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城市生育状况及未来趋势调查报告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回顾性分析北京丰台医院产妇及新生儿的资料,了解产妇的生育年龄、产次及新生儿性别比的变化,为人口预测模型的建立提供数据分析结果,以了解城市的生育状况及未来趋势。方法 选取在北京丰台医院2006年1月—2018年9月分娩的产妇12 789例,按年份分为13组,收集产妇年龄,产次,户口所在地,新生儿性别的资料进行分析。结果  2006—2018年期间产妇的平均年龄及首次生育年龄均呈上升趋势,生育高峰段呈后移趋势,二胎的男女性别比高于同年一胎的性别比。结论 近13年产妇的生育年龄逐渐上升,首次生育意愿呈下降态势,二胎产妇中新生儿男女性别比有所改善。生育理念和方式的变化将影响未来的人口构成,加重低生育率,加剧人口老龄化。
  [关键词] 生育年龄;产次;出生人口性别比
  [中图分类号] R16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5654(2019)03(c)-0166-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retrospectively analyze the maternal and neonatal data of Beijing Fengtai Hospital, to understand the changes in maternal age, parity and neonatal sex ratio, and to provide data analysis result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population prediction models to understand the fertility status of the city and future trends. Methods A total of 12 789 women were born in Beijing Fengtai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06 to September 2018. They were divided into 13 groups according to the year. The maternal age, parity, location of the household, and gender of the newborn were collected. Results The average age of the mothers and the first childbearing age showed an upward trend from 2006 to 2018. The peak length of the childbirth showed a trend of shifting. The sex ratio of the second child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same year. Conclusion The fertility age of women has gradually increased in the past 13 years, and the first birth intention has declined. The sex ratio of newborns in the second birth has improved. Changes in fertility concepts and methods will affect the future demographic composition, increase the low fertility rate, and increase the aging of the population.
  [Key words] Childbearing age; Parity; Sex ratio of birth population
   精确的人口预测模型有利于对国家制定各种政策提供帮助。2006—2018年13年间,正是中国独生子女全面进入生育年龄阶段,加上经济文化高速发展均影响了生育意愿和方式。目前对未来中国人口变化的预测方法多基于过去或国际资料的预测模型[1-3],但中国特色的计划生育政策和高速的经济发展具有其独特性。该文根据北京丰台医院近13年共12 789例临床案例进行回顾性分析,以了解城市的生育状况及未来趋势,希望该研究的分析结果对我国的人口预测模型的建立提供一定的帮助。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收集2006年1月1日—2018年9月30日在北京豐台医院分娩的12 789份病例资料。
  1.2  数据收集
   记录产妇的年龄,分娩产次,新生儿性别,产妇的户口所在地,将临床数据输入Excel表格,查重查错后整理。
  1.3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包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包括均值的描述性分析,单因素方差分析。
  2  结果
  2.1  2006—2018年北京丰台医院产妇年龄分布及不同年龄段占比变化
   分析结果表明2006—2018年13年间,产妇的平均年龄总体呈递增趋势,尤其是2012年之后,产妇年龄增长明显。利用SPSS 20.0软件包进行产妇年龄的单因素分析,2006—2011年6年间,产妇年龄的组间变化经单因素方差分析后,各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各组间两两比较P>0.05),说明2006—2011年产妇年龄的变化无显著性差异。2012—2018年7年间,产妇年龄呈明显上升趋势,与前6年相比,产妇年龄的变化经单因素方差分析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各组与前6年的产妇年龄两两比较P<0.05),说明2012—2018年间产妇年龄的增长有显著性差异。2006—2014年60%~70%的产妇多在23~30岁年龄段分娩,而进入2015—2018年产妇多在27~34岁年龄段分娩,生育年龄高峰段后移,同时35岁以上的高龄产妇年龄段的占比明显增加。见表1。   2.2  2006—2018年期间丰台医院不同胎次占比,一胎产妇年龄及产妇户口所在地的分析结果
