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粤港教师专业发展合作的思考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粤港两地交流合作基础深厚,在当前粤港缔结姊妹学校背景下,本文基于粤港姊妹学校个案研究,分析粤港姊妹学校教师专业发展标准差异和当前粤港姊妹学校教师专业发展合作的现状,探讨粤港教师专业发展合作需要引入新的思路,从而实现粤港教师专业水平的提升。
  【关键词】粤港姊妹学校;教师专业发展;合作;思考
  一、研究背景
  广东毗邻香港,两地历史同宗,语言同系,文化同根,教育交流合作基础深厚。国务院《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发布后,粤港两地各教学单位自上而下掀起了教育合作的高潮。在粤港经济合作一体化的背景下,广东各高校在教学、科研以及人才培养等各方面均与香港高校有着广泛深入的合作,但中小学之间的教育合作还处于试验阶段。2010 年4月,粤港合作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粤港合作框架协议》签署,赋予了粤港中小学教育尤其是教师专业发展合作新内涵。其中粤港姊妹学校缔结计划的实施与发展,为粤港两地教师专业发展合作提供了可能性。
  在本文中,研究者采取个案研究的方法,选取了广州市黄埔区姬堂小学与香港慈云山圣文德天主教小学作为本研究的研究对象,两校也是自2004年以来广州市第八批粤港姊妹缔结学校(2013)。五年来,双方就教育管理与发展展开多次校长、教师、学生、家长之间交流和互访,尤其是在教师专业发展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有益的尝试。同时,研究者还基于国内外关于教师专业发展的研究理论,以课例观摩和送课交流作为切入点,深入探究粤港教师的专业发展合作之路,以揭示其实现合作的关键要素,从而实现粤港教师理论水平、教学水平、科研水平的提升。
  二、文献综述
  教师专业化的内涵不仅包括教师个体以及教师群体从教素养的提高,还包括教师职业专业地位的确立以及提升过程。具体包括三个层次:一是教师作为个体,其专业水平提高的过程;二是教师这一群体,其专业水平提高的过程;三是教师这一职业,其专业地位的确立和提升的过程。三个层次紧密相连,相互促进。
  国外一项关于教师专业发展的调查表明:42%的教师认为教师专业发展要么学无所用,要么是效率低下;仅有18%的教师认为由学区或学校组织开展的专业学习活动对他们成长为更有效的教师是有帮助的。美国学者乔伊斯和肖沃斯做了一项针对教师培训学习状态的研究——习明纳(seminar)活动。它主要关注教师的课堂实践和教学分析,重点关注学生的学习状况。研究表明:组织会议这件事,不管是由专家参与还是只有参与者自己,结果都能让培训效果得到明显的提高。于是,两位学者提出:教学实践的改善可从让教师结成自发的同伴互助小组开始。这样,“同伴互助”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来。此后,研究者开始关注到,教师的专业发展应该与学校的教学实践相关联,只有到学校现场和一线教师中去观察、分析、了解、掌握具体的教学问题,引导一线教师结伴进行合作学习与分享,才能实现有效的教师专业发展,从而提高教师素养和教学质量。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全面推进,新缔结的姊妹学校双方就教师专业发展的情境支持、知识与技能以及实现过程方面积极学习互鉴,也在教师同伴互助这一内涵上打破空间障碍,努力形成粤港校际同伴互助、学科同伴互助、教师同伴互助的教师专业发展之路。
  三、研究设计
  本研究通过粤港姊妹学校交流互访个案以及粤港教师专业发展的文献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研究:一是粤港姊妹学校教师专业发展标准差异;二是当前粤港姊妹学校教师专业发展合作的现状。研究采取个案研究的方法,依据本研究的目的与问题,研究者对比粤港两地教师专业发展的标准维度(表一和表二)进行差异分析,结合广州市黄埔区姬堂小学与香港慈云山圣文德天主教小学自缔结姊妹学校以来其中5次交流互访活动的内容和形式进行分析。
  四、研究发现
  1.粤港教师专业标准维度分析
