。同一患者对同一菌株进行连续多次分离, 相同结果不重复计入。
  2 结果
  2. 1 痰培养结果及病原菌的分布 83例患者中, 痰培养阳性66例(79.5%), 获得病原菌69株, 其中检出革兰阳性菌4株, 所占比例为5.8%;革兰阴性菌45株, 所占比例为65.2%;真菌20株, 所占比例为29.0%。检出病原菌中以革兰阴性菌为主, 包括9株鲍曼不动杆菌、25株肺炎克雷伯菌、11株铜绿假单胞菌。见表1。
  2. 2 主要病原菌耐药率 在革兰阴性菌对阿米卡星、庆大霉素、环丙沙星、头孢他啶、头孢唑林、氨曲南耐药率测定中, 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肺炎克雷伯菌均对环丙沙星耐药率最低, 分别为11.1%、18.2%、12.0%。见表2。
  3 讨论
  慢阻肺是一種非常常见而且多发的呼吸系统疾病, 作为最主要的感染性疾病之一, 根据普查表明, 我国的北方地区, 慢阻肺的发病率与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相关文献统计表 明[4], 慢阻肺已经成为全球影响前10位的疾病, 而且有明显的逐年增加趋势。尽管相关人员对慢阻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但迄今为止, 慢阻肺的发病机制仍然是不明确的。有关研究表明, 慢阻肺发病的核心因素是炎症, 多种因素共同参与并导致。多项研究均表明慢阻肺已成为现如今必须着重对待的疾病之一[5]。
  抗菌药物使用不合理会增加不良反应, 导致细菌耐药性增高, 使菌群紊乱致病菌性感染, 影响治疗效果。因此, 在应用抗菌药物应遵循参考药敏试验结果选择使用抗菌药物种类, 抗菌药物可单用时不要联用, 抗菌药物联用时遵循协同原则;可用窄谱时不用广谱, 同时选择药源充足, 有效药价格低廉, 不能滥用抗菌药物。以患者临床症状为准制定治疗方案, 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种类, 降低抗菌药物滥用几率, 提高治疗患者感染性疾病的有效性[6-8]。因此, 为提高临床住院患者的诊断及治愈率, 延缓控制细菌耐药性的发生及耐药菌株的传播, 早期应监测病原菌的耐药性以及时掌握病原菌的耐药状况, 以便更有效指导临床合理使用抗菌药物。
  本文研究对83例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进行痰培养, 观察痰培养结果及病原菌分布, 并通过K-B 法进行药敏试验测定主要病原菌耐药率。结果显示, 83例患者中, 痰培养阳性66例(79.5%), 获得病原菌69株, 其中检出革兰阳性菌4株, 所占比例为5.8%;革兰阴性菌45株, 所占比例为65.2%;真菌20株, 所占比例为29.0%。检出病原菌中以革兰阴性菌为主, 包括9株鲍曼不动杆菌、25株肺炎克雷伯菌、11株铜绿假单胞菌。在革兰阴性菌对阿米卡星、庆大霉素、环丙沙星、头孢他啶、头孢唑林、氨曲南耐药率测定中, 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肺炎克雷伯菌均对环丙沙星耐药率最低, 分别为11.1%、18.2%、12.0%。有效掌握病原菌的分布及病原菌的耐药性对感染情况发生进行有效控制, 可有效指导临床合理用药, 提高治疗效果。
  综上所述, 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住院患者较易被感染, 其中以革兰阴性菌作为主要病原菌种, 在临床工作中应增强学习抗感染知识, 对使用抗菌药物进行规范化, 合理选择应用抗菌药物, 临床用药与药敏试验的结果相结合, 对医院加强预防及控制感染, 提高治愈率, 具有一定指导价值。
  参考文献
  [1] 吴倩, 汪伟民. AECOPD病原菌分布与耐药性分析. 安徽医科大学学报, 2015, 50(1):101-104.
  [2] 刘娜. 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痰培养病原菌及药敏分析. 中国医学创新, 2014, 11(26):107-109.
  [3] 陈自瑜, 郑利先, 陈云辉,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急性发作期痰病原学分布特点与耐药性研究.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5, 25(19):4384-4387.
  [4] 吕显林, 黄干忠, 刘丽香, 等. 细菌耐药监测结果与抗生素合理使用. 今日药学, 2014, 24(4):287-289.
  [5] 马雪梅, 鲍文华, 阎红娥. 慢性肺心病患者合并真菌感染临床分析. 慢性病学杂志, 2010, 12(11):1386-1387.
  [6] 陈亚红, 王辰. 2015年更新版GOL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断、治疗和预防的全球策略简介.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 2015, 7(2):34-39.
  [7]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学组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3, 36(4):255-264.
  [8] 刘元元, 贾练, 李亚伦, 等. 感染性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治疗后降钙素原水平对再次加重的预测价值. 中国呼吸与危重监护杂志, 2015, 14(5):430-435.
  [收稿日期:2018-09-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9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