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情意实践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情意实践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强调教师个体的情意和实践,强调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教师个体性知识的意义和价值。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体现教师发展的情境性、情感性、实践性、生命性。
  关键词 情意 实践 教师专业发展
  中图分类号:G423.3 文献标识码:A
  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强调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教师个体性知识的意义和价值,教师个体的经历、实践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对于教育的信念、情感在教师的专业成长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教师个体充满情境性的成长经历,不可复制的人生心得所沉淀的独特的个性魅力,由此形成的对教育的独特认识和情感,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重要基础。个人的、内在的教育信念,总是促成专业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
  现实的教育教学情境是复杂性的、生成性的、独特性的和有价值冲突性的,所以在教师教育的过程中是无法预测与创设的。面对现实的教育境遇,教师专业发展所需要的实践智慧是教师通过个人的实践与反思获得,是在日常的教育教学实践中获得。实践性知识与教育机智是构成教师实践智慧的主要要素,教师掌握的不再是客观的知识,而是带有个体性、情境性、反思性、主观性的实践性知识,它是实践智慧的知识基础,是教师在实践中“知道如何去做的实践之知”。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是基于对具体教育教学实践情境的感受、体验、反思,在此过程中不断积累实践性知识,形成面对具体教学情境即兴创作能力的一种发展。
  1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体现教师发展的情境性
  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强调专业发展中的个体性、情境性。人在发展过程中,对社会、自然和人自身拥有各种各样的认识和理解,形成一定的思想、观念和理想。就深层的意义而言,经历是影响人生的核心力量,个体的成长和经验是充满境遇性的,教师在自己人生经历和教学生活中形成对教学的独特认识和理解。
  由于受到自己的老师、个人的学习体验、传统的社会习俗、重要的事件等方面的影响,先前的经验或经历影响着他们对待职业的态度、对待职业的情感。教师专业发展要充分考虑到个体原有的生活经历,尤其是他作为学习者的经验。在灌输客观的知识时,必须经过个体原有的信念和实践的筛选,与个体的实践(日常专业生活实践)联系,才能成为个体有价值的知识。正如库姆斯所说,个人信念与有关知识决不能等同。有成效的学习是个人意义的发现。知识只是开端,直到它的个人意义被挖掘出来,直到它变成了个人信念体系的一部分,它才会影响行为。
  个人的、实践的和情境化的知识,是构成一位教师“教育个性”的重要部分:正如人的个性往往在最基本但又最重要的层面上影响着人的其他更“高级”的思想或行为一样,教师的“教育个性”,也在最基本但又最重要的层面上影响着他的更“高级”的思想和行为。教师的成长不应被限制在课堂内,讲桌前,而是应该被放到更大的人生舞台上。教师的专业魅力,并非仅仅形成于课堂,教师的人生经历、文化背景、人生心得是其人格魅力的重要缩影,是专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学生的学习体验并不仅限于课堂上教授的内容,课上课下的每一次互动,每一次思维碰撞,都会发酵、沉淀,最终融入思想的灵与肉中,成为一生的烙印。
  教师个体充满情境性的成长经历,不可复制的人生心得所沉淀的独特的个性魅力,由此形成的对教育的独特认识和情感,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重要基础。情意反思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体现了教师发展的个体性、情境性,实践性。因此,教师的专业发展是在知识、个体、情境等多维因素中动态发展的。
  2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体现教师发展的情感性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麦克里兰于1973年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模型,所谓"冰山模型",就是将人员个体素质的不同表现表式划分为表面的"冰山以上部分"和深藏的"冰山以下部分"。其中,知识、技能和一部分能力属于浮在海面上的可视部分,而其他几项素质则属于不可视部分。品质、动机和价值观等不可视的素质是一个人的主导素质,它们会对一个人的可视素质产生深刻的影响。
