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博物馆文创产品的研发

作者:未知

  【摘要】 博物馆文创产品是艺术衍生品的一种,它将产品的文化元素和产品的创意相结合,为文创产品赋予更为丰富的文化内涵,也是架起博物馆藏品与观众的桥梁。福建博物院作为“全国首批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努力推进文创开发试点单位工作有序进行。本文以“丝路帆远”展文创开发为例,借鉴其他博物馆单位的优秀做法,分析和揭示了文创产业的意义与价值,让我们对文创产业的发展有更多的了解和思考。
  【关键词】 文创产品;文创开发;博物馆
  [中图分类号]J52  [文献标识码]A
  福建博物院于2014年策劃打造的“丝路帆远——中国海上丝绸之路七省文物精品展览”,荟萃沿海七省51家博物馆的300余件丝路文物,展览全面介绍了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发展、繁荣和转型的过程,呈现了“海丝”沿线文化遗存的独特魅力,验证了福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地位。目前,展览已在包括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在内的18个国家和16座国内城市展出,其中在联合国总部展出时受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通报表扬;荣获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连续两年被评为福建省文化大事之一,并受到福建省政府奖励表彰;成为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的主打展览;荣获全国博物馆界最高奖的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全国每年2.6万个展览,仅评10个,排名第三)。[1]59
  一、亮点与经验
  一个展览成功的运营离不开具有特色的文创产品。为配合“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精品七省联展”的展陈需要,福建博物院组织设计人员从参展地区——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七省45家省、地、县级博物馆的近200余件文物精品中挑选出部分文物素材,自主开发设计并制作成一系列纪念性强、造型精美且价格适中的文创产品,并在福建、北京、山东等博物馆商店内销售,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更使展览的影响得到更大发挥。
  (一)紧扣展览主题,加强展示宣传
  为取得展览良好效果,福建博物院协调参展各博物馆,利用小部分文物图片开发相应的衍生文创产品,在开发的初期,考虑到单纯的陈列展览必然存在一些局限,如展览的信息量较大、展品较多、观众在参观结束后难以将所有内容都领会和吸收;展品陈列在玻璃柜中,观众无法近距离观看,甚至有些展品因为文物保护的目的无法拍照留念等。为了弥补上述局限性,设计人员从本次参展的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七省45家博物馆中各挑选出一件极具代表性的文物素材,制作成中英文对照版的“丝路帆远”文物纪念扑克,扑克正面文物素材以四种花色分类摆放,在每张花色的下方均标注有藏品所在馆的标识;设计师在设计过程中还充分考虑到外国观众的认知需求,每张扑克牌都含有英文简介,可以让中外观众通过图文并茂的形式,全方位、多角度地了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历程;参观者透过陈列橱窗观看静态展品后,再将这些“展品”带回家,让扑克极具收藏价值、实用价值和观赏价值;这一方面能够加深了观众对展览的记忆,让展览更具吸引力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能够发挥出文创产品在宣传藏品,提高展览传播效应的重要方式。
  (二)结合展览风格,突出特色展品
  设计人员在尊重文物造型的基础上,依托藏品的历史背景和文物故事,并融入现代的审美取向,通过多元化的形式展示,丰富图案和色彩,突出产品的实用性,使展品生活化,让观众更易于理解,乐于接受。以“丝路帆远”冰箱贴的设计为例,文物素材是从本次参展的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沿线七个省级博物馆中挑选出来的,依次为:南京博物院的“明代·金冠”、浙江省博物馆的“元代·龙泉窑青釉香薰炉”、福建博物院的“明代·德化窑堆贴梅鹿高足杯”、山东博物馆的“元代·景教铜印牌”、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宋代·中和窑摩羯水波纹碗模”、广东省博物馆的“象牙透雕人物故事团扇”和海南省博物馆的“青釉刻划花纹大碗”等七件文物元素。礼盒正面立体展示文物素材,在每件冰箱贴的下方均标注有简介和藏品所在馆的标识,同时还标注了英文简介,让外国观众能够更直观地了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历史文化遗存的独特魅力。为了增加产品附加值,设计师还设计了与冰箱贴礼盒相配套的手提袋,以方便游客携带。对观众而言,将这些文创产品带回家,有形或无形地获得了情感上的愉悦和收获,丰富了“博物馆经验”。
  (三)合理定位价格,满足消费需求
  博物馆的文创产品的单品生产量相对较少,消费群体的购买力相对单一,这就意味着生产成本会高于市场,售价肯定会出现向上走的趋势。设计者应在注重产品实用性的同时,充分考虑到中、低档消费群体的消费需求,如“帆船钥匙扣”将售价定在10元以内,更好地满足了广大学生群体的消费需求。开发文创产品时,有针对性地进行消费群体分析和价格定位分析,通过这些价格适中、纪念性强的文创产品,更好地满足不同群体的需求,传播与藏品相关的知识信息,也是本次展览取得良好效果的因素之一。
  (四)融合展览资源,创新产品设计
