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静:走在简约主义边缘的音乐新娘
作者 : 未知

  * 她是一朵在城市幽谷中独自绽放的花朵;   * 她的声音,仿佛依稀从辽远的天际,从穿越世俗苦难的三千弱水上飘来的恒久歌声,让歌者和听者为遥远的极乐而哭泣。
  * 洗尽百媚千红,一点心事无痕……
  对于一朵花而言,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她只在属于自己的季节自然地开放,她的优美只呈现在自己的心情之中。俞静就是这样一朵在城市的幽谷之中独自绽放的花朵,她的音乐就是她的季节,她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淡淡开放,淡淡地歌唱。
  以《楼兰姑娘》为代表,作为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探寻中国本土流行音乐的执着追求者,轻舞飞扬的俞静,穿越充满金属质感的大都会。她形单影只来到北京,任梦想和蓝月流云并驾齐驱,当她再度和阳光一同归来,生命连同音乐,在绿色的风向标指引下更为内敛。
  俞静以《我的恋曲》、《世纪承诺》、《月光世纪城》、《深夜电影台》、《爱难逃》为标志的对自己音乐风格的多元尝试、创新和超越,都让我们逐渐感觉到一个全新的俞静扑面而来,真切而清晰。
  俞静的声音没有一丝商业包装的油滑轻佻,完全来自遥远的自然。仿佛依稀从辽远的天际,从穿越俗世苦难的三千弱水上飘来的恒久歌声,让歌者和听者为遥远的极乐而哭泣,俞静自由舒展的变化多端的音色展现了游刃有余的控制能力。她的声音不是用来歌唱的,而是用来赞美的,纷繁、纯粹、饱含着体悟生命和情感之后的大欢乐。
  《我的恋曲》是著名作曲家徐沛东专门为俞静创作的新歌,相对以往,她显得更为成熟和自信了,在情感的开拓上有了更深邃的领悟。此单曲旋律繁复,意境优雅飘逸,尤其是MTV更是创意独具,可圈可点。说的是一位从大城市毕业的乡村女教师,坐着马车去乡村小学报到,路边有放羊的孩子,提着草筐,他们都是些失学的孩子,她又让他们重新走进了学校,教他们唱歌、跳舞、学习文化知识。而她之所以对那片土地和土地上的孩子们一往情深,是因为根源于她内心深处对祖国深深的爱。
  生活中的俞静沉静而聪慧,爽朗而从容,但对自己钟情的事业却异常执着,她坦言自己最大的缺点是情绪有时变幻地让自己也无法控制,她笑着说:“不过现在好多了。”她除了演出,做宣传,偶而逛街和参加体育活动外,大部分时间都喜欢呆在家里,听音乐,学习英语,丰富自己的精神素养。她最喜欢的电影是《缘份的天空》、《电子情书》、《美国甜心》,她说她最喜欢的演员是梅格・瑞恩,她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她最喜欢读的书是《心灵鸡汤》,她在那些动人的启示中警醒自己,并时常忘了自己正消融在无边的感动之中。
  洗尽百媚千红,一点心事无痕。
  “如果一个酷爱唱歌的女孩梦想成功,那么最重要的是什么?”
  “敬业与努力。”
  说这些话的时候,俞静的笑容依然爽朗而从容,然而,正是这笑容,掩去了生存本身的真实与艰辛。在都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在珠网般的钢筋与混凝土的世界里,生命的重量,不单单是用笑容就能够承受的。
  唱了这么多年,俞静对生命的感受已变得深邃而踏实,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可以改变她,她已经不再需要为了别的什么而歌唱,在和俞静的交谈中,她总说着:感谢老天爷,他一直挺照顾我的,我觉得自己一直挺幸运。
  午后的窗外暄嚣着一个大城市所有的暄嚣和虚荣,俞静却恍如隔世,充耳不闻,只管在属于自己的音乐的季节里,淡淡地开放,淡淡地歌唱……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