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职业岗位分析的高职院校技术技能积累探索

作者:未知

  摘要:国务院发文《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指出要“强化职业教育的技术技能积累作用”。本文以高职工程造价专业为例,进一步探索了以职业岗位分析为基础的技术技能积累实现路径。
  关键词:职业岗位分析;技术技能积累;工程造价
  中图分类号:G7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9324(2019)05-0244-03
  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大量高素质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此,国务院发文《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明确指出要“强化职业教育的技术技能积累作用”,并首次将“技术技能积累”作为关键词重点提出[1]。紧接着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出台《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教发〔2014〕6号),提出“创新校企协同的技术技能积累机制,实现新技术产业化与新技术应用人才储备同步,最终实现职业教育服务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2]。文件明确要求各职业院校在人才培养中要制定多方参与的支持政策,推动政府、学校、行业、企业的联动,促进技术技能的积累和创新。
  一、技术技能积累的研究背景
  “技术技能积累作用”是与高等教育“研究高深知识与文化传承”相应的职业教育功能[3]。职业教育的最终目标就是通过长期的学习生产和创新实践使学生获得技术知识和技术能力的递进,培养高素质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就这方面而言这里提到的技术技能积累作用其实就是学生职业技能的培养与积累。目前,国内针对技术技能积累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技术技能积累的合作主体[4](日本“以企业为基础”、美国“以学校为基础”、德国“以企业+学校为基础”和国内研究者提出的政校企协同合作)、合作模式(合同模式、基地合作模式、项目合伙模式)和平台建设[5]等等,其中大部分是从宏观的角度分析,具体如何实现、路径如何尚未进一步研究。本文以高职土建类工程造价专业为例,进一步探索了以职业岗位分析为基础的技术技能积累具体实现路径。
  二、基于职业岗位分析的技術技能积累内涵
  职业教育是从职业出发的教育,职业是职业教育的逻辑起点[6]。秉承这一基本观点,要办好职业教育就必须从研究职业入手,本文以职业岗位分析法入手,细致分析高职工程造价专业对应的具体职业(群)及其职业行为过程所需要的各种职业技术技能,并制定出指向这些技术技能的若干个典型工作任务,将每个任务细分成理论部分和实践部分,进行课内外校企协同模块化教学,最终实现技术技能的积累。
  1.职业岗位分析。学院牵头专业专任教师、行业技术专家和教育教学专家等成立相关专业指导委员会,贯彻OBE成果导向教育理念,以具体职业岗位为导向,进一步分析这一具体职业行为需要具备的技术技能能力,将岗位技术技能通过课程标准融合到课程内容中,实现核心课程标准和岗位技术技能的对接,实现学生的技术技能的积累,提高学生的综合实践能力和就业竞争力。
  以土建类工程造价专业为例,对接建筑相关行业。综合行业专家意见和市场需求调查结果分析,工程造价专业在行业内涉及的核心职业岗位是工程造价员岗位,拓展职业岗位是招投标工作岗位和工程资料管理岗位。根据相关行业协会中国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协会(CECA)对于国内造价工程师执业范围的相关规定,结合国内造价从业人员专业能力标准体系[7]的相关标准,经深入社会调研,结合学院实际,利用职业岗位分析法推衍出该专业对应的职业岗位技术技能,按其知识结构和能力标准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三个不同级别的能力,分别是基本通识能力、专业基础能力和专业发展能力三个层次,如表1所示。
  2.选取工作任务。通过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依托项目式情景教学,以工作过程为导向,基于任务驱动的理念,根据职业资格标准,设计与实际工作过程相似的工作任务,制定课程标准,确保课程与行业企业用人需求紧密结合;根据要培养学生的职业技术技能确定专业课程和核心课程,如表1所示,同时为大部分核心课程设计模拟现实的项目化学习情境,根据岗位的真实工作流程将每个学习情境分解成若干个典型的工作任务,明确任务目标、任务内容、任务要求等,工作任务的实施要遵循由浅入深的原则,让学生在实施工作任务的过程中实现学习知识和职业技术技能的积累。以《工程造价综合实训》课程为例,见表2,列出其通过具体学习情境下工作任务由浅入深的实施,实现相应岗位技术技能能力的逐步积累。