  为向观众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福建“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历程及其对中国茶文化传播的巨大贡献,设计者充分利用展览资源,开展创新设计,取得良好效果。以“福船茶包礼盒”为例,设计师选择的“福船”是中国四大古船之一,是当时福建沿海海上贸易往来最重要的交通工具。“福船”造型独特,船体高大,船头尖船尾宽两头翘,甲板平坦,龙骨厚实,易乘风破浪,易于驾驶,吃水深,稳定性好,并且容易转舵改变船向,便于在狭窄和多礁石的航道上航行,具备抗沉性、快速性、稳定性等多种性能。[1]144福船茶包选用“野生正山小种”为原料,“野生正山小种”是世界红茶的鼻祖,至今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优质的野生正山小种叶片呈灰黑色,用松针或松柴熏制而成,茶汤为深琥珀色,有着非常浓烈的香味。设计师巧妙地将“福船”模型和茶叶联系在一起,让观众在品茗过程中,可以看到“福船”模型在碧波中扬帆起航的景象。在茶包礼盒的外包装盒盖上还绘有一张宋代海上交通路线图的明信片,不仅起到了密封防潮的作用,同时也具有教育意义和收藏价值。“丝路帆远·福船茶包礼盒”在“2014(厦门)国际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上荣获“弘博奖·中国博物馆十佳文创产品奖”,并成功入围“第二届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创意设计推介活动”,荣获“第二届全国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入围奖”,可以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文创产品设计了。   二、不足与反思
  尽管“丝路帆远”展的文创产品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效益,也获得了各界的认可,得到了一系列的荣誉,但开发过程中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设计种类不够丰富、品种不够多样、产品结构也有待优化和调整等。在借鉴国家级博物馆的优秀经验后,回顾本次的研发历程,给予我们几点启示和思考。
  (一)应注重高档次与低价位相结合
  一个好的展览,开发的文创产品应该注意高档次和低价位的结合。如南京博物院在历时100天的穆夏展览销售额高达542万元,超额完成预期目标,收获了良好的口碑。在文创产品开发中应遵循“7:2:1”原则,即70%产品价格定位低价位、20%产品定位在中价位、10%的产品属于高档产品,尽可能满足各个层次消费者的需求。高档次的产品工艺精湛、制作精美、有很高的观赏性,突出的是精神层面的享受。如高档复制品、含文物元素的手表、高档茶具等,这些商品可以提升展览的整体品质,达到很好的展示效果。然而,研发多款式、多种类的低价位产品应该占较大比重,因為它们成本较低、尺寸较小、便于携带、贴近生活,这些更容易激发大众消费的欲望。
  (二)应注重观赏性与实用性相结合
  配合一个展览或博物馆开发的文创产品,最好能够兼具实用、美观及特色。故宫博物院在2018年第八届博博会上亮相的文创产品,既突出了展览和故宫的特色,又具备了艺术性和实用性,如“千里江山”的小方巾、“清明上河图”的书签、祥瑞主题的帆布包等,内容与形式多样,设计上雅俗共赏又包含了故宫元素。文创产品开发时也应秉承美观与实用相结合这一理念,尽量在设计每一件产品时考虑各种不同颜色、款式、图案,使之呈现既有观赏价值又有实用意义,以满足不同层次、不同年龄、不同学历等观众的需求,从而通过产品使展览发挥更大的影响。
  (三)应注重系列化和延续性相结合
  系列化是在文物元素的基础上,通过色彩、形态、图形、文字、功能等方式的变化,设计开发出多品种的产品,这种方式不仅能够提升文创开发的效率,而且能够增加陈列的层次感,给消费者留下更深的感受和记忆,进而提升销售。如上海博物馆配合“大英博物馆百物展”开发了近160款文创产品,仅针对古埃及主题装饰品就开发了十余个系列,就设计开发的角度而言,通过系列化的开发能够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开发成本和生产成本,推进产品更新换代;从消费者的角度而言,能够帮助消费群体建立品牌认知,锁定消费群体,有利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从品牌传播的角度而言,用统一的设计方式有助于占领市场,提升品牌整体形象。
  总而言之,配套展陈开发设计的文创产品,一方面需要做好市场调研和定价分析,了解用户需求、消费偏好和市场发展趋势,注重质优、价格合理、贴近观众的实际需要;另一方面需要兼顾艺术性和实用性,要通过创造性的思维将相关的历史、文化信息借助产品传递和表达出来,使文创产品物有所值;此外,文创产品系列化和延续性的结合也不可忽视,不仅可以扩大品牌的影响力,促进销售,也有助于塑造产品整体形象,巩固和发展文创品牌。
  结 语
  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开发能够为馆藏文物赋予新的内涵和生命。文创产品也是展览的行销重点,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在保持公益性的基础上,应充分利用丰富的馆藏文物资源开发文创产品,提升文化创意产业相关领域发展水平,帮助观众加深对博物馆的理解,让观众把博物馆记忆带回家,让文创点亮生活,将文创产品打造成为“最后一个展厅”。
  参考文献:
  [1]福建博物院.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精萃)[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6.
  [2]张娟.名人类博物馆文化产品的开发与营销——以鲁迅博物馆文化产品开发与营销为例[J].黑龙江史志,2015(07).
  [3]邱玲菁,朱丽梅,颜丹,吴晓英.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现状与对策——以江西省博物馆为例[J].遗产与保护研究,2018(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7652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