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医护理干预对化疗期恶心呕吐患者的护理观察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观察中医联合护理干预措施对化疗期恶心呕吐患者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化疗期恶心呕吐患者60例,随机分配为观察组(30例)和对照组(30例),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观察组给予中医联合护理,观察10天后作疗效评定。结果 治疗后2组患者症状积分均有下降,且观察组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中医联合护理能有效改善或降低化疗期患者的恶心呕吐症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和治疗依从性。
  关键词:化疗;恶心呕吐;中医护理
  中图分类号:R256.31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7-2349(2019)09-0089-02
   化疗所致恶心呕吐(Chemotherapy-Induced Nauseaand Vomiting,CINV)是最常见的化疗不良反应。CINV 是一个由神经通路、神经递质和受体参与的复杂的过程[1]。脑源性受体主要集中在脑干的三个位置:呕吐中枢所在的延髓外侧网状结构背面、化学感受器触发区(chemoreceptortrigger zone,CTZ)所在的第四脑室底部的后极区和孤束核。这些区域富含5-羟色胺3(5hydroxytryptamine 3,5-HT3)受体、神经激肽1 或P 物质(neurokinin-1,NK-1)受体和多巴胺受体[2]。5-羟色胺、神经激肽、多巴胺和相应的受体结合,启动恶心、呕吐反射。呕吐中枢、消化道、化学感受区分布着众多与呕吐神经冲动传递相关的神经递质受体。化疗药物及其代谢产物使消化道黏膜受损,释放出5-羟色胺,作用于肠道迷走神经上的5-HT3受体,使迷走神经产生冲动传递至大脑的化学感受区,导致唾液的分泌增加,呼吸加快,咽、胃肠道和腹部肌肉收缩,进而发生呕吐[3]。而中医认为:化疗相关恶心呕吐属中医学“药邪”,是由药物偏性或运用不当所产生的一种致病因素。在祖国医学中它又属“纳呆”的范畴,根据邪正虚实的不同,可分为实证、虚证和虚实夹杂证,化疗患者多以虚实夹杂证为主。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5月—2018年10月收治入院患者60例,均符合《中医症候诊断标准》相关标准。60例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30例。观察组男13例,女17例,年龄45~70岁;对照组男14例,女16例,年龄47~72岁,2组患者年龄、性别及主要症状经统计学处理,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根据美国癌症研究所制定的通用不良事件评价标准(Common TerminologyCriteria Adverse Events,CTCAE)4.0 版本[4],恶心程度分为3级,I 级:食欲下降而饮食习惯未改变;II 级:经口进食减少未伴有明显体质量下降、脱水或营养不良;III 级:经口摄入能量或液体不足,需鼻饲、全胃肠外营养支持或住院治疗。呕吐程度分为5 级,I 级:24 h 内呕吐1~2 次;II 级24 h 内呕吐3 ~ 5 次;III 级:24 h 内呕吐≥ 6 次,需鼻饲、全胃肠外营养支持或住院治疗;IV 级:有危及生命的后果,需要紧急救治;V 级:死亡。中医证侯诊断标准:主症:胃脘胀满,饥不思食,口燥咽干,呕吐频发,呕吐清水,气短懒言。次症:伴有恶心,上腹部有压痛,或见大便干结,舌红少津,脉细数。
  1.3 方法
  1.3.1 生活起居护理 《黄帝内经》指“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人们应根据四时阴阳变化和自然界的规律来指导患者的生活起居。春季宜“夜卧早起,广步于庭”,夏季宜“夜卧早起,无厌于日”,秋季宜“早卧早起,与鸡俱兴”,冬季宜“早卧晚起,必待时光”,使患者做到睡眠充足,劳逸结合。护士还应该保持病房安静,避免噪音,并保持病房适宜的温度、湿度,经常通风换气,使空气新鲜。
  1.3.2 饮食护理 “胃气一败,百药难施”,故仲景论治虚实证时,常采用护胃建中法,在顾胃气以保化源的同时,用食养而益胃气。食物是人体联系外环境最直接、最经常、最大量的物质,也是机体内外环境及代谢的物质基础。故化疗初期可指导患者,日常饮食以清淡、细软、易消化、富有营养的粥类为主。随着CINV逐渐减轻,可指导病人饮食多样化、粗细相宜、荤素搭配、营养全面,每天保持3~5种蔬菜,2~4种水果,特别注意摄入富含维生素的深色蔬菜和富含维生素C的水果,尽可能选择禽、鱼肉。这样通过切实可行的合理膳食措施,达到减轻患者不适感、提高患者机体营养的目的。
  1.3.3 情志护理 《素问·调经论》中说到:“血有余则怒,不足则恐”,《灵枢·本神》中也提到:“肝气虚则恐,实则怒;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 说明内脏病变可导致情志的变化。而《灵枢·口问》则提出:“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可见情绪与疾病可互为因果,相互影响。在化疗过程中,CINV增加了癌症患者的不良情绪,严重者使患者失去治疗疾病的信心。因此运用整体科学的护理方法来评估患者的实际情况,从而制定积极有效的情志护理措施,耐心倾听患者的倾诉,细心解释患者提出的凝问,使患者尽快消除不良情绪,重建对抗疾病的信心。
  1.3.4 隔姜灸神阙穴 操作方法:取新鲜生姜切成直径2 cm~3 cm,厚约0.3 cm 的薄片,中间用针刺数孔,生姜置于神阙穴(脐中)。点燃艾条,根据患者耐受能力施灸30 min。神阙穴[5]居任脉,任脉与督脉相表里,统司诸经百脉;生姜的中药成分姜烯酮、生姜酮,能使胃腸蠕动减慢,从而起到镇吐功效;艾绒有通经、理气驱寒的功效。此方法简单易行,易被患者接受,而且能很好的控制患者的恶心呕吐症状。