  金美福认为:“教师自主发展是教师个体自觉主动地追求作为教师职业人的人生意义与价值的自我超越方式。”她通过对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一生教育行为的分析,析出了教師自主发展的三大影响因子:“人生追求与目标;知识资本;教育研究。”并认为:“人生追求与目标是教师自主发展的动力系统;知识资本是能源系统;教育研究是运行系统。”
  教师自己的人生追求与目标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动力系统,教师对教育的信念是专业知识、专业技能成长的重要基础。从一些优秀教师的个人成长历程中发现,他们中的不少人自幼或中小学读书期间就崇拜教师、喜爱教师职业,报考了师范院校,并立志做优秀教师。热爱教师工作,对教育事业的无限热情是驱使教师专业发展的最大动力,因为热爱,教师们依据自身兴趣、能力和外部资源,自觉主动地学习知识,不断提高自身专业水平的过程。教师专业发展的需求和愿望是出于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需要,是主体发自内心的愿望,不是外界强加的结果,教师专业发展的动力源泉主要来源于自身。
  情意实践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强调教师专业发展的情感性,教师个人对教育的信念,包含着教师个体对生命意义的理解,对教育工作的情感,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巨大动力。
  3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体现教师发展的实践性
  专业实践与专业经历的反思性理解,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基本路径之一。
  教师在专业发展中,不仅要拥有普遍性的专业知识,而且更需具备教育教学特殊情境的知识和实践。在教育情境中,由于教师和学生的个性、兴趣及所有变幻无常的因素形成的教育场域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需要教师在具体的教育教学情境中做出具体的行动。正如范梅南教授所说:“事实和价值对于如何进行教育性行动是很重要的,但在具体的教育时机中它们都无法告诉我们怎样去做。”面对具体的教育场域,要求教师具有敏锐的洞察能力,灵活的应变能力,有效的互动能力等实践智慧。在课堂教学中,教师有效的提问策略,教师充满情感的互动策略,教师机智地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教师有效地化解各种冲突或矛盾的智慧,都是教师在具体的专业实践中获得的。   “以意义的追求改变着教师的专业生活方式,在教师日常教育教学实践过程中实现着教师专业发展”。英国哲学家迈克尔·波兰尼认为人类知识更重要的组成是默会知识,知识的特质在于个体性与实践性。默会知识镶嵌于人们的行动之中。在波兰尼看来,知识不是一系列既成的概念和真理,它是人們认识活动的集合,是人们参与创作活动的过程,是动态的、开放的,是内在于人的行为情感和信念之中的。个体亲身参与活动,不断学习、内化、反思、践行知识,通过不断“接触”世界、“理解”世界,习得默会知识。教师实践智慧不是通过单纯学习和传授而获得的,而是在教学实践的探索中习得的。
  教师的专业生活中起作用的知识总是“实践的”。它们能且只能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由教师自己建构起来。它们与个人密切相关,具有明显的实践定向特点-这个特点,在教师的教学实践中实际产生作用的知识是情境化的,而不是客观的。教师的反思不单单是抽象地对自我进行一种建构,它更强调在教师的日常教学世界中,对教师专业经历、专业经验进行一种深度描述,在叙事与叙述的基础上,在经验与意义的基础上,生成教师真正的自我。教师的专业实践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也是由无数个片段与经验组合而成的专业经历,教师对自我的反思性理解需要教师对自己的专业实践与经历进行深度的分析,以实现自我内在的专业成长。
  4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体现教师发展的生命性
  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关注教师自我生命价值实现的需求。每一个教师都是具有生命力的个体,审视教师的生命意义,就必须把教师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来看待,是个体的、具体的、独一的、丰富的、复杂社会关系中的有着特定历史和境遇的“人”,而不是复数的、抽象的、一般的“人”,重视教师作为具体现实中“人”的生命价值的实现。
  海德格尔曾说“人应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康德认为“人永远是目的而不是手段”,叶澜教授也讲到“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生命质量的提高而进行的社会活动”教育教学过程的展开靠的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沟通,生命与生命之间的直觉,理解与体验,为的不仅是学生生命的充盈与完善,也是教师生命光彩的绽放。因此,在重视学生生命发展的同时也必须看到对教师个人生命发展的意义与价值。即教育活动是以教师生命影响学生生命,以教师生命去点燃、润泽学生生命的实践活动。追求自我实现,领悟生命的意义是关键。