  首先,香港专业标准分类更加彰显服务的理念。2003 年香港师训会《学习的专业 专业的学习: 教师专业能力理念架构及教师持续专业发展》文件关于“教师专业能力理念架构”由多层次的范畴、领域、分项及阶段描述组成,主要包括四个范畴: 教与学、学生发展、学校发展和专业群体关系及服务,其中服务理念引领四个范畴。从表三(粤港姊妹学校交流互访概览)也可看出,“服务”理念融入到香港教育的诸多方面,学生主体性尤为凸显。其次,专业标准分类彰显反思的理念。从实践角度来看,香港学校在教师“反思”理念的执行上更为深入具体,如教师课堂注重反思的引导,学校设立反思日等。第三,专业标准分类彰显自学能力的培养。香港教师专业发展的量化指标 “所有教师,不论其级别和职务,均应在每个三年周期内,参与不少于 150 小时的持续专业发展活动” 但每位教师每周的课时量为22至30节,“授课机器”般的节奏与教师进修、教研、科研等相悖,于是灵活多样的方式来调和:如与校内或校外人士分享良好或创新教学法、为专业发展活动担任导师等相关工作等。实施由学校决定具体执行方案;不设中央硬监管机制,而代之以专业调研与经验推广等。因此,教師主体的“自学”导向更加突出,并投射影响至学生,设立班级“自学角”等。
  2.粤港姊妹学校交流互访维度分析
  首先,从出访主体与时间分析。广州市黄埔区姬堂小学与香港慈云山圣文德天主教小学自缔结姊妹学校以来共组织开展了8次交流互访活动(港方5次,粤方3次)。从到访主体来看,香港慈云山圣文德天主教小学两次组织师生家长一行40人,规模远远高于广州市黄埔区姬堂小学的出访人数,且香港姊妹学校组织到访主体主要以学生为主。从互访时间来看,双方交流互访时间主要集中在2015-2016年,在此期间粤港姊妹学校连续三个学期积极组织师生家长参与交流互访,为双方“蜜月期”,而之后从2017—2019年,双方到访交流仅3次。
  其次,从交流的内容与形式分析。从教师发展层面来看,双方8次的到校交流互访活动,只有4次采用了开放课堂、座谈以及碎片化交流等方式。其中开放课堂主要以展示为主,开放的课堂主要以双方富有特色课程为主,但针对双方教师的开展的进一步的专业研讨较少涉猎。姬堂小学的三次到访均有“送教”交流内容,但双方关于“送教”前后期进行对接以及进一步的教师专业研讨不够深入。此外,双方的交流座谈主要围绕抓共识、谈亮点、促短板展开,但从时间的维度来看,并没有系统而长久的推进机制。   五、研究启示
  第一,粤港两方教师以开展集体备课研讨,促教师专业发展。粤港双方因地域文化的不同呈现出优势互补的格局,“利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技术可打破双方交流互访时空所限,实现双方教师集体备课,也就是在同一时间、不同区域进行网络教研直播。集体备课中可对分工备课、个人说课、集体讨论、修改教案、听课评课等形成规范的要求,粤港两方教师可达成共识执行。
  第二,粤港两方教师以科研合作为抓手促教师专业发展。按照广州市名校长刘玲萍提出的“(质)疑、(省)思、(科)研、(践)行、(转)变”的策略,“问题诊断、深思追问、学习(发现)创新、解决问题、领悟(实践)发现”的方法与步骤,引导粤港教师思考教学问题,在教学中学会研究,在教学中开展研究,让教师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领悟研究的过程与方法,用研究提升教学,从而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
  第三,结合课例,采用“同课异构”的形式,进行“粤港两方教师的互助指导”。粤港双方以交流互访为契机,采用“同课异构”的形式,进行“粤港两方教师的互助指导”,既能有效缩小课程发展与教师实践之间的落差,又可引发相互切磋和教学研究能力。
  第四,粤港教师以“契约学习思想”为途径,自主建设属于自己的“教师学习团体”。粤港姊妹学校搭建了双方学习交流的桥梁,互访交流活动绽放粤港两地师生友谊之花,双方教师以“契约学习思想”为途径,以“开放课堂”“送教”活动为契机,组织各学科教师形成粤港教师各学科“教师学习团体”,既能促进姊妹学校交流互访的积极性,也能为双方教育教学带来新的方向和启发。
  综上所述,在粤港教育交流背景下,粤港教师专业发展合作项目的开展,不仅可以在教师专业发展领域探索出的新道路,还可以促进香港师生对祖国和民族的认同,纠正认识上的偏差,合作互赢,实现粤港两地教师专业理论水平、教学水平、科研水平的提升。
  【注:本文为广州市教育政策研究课题“粤港教师专业发展合作研究”研究成果。课题批准号为:ZCYJ001。】
  参考文献:
  [1]周坤亮. 何为有效的教师专业发展——基于十四份“有效的教师专业发展的特征列表”的分析[J]. 教師教育研究,2014(1):39-46.
  [2]施雨丹,张岩.论香港师训会对香港教师专业发展的影响[J].煤炭高等教育,2014(5):32.
  [3]国务院研究室课题组. 推进粤港教育合作发展——建立粤港澳更紧密合作框架研究报告之八[J].珠海市行政学院学报,2012(1):50-53 .
  [4]徐妮. 我国教师专业标准分类维度的优化——基于国际比较的启示[J]. 教育理论,2013(02):5-7,17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16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