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冷刀锥切术中不同止血方法的效果比较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宫颈冷刀锥切术(CKC)中柱状物压迫止血加电凝法与荷包缝合法及“U”型缝合法的临床应用效果。方法 120例因宫颈上皮内瘤变(CIN)需住院行CKC的患者, 按照止血方法的不同分为A组(50例)、B组(40例)、C组(30例)。A组患者采用柱状物压迫止血加电凝法, B组患者采用荷包缝合法, C组患者采用“U”型缝合法。观察比较三组患者的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及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 A组患者的手术时间为(18.26±2.23)min, 明显短于B组的(23.14±4.06)min、C组的(30.15±4.31)min,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的术中出血量为(21.16±10.37)ml, 明显少于B组的(34.27±12.09)ml、C组的(52.36±14.18)ml,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为2.00%, 明显低于B组的12.50%、C组的16.67%,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CKC中柱状物压迫加电凝法止血法的临床应用效果良好, 与传统缝合止血法相比, 具有术中出血少、手术时间短、操作简单、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低等优点, 适合基层医院推广应用。
  【关键词】 宫颈上皮内瘤变;宫颈冷刀锥切术;柱状物压迫止血;电凝法;宫颈缝合成形术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7.021
  CIN即子宫颈上皮细胞的非典型增生或分化异常的细胞异常增生形成的浸润前病变, 根据上皮细胞的非典型增生程度, 分为CINⅠ~Ⅲ级, 包括原位癌, 反映了宫颈癌发生和发展的连续病理过程, 也是宫颈癌防治的重要阶段[1]。
  近年来, 随着人乳头状瘤病毒(HPV)感染增加等因素的影响, 其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且年龄越来越年轻化。CKC是临床诊疗CINⅡ级、Ⅲ级及宫颈原位癌的常用方法。创面出血是CKC主要并发症, 适当的止血方法是提高CKC治疗效果及减少并发症发生的关键[2]。柱状物压迫法是在电凝法基础上进一步改进的止血方法, 基层医院应用效果良好。本研究对50例因CIN行CKC的患者采用柱状物压迫止血加电凝法, 并与两种传统缝合法(荷包缝合法和“U”型缝合法)的止血效果进行比较观察,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9月~2017年3月在本院因CIN需住院行CKC的120例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纳入标准:年龄24~45岁, 平均年龄(36.74±7.15)岁, 并经组织病理学检查确诊为CINⅡ级、Ⅲ级, 且要求保留子宫的患者;排除标准:排除生殖道急性炎症及合并内科疾病者。所有患者按照止血方法的不同分为A组(50例)、B组(40例)、C组(30例)。
  1. 2 手术方法 三组患者手术时间均选择月经干净后3~7 d。术前3 d每天用高锰酸钾(1∶5000)阴道冲洗。术前排空膀胱。患者取膀胱截石位, 局部麻醉或硬膜外麻醉。常规消毒, 导尿并扩张宫颈, 阴道拉钩暴露宫颈, 擦净宫颈黏液, 碘酒或卢戈氏液宫颈染色, 观察不着色区。冷刀于子宫病灶外0.5~1.0 cm处作环形切口, 以颈管为中心, 锥形切除宫颈, 宽度在病灶外0.5 cm, 锥高延伸至颈管2~2.5 cm, 随后进行止血。
  1. 2. 1 A组 患者采用柱状物压迫止血加电凝法。冷刀锥切部分宫颈的同时将创面活动性出血点电凝。然后用干纱布1块塞入颈管先压迫止血, 再将止血纱布2块平铺叠加, 明胶海绵压薄依次铺于止血纱布上, 5~6块即可, 再将止血纱布连同明胶海绵一起卷呈柱状, 直径大约与颈管宽度相符, 另将1块明胶海绵压薄卷起呈细长条。此时助手将压于颈管的干纱布取出, 术者立即将卷成细长条明胶海绵塞于颈管内口预防粘连, 随后将柱状止血纱布紧紧塞于颈管, 压迫止血。
  1. 2. 2 B组 患者采用荷包缝合法。距离宫颈外切缘依次连续缝合1周, 收紧宫颈唇缝线, 对称打结, 将创面完全包埋, 形成新宫颈。阴道填塞安多福纱布压迫止血, 24 h后取出。
  1. 2. 3 C组 采用“U”型缝合法。从宫颈外切缘外0.5 cm作“U”型缝合成形。缝合后均用4號扩宫棒探宫颈管通畅。阴道填塞2块安多福纱布压迫止血, 48 h后取出。