   分析研究结果表明2006—2014年一胎占比比较稳定,约为70%~80%。2015—2018年二胎占比明显上升,考虑这与我国2014年后二孩政策开放导致二胎分娩增加有关,而年轻人推迟首次分娩,生育意愿降低导致一胎相对减少,导致二胎占比相对增高。2006—2011年6年间,一胎产妇年龄的变化经单因素方差分析后,各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2012—2018年7年间,一胎产妇年龄呈上升趋势,与前6年相比,产妇年龄的变化经单因素方差分析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各组与前6年的产妇年龄两两比较(P<0.05),说明2012—2018年间产妇年龄的增长有显著性差异。产妇的户口所在地的比较中发现,2006—2011年以外地户口产妇居多,2012—2018年则以本地户口产妇居多,可能与医院辖区内房价明显上升有关,对低收入的外地务工人员有挤出效应。见表2。
  2.3  2006—2018年期间丰台医院分娩新生儿性别比分析
   分析结果表明2006—2018年期间,新生儿性别比不稳定,61.5%的年份男女性别比高于1.10,超过正常范围。84.6%的年份里,二胎的男女性别比高于一胎(2014年,2017年除外)。同时发现二胎的性别比总体趋势呈下降趋势(2014年,2017年则明显下降)。而2018年首次出现二胎分娩数超过一胎分娩数,说明首次生育意愿下降,结合首次生育年龄推迟,将影响未来的人口构成,加重低生育率,加剧人口老龄化。见表3。
  3  讨论
   2006—2018年北京地区的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2009年之后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同时城市不断扩建,房价也快速上升[4],外地来京人口也快速上升。丰台医院处于北京南部地区,周围有大量的外来人口,特别是以中低端服务业和制造业人口居多,随着城市扩建和房价升高因素,本地人口呈上升趋势。这些因素也导致在丰台医院分娩的产妇的年龄特点,分娩产次,新生儿性别比等因素发生变化。
   本研究结果表明2006—2018年13年期间,产妇的平均年龄总体上呈上升趋势,前6年的年龄增长趋势不明显;而后7年平均年龄增长明显。同时发现产妇的生育高峰年龄段也呈现不断后移的趋势,2006—2014年60%~70%的产妇多在23-30岁年龄段分娩,而进入2015—2018年产妇多在27~34岁年龄段分娩,考虑与女性受教育时间延长和房价的过快上升导致居民的生育意愿推迟有关[5]。而生育年龄的提高也必将导致代际年龄差扩大,进而影响人口结构体系,加速社会老龄化。结果表明2006—2014年期间一胎产妇占产妇总数的70%~80%,2015—2018年一胎产妇占比随年份的增加明显下降,2018年下降至不足50%,考虑一方面与我国“二孩开放政策”有关,导致“补生二胎”产妇明显增加有关,同时另一方面80后90后年轻人受教育时间长,高房价等压力下生育意愿下降及一胎生育年龄拖后有关[6]。本研究进行产妇的户口来源的比较分析中发现,2006年-2011年以外地户口产妇居多,2012—2018年则以本地户口产妇居多,可能与医院辖区内房价明显上升对低收入外地进京人员有“挤出”效应,而由于不同户口来源的产妇群体由于受教育程度,经济文化的差异,也导致了生育意愿和分娩计划有所不同[7]。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男轻女”往往影响产妇的生育计划,正常的男女出生比为1.04~1.10之间,但我国近些年的出生人口的男女性别比也一直处于1.20左右。该研究发现2006—2018年期间在该院分娩的新生儿性别比并不稳定,徘徊在1.00~1.26之间,其中只有5年的指标处于合理的状态(1.00~1.08)。同时发现大多数的年份里,一胎的性别比均小于1.20(2011年除外,1.21),二胎的性别比高于同年的一胎的性别比(2014年和2017年除外),多处于异常状况。但观察13年的变化,发现二胎的性别比总体趋势呈下降趋势,这可能与人们生育二胎的目的不同,比起早些年为生男孩而生二胎,近些年更多人摒弃性别歧视而生育二胎有关[8-9],这将有利于改善目前扭曲的性别比,利于社会发展和稳定。
   2006—2018年期间是我国独生子女全面进入生育的阶段,加上城市的快速扩建、房价高涨、受教育时间的延长、外地进京人口的增加,使得人们的生育理念、意愿[10],对新生儿性别的态度等情况呈现多样化[11],从而也使得统计学家、人口学家、经济学家等专家进行未来人口预测分析时更加复杂。而2018年首次出现平均生育年龄超过30岁,二胎分娩数超过一胎,说明未来可能出现更低的生育率,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更加严重。该研究希望通过一家医院13年的产妇资料分析,更好地分析城市的生育状况人口及未来趋势,为北京地区进行人口预测模型时提供临床数据。
  [参考文献]
  [1]  孟鹏洋.人口预测数学模型分析[J].行政事业资产与财务,2018(11):28-29.
  [2]  王广州.中国人口预测方法及未来人口政策[J].財经智库,2018,3(3):112-138,144.
  [3]  徐梓桐,黄新军,徐敬钊.基于Leslie矩阵的人口结构数学模型[J].中国高新区,2018(2):262.
  [4]  张程.一线城市十年租房变迁[J].检察风云,2018(18):11-13.
  [5]  李勇刚,李祥,高波.房价上涨对居民生育行为的影响研究[J].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41(6):99-103.
  [6]  胡樱子,李晴,郑伊鸣.中国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对生育意愿的影响[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8,17(18):95-96.
  [7]  侯慧丽.城市化进程中流入地城市规模对流动人口生育意愿的影响[J].人口与发展,2017,23(5):42-48.
  [8]  毛雅瑛,王淑镓,章茜茜,等.我国人口出生性别比的空间和分层效应分析[J].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15(3):36-39.
  [9]  陆杰华.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完善出生性别比综合治理体系的思考[J].人口与发展,2016,22(3):29-31.
  [10]  王银浩,刘菊芬.北京高校大学生中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生育意愿的差别研究[J].中国生育健康杂志,2018,29(5):401-406,419.
  [11]  贾志科,罗志华.我国生育意愿研究述评与展望(1982—2016年)[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43(1):152-160.
  (收稿日期:2018-12-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0117.htm

服务推荐