  由此,教师专业发展的目的理应关注教师自身生命的丰富与充盈,自身生命价值、意义的彰显才能让教师真正体验到自己内在的满足感与幸福感,获得持久发展的动力,如果偏离了关注教师生命本身的目的,那么教师专业发展也就失去它的应有之意。
  情意实践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强调专业发展的生命性。教师专业发展,以实践为取向,以意义为单元。“人是寻求意义的生物,人无法忍受无意义的生活。人对意义的追求和创造,使人与其他生物不同,人不仅生存于物质世界中,同时也生活于意义世界中。”追求自我实现,领悟生命的意义是关键,不仅意识到生命的有限性,更要领悟到生命意义的无限性,对意义的追求是人的生存目的。实践-意义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是宁虹教授在现象学的基础上以实践为取向,以意义为单元探索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尝试。把教育理解为教育意义实现的过程,教师就是生活在教育发生的现场之中,在对教育教学理解的过程得到发展。
  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关注教师自我生命价值实现的需求。亚里士多德曾指出:“实践智慧考虑的是对人整个生活有益的事,即人的幸福,它的践行本身就是目的,实践智慧是生命的实践智慧,生命是实践智慧的基础,失去对生命本身的关注也就无所谓实践智慧,它真正关注到了专业发展对教师自身生命价值实现的重要性。”教师专业发展的需求和愿望具有内在性,是出于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要求,是主体发自内心的愿望;教师专业发展的动力源泉主要来源于自身;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容具有个体性;实践智慧强调的是教师自觉主动的发展。
  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注重促成专业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个人的、内在的力量,只要能够将这种力量调动起来,借由一定的工具或途径,教师可以成长的更好。因此,情意实践取向教师专业发展注重教师个人的生活史、经验、信念、价值倾向、实践经验等密切相关的个人的、实践的、情境化的知识在教师专业发展中的作用,关注教师的主体性,重视通过教师行为的改变,来促进个体专业的发展,实现个体生命的意义。这种专业发展取向,充分尊重了个体生活、个体智慧的价值,强调教育教学活动的复杂性与动态生成性,强调教育教学活动中复杂情境特征的洞察、关键事件把握,强调教师在专业实践中的主体自觉性、主动性的发展理念,重视教师自身生命价值的实现。
   基金项目:2018年江西省教育科学规划项目“大学教师课堂教学时间管理现状及对策研究”(课题批准号:18YB203)的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易朝红,女,1983年生,江西赣州人,赣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
  参考文献
  [1] 金生鋐.教育哲学是实践哲学[J].教育研究,1995(01).
  [2] (美)库姆斯,师范教育的新设想[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1989(04).
  [3] 金美福.教师自主发展论——教学研同期互动的教职生涯研究[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5:51+62+72.
  [4] 柳斌.中国著名特级教师教学思想录(上下卷)[M].江苏出版社,2000.
  [5] 马克斯,范梅南.教学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M].李树英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01.
  [6] 宁虹.实践一意义取向的教师专业发展[J].教育研究,2005(08):42-47.
  [7] 本刊记者.为“生命·实践教育学派”的创建而努力——叶斓教授访谈录[J].教育研究,2004(02).
  [8] 叶澜.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活力[J].教育研究,1997(09):5.
  [9] 俞吾金.迈向意义的世界——本世纪西方哲学发展的一个基本倾向[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22.
  [10]   张宇,崔吉义.从“技术理性”到“实践智慧”——教师专业发展的新取向[J].基础·教育研究,2012(02):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79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