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培养肿瘤学专业学生临床医患沟通的措施

作者:未知

  摘要:医患沟通是肿瘤学教学中的重要内容。加强肿瘤学专业学生的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有助于医学生在今后的临床工作中创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减少医患矛盾。
  关键词:医患沟通;肿瘤学;教学
  中图分类号:G64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9324(2019)18-0034-02
   随着人们文化水平的提高,医学发展由生物医学模式转化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患者对医疗活动中的参与感越来越重视,而现代医生不仅要会诊治疾病,更应该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为患者服务[1]。近年来,医患矛盾的发生,往往是因为沟通不够充分,因此医患沟通能力的提高对于医疗质量水平的提高,其占据着很大的权重[2]。《全球医学教育最低基本要求》和《医学教育国际标准》中都将交流能力列为七大技能之一,且被强调是医学生的核心能力[3,4]。根据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估计,全世界肿瘤发病人数每年以3%-5%的速度逐渐增加。全球预计至2020年将有2000万新发病例。中国近年约新发200万/年肿瘤患者。作为临床上特殊的一个群体,医患沟通在临床治疗过程中贯穿始终,尤其重要。目前针对培养肿瘤专业医学生医患沟通的研究很少,如何使肿瘤学专业的医学生掌握临床医患沟通技巧成为一个重要的课题。
  一、肿瘤患者医患沟通的重要性
  恶性肿瘤近年来发病率明显增高,病死率高。腫瘤的确诊给患者的心理带来莫大的打击,肿瘤本身可能引起躯体的疼痛,加上后续的手术、放化疗等治疗措施,往往给患者带来躯体的痛苦。除此以外,恶性肿瘤病程长,病情反复,治疗费用高,对于患者来说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且可能“人财两空”。因为疾病的无法治愈性,患者及家属心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极易失望甚至放弃治疗,或者期望值过高,一旦无法达成,易造成医患矛盾的发生。因此,医患沟通在肿瘤的临床治疗中尤为重要,在临床带教过程中,要注意强调对学生的训练。
  二、医学生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现状
  我国医学院校对于医学生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起步较晚,且教学方法仅限于理论知识,脱离实践,并未有专门针对性的见习学习。而绝大部分的临床带教老师也缺乏专业的医患沟通培训,未把医患沟通作为重点教与学生。在临床工作中,侧重的是检测理论知识的扎实与否及临床技能的培训,而往往忽略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大部分的学生对医患关系认识不深,沟通不到位,没有技巧,不能理解和关注患者及家属的心理需求,有限的沟通知识是看着带教老师“依葫芦画瓢”。
  三、培养肿瘤学专业学生临床医患沟通的措施
  1.加强专业知识的学习和培训。专业知识是医学生临床工作的基石,是开展医疗行为的前提。专业知识的缺乏必然导致患者的不信任,沟通障碍。因此,临床带教工作中带教老师需先让学生在实习过程中掌握相关专业知识,对于临床上的典型病例进行教学查房、小讲课或病房MDT模式让学生印象深刻,并学会发散思维,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
  2.设置特色的医患沟通见习课。医患沟通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在理论知识学习结束,融入医德理念后,对患者的需求予以理解,加上交谈的技巧和礼仪,才能达到有效沟通,其中包括了语言及非语言的沟通。设置特色的医患沟通见习课,让学生观摩临床真实的沟通,甚至参与其中。带教老师在见习过程中有意识的引导学生注意交谈过程的语言,把专业术语转化成浅显易懂的语言,让患者更好理解疾病,同时关注患者的心理需求,了解患者的教育背景、经济、家庭、职业等,从患者的角度出发,给与个体化治疗方案。学生通过观摩学习,从而掌握沟通技巧。
  3.通过CBL教学法加强临床实践。肿瘤患者的心理脆弱,让医学生去实践医患沟通,在目前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多次被询问,很多肿瘤患者可能有不乐意的情况。但沟通的技巧是需要多次的实践才能掌握,可以通过案例教学法(Case-Based Learning,CBL),把典型的病例进行设计后,把医学生分角色扮演,学会关注患者及家属的心理,逐步掌握医患沟通的原则和技巧。杨晓静等人[5]通过CBL的教学模式导入医患沟通技能培训,认为有助于培养医学生良好的医患沟通和交流技能。
  4.临床工作前进行岗前培训。要让肿瘤学专业学生充分认识到目前社会的医疗形式严峻、医患关系紧张,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培养沟通的意识,完成角色的转换,把自己作为一名真正的临床一线医师看待。
  5.尊重患者的知情权。恶性肿瘤的特殊性,让我们在临床工作中碰到很多家属要求隐瞒病情的,这是家属为了保护患者脆弱的心理,但同时也可能会埋下医患矛盾的隐患。作为患者是有病情的知情权的,一味的隐瞒病情可能会加重患者的顾虑,对病情发展不利,另一方面,肿瘤的治疗时间久,需要患者的长期配合,隐瞒病情对于方案的选择有一定的影响。医患沟通需要在了解患者性格、家庭及经济等多方面基础上,选择合适的时机告知患者病情,同时予以安慰、鼓励、获取其信任,帮助树立信心。
  四、引进国外量表对医患沟通能力设立评价标准
  最常用的评价体系是由美国西北医科大学编制的SEGUE量表,用于评估医学生沟通能力,包括5个维度即准备、采集信息、提供信息、理解患者、结束问诊[6]。我国2006年首次引入,发现SEGUE量表对于培养学生沟通能力有很好的效果[7]。此外还有USMLE量表、利物浦医生沟通能力评价量表(LCSAS)、卡尔加里剑桥观察指南、卡拉马祖共识申明(KCS)、AACS量表等。
  总之,对于肿瘤学专业学生,我们的教学中医患沟通与专业知识、临床技能一样重要。目前我国医患关系紧张,医患矛盾突出,医院防范和杜绝医疗纠纷迫切需要我们更加重视医患沟通。加强医学生的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对于恶性肿瘤这个特殊的群体而言,尤为重要,有助于医学生在今后的临床工作创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减少医患矛盾。
  参考文献:   [1]Simmenroth-Nayda A,Heinemann S,Nolte C,Fischer T,Himmel W.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the Calgary Cambridge guides to assess communication skills of undergraduate medical students[J].Int J Med Educ.2014,(5):212-8.
  [2]李亚蕊,冀璐,石文娜,等.从医疗纠纷产生的原因谈医患沟通的重要性[J].山西医药杂志,2014,43(4):48-439.
  [3]Melissa Piasecki.Clinical Communication Handbook[M].Iowa:Blackwell Science Company,2003:12.
  [4]Core Committee,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Global minimum essential requirements in medical education[J].Med Teach.2002,24(2):130-5.
  [5]楊晓静,邵雨卉,孙宜,等.医学生医患沟通技能在肿瘤放疗临床教学中的应用研究[J].继续医学教育,2018,32(3):34-36.
  [6]梅人朗.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本科生医学教育国际标准项目组的中期报告[J].复旦教育论坛,2001,22(4):1-8.
  [7]蒋祎,陈俊国,黄义娟,等.重庆市全科医师人文执业技能培训评价与分析[J].预防医学论坛,2011,17(5):399-401.
  Abstract:Doctor-patient communicatio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oncology teaching.To Strengthen the training which is the oncology students' ability in doctor-patients communication is benefit to help medical students to create a harmonious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in future clinical work,and it can reduce contradictions between doctors and patients.
  Key words:doctor-patient;communication;oncology;teaching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76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