  1.3.5 穴位贴敷 用生姜汁把吴茱萸[6]粉调配成糊状,取适量放于穴位贴上,贴敷于双侧内关,足三里两个穴位,每天1次。中药吴茱萸的主要成分为生物碱,有温中散寒,理气止吐的作用。足三里属足阳明胃经,内关属手厥阴心包经,都主治胃部疾病。所以利用渗透作用将药物的药性透过皮肤直达经络,从而达到改善患者恶心、呕吐症状的双重功效。   1.3.6 耳穴压豆 先进行耳穴探查,找出阳性反应点,选取胃、神门、交感穴作为主穴;肝、脾穴作为配穴。用王不留行耳穴贴紧贴于穴位并稍加压力,使患者耳朵感到酸胀或发热,贴后患者可每天自行按压数次,每次1~2min。祖国医学认为,耳为宗脉之聚,可通十二经脉,人体各脏腑的刺激点均可在耳朵上找到相应的位置,相应的耳穴,可刺激脾胃的功能[7],有效改善化疗患者的恶心、呕吐症状。
  1.3.7 用药护理 当医生做出治疗方案时,护士应了解治疗原则,掌握组方中各中药的性能和配伍禁忌,并向患者解释用药的目的和注意事项,指导患者中药宜温服,每日2~3次,间隔4~6 h为宜,服药期间忌食生冷、油腻、腥膻和有刺激性的食物,对呕吐严重者可让患者在服药前服用少许姜汁。护士还应指导患者及家属正确选择煎药器具、药物浸泡时间和煎药的火候,以保证用药效果。
  1.4 疗效标准
  1.4.1 客观疗效 完全控制(CR):患者未再呕吐。部分控制(PR):患者呕吐次数明显减少或发生呕吐间隔时间延长。轻微控制(MR):患者呕吐次数减少但仍有呕吐发生。
  1.4.2 中医证候疗效评定标准 临床痊愈:呕吐控制、症状基本消失,实验室检查正常,证候积分减少≥95%;有效:呕吐的次数减少或间歇时间延长,部分症状消失,实验室检查有改善,证候积分减少≥30%;无效:呕吐症状无改善,甚或加重证候积分減少不足30%。
  客观疗效及中医证候疗效评定标准均参照杨金坤主编《现代中医肿瘤学》中的相关标准,观察结束后,将观察组与对照组积分进行统计分析,进行组间比较,采用统计软件SPSS17.0,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组患者治疗后恶心呕吐症状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或降低,观察组总有效率86.6%,对照组总有效率70.0%,观察组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目前,我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人们的医疗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随着人口老龄化、人们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精神因素和环境污染等因素的影响,我国却要面对癌症发病率、死亡率逐年呈增长趋势的严峻局面。而一旦确诊为恶性肿瘤,化疗就成为其核心治疗方式之一。CINV作为化疗治疗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之一,它在一定程度上大大增加了患者治疗期间的痛苦程度,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并使患者产生一系列的不良情绪,最终的结果就是患者的治疗依从性降低了。所以护士在化疗前和化疗中,应全面收集患者CINV影响因素及精确的症状评估,并制定出合理的个体化护理措施。以整体护理观为指导,着重天人合一,从患者的生理、心理、社会,文化、精神等方面来制定护理措施,通过生活起居护理,饮食护理,情志护理,用药护理,穴位敷贴等中医联合护理技术,使患者机体达到各方面的和谐适度,阴阳平衡,气血调和,最终有效对抗CINV,提高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的依从性。
  参考文献:
  [1]Janelsins MC,Tejani MA,Kamen C,et al.Current pharmacotherapy for chemotherapy-induced nausea and vomiting in cancer patients[J].Expert Opin Pharmacother,2013,14(6):757-766.
  [2]Asgari MR,Asghari F,Ghods AA,et al.Incidence and severity of nausea and vomiting in a group of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J].J Renal Inj Prev,2016,6(1):49-55.
  [3]Kamen C,Tejani MA,Chandwani K,et al.Anticipatory nausea and vomiting due to chemotherapy[J].Eur J Pharmacol,2014,722:172-179.
  [4]Chen AP,Setser A,Anadkat MJ,et al.Gradingdermatologic adverse events of cancer treatments:the common terminology criteria for adverse events version 4.0[J].Journal of the AmericanAcademy of Dermatology,2012,67(5):1025-1039.
  [5]栾燕芬,韩艳丽.隔姜灸神阙穴治疗晚期癌症非化疗患者呕吐的临床观察[J].内蒙古中医药,2015(2):100-101.
  [6]叶佩娟,毛晓芬.足三里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按摩内关穴对化疗所致呕吐的临床护理[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2):125-127.
  [7]胡攀,黄玉蓉,胡碧芳.耳穴埋豆在肿瘤化疗患者胃肠道反应中的应用[J].中医药学报,2014,42(2):114-115.
  (收稿日期:2019-06-1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0327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