  1. 3 观察指标 观察比较三组患者的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及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包括术后出血、宫颈粘连)。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A组患者的手术时间为(18.26±2.23)min, 明显短于B组的(23.14±4.06 )min、C组的(30.15±4.31)min,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的术中出血量为(21.16±10.37)ml, 明显少于B组的(34.27±12.09)ml、C组的(52.36±14.18)ml,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为2.00%, 明显低于B组的12.50%、C组的16.67%,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宫颈癌是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 以鳞状细胞浸润癌为主, 是随着CIN的继续发展, 突破上皮下基底膜, 浸润间质的结果[3]。近年来, 由于宫颈病变筛查手段增多, 如液基薄层细胞检测(TCT)、HPV检查、阴道镜下活检及病理检测等辅助检查方法在医院的普及, 越来越多的CIN及宫颈原位癌患者被发现, 为早期防治宫颈癌提供了帮助。   基于对年轻患者生活质量的考虑及迫切要求保留生育功能的需要, 目前CKC仍然是治疗宫颈疾病不可或缺的有效方法, 参考文献[4]中的研究报道, CKC适用于CINⅡ~Ⅲ级、原位癌及细小浸润癌治疗。其优点是切缘清晰, 非常利于病理检查且不易漏诊, 是CIN最经典、规范的诊断和治疗手
  段[5]。出血是CKC手术的最常见并发症, 宫颈的血液主要由子宫动脉下行支及阴道动脉分支供应, 使宫颈肌层血运丰富, 尤其是宫颈两侧, 所以CKC出血较为常见, 其次是创面渗血[6]。CKC创面止血方法有电凝止血、单纯压迫和缝合止血。其中缝合止血法效果得到肯定, 但对手术技巧要求较高。宫颈柱状物压迫止血结合电凝止血法, 操作简单且止血效果满意, 适合基层医院应用。术后出血多发生在术后10~15 d, 大多为创面结痂脱落出血, 也有创面感染加重出血及缝线张力低松动出血。
  本研究结果显示, A组患者的手术时间为(18.26±2.23)min, 明显短于B组的(23.14±4.06)min、C组的(30.15±4.31)min,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的术中出血量为(21.16±10.37)ml, 明显少于B组的(34.27±12.09)ml、C组的(52.36±14.18)ml,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表明, A组明显优于其他两组, 手术时间短、术中出血少、宫颈外口无变型。分析其原因:①宫颈柱状物压迫止血加电凝法, 宫颈内口塞1块自制的用明胶海绵拧成与内口粗细相符柱状物预防内口粘连, 宫颈创面有活动性出血可适当电凝止血, 再用止血纱布及明胶海绵自制的柱状物直径大小与颈管完全相符, 并且周边无空隙, 操作简单方便、手术时间短。②荷包缝合法及“U”型缝合法都需进针, 方向顺向或逆向, 阴道空间小, 不容易操作, 手术操作时间相对长, 而且周边有空隙, 易引起晚期出血的发生。CKC并发症除了出血外, 还有宫颈粘连等。本研究结果显示, A组患者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为2.00%, 明显低于B组的12.50%、C组的16.67%,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与国内参考文献[7, 8]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综上所述, CKC中柱状物压迫加电凝法止血法的临床应用效果良好, 与传统缝合止血法相比, 具有术中出血少、手术时间短、操作简单、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低等优点, 适合基层医院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北京协和医院. 妇科诊疗常规(北京协和医院医疗诊疗常规).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2:142-145.
  [2] 干晓琴, 张凌, 林海, 等. 免缝合宫颈冷刀锥切术的临床效果. 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 2015, 7(12):48-50.
  [3] 王宏羽, 刘贵鹏. 缝合和电凝止血对冷刀锥切治疗CIN的临床疗效观察. 現代肿瘤医学, 2015, 23(9):1272-1275.
  [4] 张呈艳, 张燕, 周敏, 等. 改良Sturmdorf缝合法用于宫颈病变效果观察. 山东医学, 2013, 53(26):57-59.
  [5] 苑占娜, 陈绍正, 程香红, 等. 宫颈冷刀锥切术联合滚球射频电凝止血治疗宫颈上皮内瘤变观察. 国际妇产科学杂志, 2014, 41(4):384-385.
  [6] 陈娟娟, 郭瑞霞. 宫颈冷刀锥切术中环形缝合法与改良Sturmdorf缝合法的疗效观察. 实用妇产科杂志, 2016, 32(9):713-715.
  [7] 张俊娇. 宫颈冷刀锥切术中3种止血方法的效果比较. 浙江医学, 2015, 37(12):1081-1082.
  [8] 杨淑丽, 段微, 苗劲蔚. 宫颈冷刀锥切术中两种缝合方法的比较. 中国临床医生, 2013, 41(5):51-53.
  [收稿日期:2018-08-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2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