  3.制定教学方法。将典型技术技能的积累细分成理论部分和实践部分学习,理论部分教学由职业院校实现,实践部分教学由校内实训实践、职业技能竞赛和校外实习实践三大实践模块组成,并由学校及企业双方严格按照教学计划/培训规则进行每个教学模块的教学内容编排,教学安排由浅入深,连贯一致。
  一抓校内实训实践模块,高职院校要积极加强校内专业实训室/基地建设,其建设要紧抓该专业行业需求,契合该专业行业标准,国务院2016年10月最新下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中就明确指出“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要加强职业技能实训基地建设”[8]。校内实训实践模块实现了从理论教学到实践教学的初步转化,让学生对典型工作技术技能有了初步动手训练。
  二抓职业技能竞赛模块,由于职业技能竞赛具有涉及战略性新兴产业赛项多、行业知名企业参与赛项多、大赛开放程度高等特性,学院以相关职业技能竞赛为抓手,以赛促教、以赛促学、以赛促技术技能的积累,强化相关动手技术技能的熟练化操作。
  三抓校外实习实践模块,校外实习是职业院校学生提升职业化技术技能的绝佳途径,由企业主要负责,学校辅助,但是以往各职业院校在校外实习工作中往往由于实习学生人数众多,且一般实习地点较分散,学院专任老师不足,使得学生很容易处于“放羊”状态,管理难度较大,由此学院创新性地对安防学院的学生实习管理采取了“333”实习实训管理模式[9],即从实习准备、实习实施、实习总结三阶段着手,运用信息发布、实习指导、统计分析三层次实习管理平台,实现学校、学生、企业三主体三方评价、互利共赢的实习实训管理模式,对学院学生在校外各企业中进行严密的实习管理,进行相关专业技术技能的职业化提升训练。
  校企双方协同教学、各司其职,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实践三模块着手,将各个教学模块按由浅入深分为理论知识学习、基本技能入门、技术技能熟练、实际应用训练几个阶段逐层递进,一体化训练,从而实现学生某一技术技能的积累。
  三、基于职业岗位分析的技术技能积累的成效
  我院在人才培养中,坚持贯彻OBE成果导向教育理念,各专业探索基于职业岗位分析,在人才培养目标中明确本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可适应的职业岗位或岗位群,明确其职业岗位能力要求和应取得的技术资格证书,并将其作为教学工作开展的出发点和目标,并以此来对教学目标、教学设计、教学方案等进行调节、调度,在实际教学中加强校企合作,注重理论联系实际,通过三大模块,由浅入深,层层推进,逐步推进相应职业技术技能能力的积累,培养具有“毕业证书+职业资格证书”的双证书、紧密契合社会需求的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加强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Z].2014.
  [2]教育部,等.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教发[2014]6号)[Z].2014.
  [3]唐智彬.强化职业教育技术技能积累功能的内涵与意义[J].职教论坛,2016,(02):1.
  [4]王秦,李慧凤,嗷静海.基于校企协同的技术技能积累机制实现路径研究[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5,(33):10-18.
  [5]卢志米.政企校协同技术技能积累平台构建探析[J].教育发展研究,2016,36(Z1):16-22.
  [6]孙善学,杨蕊竹,郑艳秋,等.职业仓:从职业到教育的分析方法[J].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刊,2017,(04):81-110.
  [7]傅王英.中国造价工程师专业能力标准体系构建研究[D].天津理工大学.2009.
  [8]国务院.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国[2016]56号)[Z].2016.
  [9]陈聪.新建地方高职院校“333”校外实习管理模式的探索与实践[J].科教导刊·电子版,2017,(20):5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16892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